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死了他們會難過嗎?以後還會記得我嗎?」

姜辰突然覺得自己的腦袋越來越沉重,眼前的景物也越來越模糊。突然姜辰直覺腦海里傳來一陣刺痛,緊接著便眼前一黑,不省人事。

高虎一直跟在姜辰身後,在姜辰腳步放緩,踉踉蹌蹌的跑時,高虎便慢慢的放慢了腳步,同時心裡一陣疑惑,不知道姜辰到底是在耍陰謀,還是說出了什麼其他的事情。

高虎正納悶,前方踉踉蹌蹌的姜辰,突然跌到在地,沒了動靜。 錯愛:傾城皇妃 高虎一愣,謹慎的他放緩了腳步,慢慢往姜辰身邊走去。

看著眼前臉朝地趴著的姜辰,高虎一陣疑惑。這是什麼情況。裝的?還是昏迷?

等待了半晌,姜辰還是沒有動靜,高虎緩緩蹲下身,抓住姜辰的肩膀,把姜辰翻過來。

看著眼前雙目緊閉,面色青紫,並用手捂住胸口的姜辰,高虎眉頭一皺,探了下姜辰的鼻息,發現姜辰的呼吸十分微弱,心臟病? 稍稍的思考了一下,為了確保萬一,高虎狠狠的在姜辰的後腦勺打了一下,便扛起姜辰往黎胖子開的豐田車走去。將姜辰放在副駕駛,黎胖子放在後座上,再把兩人偽裝成睡著的模樣后,便開著車往城外駛去,高虎還是欲按照最開始的打算,把姜辰兩人偽裝成車禍死亡。

高虎沒有注意到的是,本來應該昏迷過去的姜辰,嘴角卻突然浮現一絲邪意凌然的微笑,但是轉眼便消失不見。

「豹哥,全都搞定了。」夜總會裡面,陳東的手下一臉興奮的對陳東說道。

現在的陳東已然好了許多,能夠正常站立了,只是略顯蒼白的臉色,顯露出他的虛弱。

「收拾好了就離開吧。」陳東捂著肚子虛弱的說道。

「那劉龍怎麼辦,就這麼放過他了嗎?」

「好好給我教訓一下。」陳東咬牙說道,這次被高虎狠狠的打了一頓,現在高虎不在,陳東便把準備怒火全都撒在劉龍身上。

「那個男的,你們看到他往哪兒去了嗎?」陳東沉聲問到。

「好像是去追姜老闆了。」

「什麼?」陳東吃了一驚,當時他是被小弟扶著,癱坐在地上,只看到高虎離開,卻是沒注意到往哪兒去了。

「走,趕快收拾收拾出去看看。」陳東急到,他可是說好要保證姜辰安全的。

「許志業難道是打算讓這個男的把姜辰給……」陳東忽然想到這,不由得心裡一凝,忍住疼痛加快了腳步。

「人呢!」看著巷口外,姜辰的車已然消失不見,陳東心裡一陣驚懼。

「老大,你別太擔心,注意自己的傷,你給黎經理打個電話試試。」

「對對對,差點忘了這茬。」陳東關心則亂,居然忘了打電話。連忙掏出手機給黎胖子撥過去。

「掛了?」

聽著電話里的忙音,陳東剛放下的心,再次猛然提起。連忙再撥。

「關機!出事了。」陳東心裡一緊,一下子明白姜辰兩人可能危險了。

「馬上讓全部兄弟都動起來。給我找,一定要給我找到。還有,馬上報警。」陳東轉身對手下大聲吩咐道,說完便臉色難看的捂著肚子。

「我們都不記得姜老闆的車牌號啊。」

「記得車的牌子就行,趕快給我行動起來。不然等那個男的走遠就麻煩了。」陳東捂著肚子低吼道。

高虎冷笑的看著手裡本該屬於黎胖子的手機,直接打開車窗,扔了出去。

華陽市警察局!

「鍾隊長,有人報案!天辰集團董事長和總經理被人劫持了。」一個男警察接到報警電話后,連忙對值班的隊長說道。

「什麼!」鍾國強面色一變。這種大公司的董事長和總經理被抓。這事要是處理不好的話,他這個隊長也就當到頭了。

「馬上出警,封鎖各大高速路口。在市中心的各大主幹道布警,給我嚴查。要是抓不到犯人,你們全都給我回家種田去。」鍾國強大聲吩咐道。

「報警的人說,嫌疑犯應該是開著天辰集團董事長的黑色豐田阿爾法。」接電話的警員繼續說道。

「快,馬上把監控調出來,我們華陽買這種車的人不多,應該很好找,你們眼睛都給我放尖點,別給我漏過去了。」鍾國強一件沉重的說道。

此時,在市中心的主幹道上,高虎正開著車往郊區駛去。姜辰和黎胖子還昏迷著。

「警察?」高虎看著前方正在紅綠燈路口的挨個車輛檢查的警察,眉頭一皺!陳東報警了?

「嘿,看來陳東報警了啊。」高虎正在觀察情況,安靜的車裡突然響起一個充滿戲謔的聲音。

「現在估計各大主幹道都布滿了警察,不知道你該怎麼辦呢。」姜辰一臉邪笑的盯著高虎,語氣中儘是戲謔。

「你怎麼醒了?剛剛我那一下,你至少得暈兩個小時。」高虎看著邪氣凜然的姜辰,不由得眉頭一皺,吃驚的說道。

「哈哈哈哈,我得多謝你才是,要不是你打我那一下,我也不會這麼容易就醒過來了。」姜辰的臉上笑意更盛,意有所指的說道。眼神中充滿了詭異。

高虎眉頭一皺,不知道是不是錯覺,他突然覺得眼前的姜辰似乎有點不一樣了。雖然是在笑,但是高虎卻覺得這笑容分外森然。跟剛剛在巷子外的姜辰,簡直是判若兩人。

「殺了你再去自首就是了。」高虎輕聲說道,不管姜辰現在到底是怎麼回事,他還是不會放棄殺掉姜辰的決心。

「那就得看你有沒有這個本事了。」 婚途漫漫:爹地在線追妻 姜辰不屑的一笑。

「哼!你個戰五渣的廢物,還敢在我的面前囂張,你是看不清你面臨的局勢嘛。」

聽出姜辰的不屑,高虎冷哼一聲,低吼道,同時右手成爪狀,速度飛快的往姜辰脖子抓去。

高虎對自己極有信心,以自己的速度和力道,姜辰絕對抵擋不住,這一下抓實了,姜辰的喉骨必碎無疑,到時候他再直接開門離開,等警察發現的時候,他早就不在了。

然而讓高虎萬萬沒想到的是,他的手剛伸到姜辰的脖子前面的時候,他的手腕突然被一隻手給牢牢鉗住了。

「虎爪?可惜還差了點火候!」姜辰抓著高虎伸過來的手腕,一臉不屑的說道。

「你,你!怎麼會這樣?」高虎現在直接驚呆了,半天反應不過來,他想不明白,以他的速度和力量,姜辰這個戰五渣,憑什麼能把他的手腕給抓住。

「我讓你見識下,什麼叫做真正的虎爪!」

不等高虎反應過來,姜辰直接抓住高虎的手腕,狠狠一掰,只聽一聲脆響,高虎的手腕處一根森白的骨頭驀然伸了出來。

姜辰這一下居然直接把高虎的手腕給掰斷了!緊接著姜辰伸出左手,成爪狀往高虎的右肩膀抓去。

高虎只覺得眼前一閃,根本來不及反應,姜辰的手便抓在了自己的肩膀上。

「咔。」一聲脆響,高虎的右胳膊詭異的聳拉了下來。姜辰這一抓直接把他的胳膊卸了。

一切都是發生在電光火石間,半點反應時間都沒有,高虎甚至覺得自己的手腕和胳膊是同時斷掉的。

「你到底是誰?」高虎滿頭冷汗,強忍住疼痛,出聲問到,他絕對不相信眼前之人是個普通高中生。

「我是,姜天辰!」姜辰咧嘴一笑,輕聲說道。 「剛剛在金爵夜總會那裡,你是裝的?」高虎咬著牙問道!

「那個時候,我的確是打不過你,不過,現在你在我的面前跟一隻螞蟻沒什麼區別。」姜辰邪笑道。

高虎一愣,不知道姜辰說的話到底是什麼意思,姜辰這前後變化,總感覺透露著一股詭異。

「跟你這種廢物解釋這些,簡直是浪費口水。」姜辰的聲音陡然低沉下來,語氣頗有些不耐。

緊接著姜辰便直接伸手按在喇叭上,持續不停響起的喇叭聲,頓時就吸引了不遠處十字路口的警察。

警察走上前來看到這輛豐田阿爾法后,頓時臉色一變,連忙取出配槍指著車窗大喊道!

「裡面的人聽著,立馬熄火下車,雙手抱頭,不然我們將採取強制措施。」

看著車外圍著的警察,高虎臉色一暗,此時他一雙手都被廢了。已經沒了任何可以逃脫的機會。

「希望你能像你說的那麼硬氣,別把許志業給供出來。我還要好好跟他玩玩呢。」姜辰輕輕輕一笑,對高虎說道,緊接著也不等高虎回話,便直接拉開車門走了下去。

「我是天辰集團的董事長,嫌疑犯在駕駛座上。」

下車后,姜辰看著嚴陣以待的警察,面色平靜的出聲道。

在場警察見此情景微微一愣,緊接著反應過來,一個警察直接上前把姜辰往背後一拉,然後自己走到副駕駛打開的車門旁,舉起手槍瞄著高虎大喊道!

「請你雙手抱頭,馬上下車!」

「我雙手被廢,開不了車門。」高虎沙啞的聲音響起。

車門旁的警察聽了高虎的話后微微一愣,緊接著便看到高虎那還在不停流血的手腕。更是一陣迷惑,實在是看不懂這到底是什麼情況。

高虎此時心裡五味陳雜,既有對姜辰的疑惑,也有對未來的迷茫。當然,更多的還是手腕上依舊強烈的疼痛感。

「快,下車!」另一個警察上前拉開了駕駛位的車門,用槍指著高虎喊道。

高虎忍住疼痛,艱難的下了車,看著在車子另一邊站著的姜辰,高虎臉色複雜。他現在十分想給許志業發個消息,告訴他姜辰並不是一般人,可是卻並沒有這樣的機會。

「我能離開了嗎。」姜辰可沒興趣知道高虎心裡想著什麼,直接對身前的警察說道。

「還請姜先生先跟我們去警察局做個筆錄。」這警察雖然覺得這次的抓捕事件透露著一陣詭異,但是畢竟這事情還沒完,便不在多想。一臉正色的對姜辰說道。

「好吧。」姜辰無奈的聳聳肩。

「嫌疑犯已落網,由於他受了重傷,正準備將他送往醫院。」跟姜辰說完后,警察便拿起對講機說道。

「車後座還有一個人,你們還是一起送往醫院吧。」姜辰想起黎胖子,眉頭一皺,輕聲道。

「放心,我們已經發現了,你屬下應該是昏迷,不用擔心。」警察還以為姜辰是在擔心黎胖子,連忙安慰道。

「那姜先生就請跟我走吧,我帶你去公安局。」

姜辰坐上警車,直接來到市公安局。

「姜先生,你受驚了。」鍾國強端過一杯熱水遞給姜辰,輕笑著說道。

看著眼前的大概十七歲左右的少年,鍾國強心裡一陣驚訝,沒想到天辰集團的董事長居然如此年輕。

「我沒事。」姜辰接過水杯,一臉平靜的說道。

「不知道是發生了什麼事情,嫌疑犯高虎的左手手腕居然被折斷,右手肩膀也直接脫臼了。還請姜先生告知,有助於我們進行案件調查。」鍾國強疑惑的問道,當他收到這個消息的時候,也是吃了一驚。

「我也不知道,估計是車禍吧。」姜辰喝了一口水,一臉玩味的說道。

「車禍?」鍾國強眉頭一皺,有點不太相信。

「詳細經過你去問高虎不就好了,我被他給打昏了,什麼都不知道。等我醒過來的時候,他的雙手已經不能動了。」姜辰眉頭一皺,臉上有些許不耐。

「好吧。」見姜辰不願意說,鍾國強也就不再追問,至於姜辰的這套說辭,他是不怎麼相信的。

「我能走了嘛,我這明天還要去上課呢。」姜辰輕笑著說道。

「那好吧,既然姜先生有事,那就先這樣吧,等案件有了新的進展,我再聯繫你。」

鍾國強見確實從姜辰這裡問不出什麼了。便放棄了盤問,等高虎的審訊報告出來后,再做計較也不遲。送姜辰出了公安局門口后,鍾國強看著姜辰的背影,心裡不由得一陣沉重,這次的綁架案,真的是十分詭異。這個天辰集團董事長,簡直平靜的過分,一點都沒有被綁架的驚恐感。

「哎,希望是我多想了吧。」鍾國強搖了搖頭收回目光,轉身往警察局裡走去。

離開公安局,姜辰順著馬路緩緩的往前走去。感受到背後的目光消失,姜辰的臉上突然露出一抹古怪的微笑,眼裡的森然和邪意直叫人後背發涼。

此時此刻,在許志業的私人別墅里,許志業的憤怒的吼聲突然響起。

「混蛋姜辰!你簡直是欺人太甚!」

此時他忙完公司的事情,穩定了下屬的情緒,剛回到家裡。在公司忙的團團轉的他,根本沒時間看手機,以至於劉龍和高虎發給他的信息,他現在才看到。

當看到劉龍發過來過來的消息時,許志業頓時氣炸了。老奸巨猾如他,當然一下子便看出陳東是受到了姜辰的指示。

「已經得手了嗎!」當許志業再繼續下翻,看到了高虎發過來的信息時,神色微微一凝。

「哼,我看你能不能活過今晚。」許志業臉色陰沉的說道。

本來今天姜辰沒拿他手上剩下的股份時,他還想給高虎吩咐,放棄殺掉姜辰的計劃。結果沒想到姜辰居然對他的暗中產業下手,心頭惱怒不已,頓時放棄了讓高虎放過姜辰的想法。

「距離高虎發給我信息,已經過了半個小時了啊,怎麼還不給我打電話過來。」許志業心裡突然變得慌亂起來。

許志業尚不知道的是,此時的高虎正在警察的陪伴下,在醫院包紮傷口。而刺殺姜辰的計劃已然失敗。 許志業不停的在屋子裡走來走去,眼睜睜的看著時間一點點的流逝,許志業的心裡不由得越來越慌亂。失敗了?想到這個結果,許志業的雙腿就不由得一陣發抖。

「爸,還沒睡呢。」許華升一進門就看到在客廳里站著,面色陰沉的許志業,心裡不由得一突,這是出什麼事了,許華升第一次看到自己父親這個樣子。

「我不是讓你最近都待在家裡嘛!你又跑哪裡鬼混去了。」看到許華升,許志業的心裡突然升起一股怒火,對許華升大吼道。

「這不是家裡無聊嘛。」許華升張了張嘴,低聲說道。

「拜你所賜,現在公司幾近破產,你還有膽子在外面鬼混?」一想到姜辰之所以對付許氏,便是因為許華升在學校對付姜辰所致。許志業的氣就不打一處來。

「啊?」許華升頓時傻眼,完全不明白父親說的是什麼意思。公司破產?跟自己有關?許華升半天回不過神。

「啊個屁啊,你啊!草擬嗎的,一天到晚不好好學習,盡給老子惹事。」看到許華升的樣子,許志業心裡那個氣啊,直接狠狠一腳踹在許華升的肚子上,把許華升給踹到在地,怒罵道。

「爸,我錯了我錯了,我再也不敢了,我一定好好學習。再也不惹事生非了。」許華升被這一腳喘的半天喘不過氣,稍有好轉后便連忙跪著對許志業道歉。儘管到現在為止他還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哪裡把許志業給惹到了。

看到自己兒子的樣子,許志業的火氣稍稍消了一點。畢竟是自己的親身骨肉,而且事情都已經發生了,他再追究責任也沒有用。

「明天,你照常去上學,不用待在家了。」許志業沉聲說道。

「嗯嗯,沒問題,我一定一大早就去,絕對不遲到。」許華升聽到許志業的話,感受到許志業的火氣已經消了一些,連忙回答道,生怕再惹到他。

「明天你去學校,記得一定要看姜辰在不在,要是他在的話,立馬給我打電話。」

許志業對高虎的刺殺行動還是放心不下,便想讓許華升去學校打探消息;如果姜辰明天正常上學的話,那他就要考慮怎麼甩鍋,來否認高虎跟他的關係了。

「姜辰?老爸你也認識他?」許華升聽到這個熟悉的名字,不由得一愣。

「呵,何止是認識啊!」許志業的語氣突然變得十分冷冽。

許華升悄悄抬起頭,看著面色陰沉的父親,心裡一動:「難道老爸這次生氣跟姜辰有關?」

「好了好了,去休息吧。」許志業不耐的擺擺手。

「嗯嗯,老爸你也早點休息。」許華升站起身來,往自己的卧室走去。

回到卧室后,許華升的臉色陡然陰沉了下來;該死的姜辰,一定是他得罪了老爸,害得自己挨揍!

良辰詎可待 「等著吧,姜辰!這次不管你有什麼手段,也擋不住我。」許華升掏出手機,惡狠狠的說道。緊接著便打開手機通訊簿,找到一個電話撥打過去。

「是花生啊,怎麼想起給我打電話了,找我有事?」

「燦哥,我想求你幫我個忙。」許華升聽到電話里的人叫自己的外號,也不生氣。

「怎麼,在這華陽市還有你許大公子擺不平的事情?」電話里的人詫異的問道。

「遇到了一個不要臉的狗東西,他居然找道上的人來對付老子。」想起上次姜辰跟一幫混混堵著自己,許華升就是一陣火大。

「你找人堵回去不就行了,你許大公子不會這點本事都沒有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