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叫楊冰,來自長城守衛軍,我兌換的是鎧皇的滅世魔鎧修鍊法門。哼……」對於周圍人的反應,這名女子顯然有些不爽,所以聲音有些悶。

滅世魔鎧?這種一聽就嚇死人的東西,真的可能憑藉那試煉任務的幾百積分兌換的到嗎?

就在羅修心中無語的時候,還敏銳的注意到了,身旁女子臉上那一閃而逝的冷笑。好吧,羅修更加無語了。

看來這個女人,最多也就比那林凡稍微強一點。

不等眾人轉移視線,羅修便已經十分主動的開了口。

「我叫羅修,一個讀研的學生,課餘時間兼職當一名志願者,我上個世界結束以後兌換了劍法。就是那種很帥的劍法。」說完,羅修還有模有樣的用手指在眾人面前耍了幾招,看上去很是單純。但隨後,他的臉上便就又露出了失望之色。「只可惜,我的劍沒辦法帶進來,不然,我一定讓你們看看,很厲害的。」

雖然在這種情況下,眾人都知道羅修極有可能是裝的,但他那不帶絲毫做作的表情,還是不由自主的讓人放鬆了一分警惕。也許,這就是演技與顏值並存的優勢吧。

到目前為止,距離眾人來到這個世界,已經過去了將近20分鐘左右,而通過羅修這段時間的觀察,這幾個人的大概性格也都已經差不多被他分析出來了。當然,這些分析出的結果準確性不大,不過作為參考資料卻已足夠。

孫香,孫茹:

典型的附庸派,做事沒什麼主見,但卻比較穩重,性格也偏於善良,一般情況下不會對其他人產生敵意。

這種人說白了,也就是被利用的下場,只要羅修能說出一些大道理來,再拿一些不違背她們良心底線的理由往她們脖子上一套,就可以讓她們幹什麼就幹什麼了。

姜尚:

為人比較低調,但絕對屬於那種心裏什麼都明白,卻不願表達出來的人,這點和羅修比較類似。

至於人性方面不太好說,不過大多數這樣的人,性格都偏於灰暗,而且戒心非常強烈,這種人通常善於隱藏自己的底牌,或者說,城府比較深。

但這種人也有弱點,只要找到了他真心想要的,也很好利用。

林凡:

心高氣傲,自私自利,思考問題比較片面性,頭腦不太靈活,卻偏偏喜歡自作聰明,性格比較自大。

通常情況下,除了自己,決不會相信任何人,屬於那種梟雄類型,但卻又沒有那種人所必須的魄力。

羅修目光微閃,垃圾一個,雖然所謂的吸血鬼血脈攻擊力未知,但如果有威脅,可以立刻清除!

論玩心眼,把十個林凡綁在一起,恐怕也不是羅修的對手。

楊冰:

頭腦很靈活,心性比較高傲,主觀性很強,但可以說是剛愎,很容易被人利用犧牲,換句話說,是典型聰明人的擋箭牌,永遠是被人消災擋禍的下場。

沒有威脅,但還有利用的價值。

至於蔣天星,林沖,武田……都屬於冷靜,自信,且擁有一定自身實力的類型。

性格方面,三人各有千秋,若靠單純的話語,恐怕不好利用,但若是下套,也可以為羅修充當打手。

雖然目前任務什麼都還沒顯示,但倒是可以對這些人進行一些心理暗示,讓後面的算計更輕鬆一些。不過,該怎麼做呢……

就在羅修心中進行着分析的時候,有些人的耐心,卻明顯有些不夠用了。

靠近門口的蔣天星,第一時間就拉開門走了出去。

「啊!你是誰!?」

突如其來的驚叫聲,直接打斷了羅修的思考,其他人顯然也都好奇發生了什麼,於是一群人便擁擠著朝着門外走去。

待到羅修等人全部走出去以後,正好看見那非主流小太妹,正被一個箭步衝上前的蔣天星,無情的扭斷了脖子。

而還沒等蔣天星喘口氣,下一秒,對面屋子中就傳來了動靜,蔣天星隨手就把手中被掐斷脖子的小太妹屍體丟了出去。

然而,還沒等他朝對面那間屋子走去,武田已是大步上前,並抓住了他的肩膀。

「住手,你這樣殺人,等這個世界的官方介入,我們怎麼完成任務。」

從蔣天心的表情來看,他似乎是很不爽,但介於目前的形式,最終還是忍下了。

「姜尚兄弟,我去看看裏面的動靜,你看住蔣天星。」

武田隨口朝着身後的姜尚吩咐道,顯然,已經將自己當成了領導者,而那姜尚,倒是也沒反對。

見狀,武田直接就鬆開了蔣天星的肩膀,並小心的走到了那扇門前,側耳聽了聽,裏面似乎並沒有動靜。

為了不引起太多關注,羅修倒是並沒有跟上去。

此時,房門已經被武田緩緩推開,通過他的身體與門框的縫隙,眼神敏銳的羅修,隱隱看到一個渾身濕漉漉的小太妹,正躺在地上。

武田的頭顱微動,似乎正在掃視着屋內。隨後,他就直接走了進去,並蹲在了倒地的小太妹身邊。稍微查看過後,便直接朝着門外喊道:

「孫茹,孫香你們過來。」

聽見屋內武田的叫聲,孫茹,孫香也沒有猶豫,越過眾人,快速的就來到了武田的身邊。

看着地面上的女子,孫香詢問的聲音傳出:

「武田老師,有什麼發現嗎?」

「你倆用你們家白鶴氣試試能不能把這女子喚醒。主神到現在還沒有發佈任務,而這女子又在我們眼皮底下被人沉水導致昏迷,你們倆喚醒她,看看能不能詢問到什麼。」

白鶴氣?在聽到這個詞之後,這二人人在羅修心中的利用價值,又上升了些許。

「嗯,」

「好。」

對於武田的吩咐,二人自然是連忙點頭應聲,而那孫香,更是一把抓住那小太妹的肩膀,想着把小太妹扶起來。

但是剛接觸到小太妹的孫香,整個身體卻是瞬間緊繃,隨後便直接朝地上摔去,宛如中魔了一般。

武田剛要伸手去接,但是羅修卻發現他的瞳孔突然猛縮,整個人就像是被定住了一般僵在原地。

但孫香身邊的孫茹看到孫香摔到,卻還本能的想要去接住她。

已經僵住的武田,見到這一幕後,硬是擺脫了身體的本能,連忙沖着她大喊:

「別碰她。」

然而,此時一切都已經晚了,在孫茹觸碰到孫香的瞬間,也出現了和孫香一模一樣的癥狀。

武田看着倒在地上的二人,恐懼的連忙後退兩三步,直接就從房中退了出來。

而此時,在外面看着武田狼狽後退的其他人,哪裏還會不知道出事了。

那叫姜尚的傢伙,更是直接來到了武田身後,低聲問道:

「怎麼回事?」

武田似乎還沉浸在剛才的恐懼當中,壯碩的身體竟是有些顫抖,聽到那姜尚的問話之後,心有餘悸的回道:

「不清楚,但是屋子裏有看不見的某種東西,很危險!」 李曼找到了自己的親侄子,要為他辦一個歡迎晚會,主角除了他還有一個人。

她覺得天太冷,那就不如開心一下,反正也沒有怎麼開心過了。

想着角落裏的那個女人喊來了福叔。

家裏那邊不是說要給我找一個男朋友嗎?正好,我就來考考他們吧。

福叔於是說道:「小姐,你想怎麼搞他們呢?你有什麼想法可以和我說,待會我會去安排清楚,以免造成什麼誤會。」

司徒欣然說道:「很簡單,我不是不愛笑嗎?那你就讓這些人逗我笑吧,他們只要叫我逗笑了,就給他們一個和我獨處的機會,至於是不是入了我的眼睛?那就要看他們本事了。」

福叔說道:「好的,小姐,一切就按你的辦法來辦。」特別去找李曼商量這一件事情。

司徒欣然只要出來,就可以將某一個地方鬧得天翻地覆,不過當然是可以的高興就好。

司徒欣然就是林若曦的一個朋友,家庭背景也很強大。

在獲得了李曼女士的同意之後,福叔上到了中央說道:「大家好,我們家的小姐相信剛剛大家也都見過了不知道覺得怎麼樣?」

如果滿意的話,那我們就開除了條件,誰能夠博得我家小姐一笑,那就會獲得和他獨處的機會了。

所有的人都一臉不相信,難道就這麼簡單嗎?

剛開始台下的所有人都認為這是一個玩笑,沒有放在心上。

看着福叔一幅隨從的樣子好像並不是玩笑而是認真的。

但是大家愣住了,這有一點點好笑呀,這博人一笑有什麼難的。

還是說這個大小姐天使就不會笑,特意來為難他們。

不過大家也都是好奇啊,這個小姐到底是何方神聖。

居然不會笑,也不知道這個司徒小姐有什麼牛逼的背景,還是說有什麼特殊的本領能憋住笑。

福叔則是說道:「好,你們不用懷疑,事情就是這麼個事情,只要你們能懂得我家小姐的一笑,就可以和她獨處一段時間。」

這段時間裏是否能得到你的青睞?那就是你們的本事了,如果在這段時間裏對你青睞有加那麼這個人將會是我司徒家的女婿。

其實福叔的心裏更多的是無奈,畢竟只能聽小姐的。

明明就是一個幌子,這樣荒唐的借口也就只有司徒欣然能夠想的出來了。

沒想到小姐在這種地方也要開玩笑,但是能怎麼樣呢?

畢竟人家是小姐也只能妥協操作了,不然司徒欣然不高興了那豈不是回家還要作惡?

這可讓老爺那邊怎麼辦啊,都是福叔自己的事情啊。

台下的人得到了肯定的答案,就說道:「我們沒聽錯吧,就惹得小姐笑一下就可以了,就這麼簡單?還是說其實是有要求的。」

「你沒有聽錯,這就是條件如果你真的能得到我家小姐一笑,那麼你的運氣也是好的,所以展示你們各自的本領來讓我來看一看大家吧。」

聽到這句話之後,有人歡喜,有人憂愁。

有人覺得逗女孩子歡心,本來就是男孩子天生的本領,這不是順手拈來的事嗎?

而有些人則是擔心,這逗女孩子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而且有的人偏偏就不會懂女孩子。

站在人群中,最得意的還是王晨,畢竟王晨這個花花公子也是出了名的。

至於女生笑這件事就是一件小事罷了。

他現在主要的事,只不過就是讓司徒欣然一笑。

萬一以後是王晨得到了司徒家父母的支持,那豈不是一舉多得?

但是沒有人知道王晨這次來的目的到底是為了什麼。

司徒欣然只是想找一個她認識的人而已。

她再一次看完全場,就沒有發現郝眉的身影瞬間皺起了眉頭。

心想着好奇怪呀,明明得到確切的消息說,郝眉哥哥就在A市怎麼自己來了反而郝眉沒有來。

難道說他沒有參加今天的晚會嗎?不應該呀,現在的地位這種宴會郝眉也是可以過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