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宗主!蘇副宗主!你們有訂好房間嗎?要不就住在城主府吧。」宴會結束,李城主笑著走到蘇瑾月和戰亦寒身旁說道。他們來的晚,想要訂到房間並不那麼容易。而且他也有著結交他們的意思。

「多謝李城主好意,我們已經訂好房間了。」戰亦寒說道。在靈月城也有著他們鳳天宗的勢力,想要找一個住的地方並不難。而且他們已經掌握的空間法則,就算回鳳天宗也只要須臾之間。

「那我就不留兩位了。」李城主笑著道,心中有些失望。要是能留他們住在城主府,他得到的好處絕對不會少。 戰亦寒和蘇瑾月來到摘星客棧,這家客棧是他們屬於鳳天宗的產業,掌柜知道他們要來,早就給他們安排好了房間。

現在在靈月城每個客棧都是爆滿,很多來晚的修士都找不到住的地方。他們不知道的是,其實每個客棧在私底下,還是會留下一兩間特級客房,以備不時之需的。

凌秋河比蘇瑾月和戰亦寒晚到一步,他剛剛走進客棧就看到了蘇瑾月和戰亦寒,他真的是意外又開心,快步走上前,「戰宗主!蘇副宗主!你們也住在這家客棧啊?」沒想到蘇副宗主和戰宗主竟然和他住在同一個客棧。他之前沒有加蘇副宗主的通訊印記,還在想著明天該去哪裡找蘇副宗主。

「好巧!」蘇瑾月和戰亦寒微笑著對凌秋河點了下頭。對於凌秋河,他們的印象是很好的。一個父親能為女兒做到那樣的程度是不容易的。

「是啊,我住在二樓甲子七號房,戰宗主和蘇副宗主現在有空去我房間喝茶嗎?」凌秋河笑著問道,看著蘇瑾月的眼中充滿了期待和感激之色。 一笑為紅顏 他現在對蘇副宗主除了感激還是感激,若是他們願意去他的房間喝茶,那他真的覺得榮幸之至了。

「不了,我還要回去煉丹。明天早上辰時一刻,你在大廳等我們,我將丹藥給你。」蘇瑾月說道。

「好!多謝蘇副宗主!」凌秋河感激的對著蘇瑾月鞠了一躬。

蘇瑾月笑著擺了擺手,「明天見!」

「明天見!」凌秋河笑著目送著蘇瑾月和戰亦寒離去的背影。心中暗暗發誓,只要蘇副宗主救了他女兒,以後蘇副宗主需要,哪怕將自己的命給她,他也不會多一句廢話。

回到房間,關上門,戰亦寒布置了一個陣法就和蘇瑾月進入了混沌世界。

蘇瑾月拿出煉丹爐和煉製九級仙芝玉漱丹所需的仙靈草,開始煉製丹藥。她雖然離臨產期只有十天了,不過煉製丹藥卻不會對她有什麼影響。

戰亦寒在一旁看著。要不是他知道煉丹不會對瑾月有傷害,他早就阻止了。雖然凌秋河的人不錯,但是在他的心中沒有任何事,任何人是能與瑾月相比的。

只是一炷香的時間,蘇瑾月就已經煉製好了一爐九級仙芝玉漱丹,拿出一顆九級仙芝玉漱丹裝進玉瓶。她打算將它明天給凌秋河。

「累了吧?」戰亦寒彎腰將蘇瑾月抱起。

蘇瑾月笑著搖了搖頭,「不累,就是兩個小傢伙一直在折騰。」

戰亦寒將蘇瑾月放在床上,將手放在她的肚子上,感受到她肚子里的兩個小寶寶正在鬧騰,嘴角勾起一抹淺淺的笑意,「該睡覺了,再折騰媽媽,爸爸就要打你們屁股了。」

正玩的起勁的兩個小傢伙聞言,立即就不動了,小心翼翼的收回小拳頭和小腳,慢慢的閉上眼睛假裝在睡覺。

戰亦寒和蘇瑾月用神識看到這一幕,忍不住笑了起來。

「真是兩個小機靈鬼。」戰亦寒一臉寵溺的搖了搖頭。

蘇瑾月將手覆在戰亦寒的大手上,「以後估計也只有你能治得了他們。」

戰亦寒伸手握住蘇瑾月的手,與她十指相扣,「他們要是敢不聽話,我們就將他們丟去地球,送去學校讓老師管教他們。」

「這個主意不錯!」蘇瑾月笑著贊同。她還真的有以後想要帶孩子們回地球住一段時間的想法。那裡是她和亦寒的家鄉,是生他們的地方,孩子們應該回去看看。 凌秋河一大早就已經等在了大廳里,目光時不時的看向樓梯,心中希望著蘇瑾月和戰亦寒能早一點下來。昨天他興奮的一晚上都沒有睡著,所以很早就來到了樓下,打算邊喝茶,邊等著蘇副宗主他們。

只要蘇副宗主給了他九級仙芝玉漱丹,他的女兒就有救了,女兒能好他比什麼都高興。

看到蘇瑾月和戰亦寒從樓上下來,凌秋河連忙站起身,滿眼期待的望著蘇瑾月。蘇副宗主應該已經煉製好九級仙芝玉漱丹的吧?她是九級仙丹宗師肯定可以煉製出九級仙芝玉漱丹的。

「戰宗主!蘇副宗主!」等到蘇瑾月和戰亦寒走到近前,凌秋河恭敬的對著兩人行了一禮。

「凌莊主不必多禮,這丹藥你收著吧。」蘇瑾月拿出一隻玉瓶遞到凌秋河的面前。她知道他現在最想要的是什麼。

「謝謝蘇副宗主!」凌秋河接過丹藥,感激地對著蘇瑾月深深地鞠了一躬。有了這丹藥他的女兒就有救了。

「快去救你女兒吧。」蘇瑾月笑道。這丹藥越早吃效果越好。

凌秋河點了點頭,再次對著蘇瑾月和戰亦寒行了一禮,「戰宗主!蘇副宗主!等我女兒醒了,我就和她一起去鳳天宗拜訪你們。」

我的NPC男友 「嗯!」蘇瑾月和戰亦寒點了一下頭。

「告辭!」凌秋河對著兩人拱了一下手,轉身向著客棧外走去,此時他的腳步帶著輕快,臉上也洋溢著開心的笑容。他這次來靈月城真的是來對了。特別是這次還結交了戰宗主和蘇副宗主。

「凌莊主,等一下!」蘇瑾月想到一件事,叫住凌秋河。

凌秋河停住腳步,轉身看向蘇瑾月,「蘇副宗主請說。」

蘇瑾月拿出一張傳送符遞給凌秋河,「這是傳送符,它可以助你早日回到無涯山莊。」她之所以送這張符籙給凌秋河,一是因為她很欣賞凌秋河,知道他現在肯定是歸心似箭。二是這次凌秋河向她求葯大多數人都知道,九級丹藥可是有價無市,說不定有人就等著凌秋河出去搶他的丹藥。

「這太貴重了!」凌秋河不好意思的搖了搖頭。他知道蘇瑾月是一片好意,可是他已經欠了他一份情了,他真的不好意思再欠了。

「拿著吧,你也想早一點見到你女兒不是嗎?」蘇瑾月笑著將符籙放進凌秋河手中。

凌秋河點了點頭,感動看著蘇瑾月,「蘇副宗主,謝謝您!以後我這條命就是您的,無論您要我做什麼,我都任您差遣。」傳送符可是無價之寶,蘇副宗主卻這樣就給了他,他真的不知道該怎麼回報她才好。

「好了,快回去吧。」蘇瑾月笑著道。她幫凌秋河是因為他對女兒的那份父愛,一個能對女兒那樣重視的人,絕對不會是一個人品差的人。

「謝謝!」凌秋河感激的對著蘇瑾月和戰亦寒深深地鞠了一躬,轉身向著外面走去。

蘇瑾月收回視線,對著戰亦寒燦爛的一笑。

戰亦寒寵溺的伸手揉了揉蘇瑾月的髮絲,「我們去廣場看比賽。」

「嗯。」蘇瑾月笑著點了下頭,將手放在戰亦寒的手中,與他向著客棧外走去。 看著蘇瑾月和戰亦寒離去的背影,宋清風臉上滿是激動和感激之色。他終於有機會參加煉丹比賽了。

看向手中的玉牌,下一刻宋清風就愣住了。竟然是鳳天宗,他還以為給他名額的只是小門派的宗主,因為大門派的名額都是留給自己門派的弟子的,哪裡有可能會給他們這些散修。

這次煉丹大賽,除了他們這些散修外,大多數都是各大門派的弟子。奪得名額的門派,可以得到去東陵仙跡的名額。

東陵仙跡還有三個月便要開啟了,只是每次東陵仙跡開啟的時候都只能進入一百名修士,所以宗門得到的名次越前,得到的名額就會越多。他想要強大,想要不被人欺負,就要抓住去這個去東陵仙跡的機會。

「宋清風,你得到參賽名額了嗎?」之前提議讓宋清風來這裡碰碰運氣的李驍然走到宋清風身旁問道。

「得到了,你看。」宋清風開心地點了點頭,將玉牌遞到李驍然的面前。

「那真是太好了,我們快去比賽場吧。」李驍然笑著向比賽現場走去。他和宋清風剛剛認識沒多久,不過兩人一見如故。他也是散修,也是來參加這次的煉丹大賽的,他比宋清風要先來靈月城,所以他也幸運的得到了參賽的名額。

「你知道我這個名額是哪個門派的嗎?」宋清風見李驍然沒有細看自己的參賽玉牌笑著問道。即使參賽玉牌已經握在了他的手中,他還是不敢相信自己能有這樣的好運。

「哪個門派的?」李驍然不在意的問道。現在還有名額的門派,想來也不會是太好的門派。

「是鳳天宗。」宋清風笑著宣佈道。

「什麼?!」李驍然腳下一個趔趄,不敢置信的看向宋清風,「你是在跟我開玩笑吧?」鳳天宗那可是恆天界第一門派,他們的參賽名額怎麼可能會留到現在。

宋清風再次將參賽玉牌遞到李驍然的面前,「你自己看。」要不是參賽玉牌已經在他的手中,他也不敢相信自己會有這樣的好運氣。

李驍然連忙接過宋清風手中的參賽玉牌,看到上面真的有『鳳天宗』三個字,整個人都呆住了。這怎麼可能?這運氣也太逆天了吧?鳳天宗也是他夢寐以求想要進入的門派,只是鳳天宗暫時都沒有招收弟子,他也沒有辦法。

「你丫的運氣太好了。」李驍然羨慕的將參賽玉牌還給宋清風。宋清風能得到一個參賽名額已經是他的運氣了,沒想到竟然還是鳳天宗的參賽玉牌。若是他在這次比賽中表現良好的話,說不定還有機會進入鳳天宗。

「是啊,我也沒想到。」宋清風笑著點頭。他現在真的有種被餡餅砸中的感覺。

「如果你有機會進入鳳天宗,一定要帶帶兄弟我,你知道進入鳳天宗是我最大的夢想,對了,這玉牌是誰給你的?」李驍然笑著拍了拍宋清風的肩膀。

「是一名女子,易丹宗的宗主叫她蘇副宗主。」宋清風說道。 看著蘇瑾月和戰亦寒離去的背影,宋清風臉上滿是激動和感激之色。他終於有機會參加煉丹比賽了。

看向手中的玉牌,下一刻宋清風就愣住了。竟然是鳳天宗,他還以為給他名額的只是小門派的宗主,因為大門派的名額都是留給自己門派的弟子的,哪裡有可能會給他們這些散修。

這次煉丹大賽,除了他們這些散修外,大多數都是各大門派的弟子。奪得名額的門派,可以得到去東陵仙跡的名額。

東陵仙跡還有三個月便要開啟了,只是每次東陵仙跡開啟的時候都只能進入一百名修士,所以宗門得到的名次越前,得到的名額就會越多。他想要強大,想要不被人欺負,就要抓住去這個去東陵仙跡的機會。

「宋清風,你得到參賽名額了嗎?」之前提議讓宋清風來這裡碰碰運氣的李驍然走到宋清風身旁問道。

「得到了,你看。」宋清風開心地點了點頭,將玉牌遞到李驍然的面前。

「那真是太好了,我們快去比賽場吧。」李驍然笑著向比賽現場走去。他和宋清風剛剛認識沒多久,不過兩人一見如故。他也是散修,也是來參加這次的煉丹大賽的,他比宋清風要先來靈月城,所以他也幸運的得到了參賽的名額。

「你知道我這個名額是哪個門派的嗎?」宋清風見李驍然沒有細看自己的參賽玉牌笑著問道。即使參賽玉牌已經握在了他的手中,他還是不敢相信自己能有這樣的好運。

「哪個門派的?」李驍然不在意的問道。現在還有名額的門派,想來也不會是太好的門派。

「是鳳天宗。」宋清風笑著宣佈道。

「什麼?!」李驍然腳下一個趔趄,不敢置信的看向宋清風,「你是在跟我開玩笑吧?」鳳天宗那可是恆天界第一門派,他們的參賽名額怎麼可能會留到現在。

宋清風再次將參賽玉牌遞到李驍然的面前,「你自己看。」要不是參賽玉牌已經在他的手中,他也不敢相信自己會有這樣的好運氣。

李驍然連忙接過宋清風手中的參賽玉牌,看到上面真的有『鳳天宗』三個字,整個人都呆住了。這怎麼可能?這運氣也太逆天了吧?鳳天宗也是他夢寐以求想要進入的門派,只是鳳天宗暫時都沒有招收弟子,他也沒有辦法。

重生異能 「你丫的運氣太好了。」李驍然羨慕的將參賽玉牌還給宋清風。宋清風能得到一個參賽名額已經是他的運氣了,沒想到竟然還是鳳天宗的參賽玉牌。若是他在這次比賽中表現良好的話,說不定還有機會進入鳳天宗。

「是啊,我也沒想到。」宋清風笑著點頭。他現在真的有種被餡餅砸中的感覺。

「如果你有機會進入鳳天宗,一定要帶帶兄弟我,你知道進入鳳天宗是我最大的夢想,對了,這玉牌是誰給你的?」李驍然笑著拍了拍宋清風的肩膀。

「是一名女子,易丹宗的宗主叫她蘇副宗主。」宋清風說道。 「蘇副宗主?!」李驍然眼睛再次不敢置信的瞪大。宋清風這運氣也沒誰了。

「她是誰啊?」看到李驍然這模樣,宋清風就知道那個蘇副宗主非常不得了。他來到恆天界的時間不長,所以只聽說過鳳天宗,畢竟鳳天宗是恆天界第一宗門,就算他再孤陋寡聞,也不可能不知道。

「你連蘇副宗主都不知道?」李驍然有種想要打死宋清風的衝動。連恆天界唯一的一名九級仙丹宗師都不知道,可是他卻得到了對方給的參賽玉牌,這簡直太讓他生氣了。

宋清風尷尬的撓了撓頭髮,「我平時不太去關心這個。」

「我真的要被你氣死了,那蘇副宗主可是恆天界唯一的九級仙丹宗師。」李驍然狠狠地白了宋清風一眼,向著比賽場走去。難道這真的是傻人有傻福,他怎麼就沒有這樣的好運氣呢。

宋清風聞言,臉上也露出了震驚之色,快步跟上前面的李驍然,「蘇副宗主她就是蘇瑾月?」他之前有聽說別人提起過蘇瑾月的名字,只是沒有細聽,他當時唯一想的就是要得到這次比賽的名額,根本就沒有心思去關心其他的事情。

李驍然用力的點了點頭,「你這次真是走了狗屎運。」

「我也這麼覺得。」宋清風贊同的點了點頭。能得到鳳天宗的名額,已經不知道要讓多少人羨慕妒忌了。

看到蘇瑾月和戰亦寒前來,在座的眾人都站起了身與兩人打招呼,「戰宗主!蘇副宗主!」

戰亦寒和蘇瑾月微微頷首,對眾人一一微笑著點頭。

「快請坐!」李城主走上前笑著招呼蘇瑾月和戰亦寒。能和蘇瑾月戰亦寒處好關係,對他絕對有著極大的好處。

蘇瑾月和戰亦寒點了下頭,走到放著自己名字的桌旁坐了下來。

「戰宗主,你們門派這次沒有派弟子前來參加煉丹大賽,那你們的參賽名額不是浪費了嗎?」坐在蘇瑾月他們旁邊的乾喜宗的宗主楊林峰笑著說道。

「我們這次來就是看看,選幾個煉丹天賦不錯的弟子回去。」戰亦寒道。他當然知道這次煉丹大賽是為了分配去東陵仙跡的名額,不過鳳天宗是恆天界的第一宗門,本就擁有著十個名額,參不參賽對他們鳳天宗並沒有太大的區別。

「戰宗主,如果您還需要去東陵仙跡的名額,到時我可以將我們門派的名額分給你一兩個。」楊林峰笑道。或許他會因此失去一兩個機會,可是若是能和鳳天宗處好關係,建立同盟,那麼將來他們門派得到的好處,絕對要比去東陵仙跡得到的好處更多。

東陵仙跡裡面危險重重,就算他們宗門也和鳳天宗一樣分配到十個名額,也不可能十個弟子進去,十個弟子都能安全從東陵仙跡中出來。

但是和鳳天宗成為同盟就不一樣了,他們門派以後的丹藥就不用再愁了。而且戰亦寒是九級仙陣宗師,他可以邀請他幫忙將他們宗門重新布置一下護山大陣。

「戰宗主,我們門派也可以給你們名額。」

「還有我們古越劍派。」在座的眾人都爭先恐後的開口道。現在在恆天界能和鳳天宗處好關係,就是最大的機緣。他們當然不想錯過。 戰亦寒微笑著對眾人點了點頭,「謝謝大家的好意,不用了。」人情好欠,可是還起來卻並不是那麼好還的,而且他們宗門也不需要其他的名額了。

見戰亦寒真的不想要,眾人只能作罷,轉頭看向了下面的賽台。

此時台上已經開始了第一場煉丹比賽,第一場煉丹比賽並不是煉丹,而是記憶煉丹法決,每個參賽的煉丹師都有一炷香的記憶時間,去記憶陣法屏上出現的煉丹法決,但是不能用神識去掃陣法屏,只能用腦去記憶。這對習慣用神識的修士來說,並不是一件簡單的事。

隨著台上的長老宣布比賽開始,陣法屏上立即出現了密密麻麻的法決。

蘇瑾月看到陣法屏上的法決,玩味的挑了挑眉,「要記這個的確有些困難。」因為陣法屏的法決每一頁只會停留一兩秒鐘,也就是在一炷香的時間內最起碼要記下四千多頁。若是用神識掃自然沒有問題,但是死記硬背卻是一件極為艱難的事。

「的確。」戰亦寒贊同的點了點頭。為了防止有參賽者作弊,陣法屏上都設有屏蔽神識的陣法,所以除了死記硬背也別無他法。

剛開始比賽的時候,台上的眾人還能保持鎮定,但是隨著時間的過去,大多數人的臉色都變了,強大的記憶強度讓很多人都是臉色蒼白,甚至有人嘔吐昏厥。

蘇瑾月在參賽的眾人身上掃了一圈,最後視線落在了宋清風的身上,只見他神情鎮定,而且每一次陣法屏上出現陣法法決后,他都是快速的掃了一眼,再閉上眼睛,然後再睜開眼睛開始記下一頁,十分的有規律。

唇邊揚起一抹淺笑,蘇瑾月滿意的點了點頭,「那個宋清風不簡單,將來必成大器。」

「嗯。」戰亦寒點頭,他也一直在關注著宋清風,他和其他煉丹師的確很不一樣。

宋清風看著陣法屏,腦中快速的記憶著。他的記性一直都很好,師父也常常說他是修鍊的天才,只是他將大多數的時間都在了煉丹上。他希望自己有一天能成為一名九級仙丹宗師。

「時間到!」隨著長老一聲宣布,陣法屏上煉丹功法也隨之消失。

大多數參賽選手臉上都露出了失望、失落、沮喪的神情。

長老看了眾人一眼,「現在大家請看陣法屏,根據上面出現的問題回答,一共十題,每一題十分,最後根據得分排名。」

隨著長老的話音落下,陣法屏再次亮了起來。

看到上面出現的第一個問題,大多數人的臉色變的更加難看。因為第一題的題目是:第三頁的第二百零三個是什麼字?這讓他們怎麼回答,實在太難了。

「這個問題要怎麼回答啊?」

「別說第二百零三個字,就算第三個字我都記不得了。」

「實在不行,看來也只能隨便寫一個了。」

眾人還沒來得及作答,陣法屏再次一閃,第一個問題已經消失,出現了第二個問題。

看到陣法屏上的題目,眾人再次傻眼了。

「」 蘇瑾月看了一眼陣法屏上的題目,再次看向宋清風。

只見宋清風拿起筆毫不猶豫的寫下了第一個題目的答案,接著沒有任何停頓的開始回答第二個問題。

用神識掃了一眼宋清風的答案,蘇瑾月揚唇一笑。

「這第一場比賽就這麼難,第二場豈不是更難。」

「看來這次得到高分的參賽選手不會多。」

「是啊,不知道這麼變態的比賽方式是誰想出來的,我真是有些佩服他。」各門派的宗主議論著,他們也都覺得這一場比賽很難。

隨著十道題顯示完畢,陣法屏再次暗了下來。

長老走上前看向眾人,見到眾人已經按照規定停下了筆,滿意的點了點頭,揮手收去眾人面前的答卷,「大家休息一炷香時間,等評委批完你們的答卷,陣法屏上會出現你們的成績和名次,第一場的分是會加到後面的總分中去。」

「清風,你這次答的怎麼樣?」李驍然走到宋清風身旁伸手搭上他的肩膀。這一場比賽他是沒有什麼希望了,十題他就只答對了兩題。

「應該有八九題吧。」宋清風說道。其實那十道題目,他都答對了。

「你還真厲害呢。」李驍然佩服的對著宋清風豎起大拇指。剛剛在看功法的時候,別說記了,他沒吐就已經很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