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敢懷疑我的偶像,揍之。」

「敢說我偶像的壞話,捶之。」

所有的觀眾不明白,楊碩卻若有所思,心中暗道夏侯欽這招高明啊,自己剛剛怎麼就沒想到啊。

可是,如果自己想到了,並且這樣做了,人家肯定會問自己為什麼呢?到時候自己怎麼回答,難道要說自己無聊,或者說自己拿錯了?

楊碩讚歎的同時,內心又在感慨:幸好自己隨了大流,不然解釋不出個所以然,更加丟人啊。

可是……

楊碩餘光瞥到夏侯欽面前的盤子,各種惟妙惟肖的點心被整齊的擺放著,絲毫沒有動過的痕迹,楊碩就很疑惑了。

夏侯欽都沒有吃,為什麼就給了通過的牌子呢? 不,不能說是夏侯欽給了通過的牌子。

楊碩望著夏侯欽,眉頭皺得更緊了。

夏侯欽居然……

左手舉著通過,右手舉著淘汰?

這是要棄權的意思?

可是明明沒有棄權這個選項嘛,難道是夏侯欽自創的棄權方式?

楊碩很糊塗,很迷茫,很不懂。

台下的觀眾也很糊塗,很迷茫,很不懂。

究竟神一樣的夏侯學長,給出這個答案,是什麼意思呢?

龍耀收回視線,嘴角上揚,眼裡劃過一抹冰冷的笑意。

楚香君從頭到尾看也沒去看夏侯欽,只顧埋頭專心手上的動作,彷彿周圍的一切都和她無關。

緋聞大少:來吧,小助理! 整個會場,現在都沉浸在疑問的氣氛中,不少參賽的學員都停下了手上的動作,只好奇夏侯學長要作何解釋,唯獨楚香君和裴媛媛兩個專心致志做事的人,從人群中凸顯出來,成為別樣的風景。

夏侯欽一眼就穿過人群望見了楚香君,光從她的側臉劃過,在她稜角分明的側臉上描摹出一層淡淡的熒光,風,拂動,整個世界猶如靜止一般,只餘下楚香君的馬尾髮絲,隨著微風輕輕擺動兩下。

她全神貫注的樣子真的很美,夏侯欽眼裡閃過一抹失落,速度極快,一閃而逝。

面對周圍投來的疑問的目光和評審團的不悅氣息,夏侯欽平靜無波,語氣淡然:「通過的是技術,淘汰的是創意。」一如既往的冷漠,沒有多餘解釋的話語,話畢,放下了手中的牌子。

可是,只是這樣短短的一句話,卻是信息量無窮。

通過的是技術,淘汰的是創意?

老一輩評委臉上直接顯露出不悅,因為夏侯欽此言,分明有打臉嫌疑。

而原本臉上黯然無光,失魂落魄的學員,因為夏侯欽的話,眼裡溢出了激動的淚水。

無數個日日夜夜的埋頭苦學,無數個日日夜夜的鑽研試驗,無數個日日夜夜的全心付出,並沒有被浪費掉。

學子們的淚水,讓他們看整個世界都是朦朧的。

可是,對上夏侯欽的面龐,卻是那樣的清晰。

他就像是一個神一般,面上清冷,可是身上卻散發著柔和、溫暖的氣息,讓人忍不住的想要親近、膜拜、感激。

雖然夏侯學長發話了,可是,做早茶的學子們還是被淘汰掉了。

但是,看他們的樣子,卻一點沒有比賽失敗的失落感,反而是一臉興奮激動。

「夏侯學長說我們的技術過關,感覺好幸福。」

「夏侯學長看到我們的努力和辛勤的付出,我太感動了。」

「夏侯學長從前是,現在是,將來都是我心中的偶像,嗷嗚,我愛死他了。」

……

幾個學子帶著興奮的情緒,嘰嘰喳喳,激動不已的離開了會場。

觀眾們受學子情緒的感染,內心紛紛生出一種欣慰,而評委席上的氣氛,就有點尷尬了。

「我們的選擇只有淘汰和通過,希望眾位評委注意一下。」

有德高望重的老者,語重心長的對大家叮囑道,可是話音落下,他卻意味深長的望了一眼夏侯欽,意思不言而喻。

夏侯欽輕輕地點了點頭,沒有回話。

其他長輩紛紛感覺心中一口悶氣。

這一拳打在棉花上的感覺,真夠糟心的。 楊碩進入娛樂行業這麼久,第一次,因為自己的身份地位感到憂愁。

坐在高高在上的主席台,楊碩求救的望了一眼台下的楚香君。

而另一邊的楊碩的助理,遠遠的站在工作人員之中,面露擔憂。

香噴噴的食物被呈遞上來,評委們已經在開始試吃了。

而楊碩……

楊碩「咕咚」吞了口口水,一個沒忍住差點打了一個飽嗝。

真的吃不下了啊!

為什麼自己要為了楚香君來參加這個美食比賽,吃飽了撐的?

楊碩欲哭無淚!

因為,真的很撐。

裴媛媛盯著主席台上的評委開始試吃了,眼裡閃過一抹志在必得,但是,當她的視線落到遲遲不開動的楊碩身上,面上閃過一抹驚訝和疑惑。

感受到一道目光注視,楊碩抬起頭對上了裴媛媛那張可愛的娃娃臉。

楊碩露出一個傾國傾城的王子微笑,裴媛媛看得呆了去,原本的火辣性子,立刻變得嬌羞起來。

楊碩內心得意,自己帥的冒泡,可是卻也在咆哮:這麼萌的妹子做出來的這麼萌的窩窩頭,真的不嘗一個嗎?

楊碩現在心中那個悔啊,自己之前為什麼要吃那麼多的米粉啊。

萌寶徵婚:爹地,快娶我媽咪! 宣生六記 還有那些早茶……楊碩越想越覺得,更飽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怎麼會有這麼傻的人。」

龍耀在楚香君耳旁哈哈大笑。

楚香君順著龍耀的視線望過去,就見著一臉就義神情的楊碩,拿起了一個窩窩頭,然後往裡面添了一些菜。

楊碩加的菜真的很少,因為他真的吃不下了。

可是,因為他剛剛對著裴媛媛那一笑,撩動了裴媛媛一顆芳心蕩漾。

所以,裴媛媛三步並作兩步,大膽堅定的上前,替楊碩手裡的窩窩頭裝滿了菜,然後紅著臉又退了下去。

這一幕,落在台下女觀眾的眼裡,就有些刺眼了。

「那個裴媛媛搞什麼,居然和我家碩碩挨得那麼近。」

「就是啊,她剛剛是故意上去給碩碩裝菜的吧?」

「心機,太有心機了。」

「早知道我也報名參加了,這樣就可以和我的偶像來個親密接觸了。」

……

「哈哈哈哈哈哈哈,小君君怎麼辦,我笑的肚子疼。」

龍耀捂著肚子,笑的都要岔氣了。

因為,龍耀知道楊碩臉上帶著笑,可是心裡卻好氣喲。

人家都吃撐了,你還裝這麼多,讓人家的胃情何以堪?

可是楊碩身為國民偶像,自然不能直接拒絕粉絲的一片好意啊。

但是他那一臉笑中帶著吞糞的神情,龍耀是真心笑岔氣了。

「身上還有傷口,消停點。」

楚香君替龍耀揉了揉胸口,度了點靈力給他幫他順氣。

因為這時候大家的注意力都在裴媛媛的黃金窩窩頭上面,所以並沒有人注意到楚香君和龍耀的互動,但是,吃了一小口窩窩頭的夏侯欽,面色卻陰沉如水。

夏侯欽直接將窩窩頭放了回去,然後用白巾擦了擦嘴,第一個舉起了牌子,登時引起周圍一片驚呼。

「這,這,這……」

「啊?啊?啊?」

「這麼乾脆的就……我沒看錯吧?」

「夏侯學長實在是,太酷了!」 ……

觀眾們傻眼了。

裴媛媛本來滿眼愛心的盯著楊碩,期待他吃自己做的黃金窩窩頭呢,哪裡知道夏侯欽弄出的動靜實在是太大了,當她轉過頭看到那醒目紅色的淘汰牌子,裴媛媛瞬間傻眼了。

裴媛媛的目光投向夏侯欽面前的盤子,整齊的黃金窩窩頭,憨態可掬,散發著誘人的色澤和香味。

窩窩頭的中間圍著的臘肉丁炒菜,肥瘦均勻,細膩整齊,光是看著就讓人胃口大開。

可是,夏侯欽卻沒有半分興趣。

被他咬了一小口的窩窩頭就隨意的被扔在他面前的餐盤裡面,孤零零的,伴著散落的夾菜,畫面分外凄涼。

隨著夏侯欽舉牌,其他的評委也試吃結束,開始舉牌。

裴媛媛一顆心緊張的七上八下,因為夏侯欽放下的那塊窩窩頭,裴媛媛的眼裡,不爭氣的噙滿了淚水。

難道自己做的食物,真的到了難以下咽的地步嗎?

可是……

裴媛媛心裡在吶喊著,不可能,自己有王牌在手,夏侯學長給出的評價只是一個意外而已。

裴媛媛的眼裡燃起一抹希冀,眼眸深處卻又隱匿著一抹害怕。

她怕自己的食物被大家否定,因為那是……

「自以為是!」龍耀毫不客氣的點評道。

也不知道裴媛媛是哪裡來的自信,居然跟自家小君君定下賭約。

就她做那盤黃金窩窩頭,但凡有兩把刷子的廚子都手到擒來,裴媛媛仗著自己有神兵利刃在手,就以為連廚藝都能提升了么,天真。

楚香君從頭到尾看也沒去看評委給出的結果,她只是埋頭專心的完成自己手上最後一道工序。

裴媛媛此刻也沒有心思去理會楚香君,她所有的注意力都在評委給出的結果上面。

淘汰,通過,淘汰,淘汰,通過,淘汰……

隨著一個個淘汰的牌子被舉了起來,裴媛媛的心情跌落谷底。

台下,觀眾們瞪大了眼睛。

總算是看到正常的比賽結果了!

不少女生紛紛對裴媛媛表示幸災樂禍。

「心機女是沒有好下場的。」

「就是,居然勾引我家碩。」

華娛之閃耀巨星 「碩碩給的是淘汰的牌子耶~」

「是啊,是啊,以為我碩碩沒見過美女啊。」

「那個裴媛媛也不算是美女吧?」

「不過她做的窩窩頭挺萌的樣子啊!」

……

觀眾們議論紛紛,裴媛媛卻沮喪的低下了頭。

尤其是,她看到楊碩舉起了淘汰的牌子。

他分明一口都沒有嘗就給了淘汰么!

裴媛媛如墜冰窖!

比賽結果,裴媛媛被淘汰,淘汰的原因,是因為她做的食物不僅毫無創意可言,而且味道普通。

在這時候,裴媛媛才終於明白了什麼叫天外有天。

以前,仗著自家的刀具具有神奇的讓食物保鮮的功能,裴媛媛便忽略了廚藝的精進。

這一次,徹底被打了臉。

淘汰的選手,是沒有資格繼續留下來觀賽的。

但是,裴媛媛再次用她的強悍潑婦的一面,阻止了要將她「請」走的工作人員。

她的目光冷酷,望著楚香君,周身都是煞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