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滴媽喲!1:50啊!艹!干!誰也阻擋不了我下注賀傲。」

那人真的將全部身價三斤大帝靈液下注賀傲。

然後,晶幕之上便顯示了賀傲第三場的對戰信息。

「蝦霸。」

「啊?∑(〇О〇)真…真的嗎!?」

「哥們!你真是夠倒霉的!吃肉沒趕上,這挨打你是一拳都沒落下啊!居然是蝦霸這個瘋子,你這三斤大帝靈液也不虧,人家那兩萬斤才真的要吐血了。」

徐真看著蝦霸之名,腦海之中也不知道在想什麼,忽然掩面而笑,直讓紀雲袖感到莫名其妙。

而隨後,當蝦霸從後台走出,顯現在眾人眼中之時,徐真的掩面之笑,也是徹底變成了開口大笑。

「嘿嘿嘿!蝦~~蝦霸,真的是蝦霸。」

徐真的笑聲,穿透雅間落在每個人的耳中。

困鬥場中,身高五米,全身赤紅,雙手乃是一對蝦鉗,長著尖頭小眼的,蝦須凌空的蝦霸陡然望向徐真所在的房間。

「等我殺了這賀傲,我會一口一口吃了你的肉。」

徐真探出腦袋,含笑道:「鹽烤大龍蝦,想想都覺得美味啊!賀傲,記得給我把他的蝦線抽了。」

「嘿嘿嘿!你好,你很好,你完了,你完了啊!」

蝦霸突然瘋了一樣狂笑起來,隨後也不待司禮宣布戰鬥開始,赤紅的身影,陡然閃現在獨孤冷傲的身前,那速度之快,不是強尼所能相比。

。 電話叮鈴鈴響,王小明打來電話約李錦周日和錢利偉一起出去玩。

李錦看了一眼挨着她的錢露,必須得帶錢露一起去呀,錢露聽了兩個臉蛋立刻興奮地變紅了,對着李錦甜甜地笑着。

如果錢露有大力異能,秦芳有預知的能力,那王小明和錢利偉吃了她給的紅果果肯定也擁有某種特殊能力,周日出去玩正好可以驗證一下。

「小草你過來一下。」

汪桂珍從廚房探出頭,看到李錦在接電話,目光閃出一絲疑惑,李錦馬上解釋是王小明打來的。汪桂珍點了點頭,讓錢露進廚房。

汪桂珍要教錢露學做飯,女孩子最要緊的是手腳勤快會持家。

「小嬌嬌姐姐為什麼不用學做飯?」

錢露歪著腦袋看着奶奶。母親教她凡事都要跟李錦學,只要和李錦的關係處好了,才能在這個家站穩腳跟,只要在這個家站穩腳了,將來才能有好日子過。

「你哪能跟小嬌嬌比喲!傻孩子,你姓啥,小嬌嬌姓啥?」

汪桂珍愁上眉頭,就算大孫女再懂事能幹,那也是女兒的拖累,現在是看不出影響女兒女婿的感情,將來誰知道呢!

養大一個女孩本來就比男孩要操更多的心,自己的兒媳婦不懂事,她不能不懂事啊……

錢露從廚房出來時兩隻手上還在滴水,汪桂珍追出來用抹布擦錢露的手,錢露看着泛著油腥的抹布在她的手背上抹來抹去,扁了扁嘴唇,直到奶奶放下她的手,還是沒敢說話。

飯菜擺上了桌,錢利娟還沒有回來,怕耽誤李錦上學,汪桂珍讓李錦一個人先吃,她在窗前朝外張望。

錢露站在一旁抿著嘴,目光忍不住朝飯桌上看,又怕李錦看出她餓了在偷看,雙手按著肚子強裝淡定。

李錦喊錢露一起吃飯,錢露把頭搖成撥浪鼓,聽奶奶的教導以後,她終於明白了,在這個家裏並不是要跟李錦學,而是凡事都要最後一個想到自己。她只是借住在這裏的鄉下孩子,不可能跟城裏孩子一樣無憂無慮。

錢露不想馬上吃飯,她當然也不能勉強。

錢利娟回來了,李錦也準備上學了。

汪桂珍幫着給女兒盛飯,不知怎地忽然想起了老家縣城前陣子開的公審大會,隔壁村那個曾經害得錢利泰差點坐牢的那個男人嚴打被處決了。

李錦正推開門要出去,聽到姥姥的這個消息不由得眉心一跳。不等她問,錢利娟先問那個人犯了什麼罪。

「哎喲,那可老鼻子罪了。翻牆入室搶劫,掘墓偷盜文物……」

汪桂珍嘖嘖地數落着一干罪狀,又神秘地壓低聲音說:

「我聽人說那個人會飛檐走壁水上飄行,如果不是這次嚴打可能還抓不住他,也不知道是不是真那麼神!」

李錦帶上門走到院子裏,神情有些不好了。

當時只想着把二舅從牢獄的官司里解救出來,用自己的護心晶果把那個人從死亡邊緣拉回來,沒想到給了那個人神奇的異能,那人非凡沒能用異能造福一方卻用異能犯罪禍害人。

以後再不能隨意造物給不知底細的人,萬一再讓壞人得到異能作惡,她的罪過可就大了。

。 「兔角同學的貼身侍衛?」南兔稍稍沉默了一下。

原本她一下子還沒反應過來,南千秋說的危險是什麼…

但很快,南兔便理解了,也是很簡單的理由。

兔之國和鼠之國雖然一直以來關係都不錯,但也有人總是從中作梗,想要挑撥兩國之間的關係。

而兔之國與鼠之國的兩國皇室若是聯姻,那兩國之間的關係必然會更加緊密。

這是某些想要從中作梗的人不會想看到的。

所以在這個過程當中,估計會有人來搗亂,發動襲擊什麼的也是很正常的事情,所以危險性還是有的。

南兔雖然不是皇室,但南家好歹也有著兔之國最大的研究團隊,也佔據了兔之國最大的魔導科技市場,國家很多魔導科技還是由南家製造出來的!所以南兔的身份也不一般,萬一出了什麼事兒,周衛國也很難跟南千秋交代。

尤其是在周家和南家關係密切的情況下。

不過對於這個任務,南兔自然不會拒絕!

南兔儘管臉上沒有太豐富的表情,但從眼神中可以看出,她對於這個任務還是比較期待的。

「我接受!」

南兔雙手握在一塊兒,說道:「兔角同學是皇室二公主,保護皇室成員,我自然義不容辭。而且從私人的角度來說,我已經有很長一段時間沒有與兔角同學見過面了,我很期待。」

「你有把握嗎?」

南千秋似乎有些擔心:「關於這些應對方法,你有學習過嗎?」

「守護者的課程有選修過。」南兔說道,「正好,我這段時間為了能教好千晴和萬陽,在精神力上鍛煉了不少,我有一定的把握。」

南千秋點點頭:「行,那你去吧,我會跟你周叔聯繫的…哦對了,九千晴和九萬陽那兩個丫頭,這一次任務可不能帶去,你打算怎麼安排?」

「……我個人希望她們繼續在學校裡面。學校裡面有圖書室,不管是吃飯還是學習,都比較方便。」

「嗯…也行,你個人覺得,你能把她們兩個培養好嗎?」南千秋問道。

南兔在這個問題上,稍稍有些猶豫:「我…並沒有太多的自信,但就目前來看,進展不差。」

「嗯…小兔子,你也是個成年人了,我相信你有獨立解決問題的能力。不過,南家永遠是你的後盾,不管遇到什麼問題,儘管向爸爸提出來就行。」南千秋滿臉和藹的說道。

南兔點點頭,隨即與南千秋聊了聊家常,在家裡吃了個飯,便返回了學校。

……

「誒!兔姐需要去執行任務嗎?」九萬陽有些好奇的問道,「需要離開多久?」

南兔搖了搖頭,一邊給九萬陽改作業一邊說道:「任務的時間並不清楚,但應該至少需要一周多的時間。」

「一周多啊…」九千晴在聽到南兔要出任務的消息,不知道為啥內心有那麼一點小慶幸。

而這一份小慶幸,順利的通過精神傳輸傳遞到了南兔的腦海里。

南兔的眼神刷的一下,就像是一把劍扎在了九千晴臉上:「別高興得太早,我會給你們提前安排好這一周的作業,別想偷懶!」

「啊這…」

九千晴內心的小慶幸瞬間消失不見。

九萬陽有些無語的看向九千晴:「姐姐是笨蛋…情緒波動居然那麼明顯,連我都能感覺到!」

「什麼!居然敢說我!我會的精神魔法可比你多多了!」

「會得多不代表就能運用得好!」

「……」

見這兩個丫頭又開始鬥嘴,南兔有些無奈,但卻也喜歡這樣的環境。

與其看到九千晴與九萬陽在自己面前恭恭敬敬的樣子,南兔更喜歡她們對待自己的態度能平等一些。

因為身份的問題,敢對南兔用平等態度說話的人並不多。

恭維的話和小心翼翼的態度,南兔從小到大已經體會得夠多了。

南兔看著這兩人鬥嘴的模樣,嘴角稍稍有些許的上揚。她將手裡的作業本捲成棍,敲在這兩人頭上!

「嗷嗚!」

「痛!」

兩丫頭捂著腦袋站在南兔面前。

「你們兩個,今天的作業錯得很多!是不是我不在的時候懈怠了?」南兔打開這兩人的作業本說道,「現在,把你們錯的題目再做一遍!剩下的這一周時間裡,還有事情要讓你們去做。」

「是…」

……

第二天上午,南兔在得到了周衛國的任務委派文件之後,便正式的從學院出發了。

南兔便穿上自己的輕甲,戴上自己的佩劍,帶著整理好的行李,直接前往皇宮!

不過,在這個接近現代的科技之下,雖然兔之國的皇宮說是皇宮,但實際上,只不過是裝飾得比較豪華的房屋而已。

皇宮的佔地範圍大概只有守護者學院的一半,但周圍附帶的設施加在一起,比守護者學員還要稍微大一點。

從外表看上去,皇宮的建築材料跟貴族的宅邸差不太多,但在屋頂的裝飾上,除了國徽以外,還有很多小兔子的雕像和圖案。

而且,皇宮一個建築群,就像是大學城一樣,由很多大型建築組合而成。

很多有頭有臉的大人物,在皇宮裡都會有屬於自己的宅邸,公主王子之類的自不必說,一些官員為了安全,也會選擇住在皇宮裡。

這就導致了皇宮本身就像是一個迷宮一樣,如果是初次來到皇宮的人,很容易迷路!

不過,皇宮的路上會有不少士兵進行巡邏,如果迷路了,找士兵問個路也是解決的方案。

南兔作為皇室二公主的密友,來到這裡的次數自然不算少,所以輕車熟路的來到了二公主兔角的宅邸!

二公主宅邸外面的守衛也認識南兔,見到南兔到來后,兩名守衛同時敬了個禮。

但這兩名護衛並沒有將南兔放進去,而是提醒道:「南大小姐請在此稍等片刻,我這就去通知二公主殿下。」

南兔一愣:「平時我不是都可以進嗎?今天怎麼了嗎?」

「請見諒,南大小姐。」守衛解釋道,「近期二公主殿下有比較重要的事情,所有來訪的人都需要進行篩查。」

。 陸陸續續來了超過一百人,大部分都是各大博物館的人,都想要跑來分一杯羹。

有著那麼多人的加入,每一冊的《永樂大典》都被快速翻閱,整理歸檔。相關的內容,已經錄入了電子圖書的檔案系統之中。

這一份電子圖書,是所有博物館都能共享的,可以備份到自己的館藏裡面。

袁韶華,已經挑選出最精髓的一百冊。

這不過是那五千多冊的九牛一毛,剩下的部分,所有博物館都兩眼放青光。

國家圖書館的詹館長,以及本省博物館的館長牽頭,開了半天的會,商討剩餘的那些《永樂大典》文本的歸屬。

方醒沒有參加,但聽說,吵得非常激烈,頻頻傳出拍桌子的聲音,甚至是罵娘聲。

半天後,詹館長才代表大家,跟方醒說了具體的分配方案。其中,百分之四十被國家圖書館收走,本省博物館拿走百分之二十,剩下的百分之四十,被其他博物館一一瓜分。

總得來說,雨露均沾,算是完美解決了這個問題。

隨後,各大博物館的負責人走過來,一一跟方醒道謝,表示等方醒的博物館開張,願意展開各種合作和交流。

方醒也滿意地點頭,送出去這份大禮,要的效果,就是建立這種關係網。

「有那麼多人加入,我看今天、或者明天就能搞定。」詹館長說道。

方醒笑道:「明天還搞不定,你們也只能另選別處處理,後天就要開學了。」

這時候,將博物館修建好的意念也就更加強烈了。

如果博物館建好,就有舉辦各種活動的場地。不像現在,整理一點文物,都要跟學校借場地。

「呵呵!放心,明天搞不好,我們就先運出去。」這也是大家的共識。

總不能因為他們的事,讓村裡的孩子拖延開學吧?

那些博物館的鑒定高手,對方醒家的宣德爐和那幅《送子天王圖》進行了認真的鑒定。甄老的師弟趙澤君也來到,一幫人研究了大半天,終於得出了一致的結論。

方醒的這幅《送子天王圖》就是吳道子的真跡。

而宣德爐,也被認為是宣德三年的宣德爐,也就是最早的那一批,屬於真正的宣德爐。

這消息傳出去,圈子內再次轟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