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斜月清心?三年前我惜敗你一招,這三年來我可是一直記得,現在我可是達到了高階天靈師的境界,功法更是大成,別說其他沒用的了,戰吧!」

風雲塞中的眾多武者,猛然轉身看向了發出聲音的方向,雙眼內的瞳孔,陡然一陣緊縮!

這是……

天靈師階強者,降臨! 聽得這些猖狂、陰森、嬌媚的聲音,這些明明自遠處的天邊傳來,可風雲塞中的眾多武者,卻感覺好似就在耳邊響起一般,其聲音之洪亮,震人心脾,動人心魄!

那些天靈師階強者神態據傲,看似隨意地懸立與天空之中,或是有如一把銳利寶劍,或是如同山巒般氣息厚重凝實,或是如同將要爆發的火山,散發出危險的氣息。


即便早就知道,這些天靈師階強者會在很短的時間內趕來,可當事情真正發生之時,一眾靈師階武者的神色還是不由變得灰暗了一些,眼神中都有了一絲退縮……

斜靠在斷牆處,而感受著那些強悍的氣息,傲爽的雙眼,也是隨之微微眯了起來。

「好快……」

在他的預料中,這些天靈師階強者的到來是毋庸置疑的,均是因為聖境中或許隱藏著成為聖階強的秘密,人類心中那巨大的貪念,即便是只有一絲的可能性,他們也願意一試。

但傲爽還是沒想到,他們到來的如此快,要知道直到昨天夜裡那種山崩地裂的場景才開始蔓延,而那些大宗門的強者,既然能夠在今日清晨便是將各自門派中的強者傳送過來,再算上構建虛空隧道的時間,也就是說,他們幾乎連夜行動。

而且意料之中的還有,那些剛進入風雨域,便是把矛頭指向自己的強者。

「轟!」

可這時,來不及傲爽多想,一股精純的藥力,卻是猛然自身體中爆發開來,這藥力分作兩個爆發點,一個是丹田處,另一個是識海處,狂猛無比,讓得他神色一緊……

剛剛降臨的眾多天靈師階強者,也是感受到了什麼,看向了風雲塞的方向。

「咦?那邊怎麼有如此多的光柱?」

「那不是光柱,應該是武者突破到低階天靈師時,引來的天地間最為精純的靈氣淬鍊,不過這裡不是風雲域么?還是說這片空間之中的天地限制破滅了?」

「應該是天地限制破滅了,這裡是風雲塞無疑,你們看到那屹立了不知多少年的石碑了么?那是大風雲碑,而那片廢墟,應該便是『以風為關,以云為隘』的風雲塞!」


……

「哐!」

猛然間,整個風雲域好似都是震顫了一下,所有沒有倒塌的山峰,在此時均是抖動了一下,這種突然間的抖動,讓得站立在地面上的武者腳下不穩,差點摔倒。

而那些正在嘗試突破到低階天靈師境界的武者,盤坐的身軀也是隨之一歪,不少人正在承受著洗經伐髓的痛苦之時,根本沒想到有著股突如其來的震動,一個不慎便是癱倒在地。

「呃!」

靈氣透過身上的毛孔,瘋狂地鑽入他們的身體中,一次次破壞,又一次次修復經脈的過程,讓得他們痛不欲生,多少次,都險些強行退出這種突破狀態。

「怎麼了?難道又要……」

面對這突如其來的震顫,風雲塞內一眾沒有突破的武者,當即便是想到了什麼,神色瞬間一苦,而這股震顫,在天靈師階的強者中也是引起了不小的騷動。

十息的時間后,當眾人逐漸平復下來,那股震顫也彷彿停止之時……

「砰!啪!」

大地又是猛然一顫,而這一次,一眾天靈師階強者,也是當即發現了這股波動的源頭所在,於是,一道道目光,穿透過千道光柱,匯聚到了那一片廢墟中的少年身上!

這少年,正是傲爽!

「那小子是誰?咦?怎麼看起來有些熟悉?」

「只是承受這種程度的淬鍊,便是一副臉色蒼白,神色萎靡的神態,難當大用!」

「氣息異常的微弱,可卻隱隱蘊含著一絲生機,好像根本不是在承受洗經伐髓的痛苦,像是剛經歷了一場大戰後,身受重傷,而現在好像是正在恢復身體中的傷勢?」

當即,一道道人影在四面八方閃掠而來,懸浮於半空之中,目光詫異地端詳著傲爽,不知怎的,這些天靈師階強者,竟然在前者的身上,感受到了一種危險的氣息。

起初這股氣息很微弱,可隨著時間一點一滴的流逝,卻是在不斷攀升著,就好似一頭不知沉睡了多少年的遠古凶獸,正在逐漸蘇醒,恢復受損的力量,即將破天而出一般!

「唰!唰!」

這時,一道身影也是迅速地浮現於天空之上,望著那千道光柱中的少年,尤其是感受到那種危險的氣息之後,雙目微微眯了起來,眼中驟然綻露出幾道凝實的靈光。

此人身材消瘦修長,雙目清澈,瞳孔仿若兩把利劍,面色異常冷峻,劍眉怒揚,彷彿與生俱來便是如此,身後斜背著一把寬刃重劍,透發出一股仿若能夠刺破蒼穹的劍意。

他懸立於虛空之中,身上自然而然給人一種既鋒利如同絕世利劍,又厚重如同十萬大山的巍峨之意,整個人似乎與那寬刃重劍融於一體,威勢凜然。

一名天靈師階強者,似乎是認出了此人,當即一聲驚呼:「他是劍狂!上屆風雲亂戰的東域風雲之王,劍盟的一名妖孽級弟子,其實……他人並不狂,但他的劍,狂!」

「他的那把寬刃重劍,如果我沒記錯的話,好像是叫……狂劍?!」

「狂劍!劍狂!」

劍狂到來之後,在打量了一番傲爽后,便轉頭尋找起來,那是在尋找他的弟弟劍子,他的靈魂之力很強,幾乎瞬間便是將風雲塞中所有突破的武者納入眼中。

可尋找了半響之後,這才發現,哪有劍子的影子?

「哼!」

冷哼一聲,劍狂好似意識到了什麼,身形一閃來到風雲塞中一眾沒有嘗試突破低階天靈師的一眾武者身邊,氣機瞬間鎖定住了其中一人,寒聲問道。

「我弟劍子,在何處?」

被其鎖定之人,頓時感覺自己如同墜入雪窟冰窖,那種鋒銳的劍意,彷彿通過身體每一個毛孔鑽入自己的身體中,一時之間,呼吸都變得有些困難起來。

見其不說話,劍狂背後那寬刃重劍猛然開始了劇烈的顫動,『嘩啦啦』響個不停的同時,一股股鋒銳的劍意,甚至將周圍的地面和空間都是劃出了大片的裂口。

「我再跟你說話,難道你聽不見么?」

艱難地咽了一口唾沫,那少年費力地搖了搖頭,眼神畏懼地瞟了一眼傲爽所在的方向後,身體微微顫抖著:「東王……他……他死了……」

聽到這個消息后,劍狂在這一瞬間,身上的鋒銳氣息彷彿都是弱上了一分,雙目中那仿若劍形的瞳孔驟然閃過一道靈光,雙拳緊握:「死……了……」

「劍子!?你竟然死了?!呃啊!」

一聲怒吼,猛然自劍狂的口中傳出,有形的氣浪,化作一把把絕世利劍,衝天而起之下,周圍的空間碎裂大片,在其身前的幾十名靈師階武者,更是當即吐血倒地。

劍狂,的確不是什麼狂傲之輩,可他卻是一個極為護短的人,就連李慕遙都是跟傲爽說過此事,如今聽聞弟弟的死訊,那股仇恨的火焰能夠灼燒到何等程度,恐怕無人得知。

心智超人的他,在剛才,也是發現了那少年的隱晦眼神,所以也是知道,擊殺自己弟弟的人,正是那個在千道光柱之中,引出大地震動的少年。

「小子,別著急……」

望著傲爽,劍狂險些壓制不住自己心中的殺意,但畢竟這麼多人在場,此時出手必然會生出趁人之危的嫌疑,而且畢竟此時的傲爽,只是一名巔峰靈師。

「趁人之危,不是君子所為,等你傷勢恢復之際,便是重劍碎身之時!」

一時之間,傲爽便是成為了眾人的焦點,許多天靈師階武者,不由嘆了口氣。

或許在他們的眼中,此時的傲爽,已經是一個死人。

因為劍狂實在太強了,如今處於天靈師階巔峰的他,幾乎隨時都有著踏入半步王階的可能,屆時只需完成那關鍵性的一步,演靈化形,便可踏入靈王境強者之列。

在所有人的眼中,傲爽真的翻不起任何的波浪來,就算他是高階天靈師,恐怕也沒有人看好他,更不要說,他只是一名巔峰靈師了,而且還身受重傷。

從始至終,劍狂甚至都沒有問傲爽的名字,或許他感覺根本沒有那個必要,既然前者已經擊殺了他的弟弟,那麼不管他是誰,出自何門何派,都必須死。

正處於恢復傷勢中的傲爽,感受到了那仇恨的眼神后,眼睛動了動,卻始終沒有睜開,此時還是先把實力恢復到巔峰狀態再說,而且畢竟塑魂造靈丹的奇異之處擺在那裡,若是能夠有幸觸發那破后而立的效果,就算是劍狂,又能怎樣?

就在整個風雲域中的所有武者,都是被這突如其來的震動而吸引來之際,天靈師階強者開始越來越多之時,那千道光柱之中,也是隨之開始了某種奇異的變化。

天空中,不知何時開始,出現了一道道精純的魔氣……

這些魔氣,逐漸匯聚到了一起,形成了一股浩瀚無盡的力量,遮天蔽日之下,如同洶湧的海浪一般,讓得天地失色,日月無光,而在這魔氣的瀰漫之間,一股令得所有人都是感覺到心神一顫的氣息,也是開始了逐漸的蘇醒! 「咔嚓!」

滾滾雷雲,開始不斷地從四面八方匯聚而來,一絲絲厚重的天威,只壓得一眾靈師階武者喘不過氣來,有些天靈師階強者都是如此,浮現出凝重的神色來。

驚呼之聲傳來:「這股浩瀚的魔氣?那小子……難道是魔天宗之人?」

「我們魔天宗,並無此人。」

一名身穿一襲黑袍,頭戴斗笠的人,緩緩搖了搖頭。

望著那天空中正在匯聚的雷雲和魔氣,他那斗笠之下的雙眼中,也是泛起一絲驚駭的神色來,因為同樣是修鍊魔屬性功法,他對於這魔氣的感知程度,要超出其他武者太多。

他發現這股魔氣的精純程度,甚至在靈王境強者的身體上,都不曾出現過!

當然這一點,也不能證明這少年能夠突破到靈王境強者,最多也就能表明,他所修鍊的魔族功法,是極為強大的,而且他的魔資,也是要超越尋常的魔族之人太多。

「唰!」

就在這時,傲爽的身體中猛然迸發出成百上千道魔光,並在此時陡然膨脹起來,將其整個人都是嚴嚴實實地包裹在內,魔氣在一張一合之間,俏然瀰漫開來。

在這衝天而起的魔氣之下,只見那千道光柱,都是變得虛幻了一些。

傲爽此舉,好似令得蒼天一怒!

一時之間,籠罩住整個天際的雷雲之中,驟然閃現出大片的雷光,瘋狂地撕碎著周圍的空間和雷雲,凝聚成一條條蜿蜒千里的雷龍,咆哮著的同時,龍威震世。

「這是……雷劫?!」

「怎麼可能?只是突破到低階天靈師的境界,應該只是洗經伐髓,怎麼可能引來雷劫?晉王雷劫才是第一道雷劫,以後每每做出突破才會引出更為強大的雷劫!」

「這還不是簡單的雷劫,而是龍形雷劫!我記得只有在晉王雷劫時,若是天賦異稟的話,可能會在九道劫雷中的最後一道,出現一條十幾丈高的龍形雷劫,可這……」

望著那滾滾雷雲之中,蜿蜒千米的雷龍,即便是一眾天靈師階強者,都是不由咽了一口唾沫,滿面唏噓,這種程度的雷劫,實在不應該出現在一名巔峰靈師的身上。

靈玉大陸上的武者,只有在衝擊靈王的境界時,才會出現第一道雷劫,被稱為『晉王雷劫』,當年的傲天豪便是如此,被胸口處的劍形印記壓制了十年後,被先祖傲戰輕描淡寫的批結,這才引出晉王雷劫,一舉突破到靈王的境界。


而巔峰靈師衝擊低階天靈師之時,只會出現天地間最為精純的靈氣,洗經伐髓,這幾乎是一種常識,除非像傲爽那般,以巔峰靈師之境參悟出靈法,引來九龍滅天劫。

不過這次的雷劫,相比於在遠古之時都是威名赫赫的九龍滅天劫,無疑要差上太多。

「嗷嗚!」

驚天的龍吟之聲,猛然自傲爽的身體中傳出,只見那雙臂上的龍傲戰紋,好似活過來了一般,自雙臂上脫落而下,在其腰間盤旋圍繞著,精芒大作。

「唰!」

下一刻,傲爽整個人也是緩緩上升,直至達到了幾十米的高空之中,周圍那千道光柱,似乎對其造不成任何的阻礙,只有那無窮無盡的……魔氣!

緩緩睜開了雙眼,傲爽微微抬頭,望向那天際的同時,身軀猛然一震,如同火山之中那沉寂了萬年的岩漿噴發,鋪天蓋地的魔氣,在兩條靈龍的舞動之間,凝聚成了一頭足有幾十丈大小的龍形虛影!

巨龍蜿蜒盤踞,龐大的龍軀讓得天色徹底暗了下來,莫大的龍威,強勢的瀰漫在整個天地間,感受到這股龍威之後,懸立於虛空中的天靈師階強者,都是向下降落幾分。


昂首之下,龍睛之中精芒大勝,似乎沒有任何畏懼於那龍形雷劫的意思,張牙舞爪之間,龍威和魔氣互相交織,猶如海面之上泛起了陣陣波濤,誓與蒼天共比高!

「這小子……到底什麼來頭?」

見到這般場景,劍狂的雙眼中也是劃過某種詫異的神色,傲爽的強悍,確實有些超乎於他的意料之內,但這卻不能讓他復仇的心生出任何的動搖。

「嗷嗚!」

墨色的巨龍,仰天一聲龍吟!

龍威震天,浩浩蕩蕩地席捲開來,其身體周圍所過之處,空間莫不大片碎裂,而傲爽的身形,也是逐漸浮現於龍首之上,神色淡然之間,不見任何的慌亂。

「轟!」

似乎是前者的行為,讓得這些雷龍感受到了一種藐視的感覺,頓時自雷雲之中揚起了千丈龍身,周身浮現出大片的雷光電弧,呼嘯著向傲爽沖伐而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