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我憑什麼要告訴你啊,你們趕緊離開,別妨礙我!」雪芙盡量讓自己的聲音聽著不那麼緊張,但還是被鳳熙皓髮現了!

鳳熙皓示意古喜退下,抬頭看著假山上的人,有些搞笑,問:「你是不是爬上去下不來了?」

「誰、誰誰下不來啊,你別、別胡說!」雪芙結巴的話語已經暴露了她的心理,鳳熙皓失笑,說:「那你下來啊!」

「我堂堂雪府的大小姐,你讓我下來我就下來,那我多、多多沒面子!」我為什麼要爬上來,可以躲在其他地方啊,笨!

「大膽,竟敢對皇上這麼說話……」

「哎,古喜……」鳳熙皓想阻止已經遲了,古喜已經說出了他的身份,他看向上邊下不來的小丫頭,想著她該怎麼說話,卻沒想到她竟然聽了之後在空中一躍,翻了個跟斗,輕輕鬆鬆就站在了鳳熙皓的面前,背對著他站著,自言自語:「還不錯,我以為下不來呢,哦,對了,皇上!」

雪芙說完轉身看著鳳熙皓,在她轉過身的那一刻,鳳熙皓的眼裡滿是驚艷,連古喜都被雪芙絕美的相貌震驚到了!

這世上竟有如此絕美的人兒,當真稱得上是鳳國……不,是天下第一美人兒!

心動的感覺!

這就是雪相的嫡女,雪大小姐?美,真美,已經不能用美形容了!

雪芙轉過身後對鳳熙皓上下打量,盯得鳳熙皓臉都有些泛紅,雪芙突然前進,眼珠子都快粘在鳳熙皓身上了,鳳熙皓因為她的突然靠近身體止不住的向後仰!

古喜見后被她這大膽的舉動,急忙說:「放肆,見了皇上不但不行禮,你怎可如此……」

「閉嘴!」雪芙突然看向古喜說道,就兩個字,竟然讓古喜心裡泛起一絲敬畏之心!

「你是皇帝?」雪芙懷疑地問,鳳熙皓聽后笑了,反問:「怎麼,看不出來朕是皇帝?」

雪芙聽了退後一步,兩人之間也就一步之遙,她撐著下巴打量著他,他問「你在看什麼?」

「看你啊!」雪芙脫口而出,她這態度著實讓鳳熙皓覺得有趣,雙臂交疊好整以暇地看著她,就等著她的下一句話,沒想到她最後看著他說:

「你……真可憐!」

雪芙說完竟然轉身就走,把鳳熙皓弄得莫名其妙的,等他反應過來,雪芙已經離他有段距離了,他急忙追上去,想知道她剛才那句話究竟是何意思。

「你剛才為何那樣說?」

「沒事,隨便說的,別放在心上就行!」

「朕怎麼可能不放在心上?」鳳熙皓見她不理會他,順勢拉住她的胳膊,「你剛才說你是雪相之女?」

「嗯,如假包換啊!」

「這樣,你解釋一下你剛才那句話,朕就滿足你一個願望,如何?」

腹黑爹哋假純良 「皇上不可……」古喜想要阻攔,但為時已晚,皇帝金口玉言,不會更改了!

雪芙聽后眼睛一亮,問:「你說真的?」

「真的,君無戲言!」

雪芙聽后已經想好了要做什麼了,她轉向鳳熙皓,看著他,說:「我說你可憐呢,是因為我在你身上看到了忍耐和妥協,作為一個皇上怎麼會忍耐,應該是長期被人掌控吧?」

她的話讓鳳熙皓一愣,古喜震驚,現在已經急了,正要開口卻被鳳熙皓阻攔!

「你繼續說,朕恕你無罪!」

「好,你好多事情不能自己做主,一直有人替你做決定,或者說有人把自己的想法強加到你身上,你只有忍耐,忍耐之後便是妥協,而且你只有妥協,想必能把你逼到這個份上的人,一定是你最親近也最敬愛的人,同時你也怕她,哦對了,我說的她是個女字她,堂堂皇帝竟然會怕一個女人,真是可憐有可悲!」

「你還看到了什麼?」

「不甘,心有抱負卻無法施展,處處被人壓著,你的身上還有悲傷,但我還不知道你的悲傷是來自哪裡!」

鳳熙皓聽后自嘲地笑著,看著她問:「還有嗎?」

「有,不過這次是我的疑問!」雪芙好奇的看著他,然後直接問出口,卻沒有注意到,她問出問題時雪相和雪庭風剛好趕到,也聽到了!

她問:「你……中毒多久了?誰給你下的毒,還是慢性毒藥?」

她的話一出口在場所有人都震驚了,一時間忘了反應,雪芙還有一個問題,剛想問出口,就被人打斷了!

「芙兒!」雪相和雪庭風從不遠處走來,三人循聲望去!

緋色豪門,老婆乖乖回家 雪庭風上前一把拉過雪芙,檢查她有沒有受傷:「假山上多危險,摔下來怎麼辦?沒事吧?」

「沒事,哥哥!」雪芙笑著說,鳳熙皓的眼神從未離開過雪芙,他好像……

「皇上,芙兒口無遮攔,還望皇上勿怪!」雪相向鳳熙皓行禮道,原以為鳳熙皓會怪罪,卻沒想到他笑著說:「雪芙小姐天真直爽,朕怎麼會怪罪?」

鳳熙皓說著看向雪芙,問:「你剛才好像還有話說,繼續說完!」

「我……」

「芙兒不可!」雪庭風攔住她,聲色俱厲,他從未這樣對她說過話!

「皇上,小妹還小,說過的話也只是玩笑話,還望皇上切勿放在心上!」

「怎會是玩笑話,哥哥?」雪芙不同意,反駁道,然後看向鳳熙皓,問,「你……還想聽嗎?」

「你說朕就聽!」

「我說了你可別怪罪!」

「朕恕你無罪,說吧!」

雪芙聽后一笑,看了看雪庭風和雪相,對鳳熙皓說:「你的身上少了一樣東西!」

「何物?」

「一個作為皇帝不可缺少的東西!」雪芙想了想后,脫口而出兩個字,「龍氣!」

「什麼?」

「真龍之氣,就算不是真龍天子,坐上了那個位子,或多或少也會被賦予真龍之氣,可你……沒有,一點也沒有!」

「放肆!相爺,您平時就是這樣管教女兒的嗎?這樣大逆不道的話都說得出來,就不怕奴才稟報太后……」

「太后?」雪芙一副恍然大悟的樣子,「原來是太后啊!」說完看向鳳熙皓,竟然上前,伸手撫上他的臉,「真可憐,我同情你!」說完就退開了,規規矩矩地向鳳熙皓行了禮,卻沒有跪下請罪,反而說:

「皇上,臣女今日所言確實是以下犯上,您答應過不會怪罪,臣女相信君無戲言!」

「君無戲言?呵呵,你倒是有先見之明!」

「當然了,這也只是臣女的猜測,您也可以當我說的只是玩笑話!」

「玩笑話?」鳳熙皓笑著看她,那樣的笑容讓人看著有些神秘,他突然轉移話題,「朕剛才說過,滿足你一個願望,你說吧,有什麼願望?」

「皇上,芙兒她……」

「我想去皇宮!」雪芙在雪相還沒有說完時,就提出了自己的願望,準確點說,不是她的願望,而是興趣,對某一件事的興趣!

「你想進宮?」鳳熙皓被她這個願望驚著了,出宮前,自己的母后可是叮囑過他,臨近今年的選秀,雪相之女也在秀女名單上,而且太后早就看上雪相在朝中的地位,雪相的女兒一定要選入後宮,而且位分不能低,這算是給雪相的大禮!

原本鳳熙皓就不願意來,只是被太后逼著來的,對雪芙沒抱什麼希望,可現在……他改變主意了!

…… 御書房

鳳熙皓從相府回來,就一直心不在焉,把自己關在御書房裡,誰來都不見。

御書房裡的龍案上,放著一幅畫,是鳳熙皓剛回宮就畫的……雪芙的畫像!

「這是我家,我想在哪兒就在哪兒!」

「你讓我下來我就下來,那我多沒面子!」

「你是皇帝?」

「看你啊!」

「你……真可憐!」

「我想去皇宮!」

今天和雪芙說的話歷歷在目,尤其是一想到雪芙那天不怕地不怕的樣子,鳳熙皓就一陣笑,但一想到她說的:

「你中毒多久了,誰給你下的毒?」

「你身上缺了一樣東西,一樣作為帝王本該有的東西,龍氣!」

還有他們之後的對話,單獨的對話,離開相府時,他和雪芙避開了雪相和雪庭風,專門進行了一場談話,只有他們兩個知道……

「你真的想進宮?」

「沒錯!」

「你想……當朕的女人,後宮的妃子?」

然後雪芙就一臉看神經病的表情看著他,說:「你想太多了吧!」

「那你……」

「我只是對你這個人感興趣,準確點說是對你身上的毒感興趣,或者說我想知道你的故事!」

最強軍婚:神祕首長,投降吧 不知為何,當聽到雪芙說不想當後宮嬪妃時,鳳熙皓有那麼一點點的失落,他是皇帝,天底下想進宮的女人多的是,多半是為了榮華富貴,家族榮譽,那些女人他一個也看不上,而雪芙……如今他想留在身邊了!

「但你想進宮的話只能以秀女的身份進來,不然……」

「秀女?什麼鬼?」雪芙一臉懵,說,「進宮怎麼還這麼多要求?」

「那你怎麼想的?」

雪芙想了想,儘管不明白選秀是什麼意思,但只要能進宮,看看一個高高在上的皇帝,怎麼會活成這個樣子,所以……

「好,我答應你,以秀女的身份進宮,不過我可跟你說好啊,我只在宮裡待……一個月,一個月之後我要回家的!」

鳳熙皓聽后笑道:「好,朕答應你!」就看你一個月後還能不能回來!

「如此,就多謝皇帝哥哥了!」

他坐在龍位上,看著眼前的那幅畫,畫中之人巧笑倩兮,美目盼兮,一身纖纖白衣紗裙,髮髻上就只有一支白玉簪,清新脫俗,宛若天仙!

「皇帝哥哥!呵呵呵……」還是第一次有人這麼叫他吧!

這時,古喜進來,回宮之後,鳳熙皓讓古喜去查一查雪芙的事,如今這是查清楚了!

「查的如何了?」鳳熙皓邊說邊將畫收起來。

古喜有些猶豫,鳳熙皓蹙眉看著他說:「查到什麼了就說!」

「是,皇上!」古喜說,「雪芙小姐兒時因為身體不好,所以一直被丞相養在良城,半年前和雪公子出去遊玩,划船時不慎落水,自此昏迷不醒,直到前段時間才清醒過來,不過醒來之後性情大變,變得比以前開朗活潑,也很善良,但就是……」

「什麼?」

「就是因為落水時腦袋撞到了河裡的礁石,所以醒來之後腦子有點……不太正常,時而像個八歲孩童,時而又像成熟穩重的成人,有的時候還神神叨叨,經常說一些莫名其妙的話,還有一些怪力亂神的言語,皇上,我們今天見到的可能……」

鳳熙皓聽到古喜查到的信息,有些震驚,可他今天見到的雪芙一點也不像八歲孩童,她今天跟他說過的話沒有几几人知道,就連他自己也不知道,而她卻知道,並且……她懂他!

「皇上,一個痴傻的秀女,是不能進去後宮的!」

「痴傻?朕看她不是痴傻,而是聰慧,而且聰慧得有些過頭了!」

「那皇上是準備……」

「讓她進宮,這不也是母后所希望的嗎?而且你以為母後會希望朕娶一個聰明過頭的女人,所以雪芙越是痴傻越符合母后的要求!」

這時,御書房外傳來一陣尖細的聲音,「太后駕到!」

這一聲傳來,鳳熙皓和古喜對視了一眼,鳳熙皓快速將卷好的畫像收好,起身迎接。

「兒臣參見母后!」

太后一身明黃色宮裝,上面綉著涅槃鳳凰,頭戴鳳冠,歲月並未在她的臉上留下痕迹,依舊年輕貌美,但面上不像平常女子的柔弱,反而異常凌厲嚴肅!

「皇帝免禮吧!」太後走到一邊坐榻上坐下,「坐吧!」

「謝母后!」鳳熙皓落座后,太后就直奔主題,說出今晚來御書房的目的。

「皇帝今日去相府可見到雪相之女雪芙!」

「回母后,見到了!」

「那……感覺如何?」

鳳熙皓一聽,微微蹙眉,半晌后他說:「母后,恕兒臣直言,雪相之女不宜入宮為妃!」

太后聽了有些疑惑,但又有些惱怒,說:「怎麼不適合?」

「母后,一個痴傻的女人怎麼能入宮為妃,這不是……」

「你說什麼,雪相之女是……」太后怎麼也沒想到雪芙是痴傻之人,可是這不正符合她心中所希望的嗎?

「皇帝的意思是……」

「如此痴傻之人還是不宜入宮,所以還請母后……」鳳熙皓故意這樣回答,果不其然,太后怒斥道:「胡鬧!」

鳳熙皓眉頭一挑,對於太后的反應瞭然於心!

「她再是痴傻,也是雪相的嫡女,雪相在朝中一向保持中立,憑他今時今日在朝臣中的威望,若是拉攏他,一定能讓我們在朝堂上壓鳳西涼一頭,更何況雪相還是你們的老師!」

「母后……」

「皇帝不用再說了!」太后態度堅決,起身離開時留下話,「皇帝,哀家這是為了你好,無論如何,雪芙都必須入宮,而且在宮裡的位分不能低!」

「可是母后……」

「哀家已經決定了,為安撫雪相,封雪芙為郡主,以郡主的身份入宮,哀家就不信皇后還敢違抗哀家不成!皇帝,這次你必須聽哀家的!」太后說完徑直就離開了御書房!

「兒臣恭送母后!」

太后離開后,鳳熙皓笑容滿面地坐在龍椅上,他的目的也達到了,還有一個意外之喜,太后竟然直接給了雪芙郡主之位!

「皇上英明!」古喜行禮道。

「三天後便是秀女入宮甄選,古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