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摩幹什麼?你又在幹什麼,剛才殺死的暗蛛,你解剖?」秦薇搞不懂,沒事你切開暗蛛幹什麼?

「進化者需要了解凶獸的弱點,廚神需要知道食材的構造,從哪裡下刀,才不會影響食材。」何凡正色道,頓了頓,又道:「比如一個人有多少根骨頭,哪一根骨頭最脆弱,從哪裡下刀最省力,還不影響食材。」

兩女:「……」

聽起來,好像很複雜,很難的樣子,現在切個菜都這麼麻煩么?

為什麼別的廚子,刀工磨鍊幾個月就差不多了,進化者頂多也就十天半月的,怎麼到了你嘴裡,這好像就成了永遠無法練成的刀法了?

重生空間萌醫 世間凶獸那麼多,進化者那麼多,你還能都了解了?

「廚神的道路,果然與眾不同。」兩女實在無法理解他的思維,不就切個菜么,整的跟在練絕世刀法一樣。

何凡切開暗蛛,每一刀都十分小心,感受哪個部位比較堅硬,哪個部位比較柔軟,更好下刀,而且不會影響暗蛛的整體。

刀工不行的,一刀切開,奇形怪狀,影響下一刀,最終影響食材烹飪。

何凡在研究暗蛛的構造,兩女注意著前方動靜,從開始的嘶吼怒罵,到聲音降低,最後消失,但動靜依舊大,證明陸天還活著。

陸天邊打邊退,奢望能夠逃脫暗蛛王的追殺,可暗蛛王這種凶獸,沒有什麼東西吸引,那他就是最好的獵物,暗蛛王豈會放棄?

三人看著動靜,一旦陸天有過來的跡象,他們就換方向,絕對不與陸天照面。

感受著動靜漸漸遠離,何凡也研究完了,起身道:「你們等我片刻,我去將暗影藤取來。」

兩女輕輕點頭,這裡距離暗影藤不遠,以何凡的實力,不過分分鐘。

何凡一個縱身,飛速來到暗影藤所在,暗蛛王已經被陸天引走了。

看著漆黑的暗影藤,何凡沒看見一點基因點,正要伸手去扯,一隻只暗蛛從暗影藤下方爬了出來,進化之力溢散,化作道道刀氣,紛射而出,斬殺暗蛛。

「原來是老巢,難怪有暗蛛王。」何凡橫刀閃過,斬斷幾根暗影藤,收走離開。

快步回到兩女身邊,將暗影藤交給他們:「走吧,去看看陸天。」

何凡拉著兩人,在林間奔行,偶爾有毒蟲衝出,直接一道刀氣秒了,以他的實力,除非上來就是毒,否則就算是巔峰雜血凶獸,他也有把握一擊必殺。

閉關那麼多天,可不是沒有進步的。

陸天和暗蛛王的動靜不小,攝於暗蛛王的氣息,一些凶獸不敢前來,何凡三人輕易找到陸天。

此刻的陸天面色發黑,身形搖搖欲墜,腳腕處還連著一根漆黑蛛絲,進化之力暗淡也不少。

「可惡的何凡,別讓我活下來,一旦我活下來,找到機會,必定讓你死無葬身之地!」陸天心中陰冷,萬萬沒想到,自己這個經驗豐富的學長,就這麼被坑了。

他千算萬算也沒算到,何凡會這麼不靠譜,明明可以安靜退走,哪有將自己隊友推出去的?

有生命危險,將同伴推出去送死,拖延時間,陸天不僅見過,還這麼干過,但那情況緊急,不那樣做自己就會死,可這次,明明沒事,暗蛛王都沒發現他們,何凡一把將他推出去了。

塞了一顆藥丸進嘴裡,陸天心中低沉,解毒藥都快吃完了,自己進化之力都快耗盡,身上傷勢越來越重,而暗蛛王,身上只有少許輕傷。

「陸天學長,堅持住,我給你加持……哎呀,不小心加錯了。」秦薇甩手一個祝福,扔在了暗蛛王身上。

陸天:「……」

你特么是來玩我的么?

何凡和柳清緣也有些懵逼,獃滯地看向秦薇:「還有加錯的?」

「暗蛛王太大了,剛好擋住陸天學長了。」秦薇尷尬地道,我絕對不是故意的!

「何凡,快救我!」陸天顧不得心中恨意,焦急求救道,此刻得了加持的暗蛛王,氣勢增添一分,蛛絲宛如箭矢,射向陸天。

鏗鏘!

何凡縱身而起,橫刀出鞘,進化之力遍布刀身之上,一刀直劈而下。

同時,暗蛛王察覺危險臨身,蛛絲倒卷,籠罩何凡,還有一灘毒液襲來。



刀光閃爍,蛛絲寸斷,毒液消散,何凡去勢無阻,摧拉枯朽,一刀斬在暗蛛王身上,無數勁氣鑽入暗蛛王體內,剎那間,暗蛛王直接攤到下去,再無聲息,外表沒有一絲損壞。

「這就死了?」陸天獃滯,這絕對涅槃了吧?我特么潛伏過來,殺一個涅槃?

「裡面也齏粉了?」柳清緣推了推暗蛛王屍體,疑惑道:「不像啊,還是那麼硬。」

「五臟俱損,我的武學之一。」何凡淡淡地道,直接摧毀五臟,至於暗蛛王,剛才研究了,摧毀內部一切,特別是毒囊,死的不能再死了。

「好邪惡的名字,一聽就不是什麼好武技。」秦薇鄙夷道。 何凡想了想,自己取名字的天賦,是根據自己的廚藝來的,暫時練的幾招,五臟俱損,骨肉分離,截經斷骨,聽起來都是廚藝,你們怎麼就能想到邪派武學上面?

我何凡可是一個正派的人!

陸天一屁股坐在地上,體內進化之力幾乎耗盡,還一身傷,一身實力剩下被折騰的一成不到了,現在就算是來個六級進化者,估計都能將他完虐。

何凡滿意地看著這一切,這樣的陸天跟著,一點危險都沒有。

「快給我治療。」 唯劍永尊 陸天看向秦薇,目光帶著祈求。

秦薇甩手一個治療扔上去,陸天這才鬆了口氣,運轉進化法,開始恢復。

「你們和陸天學長在這恢復,我出去一個小時。」何凡說道,一個小時,陸天這麼重的傷不可能恢復好,敢亂來,也會被兩女碾壓。

「你小心點。」柳清緣和秦薇同時關切道,這裡都是劇毒之物,何凡實力雖強,但難保不會出問題。

何凡點點頭,鑽入密林之中。

「又去收集藥材了,這裡多數都是毒藥,他拿去賣掉?」秦薇撇嘴。

「可能又要配製什麼菜吧,接下來小心點。」柳清緣面色微微發白。

兩女看著陸天,走到一旁打量暗蛛王的屍體,看了半天,最終放棄找出傷口的想法。

一個小時很快過去,陸天勉強穩定了傷勢,進化之力恢復大半,看著柳清緣二人,面色鐵青地道:「何凡呢?」

「我在這。」

何凡的聲音及時傳來,雜草晃動,何凡一手抓著幾株藥材,一手拖著一個密封的罈子。

「為什麼將我推出去?」陸天一臉憤怒地看著他。

「這是考驗啊。」何凡一臉淡定地道:「你已經通過了考驗。」

「考驗?」陸天冷笑:「有這種讓同伴去死的考驗?」

「陸天學長,我們選擇你加入我們的隊伍,是真心想將你當成自己人。」何凡正色道:「只有這種敢為隊友犧牲的精神,我們以後才能將後背交給你,與你探討進化之道,以及我們的強弱之處,分配不同的位置。」

「強弱之處?不同位置?」陸天目光冷冽,鐵青的臉色微微緩和。

「對,比如我這人的弱點,別看我實力很強,其實我有個致命弱點,只有自己人才能知曉,學長若是要與我們長期相處,必會知道。」

何凡嘆道:「我們三個人,你也清楚,一個召喚者,一個祝福祭祀,就我一個能打的,不謹慎不行啊。」

「你這是謹慎?這不是讓我去死?」陸天冷聲道。

「我們只是真誠考驗,再者,若是真要對學長不利,我不必救你。」何凡說道,頓了頓,又道:「凶獸地盤危險重重,學長會相信第一次見面的人?你不會這麼單純吧?」

我當然不會這麼單純,我從頭到尾都是想殺掉你們,在你們臨死前告訴你們,什麼是真正的兇險,結果,你們先告訴我,人心險惡!

陸天一度懷疑,何凡是不是知道自己是林楊的人,才會這麼坑自己,可若是知道,以何凡的實力,完全可以幹掉自己,不必及時來救他才是。

陸天有些摸不準何凡的思維,更不知道他下一步會做什麼,完全搞不懂。

「走吧,暗影藤到手,再去獵殺一些凶獸,然後回去交任務。」何凡起身說道。

「要不,直接回去吧?」陸天受不了了,他真的怕了何凡,這廝會不會再把他推出去,或者堵在洞內?他敢肯定,那石頭絕對是何凡堵的。

「待會就回去,我們先去獵殺一些凶獸。」何凡說道。

來了凶獸地盤,不好好吃一頓就回去,對得起自己么?

「我已無再戰之力。」陸天乾澀地道。

「沒事,何凡一人就行了,我們負責看著。」秦薇說道。

四人拖著暗蛛王屍體離開暗林,這東西吃不了了,全是毒,但功勛點不會少,野豬王還在外等待,訓化的凶獸還是很聽話的。

攤牌了我開局無限升級技能 「接下來去哪?」陸天已經沒有反抗的心思了,因為面對何凡,跑又跑不掉,打又打不過,只能這樣了。

「一路殺回去,還能去哪?」何凡看了看天色,道:「快中午了,先把飯吃了,陸天學長,附近哪裡有巔峰雜血的凶獸?」

「你又想幹什麼?」陸天眉頭一跳,警惕地看著他。

「吃飯啊,來凶獸地盤就該吃凶獸,我們這種九級的,吃巔峰雜血凶獸,這樣對於學長的恢復也有幫助。」何凡說道。

「不用我去獵殺?」陸天對此很憂慮。

「我動手就行了。」何凡說道:「現在陸天學長已經通過考驗,我對陸天學長十分相信,可以放心將她們交給你守護了。」

你當然放心,就我這狀態,連她們兩個都打不過,還能有什麼心思?

「五百米外,有巔峰雜血凶獸巢穴,那裡有血岩牛。」陸天有氣無力地道。

「你們在這等我。」何凡丟下一句話,快速離開。

何凡順著陸天指引,五百米外,這裡是一片草原,正有二三十頭血岩牛,其中有兩頭體型最龐大,氣息最強。

血岩牛和前世吃草的牛不一樣,這是雜食凶獸,通體血紅,皮膚堅硬如岩石。

「真是不地道,居然不說是群居的,可惜,只有兩頭巔峰期,難不倒我。」何凡撇嘴,都這樣了,還想坑我?

二三十頭,只有兩頭有點威脅,但也僅僅如此。

橫刀緩緩出鞘,何凡目光冷冽,瞅准機會,整個人宛如箭矢一般射了出去,橫刀散發著濃鬱金光,直斬而下。



血岩牛群瞬間被驚動,兇殘的目光瞬間鎖定何凡,集體衝殺而來,巔峰期凶獸更是當頭衝來。

噗通

「截經斷骨。」何凡一刀落下,進化之力穿透血岩牛表面,鑽入體內,剎那間,巔峰期血岩牛宛如散了架一般,直接軟倒下去,痛吼在地上掙扎。

「還是沒練成。」何凡略微有些惋惜,骨骼沒有盡斷,經絡也沒有全部斬斷,否則就是如一灘爛泥,距離小CD還有些遠。

一擊得手,何凡身形暴退,面對衝殺而來的牛群,刀氣紛射,阻攔弱小的血岩牛,同樣一招,再次對上另一頭巔峰血岩牛。

第二刀落下,和之前差不多,還是要多研究血岩牛的構造,骨骼強度,以後才知道下刀要用多少進化之力。

兩頭巔峰期血岩牛隕落,其餘血岩牛不堪一擊,不過揮刀的事情。 拖著兩頭巔峰期血岩牛回去,何凡快速處理,同時研究構造,蹙眉道:「又浪費不少功勛點,好多凶獸都帶不回去。」

「等以後功勛點多了,購買大空間包,或者其餘空間裝備。」秦薇說道。

「你們也可以雇傭人手包場。」陸天說道:「那些實力,雇傭不少人,就是運送凶獸屍體。」

「那以後換個超大的空間裝備。」何凡說道,雇傭人手就算了,他可不想做生意,還要保證那些人的安全。

何凡熟練地處理血岩牛,燉了一鍋肉,還放了幾株藥材。

「陸天學長,你傷勢嚴重,這次我就做一道葯膳,對你恢復幫助不大,但還是有的。」何凡說道:「這是我在基地學的。」

「多謝。」陸天微喜,他也在基地待過,對於基地的葯膳還是了解的,若此時能吃一頓基地營養餐,對於他的恢復有一些幫助。

柳清緣和秦薇不說話了,默默取出自己的麵餅。

「陸天學長,你先休息,葯膳還要等一會。」何凡說道。

「嗯。」陸天點點頭,暗自運轉進化之力,療養傷勢。

一個小時后,何凡的葯膳燉好了:「陸天學長,葯膳做好,快來吃吧。」

「好。」陸天快步走來,看著鮮艷的牛肉,疑惑道:「怎麼血腥味這麼濃,你沒洗乾淨?」

「血岩牛嘛,能不濃么?」何凡撇嘴,頓了頓,又道:「快趁熱吃吧。」

陸天想了想,血岩牛確實血腥味比較濃,肉也是紅的,何凡殺的巔峰期的,濃郁一點也正常,夾了一塊,一口塞了進去。

「好吃嗎?」何凡看著陸天學長,目光充滿了期待。

「你這是葯膳?」陸天面色發青,為什麼感覺身體有些不對,這味道,我感覺喝了一口獸血!

「當然,這是經過我改進的基地營養餐。」何凡沉聲道:「充分利用了血岩牛最精華的部位,配上各種藥材,再淋上血岩牛的血,鮮美而不失凶獸原始的純粹,我取名為紅色海棠。」

「淋上血岩牛的血?」陸天獃滯。

「生的獸血?我就說,居然沒糊。」柳清緣和秦薇面色發白,還好他們早就吃了麵餅。

「這樣才最新鮮,基地營養餐有這麼一道菜,我學過,他們淋的是……我記錯了,應該淋一種秘制的醬汁。」何凡取出一本書,看了看,一臉慚愧地道:「學長,很抱歉,不過沒關係,我做的應該更營養。」

「你還放了什麼?」陸天看著自己的手,怎麼開始發黑了,眼睛也有些花,趕緊塞了一顆解毒藥。

「陸天學長不是中了蛛王的毒么?有句話說的好,毒蟲巢穴附近,必有解毒之物,我在暗蛛王巢穴附近找了幾株藥材,就是不知道哪種是解毒的,全放進去了。」何凡摸著下巴道:「沒事,就算是有毒,也是以毒攻毒。」

我去你大爺的以毒攻毒,我特么早就吃了解毒藥!

「你真是葯廚么?」陸天很懷疑,基地是發了什麼瘋,給你葯廚證的?

「對,而且,我還是一位擅於探索改進營養餐的先進葯廚,不像他們,一成不變,原地踏步。」何凡略帶高傲地道。

我覺得,你不改進更好,陸天又塞了幾顆解毒藥進嘴裡,鬼知道何凡放了多少毒藥進去。

「這改進的,以後不用做了吧。」陸天感覺自己快口吐白沫了。

「葯廚這一道,就是要不斷探索,只有敢於探索,尋求新的突破,才能有進步。」何凡正色道。

我特么不想和你們組隊了,我想回到我們不認識之前,陸天的內心很崩潰,他感覺自己就要被玩壞了。

「陸天學長,你現在看起來好像很不好,要不要再給你一個治療?」秦薇關切地看著陸天,嘴角已經滲出白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