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給你十分鐘時間考慮,你如果不給李夫人的狗跪下懺悔,那今天你就完蛋了!」

陳寧嘴角微微上揚:「那我們瞧瞧看。」

時間很快就過去!

朱建堔看看手上勞力士的時間,獰笑道:「時間差不了,來人啊,這小子不願意跪下,你們幫他跪下!」

「是,朱總!」

一幫身材高大的保安,氣勢洶洶的上來,就準備對陳寧動手,想要強行把陳寧按跪在地上。

可就在這瞬間,一架民用直升飛機,突突突的出現在眾人頭頂上空。

有人驚呼:「天啊,好像是黃老闆的私人直升飛機!」

在眾人震驚的目光中,直升飛機緩緩降落。

直升機剛剛停穩,五六十歲的黃得志,急不可耐的直接跳下來了。

現場眾人見到黃得志,都連忙問好。

朱堔也如同哈巴狗般,小跑著迎上去,陪著笑問:「黃老闆,您怎麼來了?」

黃得志抬手狠狠的就一巴掌抽在朱堔的臉上,憤怒的罵道:「瞎了你的狗眼,陳先生是我最尊敬的人,你竟然敢威脅陳先生,是不是不想在中海混了?」

朱堔徹底傻了,捂住臉龐,震驚得都忘記了疼痛。

旁邊的李夫人,劉萬順等物業保安們,都傻眼了。

黃得志余怒未消:「還愣住幹嘛,全部跟陳先生道歉!」

朱堔滿臉驚懼,惶恐不安的帶頭給陳寧道歉:「對、對不起……」

他身後那些保安們,也紛紛道:「對不起!」

陳寧冷淡的對黃得志說:「老黃,你這江濱別墅小區,號稱給人五星級的家。」

「但是你這裡的物業,可不太給人家的感覺呀。」

「不知道的,還以為進了賊窩呢!」

黃得志聞言,心臟劇跳:「是我沒有選好物業公司,導致物業服務出現這麼惡劣的情況,我這就立即整改。」

黃得志說完,轉頭冷冷的對朱堔說:「你跟你的物業公司,可以滾了,我所有的樓盤都不會再用你們物業。」

朱堔聞言瞬間臉色慘白,無力的撲通一聲,跪下了。

他們物業被全面從黃老闆的所有樓盤趕出去,那他們這個物業公司就直接要倒閉。

他這個老總也別想當了,甚至物業老闆還可能會殺了他!

黃得志卻看也不敢朱堔他們一眼,轉頭望向李夫人。

李夫人瞬間惶恐起來!

黃得志冷冷的說:「李女士,你涉嫌養烈性犬,涉嫌縱狗傷人。嚴重違反我們住戶規定,並且你的言行嚴重損毀我們江濱小區的形象。」

「現在我原價收回你的房子,你立即滾出江濱小區,我們這裡不歡迎你。」

千千 幾乎是貼著地面飛行,其中幾道氣息極其可怖,相隔數千米,像是一座大山碾壓過來。

每個人呼吸一怠,險些窒息而死,這股力量可以碾壓任何先天境。

整個演武場,突然靜下來,每個人臉上流露出敬畏之色,對強者的尊重。

看到來人,范野平身體哆嗦一下,連忙走出來。

「老老院長,老院長,院長,趙導師……你們怎麼都來了。」

范野平挨個打著招呼,這些人隨便提出來一個,都能響徹大燕皇朝。

眾人點了點頭,算是打過招呼,范野平不過地字型大小導師,等級最低。

前來的幾名導師,教的都是天字型大小學員,身份地位崇高,教學質量更是一流,門生遍布大燕皇朝。

更可怕是上屆,上上屆,加上這一屆的院長都出現了,帝國學院幾百年未曾出現過,三屆院長一同現身。

「是誰點亮了九星耀日!」

說話的老者叫范臻,帝國學院現任院長,管理學院已經有十年之久。

說完,目光看向所有考核學員身上,至於跪在地面上的張青等人,並未提及。

「回稟院長,此人叫柳無邪!」范野平連忙回答。

說完,朝柳無邪招了招手,讓他趕緊過來。

柳無邪無動於衷,並沒有走過來的意思,范野平一心想要廢掉他,讓他過去,他就乖乖的過去,他算個什麼東西,一直隱忍不發,不代表對范野平沒有殺意,隱藏在心底罷了。

陳樂瑤趕緊站出來,推了推柳無邪,讓他趕緊過去,三位院長都在這裡,這種情況,從未發生過,不要怠慢了院長。

以往年底考核,只有導師負責,像是完成任務一樣,今年太特殊了,一切都因為柳無邪點亮了九星耀日。

這才走過來,目光正式打量突然出現的十七人。

整整十七人,他們還未出現的那一刻,神魂早已感知到了。

沒有恐懼,沒有忌憚,目光在每個人的臉上,逗留了一個呼吸時間左右,將他們的容貌,記在心裡。

最後,目光落在院長范臻的臉上:「考核學員柳無邪,拜見院長!」

不卑不吭,故意在前面加了『考核』學員兩個字,第三關還未考核,他還不是正式帝國學院的學員。

既然不是正式學員,不存在尊卑之分,他們之間是平等的。

成為學員之後,就要尊師重道,柳無邪現在還不是,所以,不需要尊敬他們。

陳樂瑤趕緊拿出冊子,遞交到院長手裡,上面記錄了柳無邪詳細信息,出生地以及境界還有九星耀日等情況,一目了然。

看完后,將冊子交於上任院長,竟然是一名中年美婦,看年紀不過四十左右,強大的修士,不能以面容判斷歲數,修鍊到一定境界,可以返璞歸真。

羅昭君接過冊子,仔細看了一遍,沒有說話,又將冊子交到上上一任院長手裡。

上上任院長,年過花甲,卻神采奕奕,尤其是雙眼,炯炯有神,絕對不像是花甲老人,此人還是一代傳奇,七十年前大燕皇朝遭遇三國圍攻,是他帶著帝國學院眾多學員,力挽狂瀾,挽救與大燕皇朝與水火之中。整個大燕皇朝,提及鄭世秋,無人不知,無人不曉,雖然退任已經有幾十年了,依舊被許多人傳頌,真實年紀,早就超過了二百歲。

在場能讓柳無邪重視,只有這三位院長,清一色真丹境,武道大宗師。

達到宗師境,壽命大增,活個二三百年不在話下。

其他導師從低級洗髓境到高級洗髓境不等,沒有一名真丹境高手。

鄭世秋看了很久,足足看了十分鐘,這才閉上眼睛,誰也沒有打斷。

所有學員屏住了呼吸,每個人臉上,抑制不住的興奮,他們竟然能看到了三屆院長。

每一屆院長任期二十年,范臻十年前從羅昭君手裡接過院長之職,最近幾年,帝國學院一直在走下坡路,范臻壓力很大。

尤其是天牧學院崛起,對帝國學院衝擊太大了,搶走了很多好苗子,導致帝國學院大不如前。

沉吟了一炷香時間,鄭世秋緩緩睜開雙眼,明亮的雙眼落在柳無邪臉上。

「你在十八歲之前,修鍊極其緩慢?」突如其來問了一句。

有些導師露出一絲明悟,有些導師則是一頭霧水,不明白老院長問這個幹什麼。

「是!」

柳無邪如實回答,陳樂瑤遞上去的冊子,裡面應該詳細記錄了自己的信息,剛才那麼多人嘲諷,在場無人不知。

「你們怎麼看?」

鄭世秋朝羅昭君還有范臻看過去,徵求他們的意見。

「點亮九星耀日,九種元素並駕齊驅,這種罕見體質,我們也沒見過,從第一任院長留下的手稿上,我倒是讀到過關於九星耀日一些說法,擁有多元素,這種人天賦強大,弊端也很明顯,修鍊速度要比常人慢很多。」

范臻說出自己的觀點,從冊子上的記錄就能看出來,柳無邪十八歲之前修鍊極其緩慢,跟他擁有特殊的體質有關係,修鍊速度遠要比常人慢。

「小范的觀點跟我一樣,九種元素,真氣穿插在一起,需要大量的時間來捋順真氣,一旦捋順出來,真氣的純度,同樣是常人的九倍!」

羅昭君竟然稱呼范臻為小范,倒也合情合理,她成名的時候,范臻還沒出生呢。

「不過凡事有利必有弊,真氣是常人九倍,修鍊需要的靈氣,同樣是常人九倍,他十八歲之前不能修鍊,可能是積累的不夠渾厚,突然飆升境界,應該是捋順了真氣,屬於厚積薄發。」

羅昭君說出了自己的觀點,跟范臻相差無幾。

打個最簡單的比方,每個人都擁有一個丹田,吸收單一的真氣,速度一定奇快。

柳無邪的丹田是常人九倍,同時吸收九種元素,這些元素一定相互排斥,弄不好還會走火入魔,修鍊速度自然就放緩下來。

丹田變大了不說,元素混亂,難怪羅昭君說凡事有利必有弊,好處是真氣渾厚,弊端是修鍊緩慢。

柳無邪撇了撇嘴,心裡暗暗說道:「前身筋脈薄弱的跟頭髮絲似的,要不是吞天神鼎,他能擁有這麼多元素,擁有太荒丹田,跟厚積薄發毛的關係都沒有。」

當然,柳無邪也只是心裡暗自腹誹一下,這些事情,當然不會說出來。

任由他們猜測,猜的越偏越好,吞天神鼎的事情,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修鍊速度放慢了,那是不存在了,只要有海量的資源,憑靠吞天神鼎,可以快速突破境界。

這些東西,柳無邪爛在肚子,也不會讓第二人知道,岳父問及他都沒提,匹夫無罪,懷璧其罪這個道理柳無邪比誰都懂。

「苗子倒是好苗子,可惜元素太多了,要是領悟五行元素,那才是萬年難出的天才。」

范臻流露出一絲可惜之色,連連長嘆。

「老師,有沒有什麼功法,能彌補這種弊端,讓他快速吸收靈氣,這種罕見體質,一旦成長起來,前途不可限量。」

羅昭君轉過身子,朝鄭世秋問道,只要解決了功法問題,柳無邪的體質就能解決。

「難,這種體質沒有任何辦法!」鄭世秋搖了搖頭。

眸中同樣閃過一絲惋惜,當年設置九星耀日,只是想要知道,天地中有沒有人會同時擁有九種元素,幾百年過去,測試柱最多點亮四道光柱。

九星耀日的事情,早就被人忘記了。

「三位院長,你們的意思,這種體質是罕見的,卻也是垃圾體質,可以吸收天地任何元素,卻無法融合一起。」

一名中年男子走出來,地位很高,帝國學院明星導師,現在教導天字型大小高級班,地位崇高。

整個帝國學院明星導師並不是很多,大部分都是一級導師,再低一點就是普通導師,例如范野平。

「趙恩主導師所言極是,這種體質即是罕見,卻又很垃圾,真是食之無味,棄之可惜。」

又是一名導師嘆息一聲,暗暗惋惜。

聽到柳無邪體質垃圾,薛品之眼眸閃過一絲獰笑。

剛才范臻院長說過,他能快速突破境界,因為十八歲之前厚積薄發,才突然崛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