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下來是去校長辦公室嗎?」東方葉繁問道。

青墨點點頭,「校長說親自接待我們。

兩人在路上走著,突然,在教學樓拐彎處,不小心迎面撞上一個人。

「哦!疼!」一個女生踉蹌的向後跌去,卻立刻被跟在身後的另一女生扶住。

「柯主。沒事吧?」身後的女生迅速放開她,語氣中帶有淡淡的關切。

「你們走路不長眼啊!」寧夢珂沒理會身後的女生,對著東方葉繁破口大罵。

東方葉繁本想道歉,但一聽到她的語氣,好看的五官瞬間糾結在一起,回敬道:「你才不長眼呢!」 青墨輕蹙眉頭,深邃的眼眸盯著寧夢珂。

「剛才的話再說一遍。」寧夢珂身後的女生面無表情的輕掃了東方葉繁一下,口氣中是不可抗拒的冷冽。

青墨拉過東方葉繁護在身後。表情嚴肅的看著女生。

「嗜蝶。」寧夢珂輕輕一喚。

「是。」嗜蝶右手不動聲色的一起,一根銀針赫然出現,隨即一甩手,銀針出手,直指東方葉繁眉心。

東方葉繁動態視力很好,立刻發覺不對勁,躬身一閃,躲開了攻擊。

「你們是什麼人!」青墨變得前所未有的警惕。

寧夢珂一聲冷笑,「呵。是你們惹不起的人!」

「惹不起?」東方葉繁發問。

「黑白?」青墨不屑的多說了一句。

寧夢珂一撇頭,嗜蝶冷冷的開口:「黑。」

若是黑道,自己惹不起的只有晨曦會了。

「你是晨曦的人?」東方葉繁問道。

像是戳到她的痛楚,「閉嘴!嗜蝶。殺了他們!」寧夢珂突然變得瘋狂。

「是。」嗜蝶應聲出擊,手掌化爪,向東方葉繁攻擊去。

「小心!」青墨推開她,自己卻與嗜蝶糾纏起來。

而這邊東方葉繁還沒站穩,就感到一股冷風襲來,條件反射般的側身一躲。

寧夢珂的一掌落空,站穩后,不給東方葉繁喘息的機會,揮手一拳,用了十分之七八的力道,這一拳,若是平常人受到,絕對會骨折。

但東方葉繁雙臂交叉,硬生生的接下,再順勢朝著寧夢珂防備空虛的小腹部踹去。

寧夢珂另一隻手擋住攻擊,拽住她的腳腕,逆時針一扭,東方葉繁的身子不得不跟著旋轉。東方葉繁重重的摔在地上。寧夢珂冷笑一聲,好看的眉眼變得像嗜血的惡魔。

「去死吧!」

青墨這邊剛剛化解了嗜蝶的一系列攻擊,便看到東方葉繁的狼狽的樣子。

「小心!」青墨大喊一聲,轉身要撲向寧夢珂。卻忽略了嗜蝶的存在。

「注意後面!」東方葉繁朝著青墨大喊。

青墨感到身後厲風劈過,旋即轉身後仰,嗜蝶手掌化成的利爪從他鼻尖劃過。兩人又打在一起。

青墨無法脫身。

寧夢珂陰險的笑了一下,手中不知何時多了一把匕首,雙手緊握,向東方葉繁狠狠的刺去。東方葉繁抽出盤在腰間的軟鞭,甩出纏住寧夢珂的匕首,用力一扯,匕首「咣當」一聲落地。

一揮鞭子,啪的一聲響,「你以為我會敗在你手上嗎!」這不是問句,而是確確實實的肯定句。

寧夢珂神情顯得有些慌亂,憤怒的盯著東方葉繁,胸中的怒火隨時都能噴發出來。

就在這時,腳步聲響起。

四人停手,齊齊看向聲音來源處。

寧夢珂強忍著火氣,「撤!」她和嗜蝶朝相反的方向跑走。臨走前還不忘留下一句:「下次我不會放過你!」


東方葉繁收起軟鞭,「我們也走。」

「嗯。」青墨應著,神色依舊嚴肅,左手捂著右肩。東方葉繁卻發現有些不對勁。

果然,青墨下一秒便雙眼一閉,腳步浮虛,軟軟的摔在地上。

「青墨!」東方葉繁接住他。指尖卻突然碰到了溫熱的液體。

血!

東方葉繁看著自己手上的鮮血,這是青墨的!莫不是剛剛他分神的時候被嗜蝶傷到的?

腳步聲越來越近。

「葉繁?」來人竟是秋哲! 不知所措的東方葉繁看著笑容清澈的秋哲,忍不住紅了眼眶。

「青墨他受傷了,你幫幫他吧。」東方葉繁看著青墨緊皺的眉頭,原本紅潤的臉色變的蒼白。從八年前認識青墨開始,她都沒有見過青墨受過這麼重的傷。

「都是我的錯……」要不是她,青墨怎麼會分神?

「別這樣。」秋哲檢查了青墨的傷口,受傷在肩部,失血有些多。他掏出手機,「靈音,叫上醫生一起過來,地址是聖格利斯學院教務樓前的拐彎處,迅速!」

轉而又對東方葉繁說:「我先給他包紮一下。」說著,扯下自己的領帶,手法熟練的給青墨包紮。

「別傷心了。」秋哲安慰道,「跟我說說這是怎麼回事?」

東方葉繁抱著青墨,「我們鬧著玩,我不小心把他給弄傷了。」不能告訴他真相。

秋哲看著這麼重的傷勢,怎麼可能是「鬧著玩」呢?

算了,秋哲不問這種話題了,他笑了笑:「葉繁,你的長發呢?」

「長發?我一直都是短髮啊。」東方葉繁突然想起,那天去看演唱會,自己是女生裝扮!

「那那天是……」


「我妹妹!」東方葉繁急忙答道,「我妹妹很喜歡你,所以去看了你的演唱會!」

「可我還沒說是哪一天呢。」

「哦……哦啊!我妹妹回來跟我說了。」她慌亂的差點就露餡了。

「哲!」靈音終於趕到了,正好打斷了東方葉繁接不下去的談話。

謝天謝地啊。

「拜託你了。」

東方葉繁擔心的看著嘴唇緊抿的青墨被拉上救護車。

「我跟著一起去!」東方葉繁說著要上車。

秋哲卻攔下她,「你先換一套衣服吧。上面都是血跡……」那溫柔的笑容使她感動。


東方葉繁低頭看了自己衣服上的血跡,「這樣出去確實有些嚇人哈。」

於是同意了。

東方葉繁換好衣服,立刻拽住秋哲。

「青墨在哪個醫院?」

秋哲輕輕笑了一聲,柔聲道:「我帶你去吧。」

「謝謝。」東方葉繁道謝。

車裡,「你上男校啊?」秋哲笑眯眯的問道。

「啊?當然!我是男生當然上男校了。」東方葉繁想到,真是個陷阱啊。

「你叫什麼?」

「葉凡,平凡的凡。」東方葉繁隨口說道。

「哦呀?你和你妹妹的名字好像……」

「哦。我爸媽懶得想,就是這樣……」東方葉繁一怔,爸媽?呵,爸媽……

秋哲見他有些不對勁,「怎麼了?」

「沒事,我沒有爸媽了……」東方葉繁淡淡的回答。

秋哲有些慌亂,「抱歉,我不是故意的……」

「沒事。」東方葉繁對他一笑,「我們快去醫院吧。」

秋哲唇角的弧度稍微平了些,卻不敢再說話了。

醫院。

秋哲回了學校。東方葉繁獨自進了醫院。

東方葉繁一進青墨的病房,她那壓抑了很久的假裝淡定,終於爆發了。我靠!這是醫院?這竟然是醫院?如果說聖格利斯學院是皇家庭院,那這家醫院絕對是宮殿啊!

連病房都這麼華麗!

青墨,我也想生病了。

東方葉繁一推開門,「你幹什麼!」看到青墨正要從病床上起身。

青墨原本掙扎著起身,一看見東方葉繁,便身體一軟,重新躺回病床上了。

「我想去找你。」青墨很虛弱,從他說話的聲音來看就知道。

「我這不是好好的嗎?」東方葉繁鼻子一酸,眼淚差點落下來。 「青墨。」東方葉繁輕輕喚道,「秋哲救的你。我對他說葉繁是我妹妹,我叫葉凡,平凡的凡。別露餡了。」

「嗯。」青墨虛弱的躺在病床上,眨了眨眼睛。

「你怎麼樣?疼不疼?」東方葉繁把被子拽上來,給他掖好,又幫他擦拭額頭上的冷汗。

青墨輕輕握住她的手,「你沒有受傷吧?」

東方葉繁有些內疚的搖搖頭,表示自己沒事。

青墨在自己受重傷的情況下,想到仍然是東方葉繁。自從五年前東方葉繁進入冥魘會,青墨就決定把她的生命與自己連在一起,即使是自己受到怎樣的傷害,也不會讓這個女生受到一絲委屈。確實,這五年來,青墨退位后,便心甘情願的做了她的護法,始終保護著她。

但他捨不得死,因為,若他死了,誰來盡心儘力的護著她?

「放心,我身體好得很。」青墨溫柔的聲音給她安慰。

「行了吧,青墨哥。」東方葉繁很清楚青墨的身體狀況,他可是幫里最有人氣的纖弱型美少年啊。

「別一臉沮喪樣子,開心點。」青墨牽強的扯著笑。

東方葉繁用最大的努力把笑容拉到極致,儘管她知道自己現在的樣子一定很醜。

果然,「好醜哦。」青墨故意打趣道。

「切!」東方葉繁故作輕鬆的輕打了青墨的肩膀一下。

卻看到青墨原本平靜蒼白的臉變得有些掙扎。

「你怎麼了?」東方葉繁焦急的起身湊到他身邊。

「沒、沒事……啊……」青墨開始的剋制最終被衝垮。

因痛苦而扭曲的好看臉龐,額頭上的冷汗越冒越多,慘白的嘴唇血色全無。

天吶,你不會這麼虛弱吧?輕輕一碰就痛苦成這樣?

「醫生!醫生!」東方葉繁邊大喊邊不知所措。

她的手根本不知道該放到哪裡。

「血……」東方葉繁吃驚的指著青墨受傷的肩膀。

「你怎麼流血了……」

白色的病號服,染上了妖艷的血花……

「先別動病人!」衝進來的醫生對著東方葉繁喊道。

「醫生,他怎麼會流血?」

「醫生,他的傷口怎麼會裂開?」

「醫生,這個不是包紮好就會止住血嗎?」

「醫生,……」東方葉繁的問題一連串的發出。

護士攔下了東方葉繁,「對不起,我們會找出原因的!請您冷靜一下。」

「我……」東方葉繁滿臉擔憂的看著痛苦的青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