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這裏有一種可以藉助元素池能量來施展活化法術的方法,若是學會了這道法術,只要元素池能量充足就可以隨意使用。」看到安德麗娜期待的目光,瑪爾維莎微微一笑。

隨後又飄到粘土魔像身前,繼續說道:「不過,想要製作魔像,以你現在的能力,也並不是那麼容易,就拿眼前的粘土魔像來說吧。

這兩尊粘土魔像的身體必須用至少1000公斤的粘土利用鍊金術進行稀釋處理,將其提煉成一種與魔法親和的特殊泥土。

為了給魔像塑造出完美的身軀,你還需要掌握高等級的工藝(雕刻)和工藝(陶器)技能。

當然,其中最關鍵的就是需要在魔像的身體內部雕刻特殊的符文紋路,這些符文就好像人體裏面的血管骨骼,主要作用就是為了方便核心能源能夠沿着魔像的身體傳輸到四肢百脈,然後進行各種活動。」

「這些我都知道,雕刻和陶器工藝我已經讓索恩幫我在廢墟之城的灰矮人中培養,他們是這方面的專家,自然不用擔心。

至於魔像身體內部的符文刻印,也有其他人幫我完成,而我需要做的就是施展「活化構裝生命」法術來激活魔像就可以了。」

安德麗娜聽完地精巫師的分析,微微一笑,並不是很在意的說道。

自從她觀看了巫師伊文德爾留下的魔像手冊知識后,內心就一直在規劃着未來如何去大批量製作魔像。

很顯然,這種煉金工藝,指望她一個人的話,根本是不可能完成的,所以她便由灰矮人為魔像塑形,內部的符文刻印和粘土的提煉則由黑龍西格莉特手下的一群侏儒來完成。

而西格莉特之所以會幫助她,正是因為當初與索恩達成的一個協議。

若是一直這麼持續發展下去,在廢墟之城中建立一個魔像工廠也不是不可能的。

唯一值得擔憂的就是廢墟之城連接着翡翠河的地下暗河,規模過大的話,很容易導致河水污染。

到時候被翡翠閑庭的德魯伊發現就麻煩了,這也是她為什麼沒有去朝着這個方向發展的原因。

「看來你準備的倒是挺充足。」看到安德麗娜臉上浮現的自信微笑,地精巫師意外地看了她一眼,接着沉吟一下,又詢問道:「構裝生物的核心靈魂晶石,你有固定的來源渠道嗎?」

「暫時還沒有,不過普通的靈魂晶石,我在凜冬城的法師集會上見過很多,說明這種東西並不算是珍惜物品。」安德麗娜怔了一下,旋即如實說道。

「那種亡靈生物轉化而成的靈魂晶石太粗糙了,有時還會殘留生前的怨念和記憶,少批量的製作並不會出現什麼問題。」瑪爾維莎神色鄭重地向安德麗娜告誡道。

「但是你要記住,想要製作魔像軍隊的話,最好還是少用那種靈魂晶石。等到你實力足夠時,我教你一種捕捉土元素精魄的方法,這種微小的生命火花中不包含任何記憶、個性,也不具備任何歷史,就是一股用於啟動和服從的純粹動力。」

「我知道了。」安德麗娜看到地精巫師認真的表情,微微點頭。

「最近,你的那個小女妖怎麼突然開始讓我傳授她學習法術,是發生了什麼意外,還是說受到什麼刺激了?」接着,瑪爾維莎彷彿想起了什麼,於是好奇的詢問道。

如果這隻女妖真的受到什麼刺激的話,她就不得不重視起來。

畢竟女妖都是生前飽受折磨的女性精靈轉化而成,所以她們會因自己的死亡而極端地憎恨任何活物,並非常樂意尋找活物並殺死他們。

雖然安德麗娜的這個小女妖看起來一副天真無邪的純真模樣,但瑪爾維莎還是有點擔憂這個女妖因為受到刺激而導致激發出邪惡本性。

「這個我也不太清楚。」聽到地精巫師的詢問,安德麗娜也是有點不解,接着又說道:「不過,我可以確定的是,她並未受到什麼刺激。」

「或許是她良心發現了吧。」瑪爾維莎自我安慰的嘀咕一句。

對於小女妖主動學習魔法,她自然是舉雙手贊成。

畢竟巫師都是需要天賦的,而這個小女妖無疑屬於天賦非常出色的那種,並且本身就是女妖形態,天生就適合學習死靈學派的法術。

這就好比現實世界的考試,她明明可以憑藉自己的天賦考100分,但自身又屬於特殊種族,還會獲得額外的加分項。

聽到瑪爾維莎的小聲嘀咕,安德麗娜微微一笑,並未作答。

不過,她卻忽然想起小女妖之所以變得如此勤奮,似乎是跟索恩一起種完花之後開始的。

想到這裏的她立刻將這件事暗暗記在心裏,等有時間了準備好好盤問一下索恩,有沒有凶的她小女妖。

她可不想讓這位單純的小女妖變成像半精靈牧師莉麗亞那樣的憂鬱少女。

安德麗娜覺得這樣的日子就挺好的。

當然,如果沒有來自荒野的危機就更完美了。

「不要站着那裏傻笑了,那頭蘿莉龍馬上就飛過來了。」飄到水晶球旁的地精巫師瑪爾維莎注意到影像內出現的一個小黑點,立即對安德麗娜說道。

安德麗娜瞬間回過神來,走到地精巫師身邊,接着略顯擔憂的說道:「怎麼說這也是一頭傳奇巨龍,你的這個方法真的管用嗎?」

「你只管看我眼色行事,今天我要好好收拾一下這個欠調教的小蘿莉。」瑪爾維莎望着水晶球內逐漸變得身影,毫不在意的說道。 雪落洞上的海盜太多了,多達上萬人,胤一人很難殺的過來。

柳無邪看了一眼共工,後者迅速出手,形成合擊之勢。

那些逃到空中的海盜,迅速被殺死。

鮮血染紅了周圍的海水,整個雪落洞,變成了人間煉獄。

哀嚎聲,哭喊聲,慘叫聲……

不是柳無邪無情,是他們無情在先,這些海盜,哪個手裏不沾染無數鮮血。

一道人影迅速突破了胤跟共工的防禦,朝遠處逃走,此人修為極高。

「若水姑娘,你這樣走了,太不給我柳無邪面子了。」

柳無邪身體一晃,攔在此人面前。

熟悉的面孔,再次相見。

「柳無邪,你真的要趕盡殺絕嗎!」

正要逃走的海盜,居然是若水,他才是七十二洞海盜之首。

「是!」

柳無邪的回答,徹底粉碎了若水逃生的慾望。

一掌朝柳無邪碾壓而至。

共工正要出手,卻被柳無邪阻止了。

「五行大手印!」

柳無邪輕輕揮了揮手,一尊巨大的手掌落在若水的腦袋上。

相比之前,五行大手印,提升百倍不止。

「不要!」

若水發出一聲慘叫,身體四分五裂,一代海盜之首,終於結束了生命。

從此以後,千島海域,再無七十二洞海盜。

所有人全部伏誅。

整個千島海域,人心惶惶,無數修士正在逃離。

桃花島!

桃花門主已經收到消息,柳無邪短短几個時辰,消滅了七十二洞海盜,簡直是不可思議。

「門主,對不住了!」

不少桃花門長老,紛紛逃離,不敢留下來,很快柳無邪就會殺到桃花島。

柳無邪睚眥必報的性格,早已傳遍天下。

眨眼間的功夫,桃花門的弟子還有長老,逃的七七八八。

柳無邪帶着共工跟胤出現在桃花島上。

島嶼上變得冷冷清清,除了桃花門之外,其他家族成員,都在逃離。

七十二洞海盜,無一倖免,現在每個人看到柳無邪,如同看到惡神。

三人穿過桃花門正堂,進入大殿之中。

桃花門門主已經等候多時。

「柳無邪,你終於來了。」

桃花門門主臉色有些蒼白,得知柳無邪死去,很是開心。

得知柳無邪復活,很是驚懼。

短短三日時間,情緒從天堂墜到地獄。

「是我動手,還是你自己解決。」

柳無邪坐下來,跟桃花門門主四目對視。

以共工跟胤的實力,誅殺桃花門主很輕鬆。

整個桃花門靜悄悄的,連掃地的門童,都已經逃出桃花島。

「我很後悔,當日跟納蘭家族聯合。」

桃花門主後悔了,如果不是跟納蘭家族聯合,自己的兒子也不會死。

「早知如此,何必當初。」

柳無邪沒興趣聽他講這些,目光看向共工跟胤,後者會意,迅速站起來,滔天的氣息,籠罩整個桃花島。

大戰一觸即發!

桃花門主當然不能坐以待斃,迅速開啟了防禦陣法,要藉助陣法戰鬥。

「太低級了!」

柳無邪伸手一招,桃花門的陣法,轟然破裂,化為無數齏粉。

沒有陣法的防禦,桃花門主的勝算更低。

「殺!」

胤已經殺紅了眼,無盡的巫氣,朝桃花門主碾壓下來。

三尊半仙境,掠到蒼穹之上,打得難解難分。

你來我往,柳無邪靜靜地坐在大殿中欣賞。

打得天昏地暗,山崩地裂,桃花島很多區域開始下沉。

島嶼四分五裂,從一座巨大的島嶼,分裂成了好幾塊。

柳無邪無動於衷,雙眼眺望蒼穹,遠處出現大量的水族,他們也在觀看這一戰。

按照眾人的推測,柳無邪滅掉桃花門之後,下一個必定是水族。

奇怪的是,水族族長並未出手幫助桃花門門主。

因為水族族長很清楚,他已經錯了一次,不想再錯第二次。

就算他出手,也挽回不了頹勢了。

桃花門門主必死無疑,共工的修為太強大,已經無限於接近仙人的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