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就知道你會還來上課,然後就在這裡等著你到,然後咱們一起休假。」銘說道。

「一起休假,那要幹什麼?訓練嗎?」文又撓了撓頭。

「你現在不能看東西,咱們可以一起去聽演唱會呀!」銘從背後拿出三張演唱會門票。

「額……只有三張?」文雖然蒙著眼睛,但是感受出票數還是沒有問題的。

「當然不是,暗和瑤瑤是單獨的專票哦……」銘指著暗手裡的兩張獨特的門票。

「這門票上……帶著一股好奇怪的力場……」文感受了一下那兩張票,說了出來。

暗點點頭。

「走咯!一起去看演唱會!」銘興奮的大叫。

「我怎麼看……」文把手放在了腦門上……

「哈哈哈哈……」大家都笑了起來。 第五章打上一架再去

演唱會是開在晚上的,但是現在才早上六點多,眾人自然不會是這麼早就去的。

那現在幹啥?

五個人都是大眼瞪小眼……

行正在想著,突然學校里再次傳出一聲慘不忍聞的巨響……令人牙酸,極度刺耳……

【為什麼是「又」呢?】文抬頭看看了看那個樓頂。

因為那個擴音器受到了電磁干擾,而且說話的人還是個嚴重的破鑼嗓子,語氣也嚴重跑調。

「本校年度第一次全校異能大賽開始!」那個聲音隱隱約約的傳了過來,然後突然音調變的巨大,險些把五人震昏過去……

「要不?咱們打上一架再去?!」行出了個餿主意。

「不過,這事情要跟校長說說吧……」文又撓了撓頭。

「當然,大家出發!」行先跑了出去。

其餘人無奈,只好跟上去。

【校長室】

「轟轟轟!」校長室的門上響起一串古怪的聲音,本來就不厚的門板差點漏了,三個拳頭的形狀出現在門上。

校長:……

「進來!」校長聲音有些古怪——誰的門被砸成這樣都不會好受……

「咣!」整個門飛了出去……

校長:……

「報告校長,我們想去下面打一場!」行從那個洞走了進來。

看到是行,校長整個人像撒氣氣球一樣坐了下去……

「去吧去吧,不出重傷或者人命就好了。」校長有氣無力的揮了揮手。

這傢伙太難纏了……最主要是師傅還安排這幾個人都不必太受校規拘束……

真真是操蛋!

校長看了看地上的門,實在不知道該說什麼了……

行聽到了校長的話,然後就離開了。


文看了看倒在地上的門,從精神空間里弄出來一棒玉米,看了看那個門,然後打上了一道光之強化……

校長轉頭看向本來已經什麼都沒有的地方,結果發現那裡竟然有個門!

校長疑惑的看了看,敲了敲。

「這門哪來的?我沒記得我安過自我修復法陣呀……難道是師傅安的?」校長撓了撓頭,貼近門聞了聞……

「這門怎麼一股子玉米味?」

————

【操場】

「你們參加?」考官看了看行和文五人。

「嗯!」行點了點頭。

考官用看**的眼神看了看五人,然後拿起了那個看起來很殘暴的擴音器。

「茲————」一個刺耳的聲音響了起來。

五人不約而同的捂上耳朵。

「同學們注意一下,這次異能大賽原本不打算參加的那五名實力超強的同學,現在已經加入,大家注意。」考官語無倫次的說了一大堆事情,不過最後五人還是可以參加這次全校異能大賽了……

底下傳來了以長串的唉聲嘆氣。

不過考官還是聲明了一下文等人的成績不計入排名中,這讓底下的人大大的鬆了一口氣。

但是文等人的實力還是放在那裡的,所以還是基本沒人願意和文等人對著干,畢竟誰都不喜歡去挨虐……

當然,不乏有些人喜歡挨虐,比如當時的拆樓四人組,對於和文等人這樣的高手對戰是絕對舉雙手雙腳贊成的。

雖然文等人完全就不是在認真的打架,只是為了消遣時間…… 第六章開打

全校被分成了五個區域,正好五個人一人一個。打的完全是準備把所有人都虐一遍的準備……

看到這種情況,所有人也都不抱有什麼僥倖心理了——只要你沒有在半路就被打倒,那麼就肯定會遇到這五個人,然而在這個時代里,沒有人願意半途而廢的被在半路打倒。

所幸的是,文五人的成績不被計入總成績之中,即使是被虐一頓,也可以晉級,就相當於輪空了一般。所以介於這一點,不少人還是很願意和五人打甚至願意被五人虐一頓的……


對戰這樣的高手,即使是被虐一頓也是能的到經驗的!

對於這種論調,文等人實在是無力吐槽……

——————

【文】

對手是一個拿著長刀的人。

文看了看他手裡的長刀,並沒有拿出幻光劍,而是從精神空間里拿出了一棒玉米,大致的在手裡轉了轉,了解了一下玉米的結構,準備開打……

對手複雜的看了文一眼,還是忍不住說道:「可不可以不要這樣打擊我的自尊心?!我知道你很強,但是你蒙上眼睛還不用武器,未免太小看人了。」

文愣了一下,「看了看」這個傢伙,然後想了一想,轉手把玉米丟了出去,從精神空間抽出了之前用的普通太刀。

那人的臉色總算變好了一點,但是接下來看到文並沒有摘掉蒙眼布的樣子,臉上的表情變的很不好看……

「我連讓你把眼罩摘掉的實力都沒有嗎?」他有些挫敗的說。

文愣了一下,原來是因為這個……

文摸了摸蒙眼布,臉上露出了一絲無奈。

「你的確沒有這個實力,但這只是一個原因,我現在因為一些原因,所以不能摘掉這鬼東西。你知道一個一個光系異能者被迫看不到光,那是個什麼感受嗎?」文指了指自己的蒙眼布。

那人明顯的愣了一下,不過文因為蒙著眼睛,所以沒有看到。

「好了,開始吧。」文緩緩的撫摸了一下手中的太刀。

戰鬥的擂台是一個結界,作用大概是保命,文看不出這個結界的有多高的強度,看起來是校長做的,應該不會被自己弄壞。

「我會給你一個適應的時間,最開始我只會用普通人的力量,然後我會一點點的加高用出來的力量,一直到你適應不了被我打敗之後。」文收起了大多數能量,只留下了保護身上衣服用的能量,準備一刀砍出。

「等一下!」那人伸了下手。

「怎麼了?」文收回舉起的太刀,疑惑。

「我知道你叫文,但是我總要讓你知道我叫什麼名字吧!」那人揮了揮長刀,指著自己的腦袋說。

「好吧,那麼你叫什麼名字呢?」文把太刀橫了過來。

「我叫張附。」

「那好了,張附,看刀!」文整個人沖了出去,同時切斷了異能感知,完全靠著普通人的感覺來進攻。

「嗡!」空氣被劃開的聲音響起,文的攻擊很容易的就落空了。

畢竟文現在切斷了異能感知,而且還蒙著眼睛,是在完全以一個普通人的能力來對戰異能者。

張附看了看文,自己就站在原地沒有動彈,但是文並沒用砍到自己,而是砍偏了。

(真的只用了普通人的能力?也就是說現在我要更強?!)

結界底下觀看的人的表情一瞬間都變得彷彿吃了大便……

————————

【銘】

「原來是你這傢伙呀,空間異能很厲害是不?」銘笑呵呵的看著對面的傢伙。

「在你面前,我哪裡能厲害,在這個遍地都是異能者的時代里,我只是一隻想繼續存在下去的塵埃。」他伸出了手,一根幫子出現在他手裡。

「咣!」棒子飛了出去。

「在這個世界上。你的確很像塵埃,但是我實在是討厭你的這個論調,什麼叫想繼續存在下去?!想繼續存在就可以去讓其他人不存在?!你就可以隨意去欺負女生?!」銘收回把對方武器抽飛的雷絲。

「欺負女生?」對面的傢伙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

「就是第一次考試的時候你將一個女生轉移走了!什麼也別說了,你欺負女生的罪行已經坐實了,現在接受審判吧!」銘舉起了雙手,釋放出了一些能量。直接開始**對面的傢伙……

結界下面一堆女生眼睛里都冒著星星:簡直就是大姐大呀!

————————

【行】

「我一直想跟你打一場來著。」行看了看面前的莫曉熙。

「其實我也想。」莫曉熙伸直手臂,利爪出現。

「我會把實力壓到和你同一水平,咱們公平競爭!」行抽出了接近兩米長的火焰刀!

「轟!」一聲巨響,兩人開始角逐!

————————

【暗】

「咣!」

對手飛了出去。

台下一個人都沒有……

————————

【瑤】

瑤飛在天上,背後的紫翼扇了一扇。

「我投降,我實在是夠不著她……太高了……」對手直接跳下了結界……

瑤站在天上,啥也沒幹——反正瑤本身就不喜歡打架,省事了更好…… 第七章刀飛了,飛了

文依舊待在原地,又轉身一刀劈空了。

張附仔細的確認了一下,文的確是完全沒有使用任何異能。

文依舊在到處劈,但是都是試探性的攻擊,慢慢的,文開始接近張附了。

這時候台下的人已經走的差不多了,但是還是有一些人固執的留了下來等待精彩的對決。

「現在這樣對你不公平,還是提升你用出來的實力吧,不然你都找不到我的方位。」張附冷靜的說道。

文的耳朵動了動,直接飛身一刀劈出。

「當!」火花四濺。

「就等你忍不住說話呢。」文笑了笑,正對著張附說道。

「異能不是一切,沒有異能照樣可以變強。」文收到轉身一刀再次砍在張附的長刀上。

張附並沒有動,而是轉身擋住了這刀,同樣沒用異能。


文愣了一下,這傢伙……

【算了,那就跟他砍一會兒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