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沒意見。」衛秋根第一個表態。

其餘幾名宗師也都紛紛點頭。

區區一個九城製藥公司的股份,相比他們的顏面而言,明顯是後者更加重要。

那一張下跪的賭約,是他們的恥辱。

更何況,他們也未必會輸。

今天的九城宗師聯盟,有皇甫和玉坐鎮。

蕭天河沉吟了一會後,目光望向了楚塵,「我倒要看看,你有沒有這個本事拿下我手中三成的九城製藥股份。」

楚塵微笑,轉而看著皇甫和玉。

皇甫和玉同樣在打量著楚塵,「你確定,要挑戰九城宗師聯盟?我要提醒你的一點,我是九城宗師聯盟的盟主之一,今天我在場的話,你要挑戰的人,也將會包括我。」

楚塵的目光與皇甫和玉對視著。

半會,楚塵直接說道,「倒不如,把前面沒有必要的挑戰去掉,我和皇甫盟主,一戰定輸贏。」

話語一落,皇甫和玉尚且沒有表態,蕭天河等人的臉色更加是陰沉到了極致。

楚塵竟將皇甫和玉以外的人,都視為沒有必要的挑戰。

這是多麼的瞧不起他們。

「楚塵,你的第一個對手,是我。」

出人意外的是,第一個開口的,竟是衛秋根。

昨晚衛秋根也是第一個衝上去跟楚塵對戰,最後拼盡全力也沒法將楚塵逼出圓圈之外。

今天,他竟然又請戰了! 孔安然本意就是先敬陳天龍,但畢竟李大海才是經銷商,所以準備敬了李大海再敬陳天龍。

既然李大海帶了這個頭,她也就自然而然地將酒杯端向了陳天龍。

孔老闆在電話中說,接下來肯定有很多中藥商巴結李大海,求取李大海拿下合同的經驗。

但只有同桌吃飯的孔安然等人才知道,李大海能拿下合同,不是因為李大海有多厲害,而是因為陳天龍!

陳天龍說,解決李大海的麻煩,只需要一個電話。

這個電話結束后沒多久,李大海就成了龍狼集團的指定合作商。

這讓陳天龍的形象瞬間高大偉岸且神秘起來!

陳天龍到底是什麼人,怎麼會有如此恐怖的能量?

與其巴結李大海,孔安然很清楚,陳天龍才是那個真正值得結交的大人物。

「小龍,雖然哥不知道你是怎麼做到的,但……謝謝你!」

李大海看着面前這個身材健壯的小夥子,眼中忍不住冒出淚花。

當年那個被揍得滿頭是包也不願意服輸的小子,已經長大了!

已經長到了可以保護他這個當哥哥的地步!

雖然說不上是望子成龍,但陳天龍有能耐了,還能幫到他,他比誰都高興!

「小龍,嫂子也敬你一個,今天中午說話有些過分,你千萬別往心裏去。」

尤慧雖然喝酒過敏,但此刻實在太開心激動了,也端起了酒杯。

「別,嫂子,千萬別!」

陳天龍忙將尤慧手中的酒杯接過來放到桌上,並幫尤慧倒了一杯茶,微笑道:「您以茶代酒就行了。」

說着,陳天龍也端起自己的酒杯,跟李大海夫婦二人,以及宋明朗、孔安然共飲了一杯。

尤慧是以茶代酒,但孔安然已經不再喝牛奶了,而是很鄭重地給自己倒上了白酒。

「小龍,說什麼都表達不了哥的情感,我再敬你一杯!」

李大海又端起了一杯酒。

但這一次,陳天龍按了按他的手腕,微笑道:「大海哥,等一下,喝酒之前,有件事兒得辦。」

李大海一怔,道:「什麼事兒?」

陳天龍戲謔地看向王啟,淡淡地道:「剛才好像有人說,如果我能解決麻煩,就給我磕三個響頭。」

此言一出,王啟面色一變。

他剛才只是瞧不起陳天龍,所以故意用這種話來羞辱陳天龍。

誰能想到,陳天龍真解決了,而且還將這句話記到了現在!

王啟拍桌而起,怒斥道:「你算個什麼東西?也配讓我給你磕頭?」

「不磕?」

陳天龍眼中爆射出一抹冷芒,忽然緩緩起身,向王啟走了過去。

王啟氣勢頓時一萎,斥道:「你……你幹什麼?你要是敢動手,我會報警的!」

「呼。」

陳天龍一把掐住了王啟的后脖頸,猛一用力。

「砰!」

王啟雙腿猛地一軟,控制不住地跪倒在地。

「砰!」

陳天龍捏着他的脖子,朝地上重重地砸了一下。

王啟的怒罵哭嚷道:「你個殺千刀的……」

「砰!」

又是一聲響。

王啟的腦袋已經破了皮,怒火也轉變成了慘嚎。

「砰!」

陳天龍不予理會,又重重地按了第三個頭。

這一次,王啟的額頭不僅青紫,甚至流出血來。

陳天龍這才收手,淡淡地道:「人無信而不立,說過的話就要做到。」

看着剛做完一件兇悍之事,又能面色平靜如水的陳天龍,眾人再次面露驚色。

陳天龍,當真是個狠角色!

「媽的!」

此刻,王啟已經晃晃悠悠地從地上爬了起來。

他晃了晃腦袋,勉強清醒了一些,然後怨毒地看向陳天龍和李大海夫婦。

「你們竟然敢這樣對我……好,很好!李大海,明天,我會讓你和你老婆跪在地上求我!你們給我等著!」

聽到這話,李大海和尤慧面色微微一變。

雖然現在李大海生意上的麻煩解決了,但得罪了一位支行副行長,對於一個生意人來說,顯然不是一件什麼好事。

而且,正如王啟所言,他想要讓李大海的貸款明天到期,不過是一句話的事兒。

那可是一百萬啊,李大海去哪兒搞那麼多錢來填窟窿?

「不必等了。」

這時,陳天龍搖了搖頭,緩緩道:「今天的事兒,就今天解決吧。」

「小龍。」

李大海皺眉道:「一百萬可不是一個小數字……」

王啟更是咬着牙齒,森然冷笑。

「好狂的小子!別以為你幫李大海解決了生意上的麻煩,李大海就真安全了。你信不信,我一句話就能斷了李大海的資金鏈,就能讓你那些所謂的人脈關係全都斷了?」

「我不信!」

這時,一道冷笑聲響起。

只是說話的人卻不是陳天龍。

門被推開,兩個西裝革履的男人,拎着大包小包的禮品走了進來。

這二人,正是順着陳天龍給出的地址,特意前來拜訪的趙長生和大堂經理馮海端。

…… 第840章

「主子,為主子擋刀,是我的榮幸。」

「主子沒事就好。」

林天龍一臉諂媚,把『討好』展現到了極致。

說實話,能生在四大豪門之首,並且還任家主之位,林天龍在龍國的地位,已經是讓許多人羨慕和膜拜了。

不過,即使是這樣,在聖主面前,林天龍依舊如此卑微。

此刻。

蘇隆親自帶著人趕了過來。

看到現場的廝殺,蘇隆頓時皺起了眉頭。

他猜得果然沒錯!

聖主的嫡系隊伍,藏在防空洞里,就是這些死士!

「殺!」

「今天務必消滅聖主他們!」

蘇隆一聲怒吼,他身後十幾位宗師,頓時勁射而出。

這十幾位,才是真正能鎮場子的狠角色。

他們一出手,很快便扭轉了局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