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扳手女!」

看到這女生。羅威成的臉龐上露出了驚喜之色,叫喊了起來。

是的,眼前這個女生,正是狄亞妮。

「竟然是狄亞妮!」

看到狄亞妮的出現。席陽成和阿爾濱?貝利兩人的臉色在這一瞬間就變得非常難看,目光中充滿了凝重之色。

他們很清楚狄亞妮的來頭,這個傢伙,最喜歡搞一些稀奇古怪的研究,為此發明了不少裝備。

雖然她本身的實力的確是不怎麼樣,但是她身上的發明卻是多如菜市場的大白菜,跟她對戰,她要是一個不高興,給你砸來無數發明,那估計都得頭疼得死你。

所以,在這個時候,席陽成沒有輕舉妄動。

只不過,劉暢卻是不覺得什麼,只是口中發出了一聲冷哼,寒聲笑道:「那又怎麼樣?我們還是三個打你們兩個,依舊是有人數優勢。你覺得你有什麼資格在我們的面前猖狂的。」

聽到劉暢的話,哪怕是身為他同伴的阿爾濱?貝利和席陽成都是忍不住在心裏暗暗罵道白痴,這狄亞妮是能夠用數量來比較的嗎?

「哎呀呀,所以說,你覺得你們人比我們多,你們就有這個猖狂的資格了嗎?」狄亞妮聞言,倒是沒有不高興,只是笑嘻嘻地說道。「既然你都這麼說的話,那好吧,我就,來給你製造點人數好了。」

說完這句話,狄亞妮就抬起了自己的手臂,在上面的裝置按了幾個按鈕,旋即在她屁股下的飛行器就猛然飛射出幾個棱形裝置,這幾個棱形裝置直接墜落在地面上,而後形成了一扇門,緊接着,「轟」的一聲,一個身高兩米的鋼鐵巨人就在門內走了出來,氣勢十足。

「我靠!」

「FUCK!」

見這頭鋼鐵巨人出來,席陽成和阿爾濱?貝利兩人都是忍不住大罵髒話。

開什麼玩笑?你特么的給我整出一個鋼鐵巨人湊人數?你是想要坑死我們嗎?

就在這個時候,虛空中忽然響起了一陣尖銳的破空聲,緊接着,三道身影就驟然出現在了眾人的視線中。

這,正是奇烈,還有蘇雲曦以及她的傀儡雲玲。

。 桃源村的支線任務雜亂歸雜亂也不難做,設計關卡的考官無非就是想玩,過完這一關後面的才叫真正的刁難。

冰風谷的精怪遇到的考生越多品級自動會提升,現在的難度已經達到一腳能踩死一個築基期的修士。

眾位長老心中無不想拍死五長老這個惹禍精,增加關卡也就罷了。這次又胡亂調整冰風谷的難度係數,這是存心讓靈劍派招不到學生。

「真金不怕火煉,想做我們靈劍派的弟子總要有些本事。掌門師兄,你說對不對?」

五長老話音剛落,徐清風製造的守護陣已被精怪踏出縫隙,顯然已經撐到極限。她見精怪揚起鐵蹄再度攻來,自知法陣承接不住下一波衝擊,催促其他人速速撤離。怎知這些人一個個聽而不聞,拔劍出鞘儼然要打團戰的架勢。

「走啊!」

徐清風大喝一聲迅速轉身,雙掌化風將這些不聽話的沖飛到百米開外。與此同時,陣法被擊的粉碎,受精怪的強力衝撞徐清風噗的大口鮮血噴出,身體如斷線的風箏彈飛出去,久久不見起身。

老掌門現在緊張的一匹,糾結要不要暫停試煉。五長老悄悄對其使眼色,暗示這一關無需擔憂,她有后招。

你最好不要騙我!

人家哪敢騙掌門師兄哦~

這兩人傳音入密暗自通話,那邊廂王陸突然持劍殺至,奮力一揮將精怪秒成渣渣。這一變故太快,風吟倒抽一口氣,王陸手上的劍是星辰劍啊,哪兒來的?!

「五師妹!」

風吟大吼,五長老早已開溜的不知所蹤,其餘長老連連搖頭。星辰劍是六品靈寶,別說區區精怪,後面的幾道試煉關卡也被盡數摧毀。

托王陸這一劍之福,不僅徐清風得救,試煉也提前結束。

徐碧城抱著徐清風哭的和死了親娘一樣,陳深提議人工呼吸,蘇三省毫不猶豫扇他一巴掌,且是很脆生的一巴掌。唐山海連忙捂住嘴,似乎很吃驚,一雙眼睛卻在笑。

「你打我幹什麼?」

「是你小子找打!」

徐清風在兩人快掐起來前悠悠睜開眼睛,本想多昏迷一陣子,再博取點考官的同情分,全讓這兩個混蛋毀了。她在家裡是一遍遍的交代的,一出門這幾個全忘了,晚點再找他們算賬。

升仙大會留到最後一共十八名考生,數字很吉利,結果符合預期。長老們按照之前的計劃,讓這些過關的考生按照通關的順序進行參加面試,決定最終的去處。

面試的方式很簡單,靈劍派的乾坤窺鏡球能夠分辨考生們的資質和靈根屬性,可以理解為現場分班。

王陸是第一名也是最先面試的,掌心輕觸乾坤窺鏡球,球體立馬爆發異樣的光彩。眾人皆驚,長老們也不例外讚歎連連。

這麼多年了還能見到空靈根這種極品中的極品,媽呀,老激動了。

有王陸這麼優秀的參照物,其他人的靈根都不太夠看的。但最後的結果讓人大跌眼鏡,成績最亮眼的王陸居然落選,連做外門弟子都不夠格。王陸不服,要個說法。靈劍派先是肯定王陸的資質和靈根非常優秀,可惜優秀的過於空前絕後,靈劍派里根本沒有對應的修鍊法門。這個答案讓王陸始料不及。

「只能當個吉祥物。」有人噗哈哈笑噴了。

徐碧城瞪那人一眼,這種苟到過關的人居然也能做內門弟子,真是老天無眼。話說回來,這麼看來這個內門弟子也不怎麼值錢。

徐清風像是看出這姑娘的小心思,當即朝她腦袋上一拍,訓斥道:「凡事自有定數。」

「我又沒說話。」

「你最好別多話。」

這丫頭是臉上藏不住心事的,徐清風可不想剛當選內門弟子,就因為一些無關緊要的事情惹的二長老劉顯不快。所有內地弟子都是由二長老負責,這位長老是最討厭不守規矩以及同門鬩牆的行為。

徐碧城喔了一聲,垂下腦袋裝乖巧。徐清風微微鬆了一口氣,綳著的臉放鬆下來,當下看幾個小兔崽子的眼神柔和不少。能進入縹緲峰才算是過了第一關,後面的造化還得靠他們自己。

所有內外門的弟子跟隨負責的長老離去,劉顯率新弟子前往縹緲峰,一路介紹靈劍派的地理位置圖。

靈劍派從外界來看是一座孤峰,因形狀如一併長劍,故此得名。然則這座雲海孤峰山巒迭起又細分成十二峰。

星辰峰是掌門人風吟的居所,弟子們不得召喚不可前去打擾。縹緲峰是內門弟子學習和住宿的場所,面積很大,靈氣旺盛。其中滕雲堂是內外門弟子上課的地方,不僅有藏經閣,還有三座演武場可供弟子們日常切磋之用。不在演武場上的切磋,則一律屬於打架鬥毆,會罰。

至於那些外門弟子統一安排在逍遙峰上,平時只有上課才能到滕雲堂,算是走讀制的。其他時間外門弟子是不被允許進入縹緲峰的,尤其是藏經閣,那裡是外門弟子的禁地。靈劍派已經明文規定過外門弟子不可進入借閱書籍,違者重打一百棍。若發現有人違法校規,歡迎到問劍堂舉報。

「還有幾座峰是其他幾位長老的居所,你們以後慢慢會清楚的,今日先好生休息吧。」

二長老將新生送到分配完宿舍便離開忙自己的事情,幾個新生如劉姥姥進大觀園,對縹緲峰一切都覺得新奇。

老生們早知道有新生要來,沒料到這一屆的質素這麼高。一眾師姐心花怒放,師兄們反而矜持,以將來探討學業為由互報過姓名,彼此先留個好印象再徐徐圖之。

「這麼多仙女姐姐,到底挑哪個好呢?」

陳深連連感慨自己的魅力大受歡迎,擔憂自己一著不慎會破了戒,不過留在這裡娶妻生子也未嘗不可。聽到這麼不經大腦的話,唐山海淡淡一笑,明明是做不到的事,他也能吹得和真的一樣。

「小心被她打斷腿。」話里說的人是誰,彼此心知肚明,不必點破。

「你什麼時候開始這麼怕她?」

「能對自己下狠手的女人小心為妙吧。」

唐山海沒見過這麼不擇手段的女人,雖然一部分是為了他們,情感上卻接受不來。事實上徐清風不僅對自己狠對其他人更狠。

正式開課的第一天,各科目的長老們還沒布置功課,徐清風已經開出一堆書單分發下去,要其他人晚上利用碎片時間研讀。半個月一小考,一個月一大考,考不及格後果自負。

陳深咋舌道:「不用一開始就這麼拼吧。」

「進入靈劍派不代表萬事大吉,你有一時一刻的鬆懈,隨時會被其他弟子超越。資源只會傾向優秀的人,長老們也不例外會特別照顧勤學苦練的弟子。老畢不在這裡,沒人慣著你。唐山海給我盯緊他不許偷懶,他有什麼差池,你也別想獨善其身。」

陳深嘖了一聲,反唇相譏道:「就知道盯著我們,你怎麼不去盯著你的寶貝蘇三省呢?」

「我自然會盯,而且對他要求比你們倆嚴格得多。」

「開小灶是犯規的!」

「我保證不開小灶,但結果肯定蘇三省比你們兩個先進入鍛體期。你們喜歡丟臉,隨便,別到最後連碧城一個小女子都比不過。」

徐清風故意用激將法要激發陳深的爭勝心,不管陳深經不經得起激,將來面對陶瑞爾的時候可以捫心無愧。

一個月過去,靈劍派誕生一個學霸組,課堂上長老們提問就沒有不會的。在內外門弟子中是赫赫有名,勤奮程度直追當年的黃金一代。二長老很高興,當眾表揚幾人的成績,任命徐清風作為新生界的優秀代表上台發言。

徐清風仙姿玉容在靈劍派已經是出了名的,現在有新生界的學霸頭銜更如鍍上一層金。一上台,下面掌聲雷動歡呼有聲。王陸連連嘆氣,自己真傳弟子的名頭還不及徐清風響亮,有些小小的丟人。

待徐清風作完報告,王陸揚起手臂打招呼,兩人互相行上一禮開始寒暄。徐清風問王陸當上真傳弟子是什麼感覺,王陸笑稱還湊合。誰人不知道他跟的師父是全靈劍派最不靠譜的五長老,修鍊到現在只是區區金丹水平。平時行為不端放浪形骸,人送「靈劍之恥」的稱號。

「五長老既收你必定會盡心教你,你也不用急於一時,空靈根稀有是稀有,相信五長老會有辦法解決。」

王陸扯扯嘴角回道:「希望如此吧。」

「我還有些課業要去處理,告辭。」

徐清風聊不到幾句去忙自己的事,一直守在不遠處的蘇三省連忙跟上。王陸一聳肩轉頭去找海雲帆玩。

「再幾日師父會帶我們閉關修鍊,短則一兩年,長則三四年,出關后定有小成。在此之前你是否要回去看看你家姐姐?」

九州大陸和現世的時間流動不一致,徐清風的意思是回去看一眼,雙方都放心。蘇三省腦袋一通搖,腦後的長馬尾甩動頻率很快,顯示出堅決的意思。

「不去,見面又是嘮叨娶妻的事。」

「你就不會弄個假的讓她安心。」

「若是找個假的,又該逼著生子。」

「…你自己看著辦吧,你的家事我也不方便多干涉。」

徐清風在這些小事情不會花費太多的心思,盤算起修鍊的進度。先鍛體再練氣繼而築基,金丹想想辦法還是能勾到的,元嬰和化神時間和精力方面不允許,渡劫是想都不用多想的。

「時間不夠啊,不睡覺都攆不上,得想辦法溜進青雲峰,弄些仙草煉丹提升身體素質。還是先洗髓吧,萬丈高樓平地起,打好地基才能建高樓。裝備,裝備,哪裡弄裝備…」

徐清風一路碎碎念走遠了。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請記住聶先生又蘇又撩的閱讀地址:https:///157538/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聶先生又蘇又撩最新章節、聶先生又蘇又撩卡卡西、聶先生又蘇又撩全文閱讀、聶先生又蘇又撩txt下載、聶先生又蘇又撩免費閱讀、聶先生又蘇又撩卡卡西

卡卡西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隱婚總裁:女人,這次來真的、火影之最強老師、聶先生又蘇又撩、

。 雖說這白松嵩境界比萬重符高出不少,但是似乎應了之前兩個八階玄王的話,結界是強行提升上去的,有些浮誇。

而且這白松嵩顯然比較自大,眼高手低,倒是和六階玄王巔峰的萬重符打個個旗鼓相當,佔據的優勢不大。更讓他氣憤的是,這萬重符見得他這邊中看不中用,一邊打,嘴裡一邊罵。

「呦,好厲害的八階玄王,難不成功夫都使在娘們的肚皮上了?怎麼手腳力氣這麼點小?」

「就這點力氣,在娘們肚皮能動幾下啊?」

「莫不是三下就是卸甲而逃了?」

「哎!你臉怎麼這麼黑啊,不會被我說中了吧。」

「放心,我家有祖傳秘方-童子尿,喝了保你,玉樹臨風,金槍不倒,御女無數!」

……

林天霄這些日子帶著萬重符走街竄巷的,這嘴皮子功夫可是沒少練,現在那是相當的麻溜,估計和那些站街的大媽子都有得一拼。

白松嵩哪能受得了這樣的嘲諷,當即加大手上力度,追著萬重符,而萬重符邊打邊退,白松嵩倒是在氣頭啊也沒有注意。

就在兩人打的火熱的時候,一個鬼魅的身影閃進了房間,快速轉動玉瓶,進入了密道。

坐在裡面的白玫見得有人進來,把身子轉向了裡面,顯然不打算理睬,眼不見為凈。

林天霄走到其身後一手捂住了她的眼睛,一把抱住了她。

白玫沒有想到來人會非禮她,被突然的一抱,短暫的愣神以後劇烈掙紮起來,不過身上被下了禁制,只有徒勞的份。見得掙扎不掉,語氣冷到極點:「放肆,你個無恥之徒,給我放開。」

「你敢動我,你不怕你家少主把你剁了去喂狗?」

林天霄得寸進尺,摩擦著其細嫩的脖頸,在其耳邊吹風。

白玫身子蜷縮起來,內心害怕至極,不過仍舊說道:「我可是你們宮主也看上的人。只要你敢動我,你註定不得好死!」

林天霄輕咬著她的耳垂,笑道:「美人你的魅力真的大啊,陰陽宗的宗主和少宗主都想霸佔你?」

聽到這個聲音,白玫嬌身一顫,而此時林天霄也是鬆開了捂住白玫眼睛的手,剛好對了她的雙眼。

當看見林天霄時,只見白玫雙眼瞬間就是有些紅潤。這是林天霄本來的面貌,從萬古宗出來以後,他就沒有再改變容貌。

林天霄揉了揉她的臉蛋,「我說過,你還是笑起來更好看。」

隨即將她摟入懷中,有些歉意道:「不好意思,我來晚了。」

白玫任由他抱著,更是反手主動緊緊抱著他,享受這份特有的溫暖。不過片刻就是想到了什麼,臉色驚變,連忙推開林天霄,急切說道:「你快走!那個白松嵩是八階玄王,根本不是你能應付的。」

她雖然對林天霄的出現很意外,但是此時林天霄的修為她已經明了,連玄王都還沒到。

林天霄握住她的手,讓她不要緊張:「放心吧,他此時正在和別人嘮嗑呢。不過我們趕緊離開此地是真的。我先解開你身上的禁制。」

白玫意識到林天霄還有幫手,不過依舊很擔心:「你趕緊走吧,我很開心你能來找我。真的很開心。你今天出現在這裡就證明我當初沒有看錯人。能見到你,我已經知足了。你快走吧。帶著我你註定走不了的。

我身上是玄王巔峰強者布置的禁制。你不要浪費靈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