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去,竟然真有這種事情啊!」

蘇倩看着石心怡,詫異的問:「心怡這是被什麼鬼纏身了?」

「童鬼!因為童鬼聽話、容易驅使、不會造反、也沒有一般厲鬼的邪氣,一般的法師最喜歡養這種鬼!」

「童鬼?」

「對,就是法師,挑選一位剛死不久的孩童,年齡不得超過十歲,進行領養……」

「啊?哪有這麼巧的事情啊?小孩子的屍體又是從哪裏來的啊?」蘇倩好奇的問。

「找嗎,有道德的法師,高價從家屬手裏交換屍體,但一般人家都不會願意,只有貧窮家庭才會做這種交易,但這是很少的!」

「沒有辦法,他們平常沒事就漫山遍野的尋找,找到合適的,就夜深人靜的時候,就把偷回來!」

「啊?偷啊?」

「嗯!」「那偷回來怎麼辦?」蘇倩好奇的問。「偷回來,然後拿着燃燒劇烈的臘燭棒,往孩童的下巴,直到孩童下巴開始滴出人油……這時法師立刻拿開臘燭,手拿着瓷碗接着人油,一直到滴完為止。拿這碗孩

童的人油,放在法壇,開始二十四小時全天候不斷地輪流祭練……」

聽完劉黎明的解釋,蘇倩毛骨倏然,蘇倩一身涼颼颼的,瞬間雞皮疙瘩可起來了起來。

她一項不相信這種迷信的說法,如果不是劉黎明,換做別人,她一定不信。「那我們現在該怎麼辦啊,總不能這樣看着心怡妹子,坐着乾等吧!」 陸細辛是會游泳的,但是被撞下去得太突然,反應不及,而且她手上還有小念羲,下意識便想護着他,把他舉高,離開水面。

自己就顧不上了,腦袋直直淹到水裏。

緊接着又傳來呼喊聲,周圍還有噗通下水的聲音,混亂中,腦袋似乎被人撞了一下。

陸細辛就這樣暈了過去。

等她醒來時已經躺在酒店的房間中,四周圍了一圈人。

見她醒來,眾人圍了上去。

陸細辛目光淡淡一掃,就看到眼圈通紅,腫成核桃狀的陸雅晴。

「姐姐,你終於醒了,嚇死我了?」她拿紙巾擦了擦眼睛,眸中全是關心。

陸細辛抬手按了按穴位,開口:「無事。」隨後目光轉向沈嘉曜,語氣着急:「念羲呢?」

沈嘉曜仔細打量了下陸細辛,見她神色正常,身體沒問題,才開口回道:「被董秘書抱回去了,放心吧,他沒事。」

陸細辛點頭,正欲鬆口氣,頭頂上方就傳來不咸不淡地聲音:「你也太不小心了,自己掉下去也就罷了,還連累沈小少爺,他還不到五歲。」

說話的是趙媛媛,終於能找到機會反擊陸細辛,她簡直不遺餘力。

一直念叨陸細辛不對,非要逞強,讓工作人員抱多好,非要自己上去,現在好了吧,連累的小孩子落水。

那麼小的孩子,被水淹了一下,發燒都是輕的,估計被嚇壞了,說不定留下心理創傷。

陸雅晴抬手阻了媛媛一下,一副為陸細辛說話的樣子:「別說了,姐姐她不是故意的,她就是想抱小少爺而已,誰料到會掉下水。」

「你別為她說話。」媛媛語氣刻薄:「人家小念羲是過來送蓮蓬的,也沒說要她抱,是她非要抱的。」

說到這,媛媛眼神瞥向沈嘉曜,意有所指道:「我聽人說,總有一些女人想要接近沈總,沈總這邊近不了身,就想辦法迂迴,利用小孩子靠近。」

「別說了。」陸雅晴扯她袖口,「小點聲,細辛姐不是這樣的人,而且,家裏這邊還安排她和修明哥相親,怎麼會去接近沈總。」

她讓媛媛小點聲,但是自己說話的聲音卻不小。

「怎麼不是?」媛媛瞪着陸雅晴,恨鐵不成鋼:「你呀,這麼單純,能知道什麼?一個小孩子無緣無故地怎麼會平白喜歡一個人,你自己說說,這裏這麼多人,他為何不喜歡你、不喜歡我和阿琦,偏偏喜歡陸細辛,難道因為她長得好看。」

這話一出,周圍人頓時一靜。

連對陸細辛生出好感顧修明,都懷疑地看向陸細辛,目光猜忌。

媛媛這話說得對,沈念羲對陸細辛的喜歡確實莫名其妙。

「先不說這個。」媛媛又道:「只說她去抱小念羲一事,人家小孩子沒讓她抱,她為何去抱?還不是為了向沈總展示自己跟小念羲親近,讓沈總誤會嘛。」

分析得太有道理了!如果不是陸細辛就是當事人,而且真沒耍過什麼手段,她估計都要為媛媛鼓掌了。

因為她分析得十分在理。

「你怎麼解釋?」媛媛雙手抱胸,立在窗前,居高臨下地望着陸細辛。

淹了一會水,陸細辛還有點不舒服,聽媛媛這麼一問,瞬時就有點懵,抬眸看她:「解釋什麼?」

「還能是什麼?」媛媛語氣咄咄逼人,「當然是去抱小念羲啊,你為何去抱他?若是你不去抱他,他也不會落水,若不是雅晴反應快,立刻跳入水中,救下小念羲,小念羲就要在水裏淹半天了。」

說到這,她轉向沈嘉曜:「沈總,你們男人看不出來女人這些小心思,不懂陸細辛的手段,我也就不逼你站隊,只是你帶着孩子,事事都要小心,有句話是寧可錯過,不可放過,別管你看不看出來陸細辛是不是耍了手段,你都離她遠點。 牛亮一聽俊俏公子說到他的三叔,忍不住道「俊俏公子……你可以帶我去見你三叔嗎?」。

俊俏公子一聽牛亮此語,剛才風言風語之態瞬間消失,變得談定自若道「牛亮!你練了《回夢心經》就算你不去找我三叔,也會有人找上你的,之所以現在沒有人找上你,是現在只有我知道你會《回夢心經》裏的武功,那是我為你保密,要是那一天你對不起我,我一氣之下把你會《回夢心經》之事說了出去,哈哈!我保證會有成千上萬的人追殺你,所以你不能做對不起我的事,因為我有你致命的秘密在我手上!」。

牛亮和唐婉芸一聽俊俏公子好像不是在開玩笑,唐婉芸被俊俏公子的話,嚇得臉色蒼白起來伸手抓住牛亮的手,俊俏公子說的話太讓人害怕了,成千上萬的人會來追殺牛亮,這話誰聽了誰害怕啊!

唐婉芸瞟了一眼牛亮見牛沒有說話,膽怯著看着俊俏公子道「為什麼要追上牛亮呢?」。

俊俏公子聽了唐婉芸的話呵呵笑道「為什麼啊!因為有成千上萬的人在尋找《回夢心經》,而牛亮居然會《回夢心經》你說他們還不來追殺你,找到他們想要的的《回夢心經》嗎?」。

牛亮聽了哈哈大笑道「廢話……你也會《回夢心經》啊!他們怎麼不追殺你啊!」。

俊俏公子聽了牛亮的話,看了看自己的一身打扮道「難道你現在還沒有看出來嗎?我就是在逃避他們的追殺,所以才不遠千里的出來討飯的,你不明白我又多麼的不容易啊!」。

牛亮聽了俊俏公子的話,見俊俏公子雖然話有點嚇人,但說的未必不是實情,俊俏公子那麼坦誠的把心裏的真話說出來,俊俏公子也是一個重情重義之人,能不偽裝的把事情說出來,自己能怪罪俊俏公子嗎?在大是大非面前,牛亮一向是理智的,頭腦是清醒的。

牛亮想了一下哈哈笑道「謝謝你了俊俏公子,難得你把你心中的實話告訴我,我很開心啊!並沒有被你的實話嚇倒啊!成千上萬的人來追殺我,也會去追殺你,那我們以後連手,不是還有機會和他們對抗嗎?」。

俊俏公子一聽牛亮的話后哈哈大笑道「好你個牛亮,真睿智,我一時沒有忍住心中知道的秘密把它說出來,你卻一點也不害怕,你不害怕,我怕個毛線啊!好……所以我們以後要密切配合,你們現在知道了嗎?」。

唐婉芸聽了俊俏公子的話后又伸出手抓住牛亮的衣服道「牛亮!……你什麼時候學了《回夢心經》我怎麼不知道呢?」。

牛亮聽了唐婉芸的話后猶豫了,這件事不能讓唐婉芸知道,唐婉芸是局外人啊!

對!

不能連累她,千萬不能啊!

俊俏公子見牛亮猶豫不告訴唐婉芸實情后哈哈笑道「唐大美女!你家這位牛先生做過你不知道的事就多了去了,他不告訴你是想保護你,你明白嗎?」。

牛亮瞪了一眼俊俏公子道「別廢話!……婉芸有好多事你還是不知道的好,江湖兇險,你還是好好做你的生意,我不想把你卷進江湖漩渦里來,你明白嗎?」。

俊俏公子聽了牛亮的話哈哈笑道「牛亮……你以為現在唐婉芸就沒有捲入江湖嗎?我告訴你,人就是江湖,江湖就是人,只要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你以為你不惹江湖,江湖就不惹你嗎?」。

牛亮一聽俊俏公子的話,突然覺得俊俏公子說的話好有道理啊!

但有一個疑問也同時在牛亮心裏生出來,俊俏公子到底是誰呢?他怎麼知道那麼多呢?

牛亮突然發現自己身邊的人除了唐婉芸自己知道之外,誰自己都不知道,一個個都帶着神秘的面紗,讓人看不清,摸不透。

比如張艷,本來以為她只是一個魔教的一個頭目,想不到現在她卻是隱賢山莊的莊主,那麼陰險山莊的莊主王子如去哪裏了呢?

王子如是張曼茹的老公,王子如不見了,張曼茹去哪裏了呢?

如果現在張曼茹出現那就好解決問題了,可是張曼茹遲遲不現身,自己要怎樣才能找到她呢?

張振華

張振華這個不用臉的男人說話又不算數,如果張振華能把他妹妹的地址告訴自己也好啊!至少自己可以直接去找張曼茹。

俊俏公子見牛亮聽了自己說得那麼有理的話后都不理自己,心中氣氛道「牛亮!……難道我說的話不對嗎?你怎麼不說話了呢?」。

牛亮一聽俊俏公子的話,把心思從思考中拉回來哈哈笑道「對啊!就是很對所以我才深思一下嘛!以你的意思是婉芸現在已經身處江湖無法撤身了對吧!」。

俊俏公子聽了牛亮的話瞪了一眼牛亮道「這還不都是你乾的好事,是你把這麼漂亮的美女拉入江湖的,在之前唐美女可以好好做她的生意,可是呢?昨晚上張艷已經把你身邊的人全記住了,現在大家都在一條船上了,你呀!你不懂事!」。

牛亮一聽俊俏公子的話后,心中一驚,俊俏公子這麼一說還真是自己做得不對啊!心裏好慚愧啊?

可是自己又怎麼知道,來小山頂上燒烤之事會被張艷發現呢?

難道張艷一直派人盯住自己嗎?

對!

那些保安,那些保安一定有幾個就是張艷的眼線,糟糕了!

那些保安本來就都是張艷的人啊!自己幹嘛那麼糊塗呢?

看來想要對付張艷這樣惡毒的女人真不容易啊!

保安是張艷的人

「哈哈!我們也同樣可以利用保安啊!」

俊俏公子和唐婉芸突然聽到牛亮無頭無尾的話后莫名其妙了。

唐婉芸盯着牛亮看了一會,伸手摸了一小下牛亮的額頭道「牛亮!你難道發燒了嗎?燒昏頭了在說什麼胡話呢?什麼理由保安啊!」。

俊俏公子聽了呵呵笑道「唐大美女!看來你只會寫寫情詩呀!昨晚我們被跟蹤一定是那些保安出賣了牛亮的行動,所以張艷才能找到我們在這裏燒烤,現在牛亮的意思就是張艷可以利用保安,那麼我們有機會也可以利用保安,牛亮……你說我說得對吧!」。

牛亮一聽俊俏公子的話,犀利的眼神看着俊俏公子,這位看上去帥氣英俊的人不簡單啊!

格桑卓瑪是會「讀心術」,他知道自己心裏在想什麼是情有可原,而這位俊俏公子全靠腦袋來判斷自己心裏想的事情,這也同樣可怕,但願他不會是自己的敵人才好,要不然什麼時候被他賣了自己都不知道,還會心甘情願的幫他數錢呢?

俊俏公子見牛亮眼神不對勁回視牛亮道「你幹嘛這樣看我,我沒有你帥嗎?真是的,我什麼話都和你說了,你卻什麼事都不告訴我,唐大美女!像這種不坦誠的男人你還是離他遠一點,我也要離他遠一點,走嘍!喝酒去!」。

俊俏公子說完,手裏拿着的一瓶酒就像喝水一樣往嘴裏灌,讓人一看就知道這個傢伙是喝酒高手,大酒量啊!

酒不醉人人自醉,人不好色色迷人啊!

俊俏公子喝着酒,目光卻注視着唐婉芸寫的詩。

這詩可是千古一絕啊!

人人都覺得流水無情,而唐婉芸卻偏偏把流水寫得那麼有情,唐婉芸真是一個罕見的女孩子啊!

俊俏公子心裏嫉妒著唐婉芸的才華,心裏埋怨三叔什麼都教自己,怎麼就不教自己文化呢?

如果三叔教自己文化,自己也能寫上一首兩首詩那不就很好了嗎?

。 [:]尤其這上面還有太後娘娘娘家裡,最為有前途的一名侄子,也是他們這一代最為出Se的孩子,是他們族裡的希望。

只是不知道這次為什麼牽連其中,所以南宮擎才會憂心忡忡。

如果是其他人,處置就處置了。

這位人品學識都屬於出類拔萃的,他有點捨不得。

不過南宮擎有一樣比較好的Xing格,那就是果斷。

只要他下了決心,那麼就算這個是金科狀元,他也會處置的。

想到這些雲拂曉也就放下心來,不過……雲拂曉眉頭突然皺了起來,加快了步伐。

回到宮裡雲拂曉二話不說的喚了一聲,「龍四?」

「回娘娘,龍四今天不當值,屬下是十三。」虛空中響起一道雲拂曉熟悉的聲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