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知道你不敢。」

冷寒澈的刺激讓刺身獨角犀加重了手上的力度。

可是,隨著刺身獨角犀力度的加重,他竟然感覺到自己的呼吸變得困難了。

發現著一點的刺身獨角犀停止了手上的動作,猶豫的看著碧綰。

「大王威武……」

「大王,讓她們看看你的本事。」

「大王,讓她們知道小看你的後果……」

所有魔獸都紛紛為刺身獨角犀吶喊助威著。

魔獸們的助陣,讓刺身獨角犀有了信心。

「又墨跡什麼了,就知道你不敢……」碧綰嘲笑著。

「哼……」刺身獨角犀也不再耽擱,加大了力度,而自身身體出現的不適,自動的認為是幻覺……

「老八,快給我住手。」突然一道渾厚的聲音從遠處傳來。

一聽聲音,刺身獨角犀就知道來者是誰,直接委屈的求助道:「七哥啊,你是不知道,她有多可惡,你看我的耳朵,我的傷,全部都是她害得。她殺了我好多手下,這樣的人怎麼能放過。」

「還有,她身上有寶貝,能輕鬆撕碎黑子的皮,能毫不費力的阻擋我的攻擊,這寶貝不可多得啊。」刺身獨角犀知道七哥喜歡寶貝,立刻將自己知道的通通告訴他。

「還不快放手,大哥的話你難道忘了?」八階巨蟒怒斥道,恨不得直接用尾巴把這該死的老八扇死…… 「沒有,只是她……」刺身獨角犀指著碧綰,看到碧綰嘴角的笑,更是氣的不行。

見刺身獨角犀還掐著碧綰的脖子,巨蟒直接卷過他手中的碧綰。

不想這個愚笨的刺身獨角犀,既然還感激的崇拜道:「果然還是七哥對我好,知道我的勁道不夠,替我報仇解恨。」

刺身獨角犀的話剛說完,就直接被巨蟒掃飛,重重的跌落下來。

一陣巨響伴著滿空飛散的塵土,巨蟒直接冷冷的命令道:「把他給我押上來。」

被莫名其妙甩出去的刺身獨角犀,暈乎乎的起身,轉頭望向巨蟒。

這一看讓刺身獨角犀直接不信的直眨眼睛。

這到底怎麼了,為什麼七哥把自己扔出來了,而讓她穩穩的坐在那裡。

事情不是應該那樣:七哥讓那個廢物直接交出身上的寶物,然後再把那個廢物直接擰成麻花。

可現在為什麼不是這樣,到底發生了什麼。

「你們幹什麼,拉我幹什麼?」被那些魔獸拽著的刺身獨角犀不解的問著。

「老八,給我跪下。」巨蟒氣呼呼的責罵道。

一聽七哥竟然讓自己跪下,刺身獨角犀實在憋不住,不解的看著巨蟒道:「跪下?為什麼讓我跪下?我又沒有做錯什麼?」

巨蟒直接氣急的來到刺身獨角犀面前:「還說沒做錯什麼,你知不知道她是誰?」

重生之女神醫 「她?」刺身獨角犀憋著氣,不屑的說,「不就是一個狡猾的廢物。」

「閉嘴,你竟然這麼說我們的主人,讓大哥知道了,非扒了你的皮!」巨蟒見刺身獨角犀做了那麼大孽不道的事,還這麼理直氣壯頓時惱怒道。

「什麼,她是……是主人……」巨蟒的話彷彿一道驚雷,將刺身獨角犀直接震暈了。

「廢話,她不是我們的主人還能是誰。」巨蟒得意的誇讚著,「只有她這樣睿智,天賦卓越的人,才能成為我們的主人。」

「七哥,她是一個廢物,這樣的人怎麼能說天賦卓越?」刺身獨角犀依然不信的問著。

「混蛋,難道七哥騙你不成。」

「不是,只是她明明說不知道晶石空間。」刺身獨角犀解釋著,「如果是我們的主人,她怎麼會不知道呢?」

說完刺身獨角犀還轉頭看向碧綰,證明自己說的沒錯。

可是當刺身獨角犀看向碧綰的時候,看到碧綰臉上掛著得意的壞笑。

故意的,肯定是故意的,這個狡猾的丫頭。

刺身獨角犀頓時明白過來,這個丫頭是故意想報復自己,所以才假裝說不知道晶石空間。

還故意惹怒自己,讓自己恨不得滅了她。

太腹黑了,簡直是超級黑,怪不得剛才還要救自己,原來是想要看自己的笑話,想讓自己主動下跪認錯。

刺身獨角犀算是領教到碧綰的黑了,在心裡默默地記著了。

「主人,八弟不知道,你不要生氣啊。」

「生氣,我有什麼好生氣的。」碧綰淡笑著,「他沒有嫌棄我這個廢物,讓我做他奴隸,我應該感激他才是。」

「什麼?奴隸……」巨蟒直接咆哮道,瞪著燈籠大的眼睛氣憤的看著刺身獨角犀…… 自己雖然對這個小主人不是很了解,但是之前在晶石森林他接觸過。

知道這個看似柔弱、一臉無害的主人,其實很腹黑,連自己都不是她的對手。

如果是刺身獨角犀聽了碧綰的話,肯定會覺得主人已經原諒自己了。

但是就巨蟒而言,碧綰越是這樣大度,越是這樣輕描淡寫,越是不追究,就越是有問題,越得小心。

巨蟒正這麼想著,碧綰一臉感激的看著刺身獨角犀:「不過我這麼弱的實力,做你們的主人的確不合適。」

聽碧綰這麼說自己,刺身獨角犀頓時不解的看向巨蟒,不知道怎麼回答。

說是,那是造反,但是眼前這個小女娃的確實力很弱,的確不配做自己的主人。

說不是,那是昧著良心,故意欺騙主人。

「主人,你這是什麼意思,你就是我們命定的主人,是這晶石空間的主人。」巨蟒連忙說著,這小主人是想尥蹶子啊。

這個晶石空間能夠存在,百分之八十是因為主人。

如果主人不要了,要解除契約,不知道這個晶石空間會不會消失。

「對對對,你不做主人,大哥知道了,肯定要氣死了。」刺身獨角犀也連忙附和著。

「哦……這樣啊。」碧綰點著頭,一臉瞭然的說,「原來讓我做這主人,是為了不讓你大哥生氣啊。」

一聽碧綰的前面那句話,巨蟒和刺身獨角犀都以為碧綰想明白了,正微微鬆了口氣,不料後面半句話直接讓他們不敢喘氣。

巨蟒直接斜眼看了看刺身獨角犀,警告道:「那麼大張嘴,連話都不會說,不會說話就給我閉嘴。」

「你把獅鷲叫來,我會跟他好好說的。」碧綰一臉平靜的說著,「我知道你們都看不起我,我是有自知自明的,不會讓你們為難。」

「主人,我們沒有。」巨蟒連忙解釋著。

「你們不用說了,我心裡都知道。」碧綰頓時一臉失落的坐了下來,「如果沒有這主僕契約,我做你們奴隸都沒資格,你們肯認我主人,完全是因為那主僕契約,沒有那契約我連屁都不是。」

「你是我們的主人,這是既定的事實。」

「我想肯定有解除契約的方法,等解除了契約你想怎麼報仇就怎麼報仇。」碧綰淡淡的瞄了一眼刺身獨角犀,「我一個廢物活著也沒意思,到處被人看不起,到處被人欺負,不管是人還是魔獸都叫我廢物廢物,真的是生無可戀啊……」

碧綰剛剛哀怨著,就聽到一句微怒的聲音從天際傳來,讓所有的魔獸都縮了縮身子。

「大哥,是大哥……」刺身獨角犀顫動著身子,害怕的看著巨蟒。

讓大哥知道自己竟然對主人出手,還讓主人做自己奴隸。

以大哥對主人的崇拜,肯定不會輕饒了自己。

巨蟒即興奮又憂鬱的看著天際:「大哥,出關了。」

「來的正好,正好找他談談。」碧綰一臉高興的說著。

「主人,我錯了,你饒了我吧。」突然刺身獨角犀『噗通』跪在碧綰面前,求饒道。

「救命啊……」看到刺身獨角犀跪在自己面前,碧綰連忙跑到冷寒澈旁邊,一臉驚恐的看著刺身獨角犀…… 「怎麼回事,我一閉關你們就造反不成,連主人都不放在眼裡?」話落一個黑影出現在碧綰的面前,「主人,真的是你。」

聽到這前後反差巨大的聲音,所有的魔獸頓時明白這大大王對這個廢物丫頭是多看重了。

「主人,走去我那院子,坐著一邊吃東西一邊說。」黑影恭敬的說著,同時惡狠狠的看了看巨蟒和刺身獨角犀。

「不行,我不能我不能去。」

「為什麼?」黑影奇怪的問道。

「我是他的奴隸,他也是他的奴隸,我離開了他們肯定不會放過他的。」

『啪……』黑影直接一掌重重的拍在刺身獨角犀的頭上。

這一拍可不輕,直接將刺身獨角犀的牛角拍斷了。

刺身獨角犀捂著自己的牛角,默默的流著淚,不敢做聲。

「主人,這小兔崽子既然敢得罪你,我剝了它的皮,將他的肉烤給你吃。」

「不要,這麼蠢,吃了他的肉我不是也要變蠢了。」碧綰淡淡的說,「算了算了,不知者不罪,我大人有大量,不和他追究了。」

「這怎麼行,你不追究我也不會輕饒他的。」說著黑影恭敬的彎了彎腰,讓碧綰往旁邊自己的小院走去。

這次碧綰沒有猶豫,直接拉著冷寒澈得意的跟在黑影後面。

同時,還回頭看看耷拉著腦袋,跟在後面的刺身獨角犀。

當刺身獨角犀抬起頭的時候,碧綰故意咧開嘴、揚著眉,得意的笑著。

看到碧綰這麼笑著,刺身獨角犀只能默默的將苦水往肚裡咽。

少了一個耳朵,少了牛角,少了尊嚴……

當黑影帶著碧綰、冷寒澈、巨蟒和刺身獨角犀離開后,所有的魔獸才敢發出聲音。

所有魔獸發出的聲音都是顫抖的,都畏畏縮縮害怕著,因為不知道自己還能活多久。

而最害怕的莫過於青風黑睛牛了,直接癱坐在了地上,一臉痴傻的看著地面。

錯入豪門嫁對郎 「怎麼辦,怎麼辦,大大王對大王都那麼狠心,我們之前那麼對她,她肯定不會讓過我們的。」

「你們沒聽到,她不是說不追究了。」

「對對對,她不是說大人有大量,不知者不罪啊。」

「怎麼可能,如果她真的大人有大量,怎麼一開始不原諒大王,非要等大大王出現之後才這麼說?」魔音妖蝠頓時反對道,「看那樣子她之前是故意害大王呢。」

「沒錯,妖蝠說的對。」疾風兔也同意的說著。

「那……那我們不是……」

「那也未必,不然之前大王奄奄一息的時候,她為什麼要給大王吃丹藥。如果沒有他的丹藥,大王可能都已經死了。」疾風兔一臉深沉的說著。

「一顆丹藥能說明什麼,或許她想讓大王生不如死,心如死灰呢。」魔音妖蝠猜測著。

被魔音妖蝠這麼一說,其他魔獸頓時慌亂了起來。

如果真的像魔音妖蝠說的那樣,那麼自己肯定逃不出厄運了,不知道自己會是怎麼一個死法。

田園重生之衣代天驕 將碧綰帶到自己的住處,黑影立刻讓魔獸們去準備烤肉、水果,同時將自己最近收羅來的寶貝統統的奉獻了出來…… 看到自己的大哥竟然這麼巴結這個廢物,巨蟒和刺身獨角犀有些無法接受的相互對視一眼。

「你們兩個還愣著幹什麼。」看到巨蟒和刺身獨角犀仍然傻傻的站在那裡,黑影頓時不悅的提醒道,「老七你通知其他人帶著寶貝到這裡來,就說主人來了,老八你還不快去將所有的寶貝拿出來,向主人賠罪。」

「是是是。」巨蟒和刺身獨角犀立刻點頭這頭,往兩個方向跑遠了。

「主人,老八你想怎麼處理。」黑影沒有任何情緒的問道。

碧綰搓了搓小手:「給他點教訓就好了,畢竟他還是按照你的命令辦事,不然我不是死在魔獸的嘴裡,就是死在魔獸的拳棒之下了。」

「主人要嚴懲治罪,我一定不阻攔。」

碧綰欣賞的點了點頭,沒想到這個獅鷲能夠如此善待自己。

自己沒有給他任何好處,只是幫他們脫離了雷罰和禁咒之苦,就能如此發自肺腑的感恩,實在難得。

其實,獅鷲對碧綰這麼恭敬有禮,是相信她的將來肯定非同凡響,自己跟著她肯定可以有意想不到的收穫。

「什麼?你說誰?怎麼可能?」聽到巨蟒的話,落山虎一臉吃驚的問道。

「真的,現在就在大哥那邊。」巨蟒認真的回答著,「太出乎意料了,沒想到她還會回到這裡,幸好之前大哥有先見之明,不然後果不堪設想啊。」

「沒錯,上次她離開的時候我們沒有虧待她,這次應該不會為難我們。」

巨蟒哀嘆一聲,一臉的苦相:「你是不知道啊,老八得罪她了。」

「老八?他幹什麼了?」落山虎知道刺身獨角犀向來胡鬧,頓時著急的問道。

「哎……老八讓主人做他奴隸,還讓黑雲玄水蛇吞了主人。」

「什麼!」落山虎直接縱身一躍站到了巨蟒面前,吃驚且擔心看著巨蟒。

「好了,不要廢話了,我去通知其他人,你快點過去。」

落山虎點頭,往獅鷲的住處趕去,而巨蟒則繼續通知著其他兄弟。

不管是誰,一聽到自己的主人盡然回來了,都吃驚的不敢相信。

之後,匆匆的趕往獅鷲的住處。

刺身獨角犀渾然忘了自己全身的傷痛,呼呼嘿嘿的跑了回來:「想活命的趕快把你們身上的寶貝全部拿出來,主人最喜歡寶貝,想活命就動作利索點。」

說完,刺身獨角犀將自己所有的寶貝都拿了出來。

看著自己幸苦搜羅來的寶貝,刺身獨角犀在心裡苦嘆著:這就是所謂的偷雞不成蝕把米。如果自己不是貪戀她的寶貝,何至於將自己所有的寶貝都貢獻出去呢。

現在後悔已經來不急了,只要能讓主人開心,不在怪罪自己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