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看海吖,阿羽你要不要一起?」小芽兒聲音脆生生得道。

「好啊!」顧微羽從窗戶上躍出,身子一旋落到屋頂上,在小芽兒身畔坐下。

一望無際的海平面上,一輪紅日正冉冉升起,雲霞與海水相映成輝,美如仙境。

顧微羽難得見海上日出之境,不知不覺間整個人都看呆了。

「阿羽,是不是美極了?」小芽兒湊過來道。

「美哉,美哉!」顧微羽目露讚歎之色。

靈氣氤氳間,有海島若隱若現,霞光萬道照射其間……讓人眼珠子都捨不得移開。

「阿羽,我們去海里看看吧?」小芽兒指著高崖下的海興緻勃勃地道。

顧微羽聞言瞥向小芽兒,她心知小芽兒對大海「覬覦」已久。

「我們在屋裏留個傳音符吧?」

顧微羽沉吟片刻后道,不然若是有人前來尋她們卻不見人影,怕是會引起一些不必要的誤會。

小芽兒嗯了一聲,「還是阿羽你想得周到!」

兩人回到屋內,留下一份傳音符告知她們的去向,這才相攜去了海邊。

站在波瀾壯闊的海岸線上,海風習習吹來,將她和小芽兒的衣衫和頭髮吹得飄揚起來,傳出獵獵聲響。

顧微羽拿出一顆避水珠遞到小芽兒面前,「走吧!」

兩人口含避水珠,沉入海水之中。

那海水遇到顧微羽她們,自動自發繞開,她們雖在海中,衣衫卻不沾一滴海水。

海底的世界色彩斑斕,各色海洋生物時不時地掠過她們身側,大都都是一些低階的海洋妖獸。

這些海洋妖獸大多智力低下,實力也低微,且數量極多。

瞥見顧微羽和小芽兒的身影出現,它們還未靠近便已遠遠避開,壓根就不等顧微羽他們靠近。

大多數海獸見了她們都唯恐避之不及,當然也有反其道而行之的,見了顧微羽她們,打了雞血似的湊上來。

顧微羽一開始還使用雷系法術,將那些膽大包天的傢伙電得暈暈乎乎。

到了後面,她突發奇想,將雷隱劍拿出,在海底運起劍法來。

因着海水的阻力,顧微羽出劍的速度受到了很大影響,可這並不影響她劍式的威力。

看到那些靠近的魚成片「暈」死過去,顧微羽手上雷隱劍使得更起勁了。

漸漸地,她摸索出在海底出劍的一些技巧,怎麼樣出劍速度才能更快一些,更快一些……

小芽兒在一旁看得瞠目結舌,她羨慕極了,「阿羽,你出劍的模樣簡直酷呆了,我也要學劍!」

顧微羽從儲物袋裏掏出一柄玉劍,「接着!」

小芽兒接過劍,學着顧微羽的模樣挽了一個劍花,卻發現水裏阻力太大,她差點沒把劍給丟到海里去。

「芽兒,你拿着劍先耍耍,熟悉熟悉。」顧微羽莞爾一笑,「這海底練劍難度系數大,待會上岸后我再與你細說!」

小芽兒拿着劍嘟著嘴道,「那好吧!」

顧微羽再次嘗試着在海底一面練劍,一面繼續往海底深處的未知領域探索。

小芽兒在一旁睜著大大的眸子目不轉睛地看着,倒是認真得很。

她一面看還一面比出一些劍式,瞧著似模似樣的。

顧微羽見狀面露笑顏,將練劍速度放緩,特意將入門的一些劍式耍出來。

小芽兒跟在她身後學得津津有味,不知不覺地,兩人便沉入到了深海處。

「哇,那顆貝獸里是不是有一顆珍珠?」

小芽兒無意間瞥見迷濛的海水間有亮光閃爍,細看才發現,原是一顆寶珠!

顧微羽扭頭看去,還真是! 「有埋伏。」白千雪大聲提醒。

啪地一聲,前面箱子的木製窗戶碎裂,三條人影先後從裡面跳了出來,撲向白千雪,正是黑石城的戰士長和另外兩個戰士。

「報告,倉庫里出現大批敵人。」

與此同時,存放砂礫的那個倉庫,神龍城待在裡面裝沙子的兩人,緊急報告,並扔下手裡的活,轉身逃向外面。

卻見三十個黑石城的戰士不知道從哪裡出現,緊跟著他們沖了出來。

「殺——」

「兄弟們上,圍殲他們。」

黑石城的戰士們大喊著,四散開來撲向神龍城這邊的人。

砰砰砰,再次槍響了,這次三聲,神龍城這邊,剛剛從倉庫里逃出來的兩人,其中一人中彈倒地。

第一次四槍,命中兩人,第二次三槍,只命中一人。

已經算是比較准了。

黑石城挑的也是槍法準的人當射手。

幾乎在第二批槍響的同時,高鴻展已經從運輸車裡面探出了頭,一把將倒下的機槍手拉開,控制了機槍。

安裝在運輸車上的機槍,是有供彈倉的,沒有人扶著彈藥帶,也可以一人進行順暢射擊。

步槍子彈過來的方向只有一個,但狙擊位置卻有兩個。

這條通道到底對面工廠的一扇窗戶,以及通道前方几十米外,一個轉彎口附近,緊貼牆壁的一排巨型鋼管後面。

高鴻展對著那兩個位置一頓猛攻。

噠噠噠……

子彈像雨點般傾斜而出,那扇窗戶附近,還有鋼管,兩個位置都立刻被打成了馬蜂窩。

二十毫米口徑機槍子彈,打穿工廠牆壁都綽綽有餘。

因為城市內部,只有大區域,以及一些特殊設施的牆壁才是很厚,純特殊合金打造的,極為堅固。

比如區分工業區的外圍牆壁,各種通道牆壁等。

單純的工廠牆壁,住宅區內部牆壁等,只有外表一層鋼鐵,中間都是木材等原料,是不可能全部用鋼鐵的。

一些地方,譬如餐廳內部的裝飾和隔間牆壁,甚至全部是木材。

因為通道牆壁,大區域設施等是城市框架,跟城市內部的承重柱,城市外壁之類一樣,屬於關鍵部位。

而工廠或餐廳等的內部並不是。

高鴻展才攻擊了幾秒,兩個人從被打歪,冒著氣體的鋼管後面栽倒,躺在了通道邊。

工廠窗戶附近也傳來了慘叫聲,並很快就沒了任何聲音。

不用說,也被擊殺了。

「瑪德。」

內部通訊頻道里,也聽得到自己人的慘叫聲,更是沒了任何回報,黑石城戰士長不用去確認也知道是怎麼回事,他很是惱恨。

他們在那兩個地方埋伏了四個人,兩人一組,每組只用負責對付一輛運輸車上的機槍手。

之前他吩咐過,幹掉機槍手,壓制住對方的第一波攻擊就撤離位置,繞路加入這邊的近身混戰,不用管後續的機槍手,和其他敵人了。

因為他們要的就是主力衝出來時,不被機槍掃射。

射手的工作就是偷襲,幹掉警戒的機槍手,而不是壓制機槍,你幾支步槍怎麼可能壓製得了機槍。

也不是攻擊其他人。

他們的戰術就不是遠程射擊,而是近距離混戰,利用人數優勢消滅神龍城這邊的人。

因為神龍城步槍多,還有機槍,遠離混戰人群的目標太明顯,必然是會被射殺的。

結果,那四人居然沒有離開,還在伺機用步槍攻擊。

其實,主要在於他們沒什麼熱武器戰場方面的經驗,以為自己的位置不會被發現。

畢竟平時打獵為主,哪裡上過真正的那種槍彈橫飛,子彈從頭頂呼嘯,身邊隨時落下炮彈的戰場。

高鴻展還想攻擊黑石城戰士長几人,但發現對方已經靠近白千雪了,附近那些黑石城的人更是已經殺入了運輸車附近,再開槍會傷到自己人。

看不到狙擊手,進行火力壓制,也沒辦法百分百確認對方已經被擊殺的情況下,自然是不管三七二十一,打光一個彈倉先的。

以機槍的射速,也就片刻的事。

兩個狙擊點已經被打爛了,兩具屍體可以確認,另外那個點的人也多半死了,其他地方會傷到自己人,所以高鴻展也沒再裝彈了。

他直接放棄了機槍,拿起剛才放下,已經上堂了的手槍。

砰砰砰,連續射擊,這麼近的距離,手槍極為好用,也是相當的準確,命中率絕對在百分之五十以上。

一個彈夾打完,直接擊倒了七個黑石城的戰士。

高鴻展根本不換彈夾,直接扔掉了這把手槍,拔出了別在腰上的另外一把手槍,手法嫻熟的開保險,上堂,一氣呵成。

繼續攻擊。

守運輸車的六人,四個機槍手,兩個司機,他們都待在運輸車裡。

倒下了兩個機槍手,另外一個後備機槍手,和兩個司機也跟高鴻展一樣,掏出手槍攻擊。

高鴻展在機槍位上,居高臨下。

但運輸車也是有射擊孔的,兩人在駕駛室里開槍,另一輛車裡的後備機槍手開了一槍,就出來攻擊了。

還有一個搬運沙袋的人,黑石城發起突襲時,他在運輸車裡面,存放一個沙袋,也是隨手扔掉了沙袋,拔出手槍衝出來。

手槍的攻擊速度和瞄準方式,可不是步槍,近距離內,在狹窄和人群密集的地方極為高效。

整整五把手槍,一下子就壓制了從倉庫里攻出來的三十人。

神龍城這邊,從倉庫里逃出來沒倒下的另外一人,只擋了對方的兩個戰士幾下,就獲得了喘息。

因為那兩個黑石城戰士在攻擊他時,被高鴻展他們輕易擊倒了。

所以,他也拔出了手槍,開始背靠運輸車,近距離射擊。

「艹,這麼多的手槍。」

黑石城這邊衝出來的人,一開始士氣很高的,結果才接觸戰就倒下了三分之一人,然後很快就傷亡過半了。

這些人頓時全部蒙了。

剩下近半的人拿著直刃刀,前進不是,後退也不是。

再次被擊殺了幾人,他們終於崩潰了,幾人往黑石城戰士長那個方向逃離,一些還在倉庫附近的,竄入倉庫逃離。

在強大火力下,完全就是一面倒的屠殺,才接觸幾分鐘,黑石城精心布局的伏擊戰就宣告破產。

黑石城戰士長那邊,他們的速度也是很快的,在運輸車這邊還在戰鬥的時候,他們已經跟白千雪接觸戰了。

白千雪沒有掏出手槍,因為黑石城戰士長三人從窗戶里衝出來的時候,幾乎就已經在她面前幾步了。

黑石城戰士長三人躲藏的大箱子,也是經過改裝的,裡面有個暗門可以打開,直接進入後面的工廠,所以他們是在神龍城的人檢查過後,才進入躲藏的。

原本他們還想繼續再看看,多一點準備的,就是因為白千雪發現了這個大箱子的異常,想靠近再次搜查。

他們戰士長覺得會被發現,所以馬上就開始了行動。

也因此,在發現敵情后,白千雪就不得不直接跟戰士長三人接觸戰了,她沒時間掏出手槍。

但拔刀卻很快。

鏘鏘的兩聲,背後的短刀擋住了當頭劈下的兩把直刃刀。

沒等黑石城第三個戰士出手,白千雪一腳踢出去,正中那個戰士的小腹,那人還沒攻擊就被踢的倒退了好幾步,靠在大箱子上才穩定了下來。

砰地一聲,神龍城運輸車附近的支援到達,這個黑石城戰士小腹中了一槍,因為他離開了戰團。

受傷之下,這人立刻逃進了大箱子裡面。

白千雪變成了以一打二。

「儘快了結她。」連續幾招過後,黑石城的戰士長有點焦慮了,因為他發現了運輸車那邊已經崩潰的手下。

神龍城有這麼多的手槍,彈藥還很充足。

最重要的是射擊水平極高,團隊配合更是嫻熟,完全就是久經沙場的人。

這些都太出乎他們的預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