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說過了,這株藥材已經有人預定了,我是不會給你們的。」女孩強硬的說道。

「什麼叫已經有人預定了,我怎麼沒有看到,你不就是見我家葉少要,所以想多要點錢嘛?我家葉少現在已經是加到一百萬了,整整是你價格的十倍,你可不要太不知好歹。」尖酸男子語氣刻薄的說道。

彷彿他已經是看穿了一切,用著鄙視的眼神看著眼前的少女。

「我都說了,這株藥材已經有人預定了,不是價格問題。」女孩重複的說道,語氣很強硬,絲毫不退讓。

『你不要太過分了,我家葉少的身份可不是你能比的,要是再不知好歹,那你離開這裡的時候可是要小心一點了。』見提價無用,就不由的威脅道。

女孩不為所動。

「小龍。」

這個時候,那葉少出聲了,示意他退開點。

葉少同樣是來參加鬼市拍賣的人,然後偶爾間看到了那株七星草,雖然他不知道有什麼,但是他見過這圖案,而且價值恐怖,所以想要將其拿下。

誰知這女孩說已經是預定了,可是葉少怎麼可能會罷休,而這個女孩也是死板,絲毫不退讓,所以就出現了眼前這一幕。

「說吧,你要多少,一百萬,兩百萬,還是三百萬???」葉少高昂的看著女孩,一副狗眼看人低的架勢,不得不說很好的遺傳了那些富家公子的臭毛病。

「不賣。」

女孩並沒有因為恐怖的價格而有絲毫的動搖。

倒是那些圍觀的,看著那株藥材的眼神都是充滿了熾熱,好似隨時都可能衝上去搶一樣。

畢竟,要是他們的話,可能就直接是賣了。

就算是有預定那有怎麼樣,在這個黑市,賣了直接走人,誰還管誰,反正雙方又認不出來不是。

就算是以後遇到了,雙方也未必會認的出來。

為了一個約定,何必呢,哪裡有錢來實在。只能說這個女孩真的是死腦筋。

就算是堅守信用,在這種混亂的地方又有什麼用。

畢竟這裡可不是什麼正規販賣東西的地方。

至於說強搶,倒是沒有人會在這裡面做,雖然這裡是黑市,但是這個黑市是有規定的,不能在這裡面強搶,鬧事之類的,要不然可是會受到懲罰的。

當然,如果離開黑市之後,無論發生了什麼就不關黑市的事情了。

這個葉少雖然囂張傲氣,顯然也是知道這裡的規定,倒是沒有直接動手強搶,至於說出了黑市,那就不好說了,反正在這裡出去之後,殺人奪寶都是常事。

看到這一幕之後,小陽不禁多看了這個女孩幾眼,沒有想到這個死板女孩這般講信用。

要知道,拒絕這種很有身份的人是很有風險的,必定是會受到對方的報復,對於這點,小陽可不認為對方不知道。

如果是普通人的話,恐怕早就同意,這樣既不會得罪一個有身份的,又能獲得不菲的金錢,何樂而不為呢。

見此,小陽覺得實在是沒有理由做旁觀者。

當然,如果是別人的話,看到這種情況恐怕是不敢上去吧,只可惜小陽不是普通人。

「你來啦!」小陽走進,女孩一下子就認出來了,就不再和那葉少對持,轉頭對著小陽說道,語氣硬邦邦的,沒有太多的波動。

「嗯。」小陽點了點頭。

還沒有等女孩和小陽進行交易,那個叫小龍的狗腿就跑了出來,說道:「小子,這是你在這裡預定的?」

小陽沒有理會,就將箱子遞了過去,說道:「這裡是錢。」

「小子,我在跟你說話呢。」小龍見小陽沒有絲毫的反應,將他的話當成耳旁風,頓時就是受不了了,立即就喊道。

「媽的,小子,我告訴你,我可是認識這裡的管理者,要命令你將你手中的那株藥草讓給我,要不然???」小龍被惹怒了,原本跟那個死板女孩弄就是一臉的火氣,現在連一個小鬼都敢無視他,能不生氣就怪了。

「要不然怎麼樣!」還沒等小龍說完話,小陽就不由的抬起了眼眸,看了過去,眼神犀利。

立即就是嚇了小龍一跳,那眼神,彷彿就像是一隻兇猛野獸,彷彿是下一秒就將他整個人吞沒,不禁細汗直冒,腳下不由倒退了一步

隨後,又是在心裡安慰自己,不就是一個小鬼嘛,有什麼好怕的,真的是自己嚇自己。

在心中安慰了下自己,拍了拍自己的胸口,然後便是定了定神。

「你不用在這裡嚇唬我,我可不吃這一套,我也不是你能夠招惹的起的,再說,我可不認為這裡的主人會為了這點小事破壞了規矩,要不然,誰還會來這裡,特別是今天,你說呢。」

小陽嘴角露出一抹冷笑。

「這???」小龍一愣,沒有想到小陽不吃這一套,要知道,他以前用這招都是百試百靈,今天怎麼就遇到了這麼兩個軟硬不吃的傢伙。

一時間還真的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畢竟小陽說的事實,這裡的主人可不會允許有人鬧事,特別是今天這個特別的日子,都是再三叮囑過的,要是招惹了什麼,即便是他也不會好受到哪裡去。

當然,只要出了黑市,那發生什麼就不管了。 「小子,將這株藥材讓給我,我出三百萬怎麼樣?」

示意了一下小龍,葉少很豪氣的說道。

看似商量,卻是帶著霸道的意味,一副鼻子朝天望人的模樣。

「呵,三百萬,好有錢哦。」小陽毫無波動的說道:「你那麼有錢,你有本事出五百萬啊。」

雖然話語沒有波動,可是就算是一個傻子都聽的出來,這簡直就是赤裸裸的嘲諷。

「小子,做人不要太貪心。」還沒等葉少開口,邊上的小龍就忍不了了。

「呵呵,沒錢來這裡裝什麼比啊。」小陽淡然說道。

他最煩的就是麻煩事和這些性格傻逼的人了。

而這個人,很不巧,兩樣都是佔了。

所以會給什麼好臉色就怪了。

當然,最主要的還是,這株藥材不能讓。

再說了,自己憑本事拿到手的,為什麼要讓。

如果說對方態度好還好說,只可惜對方是仰頭看人的人。

對於這樣的人,絲毫不想多說什麼。

「小子,我是彩虹市葉家的,你可是不要做的太過分了,還請你給我點面子。」

葉少眯了眯眼神,犀利的看著小陽,說道。

話語中無疑已經赤裸裸的透露著威脅兩個字。

「葉家!彩虹市的第一富豪。」

「第一富豪算什麼,我可是聽說葉家家主可是彩虹市的副市長,權利大著呢。」

「看著小子得罪了葉家人,還真的是夠倒霉的,不就是一株藥材嘛,給了就給了。」

靈氣復蘇之空間楊柳 在聽到這話之後,還沒有等小陽有什麼反應,周邊就響起了各種聲音,顯然都是知道這個所謂的葉家。

「就算是葉家又怎麼樣,那關我屁事,還有,你面子很值錢嗎?多少錢一斤,沒錢就不要出來亂叫,做人啊,要有自知之明。」小陽掏了掏耳朵,才不管什麼葉家還是白家的,彩虹市首富,彩虹市副市長,這都算個毛啊。

他太強大的勢力可能現在得罪不起,那還得罪不起這麼一個小小城市的家族啊。

聽著周邊的話語,也是大概的知道葉家的情況,他可不會有絲毫的害怕。

就算是再大一點又怎麼樣,這件事從頭到尾,無論怎麼說都是自己占理不是。

所以沒什麼好說,一點都不虛。

轟~

聽了這話,周邊頓時是響起一陣嘩然。

「你不要太強人所難了,太貪心了可不好。」

葉少雖然現在心中已經有了很大的火氣,性格也很高傲,可同樣不是傻子,知道今天日子特殊,而且家裡人也是囑咐了又囑咐,所以就強壓著自己原本的性子,誰知道能夠來這裡的會是什麼人物。

最主要的還是,這裡的主人他的家族也是招惹不起,自然不想在這裡做出什麼出格的事情。

另外一定就是,見小陽絲毫不怕的模樣,不知道是不是有聲背景,在不知道小陽的身份前,他倒是不大好做什麼。

就算是身份高,想做什麼,那至少現在在這裡是不行的。

至於離開之後,那就不好說了。

「貪心!?」小陽頓時是覺得好笑,他可是從來不缺錢的主。

「我的小秘書,這裡有多少錢?」

小陽沒有理會,轉過頭,指了指之前遞給女孩的箱子,對著後邊趕過來的科拿詢問道。

好吧,科拿很早就已經來了,只是默不作聲的看戲而已。

見小陽轉過頭對著這邊說話,科拿哪裡還不知道他是在對自己說話。

小秘書~

這都是什麼鬼稱呼,還真特么的是你秘書了,只是我可不小。

一聽這稱呼,科拿頓時是滿頭黑線。

不過,對於小陽的問話倒是沒有拒絕:「五百萬。」

還真是五百萬啊。

小陽楞了一下,之前他就隨口說了五百萬,沒有想到這個箱子還真的就有五百萬,這實在是太湊巧了吧。

至於科拿說的話,他可不認為是在開玩笑或者是虛假的。

「五百萬!?」葉少和小龍看了看小陽,再看了看科拿,有些懷疑這是不是真的。

頂級寵婚:悶騷老公壞死了 說實在的,他們現金總共也就帶了三百萬而已。

而在這個時候,女孩已經是將箱子打開了,只見裡面裝滿了金錢,一疊疊的,通紅一片,五百萬,絕對是有的。

這下,讓葉少就驚疑不定了,再看看科拿手上還有一個箱子,頓時就是有些畏縮了。

如果那個箱子也是的話,那就一千萬現金了。

雖然他很囂張,卻不是什麼白痴,或許葉家身份在彩虹市地位超然,可是在關東算起來,那就真的是不算什麼了,最多也就三四流的。

「你也看到了,怎麼說?」小陽玩味的看著葉少,說道。

「你,你給我等著,我可不是你一個小鬼可以招惹的,我們等著瞧。」

聽著小陽的調戲,葉少肺都是要氣炸了。

他葉少何曾面臨過這樣的局面,實在是太丟人了。

對於一千萬,這點雖然在葉少看來根本不算什麼,但是也可以看的出來對方身份不一般。

再加上對方語氣強硬,想要將這株藥材現在拿到手顯然是不可能了,所以就打算撤退了。

「小龍,我們走。」

在離開之時,還不忘留下一句威脅的話,招呼著他的狗腿就走了。

至於是真是假,後面對方會怎麼行動,那就不知道了。

如果說對方真的認識這株藥材,想來絕對是不會罷手的。

因為這株藥材可以做出很逆天的藥劑,是藥劑的主料,至少對於這個世界的人來說是很逆天的東西。

「給,你的錢,我已經從裡面拿了三十萬。」

結束后,女孩將箱子了遞了過來,同時示意了一下小陽,她只拿了三十萬。

對於這女孩這麼直性子的人,小陽還是很有好感的。

「這些就都給你了吧,本來這株藥材要不是我的話,你可以賣的更貴的,多餘的就算是我的補償吧。」

這點錢,對於小陽來說,真的不算什麼。

如果說,沒人出這麼高價格還好,現在有人出了這麼高的價格,要是再這麼便宜拿到手,總感覺心裡怪怪的。

「你已經預定了,那就是你的,我,不能多要,說十萬,就十萬。」

女孩話語很是強硬,一卡一頓的,一副你不收下就不罷休的模樣。

看著女孩堅定的語氣,以及打交道來看,要是不收下那是不可能了,小陽無奈的接了過來,說道:『好吧。』

「我叫小陽,如果你以後有什麼事情,或者再有這樣的藥材的話,可以聯繫我,我絕對會高價回收的。」

隨後,小陽說道。

女孩猶豫了一下,才說道:「小蘭。」

「既然這樣,那我就先走了,小蘭。」小陽心裡鬆了一口氣,說道。

「好。」小蘭點了點,語氣很乾脆的說道。

看著小蘭說話生硬,倔強的樣子,小陽實在是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

其實他也看的出來,以小蘭的這衣著來看,應該不是什麼有錢人,能夠捨棄利誘,品質實在是沒得說。

和這樣的人,想來誰都很樂意和她交個朋友的,同時也是多一條這些藥材的路子不是。 「怎麼,看上那個女孩了?畢竟我可是從來沒有見過你主動過。」

小陽回來之後,科拿就不由的調笑道。

小陽沉默以對,或者說是根本就沒有理會科拿。

場面一度尷尬。

好吧,科拿是不會尷尬的,特別是面對小陽的時候,反正都已經是習慣了。

止愛於婚 「說實話,你還真的是幸運,居然是能夠遇到星空草,要知道,星空草就連關東神奇寶貝聯盟都沒有幾顆。」

科拿看著小陽手中的那株藥草,頗為羨慕的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