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拼了!」維爾斯下定了決心,他向維多利亞走了過去,腦袋掉了碗大的疤,三十年後又是一條好漢!

維爾斯走了過去,他嬌怯怯,顫微微,他搔了搔頭。也許他沒有意識到,他現在扭捏的表情很像剛才驚慌失措的卡洛琳!

「那個……同學……不好意思……你知道火系的魔法教室在哪裡嗎?」維爾斯的表情很端正,他的態度很誠懇,不信你看看他的眼睛——不!別看那顆眼屎!他早上沒好好洗臉!我是說他的眼神,那種真誠,那種純潔,那種無知,那種茫然!

這種表情不是出現在可愛的卡洛琳身上,而是出現在猥瑣的維爾斯的身上,神靈也許看見了會揉揉眼睛,懷疑自己看錯了。

一天是色狼,一輩子也逃不掉這個光榮的稱謂了。

維多利亞顯然記得維爾斯,她沒有說話,只是她的眼睛在看著維爾斯的臉。不是正常的看,而是那種逼視,維爾斯涼嗖嗖的,他的後背已經濕了。

幸虧維爾斯今天早上時候沒有忘記上了一趟廁所,要不被一個漂亮的少女一眼就嚇得大小便失禁,那樣的話納米亞的子民們會為他們未來的希望而感到羞愧的。

「那個……我不問了……其實也無所謂……」

天啊!維爾斯看見了維多利亞在摸自己別在那雙美腿上的匕,維爾斯可沒有把握自己能有斯巴達的那樣扛揍!

轉身!跑!維爾斯當混混的時候經常一個人被幾十人追著拿刀砍,那是混混的生活,混也是一種生活!儘管當了近一年的王子,但是吃飯的本領還沒有丟!

也許維爾斯該為自己的不忘本感到慶幸!

他的度幾乎比得上一個刺客,風中耳邊呼嘯,維爾斯跑著跑著還回了回頭,看不見維多利亞了!難道她就在自己的頭上?他又抬頭看了看。

沒有!

看不見才更危險,敵人隱藏在暗處會隨時給你致命一擊!維爾斯可不想向獸人那樣被砍掉腦袋。

也許維爾斯該是一名刺客,前面是一個拐彎,他非常善於這種地形,貼著牆角猛地一拐!

當兩個在奔跑的人撞在一起是很疼的!撞到的人很柔軟,維爾斯感覺像撞在了棉花堆一樣,不過向後摔去的時候很疼!

維爾斯很疼,對面的人也很疼,因為他沒有維爾斯的身體強壯。

雖然維爾斯也很強壯,但是那個人應該說是瘦弱!

「!·#¥%……」維爾斯想罵人,不過他把罵人的話吞回了肚子,因為撞到了一個美女。

前面是兩個人,一個人維爾斯不認識,一張大方臉,一對三角眼。臉上是面無表情,眼睛是趨炎附勢。狄克!不過狄克現在的心情很糟!

他昨天被一個學生用火之矢轟了,天太黑,他沒有看清那個同學的長相。

維爾斯也不知道,昨天他只知道酒!

「你走路不帶眼睛的嗎?你知道不知道自己撞了誰?」狄克的心情本來就不好,他本來想找一個違紀的學生來開刀,可是見鬼的是今天的學員們不知道怎麼了:一個個的變得禮貌恭敬,按時上課,規矩無比!他想找一個違紀的,不過今天看到的都是好學員。

找一個違紀的同學怎麼那麼難啊?狄克來自於內心的吶喊,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功夫。

這就有一個!

狄克已經處在暴走的邊緣。

維爾斯老實地低頭:「對不起,我是一個新生,我不知道自己的教室在哪裡,我找了一個早上。」當然維爾斯撒了謊。

正當狄克想要大雷霆的時候,一個清脆地聲音響起,「沒事!我帶他去他的教室吧!我知道在哪裡!我也是剛來!」狄克不敢說話了,這個說話的人顯然身份不一般!

維爾斯眼睛直了,今天真是桃花運沖面而來,擋也擋不住,早上碰到了嬌俏可愛的卡洛琳,剛才是高傲冷酷的維多利亞,現在還有這樣一個美女。

與其他的美女不同的是:這個少女很性感,她長得很媚。狐媚的眼睛,性感的嘴唇,浮凸有致的身材。這個少女的眼神讓維爾斯的感覺印象深刻。

她的眼睛會說話,盈盈如秋水,迷人的眼波一掃,狄克立刻就不說話了。

少女伸出手出:「我叫柏麗,請問你的名字?」

「我叫維爾斯!」維爾斯大方的伸出手與柏麗輕輕的一握,同時他紳士的彎下腰在柏麗的手指上輕輕一吻,一個十足的貴族作派。

狄克的眼睛立刻就瞪圓了,見鬼了!這個同學明明一副農村土包子的模樣,居然做了一副最紳士的舉動,柏麗的手指就連狄克也沒敢去吻。柏麗居然對這個小子很和藹!

得知了維爾斯是一年級的火系魔法學員,柏麗顯然很高興。「看來我們很有緣份啊!我也是今年一年級的火系魔法學員,不過我昨天才來報到!」

維爾斯說:「我也是昨天才來,所以找不到教室。」

「沒關係,我以前來過我帶你去吧!」柏麗轉身跟狄克說:「謝謝你,狄克主任,我和這個新同學一塊去上課吧!」狄克不敢說什麼,打了個招呼離開了。

「他是狄克?」維爾斯很奇怪,昨天似乎聽說過這個名字。

「不要管他,一個小人而已!」柏麗的神情頗為不屑,也難怪,狄克點頭彎腰的樣子,在平民學員中卻又威風無比,很難給人什麼好印象。

「我們的班級在後面嗎?」維爾斯想起了那個方向好像有維多利亞,心裡怕怕。

「嗯!怎麼了?你好像有些害怕?」柏麗笑著抿了抿嘴,她紅潤的嘴唇一下了就吸引了維爾斯的目光。

「嗯!沒事!我就是從那個方面來的!」維爾斯鼓足了勇氣,在美女面前承認自己害怕另一個女人,這是不明智的。美女的魅力無比巨大。

特別是對男人來說,維爾斯是男人,男人都是打腫臉充胖子的。

維爾斯現這個柏麗很迷人,她說話的時候眼神微微一轉,眉頭一挑,同時露出一個笑容。這對她來說只是一個小小的表情,不過在男人們看來這叫做媚骨天生。

有些迷人的女人們就是這個樣子,她可能只是隨意的一個眼神,就讓人如痴如醉。這就是天生尤物的物質,柏麗是一個天生萬物,她的相貌顯然很美,但是不如卡洛琳,不如綺麗兒,也未必比得過凱瑟琳。但是論到誘人的風韻,恐怕遠遠勝過前面幾人。

欣賞著動人心魄的景色,維爾斯心裡暗嘆:「這個女孩不一般,相貌家世都是一等一的。」

柏麗與維爾斯進入教室后顯然引起了不小的轟動,男人們對新來的美女報以了熱烈的掌聲,當老師介紹到維爾斯的時候只有幾個女學員寥寥稀疏的掌聲。可憐的維爾斯被人當做了綠葉,誰讓他穿得這麼普通呢?


亞迪斯學院的學員們有兩種,一種是王孫貴族的,因為好玩,因為喜歡這裡可以認識更加的異性,也有少數真的喜歡魔法或者武技的來到這裡。他們的到來很簡單,就是皇室打一聲招呼,就可以到學院來上課。

另一種是平民,平民們能來到這裡學習,說明他們是魔法工會或者武士協會培養的未來之星。這種人一定是最優秀的,所以亞迪斯分為兩個極端:優秀的平民和平庸的貴族。維爾斯顯然是不是貴族,看上去也不怎麼優秀,這讓人們對他馬上失去了興趣。

當維爾斯說與這個女學員並不太熟悉的時候,男學員鬆了一口氣。有主的美女可就降低了殺傷力了!

「嘩!」的一聲,班級的男性學院如見了甜的蟻群一般,將柏麗圍了個風雨不透。這些傢伙大都是貴族出身,貴族嘛!自然是極為紳士的,有的人大聲道:「這位美麗的小姐,我是納米亞昆納候爵的兒子,我叫米斯。是家族第一順位繼承人。」

維爾斯撇了徶嘴,這個傢伙,真給納米亞丟臉。也給男人丟臉,君子好色,取之有道,不能像蒼蠅一樣粘人! 柏麗沒有說話,依然是眼波流轉,微微一笑。不得不說,這個柏麗的笑容立刻就使她的美麗上升了一個新的高度!她很會利用自己的眼神與笑容,這笑容就彷彿是勾人一般!那個納米亞的什麼貴族立刻色授魂與。

另有一個面目俊美的青年貴族上去做了一個優雅的禮節,「我是索德里斯王國特里公爵的兒子,我的名字叫索格。請原諒我的冒昧,我想不知道我有沒有知道美女名字的榮幸!」

一個身材矮小神態卻頗為倨傲的年輕人邁著輕巧的細碎步子,他深深地鞠了一躬。

他這一鞠躬,維爾斯立刻就眯著眼睛,他用手輕輕的撫摸了一下下巴。這是蓋爾達耶人的特有禮節,他們在鞠躬的時候和其他地方的人都不一樣,他們的右手都會放在自己頭頂。

用蓋爾達耶人的話說:他們是創世神的後代,他們用手放在自己的頭頂的意思是向他們的祖宗創世神的致敬。至於他們是不是創世神的後代?這個維爾斯不知道,反正大多數大6上的人都不知道。只有蓋爾達耶自己人才知道,他們稱自己的民族為創世族!

雖然世界上的大多數人都不知道,不過他們國家的人向來都以自己的民族為傲。據納米亞的一些老資格的歷史學家研究,在納米亞國家數千年前,那時大6還比較混亂。一夥奴隸逃到了臨海的蓋爾達耶。就是蓋爾達耶的祖先!也就是說他們不過是奴隸的後代!


蓋爾達耶自己自然是不會承認的,他們是誰的後代維爾斯不知道,不過維爾斯知道的是:這個種族的人都很狹隘,很自私,很欺軟怕硬。但是可怕的是他們很團結,他們在戰爭的時候輕易就會動用自己全國的青年,全民皆兵。

這點是納米亞王國不如的,納米亞王國的規矩是:貴族和貴族的後代不當兵。可是這些年下來,納米亞的子民們已經有四成是貴族或者貴族的後代,而且這些跟貴族有瓜葛的子民越來越多。也就是說:納米亞的子民們大部分不能用來作戰的。

維爾斯清晰的知道:蓋爾達耶的人是海盜的後代。

要值得說的是,這個民族很頑強,他們國土狹小,資源不足。6上的鄰國分別是納米亞、索德里斯、洛汗王國。納米亞他們一直想要招惹,不過納米亞畢竟國土是他們的十餘倍。就算每人的大便給他們,也夠他們喝一壺的了。

索德里斯的國家大小雖然和蓋爾達耶不相上下,不過他們的騎兵很驃悍,蓋爾達耶招惹不起。洛汗王國是世界第一大國,他們更加的招惹不起。

剩下的就只有納米亞王國比較軟弱了,納米亞的人比較保守,除了韋斯處大帝和巴金斯那樣的裊雄,他們很少有擴充領土的**。

蓋爾達耶6上受阻,就只有海上橫行了,蓋爾達耶的6軍在大6上不佔優勢。所以他們就通過海軍來彌補。他們的造船術在世界上排名第二,除了水上王國之外,他們可以算是水上第一王國。

因此他們國家的海盜很猖狂,船隻的性能很好,他們會進入其他國家的港口城市一路燒殺搶掠。他們的對象主要是納米亞王國,維爾斯就曾經見過里德堡被蓋爾達耶的海盜攻擊過。

而且蓋爾達耶的國家艦隊也頻頻扮成海盜的樣子去搶掠,讓維爾斯痛恨的是:他們屠殺平民。面對著老弱婦孺絲毫不手軟,面對著軍隊他們馬上上船逃跑。納米亞的船隻根本就追不上。

所以當這個蓋爾達耶的傢伙出現之後,維爾斯的眼睛立刻就盯緊了蓋爾達耶的這個傢伙。

這個年輕人用特有的腔調介紹:「我是創世神的後裔,我來自於蓋爾達耶。」他的目光中出現了幾分傲色。接著他回頭又看了看在角落中沒有說話的維爾斯挑釁地說:「我與納米亞的笨蛋不同,我來自於高貴的皇室,我的名字叫庫茲牙克。是當代天賜皇帝的第五子。」

這下其他的幾個貴族可不說話了,他們是貴族,可是人家是皇室。而且是皇帝嫡親的第五子。這些貴族的相交大概開頭第一句話都介紹自己的家世,看看自己的法碼是否足夠。是否有資格與對方結識。

聽說這個庫茲牙克的聲音,柏麗明顯的有了些興趣,她微笑著看了看庫茲牙克。又回頭了看了與眾不同的維爾斯,維爾斯在咬牙,他討厭蓋爾達耶人!

別人都是敬畏的眼神來看庫茲牙克,可是維爾斯臉上的肌肉在繃緊。他咬牙罵道:「你老母!」聲音很低,只有他自己能聽見,他雖然討厭蓋爾達耶人,但是也不想輕易的招惹那個傢伙。

眼見這個美女似乎對庫茲牙克比較有好感,其他的幾人都露出了不甘的神色。在地位上的差距很明顯,不甘歸不甘,卻也無法!


柏麗站起來,庫茲牙克立刻一臉興奮。令他惱怒的是柏麗竟然扭著小腰走到維爾斯的面前,坐在他身邊:「親愛的維爾斯,我剛才不是告訴過你我的名字了嗎?你就把他告訴大家吧!」

她這樣巧笑俏兮的笑著,維爾斯卻心中想把她的衣服扒光,然後……打屁股!這個女人想玩我!肯定是報復剛才我撞了她!她剛才若無其事,現在不動聲色的把我推到風口浪尖。


現在所有的男人都想賴在你身上,你卻好像顯得和我特別親熱。那樣蒼蠅會惱怒的,用腳趾也知道。

看著柏麗一副若有若無的笑容,這是一副看好戲的可惡嘴臉!

深吸了一口氣,維爾斯站了起來。然後在柏麗的驚謊目光下,與她坐在了同一張椅子。伸出右臂來抱著柏麗,更可惡的是他還用力地掐了掐柏麗的屁股。

柏麗嚇得花容失色,她真的以為維爾斯只是一個老實的平民,剛才的舉動她也確實想抱復維爾斯。不過維爾斯打蛇隨棍上,竟然好像在維爾斯自己的本來已經熱的屁股下面又加了一把火。

維爾斯親熱的掐了掐柏麗的小臉,又在上面親了一下。對著這幾個貴族挑釁地道:「這個女人的名字叫做我的柏麗,既然你們這麼想知道,我就告訴你。」

「媽的!」對於維爾斯的欠揍表情庫茲牙克幾乎就跳了起來,他本來以為自己已經贏得了柏麗的讚許,不過現在看來這個骯髒的平民竟然橫插一腳。這讓他暴跳如雷,不自覺的就拋下了創世神的榮耀而口出髒話。

「哦!」維爾斯的眉頭一挑,他們面目突然就沉了下來。

整個班級突然就靜了下來,看著這個奇怪的維爾斯。他剛才的舉止很老實,像足了一個樸實的平民學生,不過現在的他臉一板,整個人透出一股優雅的氣勢。就像一個貴族一樣。

庫茲牙克看著維爾斯,他不禁心突地一跳,不過這麼多人的面前怎麼能丟了創世神的人?

「看什麼看?卑劣的納米亞豬!」庫茲牙克臉上的肌肉在跳動,就好像他比維爾斯還要生氣。

維爾斯推開了柏麗,撣了撣身上的灰土,其實他的身上本來也沒有一點灰土。

維爾斯在笑!是的!他在笑,笑得極歡暢!

「啪」……「啪」……「啪」維爾斯邁著優雅的步子輕輕的來到庫茲牙克的向前,在庫茲牙克呆的時候,他還微笑著整了整庫茲牙克的衣領。庫茲牙克的衣領很整齊,整齊得一絲不苟,蓋爾達耶的人是出了名的認真的。

維爾斯伸出手來輕輕的摸了摸庫牙克的臉。「嗯!這個位置舒服一些!」

末了,他又在庫茲牙克的胸口上撫摸了一把!庫茲牙克被他弄得渾身涼,他自己也有點迷糊:「這個傢伙莫不是酷好男風?」

庫茲牙克在本國的時候有些荒唐,也好男風,但是他不喜歡像維爾斯這樣的傢伙。他喜歡的是細皮嫩肉的猶如女人一樣的男人,在被強迫的時候也會出嬌羞的掙扎的那種!


整個班級的傢伙都目瞪口呆,包括柏麗也張開了嬌艷的紅唇。

大家的心裡想的都是和庫茲牙克一樣的,「這個傢伙莫不是喜歡男人?」「嘶」抽冷氣的聲音遍布了整個班級。

然後維爾斯微笑著,客氣的,甚至有些恭敬:「你把剛才的話再說一遍,我沒有聽清楚,你給我一點力量。」

「嗯?」庫茲牙克被他搞迷糊了,「我剛才說你納米亞的……啊!」

他的后一個字被憋了回去!

維爾斯把倒退了幾步幾后,把手臂用力的向後揮了出去,然後猛地前沖,手臂快的掄了起來。

這和混混打架的倉促出拳不同,趁對方呆的時候,維爾斯把自己的動作揮到了極致。

「喀嚓!」與以往打架時出的悶響不同,這次的聲音似乎是什麼碎裂了一般。

庫茲牙克還在沒有明白生什麼事,身子已經驀地飛了起來。

在空中他還撓了一下頭皮,「這隻納米亞豬在幹什麼?」在次在空中飛舞的時間格外的漫長,庫茲牙克在空中還想著維爾斯怎麼會有這麼奇怪的舉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