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人隨我斬殺妖獸!」與此同時,紫霄一聲高喝,鴻蒙宗與聖宗眾人再次回到場中,在紫霄的帶領之下,直奔獸群而去。

「咚!」

平原之地,一金一紅,兩道流光飛速掠過,而後,猛然撞在一起,那等恐怖的力量,傾瀉到大地之下,大地震動,一道道恐怖的裂縫如同蜘蛛網一般的蔓延開來,恐怖的風暴席捲當場,方圓數百米之內的妖獸,在恐怖的風暴之中,被掀上高空,而後爆碎開來。漫天血霧飄散。

「吼!」血靈傀張開大嘴,漫天血霧蜂擁著朝他的口中涌去,易天行眼睛微眯,一個跨步,瞬間來到學靈傀面前,瀰漫著金色光芒的拳頭帶著蠻橫到極點的力量,狠狠的轟隆出去。

「砰!」金色的拳頭毫無偏差的砸在血靈傀的胸口,血靈傀頓時倒射而出,重重的砸在地上,連續彈射了數次,才是停下,地面之上,被砸出一個個巨大的坑洞。

一拳擊中,易天行臉上非但沒有欣喜之色,表情反而更加的凝重。剛才的那一拳,即便是御空境初期的強者被擊中,不死也會重傷。然而,那血靈傀僅僅只是被擊飛出去,並未出現易天行想見的一幕。

遠處,血靈傀慢慢從地上站起來,身上本就破爛的灰色長袍破碎開來,濃郁的紅芒將他包裹,散發著濃郁的血腥味。張開大嘴,發出無聲的咆哮,冷漠的猩紅的眸子中,有著一抹憤怒的情緒在蔓延。

轟!

濃烈的煞氣從血靈傀身上散發而出,血光入柱,直衝天際,剎那間,天地之間,風雲色變,充斥在天地之間的煞氣戾氣席捲而來,在血靈傀頭頂之上匯聚。

「吼!」震天咆哮從血靈傀口中發出,緊接著,那匯聚而來的能量被血靈傀吸入口中,血靈傀身上的氣勢急劇飆升,眨眼間氣勢便是遠勝從前。那等強大的氣勢,讓易天行面色劇變。

「糟糕了!」就在易天行腦海中剛剛出現一個念頭,紅芒乍現,血腥味撲鼻而來,狂猛的勁風中帶著濃烈的煞氣,一道血紅色的身影出現在易天行面前。

砰!

巨大的力量,讓易天行整個人倒飛出去,轟的一聲砸在地上,煙塵散盡,一個巨大的深坑出現,深坑的中心,易天行半跪在地上,身上衣裳殘破,裸露的上身露出緊實的肌肉。只是此刻的易天行,極為狼狽,白色長發凌亂,嘴角溢出一縷略帶金色的血液。

「嘎嘎……」深坑的邊緣,血紅色的身影站在那裡,血紅的雙眸竟帶著一絲戲謔望著下方大坑中的易天行,口中發出極為怪異的笑聲。

「咳咳!」劇烈的咳嗽了幾聲,易天行緩緩起身,擦去嘴角的血跡,漆黑的雙眸銳利如劍,看向那血紅的身影。

嗖~

「我讓你笑!」金色拳芒驚世,縱然受傷,但此刻的易天行的氣勢依舊處於巔峰狀態,金色的拳芒撕裂虛空,直接朝著血靈傀轟了過去。

砰!血芒沖霄,血靈傀站在原地,一拳轟了出去,血色拳芒直接撕裂金色拳芒,緊接著,兩隻拳頭狠狠撞在一起。

咚!

如悶雷般的碰撞聲響起,易天行的身影再次倒飛了出去,重重的砸在地上。

「吼!」

一聲怒吼,血靈傀雙拳猛然砸在地上,巨大的力量讓大地崩裂,大地宛若被分開,一道寬足有一丈的裂縫朝易天行蔓延而去。

易天行面色微變,手掌猛然在地上一拍,整個人彈射而起,身形向後爆退而去。看著寬足有一丈,漆黑的裂縫,易天行心頓時沉到了谷底。

「這麼變態,還怎麼打!」看著腳下那黑漆漆的裂縫,易天行心中不禁有一種罵娘的衝動。

這邊巨大的動靜自然也引起了紫霄等人的注意,見到如此恐怖的破壞力,眾人都是被嚇了一跳。

「易兄弟,怎麼辦?」紫霄帶著眾人退到易天行身邊,語氣凝重地問道。目光落在易天行身上,閃過一抹驚異之色。血靈傀的強大,超乎他的想象,不過易天行能在如此強大的血靈傀手上堅持這麼久,也著實出乎他的意料。

「我引開血靈傀,你想法子帶著兄弟們撤!」易天行深深吸了一口氣,沉聲說道。就在他即將衝出去的時候,卻被紫霄一把拉住。

「我們一起!」

轟隆隆……

卻在此時,整個大地開始顫動起來,在眾人震驚的目光之中,大地開始一塊塊淪陷……

。 大地震顫,如同徑自一般支離破碎,而後在眾人震驚的目光之中,地面之下,一座碑石緩緩升起。

巨大的碑石,如同小山一般,將地面破開,出現在眾人視線之中。轟隆之音不絕,碑石不斷的升高,當碑石完全露出地面,竟然佔地百里,高大數十丈。古老的碑石之上,纂刻著密密麻麻的文字。只是這些文字屬於上古,易天行等人一個都不認識寫的是什麼。


虛空之中,盪起陣陣漣漪,古老的碑石之上,一股奇異的力量散發而出,真是這種力量,令空間都是發生了變化。

周圍那些妖獸群與那血靈傀在這塊碑石出現的時候,竟然變的安靜下來。血靈傀站在碑石的另外一面,血紅的雙眸盯著那碑石,眼神中竟帶著一絲眷念之意。似乎,他與這塊碑石之間有著莫大的聯繫一般。

「嗖嗖~」遠處,無數破空聲傳來,這邊的動靜,將其他地方的強者吸引而來。矗立在地平線,數十丈高的碑石,突然的出現,足以引起諸多強者的重視。無數道人影從遠方掠來,一個個周身散發著強大的元輪波動。

「我們先撤!」看了看從遠處掠來的無數道散發著強橫元力波動的身影,易天行當機立斷。此時不退,更待何時?

紫霄等人也是點了點頭,因這古碑的出現,諸多強者被吸引而來,這裡儼然成了一個是非之地。況且,眾人剛剛經歷一場廝殺,萬一在這些人當中,有著仇敵存在,到時候就很危險了。

「先離開這裡,休整一下再說。」紫霄點頭道。

在諸多強者向這邊趕來的時候,易天行等人卻從古碑旁邊開始撤退。頓時引來不少人的目光注視。

一直巨鷹橫空而過,幾道身影站立在巨鷹的背上。為首者,是一個黑衣中年男子,面色冷厲,倒三角的雙目的之中,時而閃過一抹陰冷的寒光,與之對視就如同被毒蛇盯住一般。

「給我站住!」冷哼聲在半空中炸響,狂風呼嘯而過,掀起漫天煙塵,一道巨大的陰影直接降臨在易天行等人的前方上空。

巨鷹背上,那名黑衣中年陰冷的目光在易天行等人身上掃視著。

「這麼匆忙離去,肯定有鬼,將東西交出來吧。」黑衣中年俯視著易天行等人,那等姿態,高高在上,視易天行等人如同螻蟻。

蕭厲等人頓時勃然大怒,這些人實在是太過霸道了,蠻橫的攔住他們的去路不說,卻還說出這番話語。一個不好,易天行等人便是會成為眾矢之的。周圍,頓時有著無數道目光投射過來,眼中閃動著莫名之色。

感受到周圍望過來的目光,易天行神色瞬間陰冷了下來。

「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若是沒什麼了,還請讓開」易天行攔下發怒的眾人,聲音略帶一絲冷意說道。

「此地異變,定然有著寶物出世,你等形跡可疑,若是心中沒有鬼,又怎會這般匆匆離去。」黑衣男子冷笑道,神色更加陰冷,「小子,在我面前耍心眼,你還嫩了點,給我老實點,將東西交出來,否則今日你們一個都走不掉!」森冷的話語在空中回蕩,帶著冷冽之意。陰森的眸光盯著下方的易天行等人,黑衣男子身上散發著極為強大的元力波動。

越來越多的目光投射向這邊,似乎見慣了這些事情,很多人都帶著戲謔的目光看著易天行等人。

「這些人估計是要慘了,若是其他宗門還好點,死也就死了,碰上這些陰屍宗的人,恐怕死了都不得安寧。」有人輕笑道,顯然對黑衣中年這些人極為了解。

「是啊,這些陰屍宗的人就喜歡跟屍體打交道。傳聞陰屍宗的開山鼻祖就是一位強者屍體通靈。」

「陰屍宗?」聽得周圍人議論之言,紫霄也是眉頭一皺,顯然也是聽聞過關於陰屍宗的傳聞。只是從前,他從未與陰屍宗的人打過交道。

此刻,陰屍宗數人騎乘在巨鷹的背上,攔住易天行等人去路,那般模樣,似乎易天行等人不做出些表態,是無法安然離去。只是,以易天行的性子,又怎麼會妥協。

弱肉強食的世界,妥協就意味著承認自己示弱,若易天行妥協,恐怕到時候不但不能安然離去,反而會引發更大的麻煩。

體內元力緩緩運轉,充斥在四肢百骸,易天行身體漸漸繃緊,一股強大的氣息,漸漸從易天行身上升騰。

「額,這小子……不會是想跟陰屍宗叫板吧?!」有人錯愕的看著場中的易天行,有些驚疑不定地出聲道。

了解陰屍宗的人,都不願意與陰屍宗的人動手。因為,陰屍宗表面上看去,沒有多少人,而一旦打起來,就會瞬間冒出許多人。不過這冒出來的人,基本上都是用屍體煉製成的傀儡。即便如此,也足以讓一些人頭疼。

「這小子估計是個愣頭青,估計要慘咯!」有人幸災樂禍地說道,唯恐天下不亂。在這個地方,每天都有人死去,只要不涉及到自己的生命安全,這些人倒是樂的見到這一幕。死去的人越多,那就意味著爭奪機緣的人越少。

「哼,不自量力的小子,還敢反抗!」黑衣中年面色森寒,冷喝道,一股龐大的氣勢從他的身上轟然爆發,帶著一股陰冷腐敗的氣息。

兩方之間,氣氛瞬間變的緊張起來,大戰一觸即發!

卻在此時,古老的石碑之上,一股奇異的波動傳盪開來,在這股波動之下,虛空竟盪起陣陣漣漪,石碑表面,一道道符文閃滅不定。

「這是……」

眾人的目光全部聚集在這古老的石碑上,看著石碑表面的那些符文,一個個目光火熱。

「這些符文是封印,看樣子這封印即將解除!」

人群中有人欣喜地數道,頓時引發軒然大波。古老的石碑矗立在地平線上,古樸滄桑,歷經無數歲月,究竟隱藏著什麼樣的秘密。當封印開啟,又會出現什麼?

在無數道火熱期盼的目光注視下,巨大的石碑之上,一股強悍的令人感到震撼的波動,緩緩散發開來,而在這種波動之下,古老的符文開始變的清晰,脫離了石碑表面,環繞著石碑轉動起來,而後漸漸變得虛淡……

「封印消失了!

驚喜的聲音,剎那間傳播開來,古老的碑石周圍,頓時變的火爆了起來,黑壓壓的人群涌動,拼了命的想要對著前方擠來。

「只要你們沒離開遺迹,便是逃不出我的手心,哼,下次再收拾你。」顯然是不想錯過機緣,黑衣中年冷哼一聲,腳下巨鷹振翅飛起,朝著古碑沖了過去……

。 古老的石碑之上,符文漸漸暗淡,一股強悍的令人震撼的能量波動緩緩散發出來,一瞬間,風起雲湧,一股蒼涼的氣息瀰漫而開。

隨著最後一道古老的符文的消散,巨大的古碑,突然劇烈的一抖,磅礴如同雲彩般的能量,自石碑中滲透而出,最後繚繞在石碑表面,緩緩旋轉間,竟然是形成了一個數百丈龐大的能量漩渦。

漩渦轉動,這片天地的元力直接是被蠻橫的吸扯而來,在那漩渦的盡頭,充值著黑暗與冰冷,給人一種極為神秘的感覺。

無數道火熱的目光緊緊盯著那古老的石碑,當封印完全消逝,空間中盪起一陣陣漣漪。古老的石碑之上,一道漩渦緩緩出現在眾人視線之中。

「這是……」一些大勢力的強者,看著出現在石碑之上的漩渦,心頭火熱。身形一動,便是有人直接奔向漩渦而去,而後整個人消失在漩渦之中。

「傳送門戶,這石碑之中另有空間!」見第一波人進去沒有什麼危險,眾人便是立刻意識到這漩渦恐怕是一個傳送的門戶。石碑周圍瞬間變的火爆起來,黑壓壓的人群攢動,爭先恐後的向著漩渦之中奔去。

「易兄弟是否有興趣進去一探?說不定,會有著莫大的機緣哦。」望著那高達數十丈,古樸滄桑的石碑,紫霄偏頭,溫潤的面龐之上又恢復往昔的笑容。

「有著機緣,自然是要進去,只不過,我們現在人數太多,若是全部進去的話,目標太大。」易天行沉吟了片刻說道,「先找個地方落腳,然後再進入這其中一探。」

「也好!」紫霄點了點頭,看了一眼身後眾人,他自然是知道易天行在想什麼。雖然不明白易天行的作為,但紫霄卻並沒有多說什麼。

……

夜幕降臨,數道身影在平原之上一掠而過,很快便是停在一座數十丈的古碑之前。數道人影自然是易天行等人。大部分的人被易天行尋了個安全的地方,讓他們等候,此行他們一共不過十人。

「這片上古戰場,曾經有著無數勢力,每一個勢力都強大無匹。」看著古老的石碑,紫霄緩緩說道,饒是出身大宗們,他心中也是極為震驚眼前所見。

「這塊巨大的石碑,應該便是某個古老勢力的入口,進入其中,便是進入了那個勢力的範圍之內。」

聽得紫霄的話,相對於其他人的震驚,易天行卻是神色平靜。只要實力足夠強大,便是可以開闢空間,將這片空間藏匿於任何地方。這等手段,雖然如今很少見,但也不是沒有,至少易天行知道,在自己的家鄉,諸多勢力都是有著這等空間,而這些空間又被稱作小玄界。

「易兄弟竟然如此鎮定,難不成曾經見識過?我們宗門雖然極為強大,但卻沒有這等能力。」望著易天行平靜的面色,紫霄心中一陣驚疑不定。第一次見到這等奇異的東西,任誰都會有那麼剎那的情緒波動才是。即便是他自己,在看到這古碑之上,出現空間入口的時候,也是震撼了一下。

「曾經有幸見識過一次。」易天行微微一笑,望著那轉動的入口,道。「事不宜遲,我們快進去吧。」

數道人影飛掠,直奔古碑空間而去。就在易天行等人進入古碑不久,一道黑影自遠處的地平線上出現,慢慢向著這座古碑走來。

隨著這黑影越來越近,他的模樣也是愈加的清晰。他有著如同妖獸一般的身軀,高達數丈,卻如同人一般雙腳行走,雙眸猩紅,卻無瘋狂之意,反而充滿了睿智與冷靜,身上散發著強大的元力波動,周身瀰漫的氣息之中夾雜著濃烈的妖氣。

身影來到古碑之前,易天行等人先前所站立的位置,鼻子聳了聳,猩紅的雙眸微微一眯。

「好熟悉的氣味……」

高大的身影逐漸變小,眨眼的功夫便是化作正常人的高度,身上的皮毛也是漸漸隱沒,消失不見。一個青年模樣的男子出現在古碑之前。若是易天行在這個地方,一定可以認出此人是誰。

「想不到竟然可以在這個地方見到你,當日那筆賬,我們該算算了。」寒芒閃爍,青年話語森然,腳步抬起,竟然凌空虛踏,一步一步向著那古碑漩渦走去。

在進入能量漩渦的剎那,一股吸力陡然傳來,易天行心中微微一驚,而後便是鎮定下來,任由那能量漩渦之中的吸扯力牽引著,如此過了數分鐘,黑暗的前方,一個光洞迅速出現,易天行等人的身影,直接便是從那光洞之中掠了進去……

廣袤而蒼涼的大地,寂靜無聲,一種古老的滄桑從大地上瀰漫開來,令的整個空間中,都蕩漾著孤寂蒼涼的味道。

嗖嗖!

這種孤寂沒有持續多久,突然間,空間蠕動,旋即裂開無數道裂縫,幾道身影狼狽的從天空中墜落而下,旋即急忙有人催動元力,降緩著速度,穩穩落下地面。

這幾人自然便是易天行等人,望著廣袤無垠的空間,易天行眼中也是有著些許震撼之色。這種石碑內部構建空間的手段,當真是讓人感覺不可思議。縱然易天行也見識過所謂小玄界,當與這古碑內的空間比起來,就有點小巫見大巫了。

眾人站在一處山坡之上,易天行與紫霄並肩站在一起,目光遠眺,看著周圍零零散散的人影,想來進入其中的人,應該是被隨機投放到空間的各個角落。

「還好,我們沒有被投放到什麼危險地帶。」易天行身後,蕭厲打量著四周,略有些放鬆的說道。

「轟!」蕭厲的聲音剛剛落下,整個大地便是陡然一顫,然後眾人便是見到,那遠處的地面,突然裂開一道巨大的裂縫,一條足有數十丈龐大的巨蟲,自地底之中衝出,布滿粘液的猙獰大嘴一張之下,便是將三個倒霉的傢伙吞了下去,凄厲的慘叫聲剛剛響起,便是戛然而止。

在將那三個倒霉蛋吞下之後,那醜陋的巨蟲將陰森的模樣,投降遠處的易天行等人。不過,似乎感受到易天行等人的實力不弱,而且人數眾多,並沒有貿然進攻,而是再度鑽入地底。

「咕!」

望著這一幕,蕭厲不由得暗自咽了一口唾沫,這古碑空間中,果然不是尋常的危險,那奇怪的蟲子,氣息極為陰冷兇悍,想來並不是什麼善類。剛剛那三人可都是元輪境的修為,竟然連反抗的餘地都沒有,就被吞了。

不過還好,那大傢伙並沒有沖著他們來。

「這古碑一直處於封印狀態,想來這裡的諸多妖獸應該都是當初被這個勢力所飼養的,比之外界的要兇悍的多,而且,這裡的妖獸都滅有散失神志。看來我們得小心點了。」紫霄語氣極為凝重地說道。


。 易天行點了點頭,旋即深吸了一口氣,眼中頓時掠過一抹震驚之色:「好濃郁的天地元力!」

古碑空間之內,天地元力極為濃郁,而且更為重要的是,這裡的天地元力極為純粹,不像外界,夾雜著濃郁的煞氣。

「這種宗派空間,大多都是會使用特殊手段凝聚天地元力,自然遠非外界可比,在這裡修鍊一日,恐怕都能夠抵得上外面數日之功。」紫霄微微一笑道,並不覺得有什麼驚奇。畢他所在的宗門鴻蒙宗也有著類似的手段。

「真是一塊寶地,若是能夠長久在這裡修鍊,那該多好,那些上古宗門的弟子,倒真是有福。」易天行滿臉的艷羨,在這種地方修鍊,定然能夠將修鍊速度提升數倍。

「現在我們去哪裡?」易天行抬頭,打量著四周,問道紫霄。

這處空間極為廣袤,一時間,易天行倒是有些茫然,若是在這個地方胡亂闖蕩的話,恐怕每個十天半個月,都是無法走出這片空間。

紫霄身形緩緩飄起,視線在四周眺望了一下,然後指著某個方向,道:「去那個方向,那裡似乎是古碑空間的中央地帶。」

「這種空間,都應該是有著核心地帶,真正的寶貝,大多都是在那裡。說不定,還能得到這上古宗門的傳承。」饒是出自鴻蒙宗這等大宗們,但一想到能夠得到此處的傳承,紫霄也難免一陣激動。

畢竟,上古時候的宗門,那都是極為強大,宗門之內,強者如雲,隨便得到一位強者的傳承,實力足以提升數倍。不過,要想得到曾經至強者留下的傳承寶物,還得看機緣和運氣。

「走!」


有了方位,易天行等人也不廢話,身形一動,便是飛速對著古碑空間中央位置暴掠而去……

對於在這個地方能夠有什麼收穫,易天行等人可是期待得很……

古碑空間,異常廣闊,易天行等人即便是全力奔行,但經過將近一個時辰的飛掠后,卻依然未能看到盡頭,那種滄桑與孤寂的味道,始終縈繞不散,令人心情都是為之變得沉重,

這一路而來,易天行等人見過不少人,雖說古碑空間極為遼闊,但顯然此次進入這裡的人數,也是相當的恐怖,而且後續應該還有不少人聞風而來,因此即便是散開,依然能夠時不時遇見。

不過雖然遇到不少人,但易天行一行人並沒有因此而減慢速度,進入這裡的人,大多都是想要撈取一點好處,彼此之間,更是相互覬覦。一路之上,他們已經是見到了數次廝殺的場景。而之前,他們卻是同行。

在易天行等人全力趕路的時候,自然也有人面色不善的盯著易天行,不過易天行一行人數較多,而且各個氣息強悍,這些人雖覬覦,卻並未動手。顯然是感覺到易天行等人不是那麼好惹的主。

沿途之中,易天行等人同樣也是遇見過不少氣息兇悍的妖獸,這些妖獸也的確如同紫霄所言,實力極為強大,個個兇悍無匹,期間,眾人更是多次遭到妖獸的攻擊,但好在並未因此而被拖慢速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