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謂的劍修,就是所有的修為都聚集在那一把劍上,才是真正的劍修,這麼一看,凌雲道長是真的怒了,不管林晨有什麼讓凌雲道長忌憚的實力,今日只怕也是在劫難逃。」

「武道宗師,而且是已經達到真正劍修級別的武道宗師,華夏成立百年來,都沒有聽聞有誰出手過,而且他們一旦出手,那便是腥風血雨,林晨今日只怕會成為凌雲道長劍下亡魂。」

他們在看向林晨的目光時,有惋惜、有同情,就好像林晨此時已經是個死人。

不管是劍修的威力,還是宗師的威壓,都足以讓他們為之膽寒。

太強大了!

除了他們,林晨眼睛微眯。

他看著手握長劍的凌雲道長,感覺到他的氣勢似乎比剛才更加駭人。

那凌厲的劍氣,甚至有突破天際的感覺。

此刻,她彷彿也明白了,他的名號是怎麼來的了,直衝雲霄。

劍修,確實還了不起。

但林晨很快調整好心態,劍修又能對他怎麼樣,有師姐姐在,他就沒什麼好怕的。

「也不過如此,不管你再怎麼顯擺,也擺脫不了你修鍊幾十年才到達宗師,那令人堪憂的資質。」

絕世邪神(邪御天嬌) 「就算你現在再厲害,你這一把年紀了,怕是很難再有所精進。」

「如果你恬不知恥,硬要和我師姐姐做個比較的話,我只能給你一個中肯的評價。」

「太垃圾了!」

說著還比出一個中指,那可是對人極大的侮辱。

這四個字剛出口,讓此事已經在暴怒中的凌雲道長,渾身的火氣又上個一個層次。

蘇曼婷美目圓瞪,櫻桃小嘴張得能塞下一個雞蛋,這一次,她是著實被林晨嚇了一跳。

之前林晨面對強者,並不想其他人那樣卑微求饒,可以說是傲然挺立,強者就應該有骨氣。

可是現在,她實在想不明白,林晨為什麼要挑釁一個宗師,可以說,他有什麼資格。

「即便他短短一個月就在風雲榜排行第九名,可是距離宗師哪還有一大截的距離。」

「就算凌雲道長一把年紀了,憑藉努力,修鍊了幾十年才達到宗師,沒有驚人的天賦,那也是萬里挑一的天才。」

「可是,林晨卻如此挑釁,不把宗師放在眼裡。」

「有些太狂傲自大了些。」

蘇曼婷看著眼前的一切,心中想著。

蘇曼婷是在不明白,林晨為什麼要一再挑釁,原本事情不至於鬧到現在這個地步的,可是他一而再再而三的挑釁,明擺著是找死啊!

凌雲道長都已經被氣的啞然失笑,可是手中長劍此刻卻在彰顯著它的主人有多麼的憤怒,凌厲的劍氣直接形成了一股劍鳴,響徹方圓幾十里,那刺耳的聲音,讓在場的人忍不住捂住耳朵慘叫。

「幾十年來,還從未有人敢質疑老夫的實力,你一個初出茅廬的毛頭小子,不知天高地厚,不過就是仰仗你那師姐,才敢如此狂妄罷了。」

「今日,老夫就要試上一試,你那師姐相隔千里能不能擋得住老夫數十年的修為。」

凌雲道長的聲音,逐漸變得渾厚而悠遠。

身上長袍無風自動,一頭白髮,隨風飄揚。

鋒利的劍氣,從他手中的長劍之中,散發出來。

劍氣如狂風襲來,呼呼作響,空氣彷彿都被劍氣隔開了一道道深不見底的痕迹。

那些在前排的人,有幾個修為二流以上的高手,身體都被那劍氣硬生生割的四分五裂。

血肉瞬間鋪滿整個場地,空氣中瀰漫著血腥氣,刺激著每個人的感官。

令人望而生怯的一幕,頓時讓所有人都頂禮膜拜,口中更是呼喊著,「道長息怒啊!」 凌雲道長面無表情,好似無欲無求,手中的長劍宛如聖物,能斬斷世間一切。

他抬起長劍,指向林晨。

一句話都沒有說,但是那如驚濤駭浪般的凌厲劍氣,確實將林晨四面八方的退路都圍堵了。

在所有人看來,林晨必死無疑。

可此時林晨,卻絲毫不畏懼。

木允兒清冷的聲音,再次響起。

「既然你冥頑不靈,那就和歐陽劍那般,凌靜一下吧!」

凌雲道長面色難看,低喝一聲,長劍之上,便爆發出驚人的劍氣。

劍修的最高境界,人劍合一。

那劍氣宛若游龍,頃刻間便穿越虛空,朝著林晨的胸前刺去。

林晨此時毫無反擊之力。

他壓根也沒想著多,面對劍修最高境界,而且還是宗師,他那點修為,根本都不夠看的,所以他也就不躲了。

反正有師姐姐在,不會讓他有一點意外的。

但是看在外人眼裡,林晨這是認命了,宗師的威壓,不是說著玩的,那可是無數不知天高地厚試圖挑釁他們的無知之輩血的經驗。

特別是蘇曼婷,已經用那纖纖玉手捂住了雙眼,她實在不忍往下看了。

因為在她的眼裡,林晨必定血濺當場。

其他人,更是把腦袋低到了塵埃里,不敢抬頭褻瀆那宛若神一般存在的凌雲道長。

隨著長劍出手,方圓幾十里,狂風大作,飛沙走礫,虛空之處似乎都沒那劍氣撕開了一個口子。

約摸不到一秒鐘的時間。

攻擊速度極快的凌雲道長,突然靜止了。

狂風也停止了,飛沙走礫也停止了。

時間就好像靜止了一般。

隨後,從虛空之中傳了一聲淡淡的笑聲。

一隻雪白瑩潤,彷彿不似人間之物的修長玉掌,從那虛空之中伸了出來。

就好像要拂去塵土一般一般,輕輕的拍了下來。

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玉掌拍下的地方。

正是凌雲道長所在的地方,而且大家發現凌雲道長似乎想要逃脫移動,可是任憑他使盡了渾身解數,也無法移動半分。

他現在的境況就好像剛才的林晨一般,四面八方都被封鎖了退路。

想要逃走,可是任憑他如何努力也沒有辦法逃走。

凌雲道長只能瞪大了眼睛,看著那手掌朝著自己的腦袋落下。

「啪」的一聲。

剛才還威風凜凜的凌雲道長此時就好像被雷擊了似的,整個人一瞬間從那虛空中如隕石下墜般,瞬間便砸到了地面上。

更慘烈的是,此時的凌雲道長的腦袋,直接將水泥地砸了個大坑,腦袋也深深的紮根大地。

原本還有些仙風道骨模樣,現在直接變成了豬頭。

而且血液已經將土地浸紅,可以說是有史以來混的最慘的宗師了。

那架勢和不遠處的歐陽劍如出一轍,兩個人都好像地里要成熟的蘿蔔,場面還挺滑稽。

但是沒有人笑得出來,那個場景就好像一道閃電,劈在了每個人的心頭。

直接把他們雷的頭暈目眩,震撼不已。

在場的人,有的直接癱在地上,雙腳無力,想站都站不起來了。

更有的直接被嚇得屎尿氣流,那味道簡直有點辣眼睛。

有的下巴都因為嘴巴張的太大有些脫臼,眼珠子都快瞪出來了。

他們想要說話,可是張張嘴,卻不知道該說什麼,來表達他們此時的心情。

凌雲道長,居然被那麼輕描淡寫的一巴掌,拍進了水泥地里。

這一幕所帶來的衝擊力,不亞於一隻螞蟻撞死了一頭大象。

如果說一般的宗師,他們還可能好接受一些,凌雲道長那可是以戰鬥力超絕的劍修聞名天下的,不僅是月落閣的長老,現在更是突破了宗師,在這個武林都是舉世無雙的。

萌寶種田:腹黑將軍嬌寵妻 無數人心裡簡直有一萬頭草泥馬在奔騰。

每個人都有一種感覺,他們是不是在一個夢境里,因為只有這一個解釋才是合情合理的。

否則,那簡直太荒謬了。

「神啊!請原諒我大白天的居然做了一個褻瀆宗師的噩夢!」

「我懷疑我眼睛是不是要瞎了,我居然看到凌雲道長,一代宗師,居然一巴掌被拍到了地里。」

「兄弟,有沒有速效救心丸,老子的心臟病犯了,太恐怖了!」

「來,兄弟,你給我也來一巴掌,狠狠的扇,老子好像做了個夢,簡直太不可思議了,老子差點嚇尿了。」

大家都難以置信的眼前發生的一切,一致認為是在做夢,這簡直是滑天下之大稽,一個宗師怎麼可能被輕飄飄的一巴掌,拍的紮根大地了呢!

這太詭異了,沒法相信啊!

這玩笑開得有點大啊!

可是接下來傳來的一聲慘叫,卻是將他們的幻想打破了,之後身體更是忍不住哆哆嗦嗦,身上冷汗流個不停。

「奶奶的,這是真的?」

「這林晨背後的到底是什麼人,凌雲道長一個宗師在她手裡一招都沒過!」

「我去,兄弟你掐哪呢?老子要是斷子絕孫了,老子跟你沒完。」

好不容易,一片混亂之後,他們好不容易接受了這個事實。

所有的人具是一陣倒抽氣聲,明顯感覺周圍氧氣都被吸沒了,有人因為缺氧直接臉色憋得紫紅,直接暈倒了。

林晨面帶微笑,一步步的朝著凌雲道長走去。

一把年紀了四仰八叉的卻是不利於他這個青少年的身心發展,於是他便好心走上去,伸手抻了抻他的兩條腿,整個人直愣愣的插在地里。

「嗯,這樣確實雅觀了不少!」

林晨似乎很滿意他的傑作。

也就是他林晨看在郭慶華的情分上,在對方想要置他於死地的時候,還想著他作為宗師的儀態,上前給他調整姿勢。

凌雲道長的腳指頭都憤怒的扭曲了,只不過沒人看見罷了。

王八蛋!

自己都這麼慘了,這臭小子居然還不放過他,簡直欺人太甚,欺人太甚啊!

他想哭!

怎麼就碰到這麼個煞星。

凌雲道長腐朽了一輩子,此時早在心裡把林晨的祖宗十八輩罵了個底朝天。

他也是夠憋屈的。

也不知道這林晨的師姐到底是個什麼怪物。

自己可以說是使出了渾身解數,居然連一掌都沒有抗住,不僅如此,還直接被糊在了地上,他這張老臉以後還怎麼見人。

為了不看到周圍人對他的看法,只得眼一閉,裝死。

於是,凌雲道長那筆直的身體,就好似標杆一樣,垂直的插在水泥地里。

一條不知道那冒出來的大黃狗,好似看到了這個標杆的與眾不同之處,大老遠的跑過來,抬起腿在那撒了一泡尿。

林晨搖搖頭,差點笑出了聲,嘴裡卻說的是:「好慘!」

一瞬間,他彷彿看到了凌雲道長那彷彿標杆筆直的身體,微不可見的顫抖了一下。

玄天龍尊 林晨不由得感慨道:「不愧是凌雲道長,就連插到了地里,都還是那麼的與眾不同,那麼的瀟洒,有威嚴,真是讓小子佩服的五體投地!」

這話一出口,凌雲道長說啥都裝不下去了。

整個人就好像一個衝天炮,直接從地下發射了出去,連帶的發出「砰」的聲音,一塊塊石子四散開來。

還沒等那豬頭被人觀摩,凌雲道長一個閃身,用衣袍將自己的腦袋裹了個嚴嚴實實,隨即化作一道劍光,和那把古樸的陰陽劍一起消失在了眾人眼前。

凌雲道長作為宗師的第一次亮相,慘烈收場。

不僅如此,簡直是不忍直視,丟人都丟到姥姥家去了。

看著他逃走的背影,眾人忍不住發出感慨。

「不愧是我崇拜的劍修宗師,連逃跑的姿勢都這麼帥氣,這麼行雲流水。」

「是極是極,沒有一點慌亂,一切都是那麼自然,不愧是宗師!」

「不知什麼時候我能像凌雲道長那般,逃跑,都能那麼紋絲不亂!」

這些不只是恭維,還是嘲諷的討論,好巧不巧,剛好傳到凌雲道長耳中。

他捂住腦袋,耳中仍然是嗡嗡的聲響,這讓凌雲道長惱羞成怒,怒火攻心,口中鮮血噴涌而出,他惱恨的瞅了一眼林晨所在的位置。

一發狠,擦去嘴角的血跡,低吼一聲:「林晨,此生老夫與你勢不兩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