「既然我是宗主,那我再來問問你們,門派大比,是我說了算,還是你們說了算?」獨孤戰再次發問。

「自然是您說了算。」燕青雲幾個人連忙回答,額頭上都滲出了汗水,暗道不妙。

「很好,你們還知道上下尊卑,可你們既然知道,為什麼我還沒有說話,你燕青雲就派人下去了?你是不是認為我這個宗主就是個擺設?嗯!」獨孤戰話語落地,就好像一股寒流突然拂過,讓幾個長老全都身體一顫,嘴唇蠕動著,卻一個字都說不出來。

不過聽到宗主只是質問燕青雲,這幾個長老也都是鬆了口氣,暗暗慶幸自己沒有說的太出格。

燕青雲此人心胸狹窄,又有雲子元這層師徒關係,一直獨斷專橫,非常可惡,這一次,總算是把宗主惹毛了。

「嘩……」一陣悉悉索索的聲音傳來,獨孤戰四周的山石,竟然化作了粉塵飄揚!

「回答我!燕青雲,還有你們幾個,是不是拿我這個宗主當擺設!」

獨孤戰目光冷冽,低聲喝問,強大的威壓散發,讓那幾個說話的長老都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這回宗主是真怒了,連他們也牽扯了進去。

所有弟子都看著憤怒的宗主,眼中露出了不解的神色,宗主從來沒有這麼發怒的時候,今天是怎麼了,竟然這麼生氣,而且還是對燕青雲長老?

燕青雲同樣心中發寒,看著發怒的獨孤戰,好一會兒才反應過來,躬身道,「宗主,青雲錯了。」

燕青雲和他的師父雲子元在風雲宗雖有很大權力,但獨孤戰畢竟是宗主,獨孤戰真要是怒了,他燕青雲必須得低頭認錯。

「可能是我下令前沒有詢問宗主,擅自派人,這才導致了宗主發怒。」獨孤戰心中思量,暗暗後悔。

獨孤戰見燕青雲低頭了,臉色才漸漸恢復平靜,冷冷的看了燕青雲一眼,道,「既然知錯了,那就算了,不過,沒有下次!」

「至於這記名弟子,是陳風辱罵在先,並且話語太過惡毒,殺陳風,也不算什麼,無罪。」

「可是……」燕青雲還想再說,他並不知道獨孤戰發怒的真正緣由。

「可是什麼?」獨孤戰目光一轉,寒冷無比,這讓燕青雲把想說的話頓時咽了下去,恭敬的道,「宗主所言有理。」

獨孤戰低哼一聲,這才目光一轉,看向了台上的李辰,問道,「那弟子,你叫什麼名字?」

李辰抬起頭,看向了獨孤戰,目光平靜無比。

「李辰。」

「李辰,好,從現在開始,你就是我風雲宗內門弟子了。」獨孤戰說道,讓所有人心中都暗暗羨慕,能讓宗主親自提拔李辰,這說明李辰已經被宗主看重了,其他的人,可是沒這個榮耀。

李辰臉上露出了一絲笑容,不過這笑容中,卻蘊含著特殊的意味,並沒有絲毫的激動高興。

「沒有實力,命不如狗,有了實力,人人尊重。」

這句話是那日獨孤戰對李辰說過的,他沒有忘,今天他站在最中央的九霄台上,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一是殺人,二就是為了看看獨孤戰的態度,而現在,他已經知道了答案。

前一次,燕青雲要把他交給火劍書生劍行雲和李婷,獨孤戰雖然不願,但也沒有阻止,在他看來,一個記名弟子和一個門派長老,兩個實在差的太遠。

不過這一次,燕青雲又想害他,獨孤戰終於不再沉默,呵斥了燕青雲,李辰知道,這不僅僅是因為自己表現出來的天資和力量,獨孤戰肯定是從尊者那裡知道了武陣波動的事情,才會當著眾人的面呵斥燕青雲,表明支持他的態度。

不過,這就行了?

顯然不行!對李辰而言,這樣不但不行,而是根本不行,和他所期望的,差了不止多少倍!

亂妖山發生妖亂的時候,燕青雲把他扔進了妖獸口中,這件事,李辰不信獨孤戰不知道!

今天,燕青雲再一次當著風雲宗弟子的面,想要害他,獨孤戰,看的清楚。

就算如此,獨孤戰對燕青雲懲罰了么?在別人眼裡是懲罰了,但在李辰的眼裡,這算什麼?僅僅是呵斥了一下,就想讓自己盡棄前嫌,忠誠門派?

李辰是來自地球的靈魂,他沒有那種別人一句話自己就感恩戴德的奴性,對於連續三次都想弄死自己的人,獨孤戰的呵斥在他眼裡差遠了,他要的,是燕青雲的命!

不過他也知道,記名弟子終究是記名弟子,長老終究是長老,現在的他,想讓獨孤戰為他殺了燕青雲,還不現實。

「哼,燕青雲,今日你有著身份的庇護,但來日,我必定剝了你的皮!」

李辰心中暗暗發狠,在他和燕青雲之間,只能活一個!風雲宗是選擇他還是拋棄他,對他而言已經不重要了,因為不管如何,他都會殺了燕青雲!

如果宗門會因為這件事而對他不喜,那他就反出風雲宗,天下之大,何處沒有他安身的地方?

目光一轉,李辰的腳步邁出,走下九霄台,每一步,都走的穩穩噹噹。

獨孤戰眼神一動,此子好強的定力,就算自己親自向他示好,他都沒有半點喜形於色,如此性格,再加上天資,想不成高手都不行。

「好猛,好囂張!」有人低呼道。

「要是我有這麼強的力量,我一定比他還猛!不過現在的我,一百個也不是他的對手啊。」

「你說你會比他還猛?吹牛皮,有本事你現在猛一個我看看,你要是能活過今天,我就把頭割下來給你當球踢!」

「我也就是說說,你激動什麼,不過他真厲害啊,記名弟子中的第一黃問,在他面前都是個小娃娃。」

「什麼狗屁第一,這排名就是一群傻子自己排的,真有實力的人誰排那個?黃問和李辰相比,不過是個屁。」

兩人正在低低的議論著,卻不知道在他們的身後,一人神色寒冷,此人,正是記名弟子中的第一人,在風雲閣中挑釁李辰,卻被李辰耍了一通的黃問。

「你等著,門派比武的時候你會後悔的。」

想起自己在李辰面前說過的話,黃問只覺的臉上發熱,雖說前面兩人的言辭有些不幹凈,但話糙理不糙,在李辰面前,他的確就是個屁。

刀武體的擁有者陳風,都被一刀砍了!

「或許他看我就是一個小孩子吧。」黃問的苦澀的想到。

實際上他想的一點都不錯,李辰,確實把他當成了一個小孩子看,一個記名弟子卻驕狂的認為自己是第一,這種人不是小孩子是什麼?

「哈哈,李辰,你好厲害啊。」 總裁的蘿莉甜心 看到李辰過來,朱浩給李辰的肩膀來了一拳,這傢伙為什麼總是給自己這麼大的震撼呢?

「是啊,厲害的讓人害怕。」雲彩兒臉上也露出美麗的笑容,這傢伙到底是怎麼修鍊的。

四周的人都羨慕的看著他們幾個,朱浩和雲彩兒都是記名弟子,但卻和李辰是朋友,以李辰的表現日後肯定是宗門的精英,到時朱浩幾人的身份自然就水漲船高,他們怎麼就沒和李辰交好呢?

李辰笑了笑,一拍朱浩肩膀,道,「別說我了,你什麼時候去挑戰?」

「嘿嘿,反正現在也沒人,我也想動手了。」朱浩憨憨一笑,緊跟著就走向了九霄台。

之前李辰的表現太過震撼了,現在上去的話不會為自己增添光彩,所以大部分弟子都在等待,這才讓朱浩找了個空子上了九霄台。

不過讓人瞠目結舌的是,和李辰一樣,朱浩竟然也直接走向了那座最中央的九霄台,這讓李辰都呆了一下,隨後搖頭失笑。

這傢伙,也是不甘落於人后的狂人啊……

「我和誰都沒仇,也沒目標,武師境一重境界的內門弟子,哪個敢來?」

朱浩站在九霄台上,厚重的嗓音傳出,讓所有人的嘴巴都一下張開,我的天,來了一個楞貨啊。

李辰同時挑戰兩名內門弟子,並且獲勝,刷新了門中歷史,而朱浩,他竟然連目標都沒有,大大咧咧的叫人來挑戰他,好像他才是內門弟子一樣……

李辰聽到了朱浩的話語,臉上的笑容變的更大了,不過,這笑容中,也帶著一絲絲苦味。

「呵呵。」雲彩兒忍不住笑出聲來,這傢伙,愣的可愛。

整個風雲宗都安靜了許久,這才有一個內門弟子走上了九霄台,大聲說道,「我來!」

「哦,我叫朱浩,兄弟你叫什麼。」

「周天。」

「痛快,來,咱們開始吧!」朱浩大笑一聲,隨即一頭巨象虛影就浮現在他的背後,瞬間,朱浩本就高大的軀體再次膨脹,整個人筋肉暴起,風壓陣陣,周邊的人群都有些站不穩了。

「哈哈,接我一錘!」 「轟!」

朱浩身體一蹦,頓時九霄台猛烈震動,眾人的心,也跟著一震,緊跟著眾人就看到朱浩整個人竟蹦到了十餘米的空中!

下一刻,朱浩將手中的大鎚高高舉起,渾身勁力全數凝聚,一股如山般的壓力開始四散而出。

「好強的筋骨!又是一個天才!」凌風山上,獨孤戰雙眼精光一閃,極為震驚,李辰一個天才也就罷了,此刻這身材高大的記名弟子,竟然也有如此根骨,雖然境界低一些,力量的掌控方面也不如李辰那般輕鬆,但能散發出如此的壓力,也的確是個少見的天才了。

「哈哈,好啊,我風雲宗低落了這麼多年,總算出現兩個可以擔當大任的弟子。」

獨孤戰心中很是高興,這一次的門派比武,李辰和朱浩,無疑是宗門最大的收穫!

武玄皇朝和天雪皇朝,雖然聽起來是兩個皇朝,但實際上真正強大的,是天雪皇朝。

天雪皇朝,無論是國境內部的勢力,實力,家族,門派,全都數不勝數,遠遠超出了武玄皇朝,不說別的,天雪皇朝有十大年輕守護者,但武玄皇朝卻一個都沒有。

而天雪皇朝之所以沒有吞併武玄皇朝,是因為武玄皇朝老一輩有那麼幾個高手撐著,就比如風雲宗的宗主,武玄皇朝的皇家。

可除了他們,還有誰呢?武玄皇朝的年輕一輩,幾乎沒有任何人可以擔當守護皇朝的大任。

照此下去,不過三十年,武玄皇朝必將滅亡,到時候風雲宗這個流傳三千年的大派,也會被天雪皇朝的勢力徹底破滅。

這就是危機,武玄皇朝的皇室成員,和風雲宗的高層都清楚。

不過他們沒有辦法,只能死中求活,就好像現在的武玄皇帝,他已經要建立武玄書院了,為的就是能夠發覺皇朝內的天才,維持皇朝氣運。

而風雲宗說白了,就是後繼無人。

好在的是,今天獨孤戰發現了兩個天才。

一個李辰,只要給他時間成長,過不了多久,就能夠成為皇朝守護者一樣的角色,這就能拖延一部分時間,讓武玄皇朝維持的時間更長一些,好讓他們想到更好的辦法。

一個朱浩,只要多加培養,日後也能獨當一面,成為守護門派的強者。

「希望他們能夠儘快的成長起來吧。」獨孤戰看著九霄台上的朱浩,目中閃過一道精光,為了門派,獨孤戰可以犧牲一切。

這時,朱浩在天空上的威勢已經凝聚到了頂點,宛若一座大山,即將砸落下來。

下方的周天感受到這股壓力,立刻神色大變,他知道,這一錘要是下來,他就是十條命也得死!

「不打了,我認輸!」

一聲大喝傳出,天上的朱浩一愣,隨即緩緩的降落下來,有些不解的撓了撓頭。

周天則是在這一刻臉色灰敗,不戰認輸,這是恥辱,但是戰了,他會死。

「咳咳,兄弟你別太往心裡去,我也就是力量大一點,佔了些便宜,其實你很強的。」朱浩看到周天的表情,立刻憨笑說道,讓人感覺舒坦。

周天臉色一苦,你的力量何止是大一點,簡直就是大到了變態的地步!我要是和你打,必死無疑啊,不過你人還不錯,沒羞辱我。

「謝謝。」周天客氣的說了一句,隨後就離開了九霄台,朱浩則是在這時候一笑,隨後不管眾人驚駭的表情,直接來到了李辰旁邊,大笑道,「哈哈,我厲害吧。」

「厲害。」李辰笑著點頭,朱浩的身體實在太好了,那力量連他都有些震驚,暗討自己都不一定能接住,何況別人?

剩下的戰鬥和李辰沒有關係,不過他還是在這裡看完了所有的戰鬥,戰鬥武體悄然運轉,吸取著一切可以吸取到的戰鬥經驗。

「我的目標是血戰,這傢伙太厲害了,一招擊敗精英弟子,獲得了精英身份。「

朱浩看完這一輪的戰鬥很是興奮,不僅是他,其他人也是這樣,尤其是血戰那一場戰鬥,太猛了,能夠成為精英弟子的沒有一個是弱者,但依舊禁不起血戰的霸道,僅僅一掌,就把對方拍進了地面里!

「李辰,你的目標是誰?」朱浩突然問道。

「目標么?」李辰一愣,隨後一笑,「還不知道。」

李辰他的確不知道,風雲宗的記名弟子,大多都是武元氣的境界,想要進入內門,就要有武師境的實力。

武師境一重,是內門的基本,而武師境三重,是內門的強者,一旦有人跨入武師境第四重,就會主動挑戰精英弟子,進入精英行列。

當然,挑戰常常是敗的多,精英弟子最弱的都是武師境四重,而且在一年前他們踏入精英行列的時候就已經是四重了,他們同樣也是經歷過戰鬥才成為的精英弟子,可想而知,隨著時間的推移,精英弟子的實力會越來越強,想要挑戰精英弟子,何其困難?

不過即便很困難,每年的門派比武,還是有許多人挑戰,這種機會,一年只有一次。

停留在武師境一重到四重的內門弟子太多了,唯有進入精英,才能徹底脫離底層,擁有更廣闊的資源和未來,門派也會當做接班人培養。

但是,重獲新生,擁有變態的三屬性武體,李辰的目光,又豈會放在內門弟子或者精英弟子的層次上?而且,就算他成為精英弟子又如何,一個執法堂長老燕青雲,就足以打壓他了。

門派第一輪比武結束,人群慢慢的散去,都有些意猶未盡,對兩天後的第二輪排位戰,十分期待。

內門弟子以及精英弟子的排位,是真正的強者對決,門派全部天資優秀的弟子,都會在排位戰的時候使出全力,以獲得更好的名次,戰鬥的精彩是絕對的。

李辰等人並沒有和其他人一起離開,而是向著風雲宗內門弟子的住處走去,現在他們已經是內門弟子,需要領取內門弟子的令牌和服飾,這是身份的證明。

「李辰。」

就在這時,行走的李辰背後傳出一道聲音,讓李辰腳步一頓,轉過頭,就看到一道靚麗的身影向他走了過來。

「什麼事?」李辰看著走過來的袁玲姍,有些意外。

「我能和你談談么?」

袁玲姍眼中劃過一絲彆扭的神色,看了朱浩等人一眼。

談談?

李辰心中思量著,袁玲姍和他有什麼是需要談的?

雖說那天袁玲姍刺向燕青雲的一劍已經讓李辰對她的討厭消失,但也不至於一下就成好朋友了吧。

「嘿嘿,李辰,我們還有事,就先走了,你們慢慢談啊。」

李辰還沒有說話朱浩就怪笑開口了,似乎明白了什麼,帶著孤星和雲彩兒就一起離開,讓李辰不由摸了一下鼻子,這傢伙什麼時候這麼會察言觀色了。

此刻袁玲姍已經走到了李辰旁邊,臉上有些不好意思,說道,「其實也不是什麼大事。」

李辰點點頭,做出了一副正在聆聽的樣子。

「李辰,我們第一次見面,你還記得么?」

「自然記得,那次我差點死你手裡。」李辰回道,這女人的瘋狂可是讓他記憶猶新。

「你不來打擾我修鍊,我怎麼會殺你?」袁玲姍白了李辰一眼。

「我怎麼打擾你了,山峰又不是你一個人的,是門派的,而且,不知者不罪,你不知道嗎?」李辰立刻回擊,神情間有了几絲冷意。

「好,你說得對,是我太衝動了。」

袁玲姍銀牙一咬,如果不是為了父親,她才不會找這傢伙說話。

「嗯!」李辰一愣,他沒想到袁玲姍的態度竟然這麼軟了,斜著眼睛打量袁玲姍,想要看出些什麼來。

「你幹什麼。」被李辰斜著眼睛打量,袁玲姍只覺得渾身不舒服,臉頰竟飛出了兩朵紅暈,這讓李辰又是一愣,莫非……

「我說……」李辰臉上也有些發紅,似乎想說什麼又說不出,讓袁玲姍的眉毛一挑,直勾勾的看著他。

「你說什麼你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