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來吧,張姨,你安心做飯。」

慕初笛手工很不錯,以前她的衣服都是自己縫縫補補,從來沒人看的出來。

袖扣是名貴的黑曜石,在大理石桌面上,它散發著矜貴,與眾不同的光芒。

手拿著針線,一針一線地縫了起來。

她的神色認真,在淡淡的燈光下,精緻的五官柔和下來,溫柔得驚擾了歲月。

霍驍進門,就看到慕初笛給他縫袖扣。

她很專註,並沒發現他的靠近。

此情此景,是那麼的熟悉,似乎,把他心裡隱藏得最深的東西要挖掘出來。

霍驍小心翼翼地走了進去,唯恐會驚擾到她。

終於完成!

慕初笛嘴角勾了勾,無比愉悅。

一縷髮絲滑了下來,慕初笛輕輕地別過去。

倏然,身後伸出一雙手,把她緊緊地按在懷裡。

他的力度很大,似乎唯恐她會消失一般。

「唯……」

「少夫人,我弄好了,你呢?」

霍驍的話被張姨打斷。

張姨走出大廳,看到霍驍緊緊地抱著慕初笛,心裡暗暗罵自己,怎麼出來得那麼不是時候呢?

難得少爺跟少夫人感情好了起來。

這段時間他們鬧彆扭,張姨看得比誰都要急。

朕的皇后總想篡位 張姨出來,霍驍鬆開了慕初笛。

「霍總?」

霍驍神色自然,好像剛才並沒發生什麼,他脫掉西裝,慕初笛很自然地接了過去,一切都像老夫老妻一樣。

「從醫院回來了?」

「是的,父親的手術很成功,謝謝你,霍總!」

慕初笛微微垂眸,很是乖巧。

「嗯。」

霍驍不咸不淡地應著,渾身冰冷冷的,與剛才的熾熱不同。

慕初笛總覺得有點不對勁,剛才那個擁抱,與以往的很是不同,似乎,擁有了感情。 一個月後

自從那天晚上霍驍奇怪的擁抱后,他對她,漸漸的疏離,晚上很少回來睡。

慕初笛搞不懂自己是哪裡招惹他了,明明,她在向他表達謝意。

擺弄好幾個餐盒,抱著它們走出大廳。

小張已經在門外等候。

見慕初笛出來,連忙接過幾個餐盒,替慕初笛打開車門。

「小張,今天又要麻煩你了。」

她答應過他,以後都會以霍驍為主。

最近霍驍加班加點,吃飯並不及時,胃病容易犯,慕初笛每天都會給他準備餐盒送過去。

「少夫人說哪裡的話,我先送少夫人到片場,再給少爺送過去。」

慕初笛的電影,今天開拍。

第一天,在野外片場,橫店。

遠遠看去,橫店格局宏偉,部分古風,部分現代,給人一種超越時代的感覺。

車停在門外。

慕初笛下了車,小張目送她進去,「少夫人,我等你簡訊來接你!」

拍電影不同往日,沒有確切的時間,拍得好,過得快就能早早下班,不然,拍到大晚上都要繼續。

演員,並不是一份輕鬆的工作。

可她選擇了這一行,那麼就會堅持下去。

慕初笛踏著堅定的步伐,走進片場。

傑邁遜的電影拍攝地在現代區,橫店很大,也沒人來接她,慕初笛找了許久,才找到目的地。

片場上有不少的人,他們甚至已經換好衣服。

幾人圍在一起,喋喋不休,「什麼情況,不是說女主角會早點到嗎?怎麼還沒來?」

「不是吧,第一天就擺款?女主角了不起?你看,麥克哥都已經化好妝!」

麥克,國際大明星,這次的男主演。

「對不起,我姐姐可能塞車,她很快就到了。」

「對不起,我替她向你們道歉!」

慕初笛遠遠的就看到慕姍姍鞠躬道歉的身影,眼底閃過一絲壓抑。

像慕姍姍那樣囂張跋扈的人,竟然也能忍著脾氣鞠躬?看來,楊雅蘭說得沒錯,慕姍姍真的變踏實了。

慕初笛快步走過去,在聽清楚她們的對話后,柳眉微微蹙了蹙。

「真的太過分了,你替她道歉有什麼用?不是說好提前一個小時到嗎,耍大牌也是這個樣子。」

「是不是見到傑邁遜先生還沒到,她也要學著呢?」

因為片場臨時有變動,所以開拍時間提前了一個小時。

慕姍姍作為慕初笛的生活助理,早就讓她通知了。

可慕姍姍並沒有通知。

慕初笛眸子里閃過一絲不悅,她能容忍很多事情,可是,在工作上的,她卻接受不了怠慢。

「不好意思,我來晚了,姍姍,下次別再忘記告訴我了,影響開拍時間多不好。」

「各位很抱歉,我跟姍姍一起向你們道歉。」

太子妃天天挖坑埋人 慕初笛態度誠懇,那些在說她壞話的人,也沒想到被當場抓到正著,他們也不好意思多說什麼。

只是,她們看向慕姍姍的眼神卻帶著責備,什麼啊,原來是自己忘記告訴慕初笛的,怪不得一直在道歉。

慕姍姍聞言,臉色鐵青,她沒有想到慕初笛竟然敢當面拆穿她。

是的,她沒有通知慕初笛,不是忘記,而是嫉妒。

不到橫店,她還能接受楊雅蘭的勸,可見識到橫店的宏偉,遇見到拍攝中的各位大咖,她心底的嫉妒便漸漸發酵。

憑什麼慕初笛能夠擔任女主角,而她,只是一個小小的生活助理。

討厭的是,她堂堂一個千金小姐,這些人竟然敢指揮她做事,讓她給慕初笛電話?

那些不友善的目光,使慕姍姍惱羞成怒,差點罵了出來。

傑邁遜剛忙完,這才走過來,見慕初笛還沒化妝,連忙催促化妝師化妝。

之前就試過妝,所以,化妝很快就解決。

慕初笛走向拍攝場地,慕姍姍趾高氣揚地跑了過來,「慕初笛,你剛才為什麼那樣說我!」

剛才人多,她不好責備慕初笛,免得給他們不好的印象。

慕初笛本不清楚狀態,化妝時候聽化妝師提起,才知道今天片場臨時有變動,他們只有八個小時的使用時間。

時間很趕,她已經浪費大家很多時間,不能再扯後腿。

「哦,這樣啊,那姍姍你給我打的電話呢?為什麼通訊電話沒見著?」

當然沒有,她根本就沒打。

這一點,慕姍姍沒得辯駁,所以剛才她才沒有向慕初笛發怒。

「我不就忘記了而已,這有什麼大不了的,你是女主角,他們還能拿你怎麼辦?」

「我第一次當生活助理,你今天這樣拆穿我,以後我還怎麼跟大家打好交道?媽媽不是讓你好好帶我,你根本就不想帶我。」

慕初笛無法認同慕姍姍這種說辭,「姍姍,既然媽要我帶你,那我就要用心去帶,像今天這種出錯,以後不能再有,拍攝不是一個人的事情,大家的時間都很寶貴!」

該說的她都說了,剩下的就要看慕姍姍的造化。

慕初笛沒再管這些,快步走向拍攝場。

她並沒看到,轉身後,慕姍姍眼底迸射出的恨意,目光如同淬毒的利刃。

第一天的拍攝,傑邁遜先生就展現出超凡的挑剔,幾乎每一個畫面都要重拍。

怪不得要提前拍攝,以傑邁遜先生這種磨人的挑剔,還真不知道電影要拍到猴年馬月。

整個拍攝場都瀰漫著緊張的氣氛,時不時夾集著傑邁遜先生罵人的聲音,第一天拍攝,並不怎麼如意。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很快,片場的工作人員進來告訴他們,他們的時間到了。

由於今天有特殊情況,並不允許任何拍攝單位留在橫店,其他劇組的演員都陸陸續續離開。

好幾個被傑邁遜先生訓得抬不起頭,雖然他們早就知道傑邁遜先生嚴格,卻沒料到竟然嚴格到這種地步。

「各位,今天耽誤大家時間是我的不對,等下我請大家去HAPPYHOUR。」

慕初笛的提議很不錯,今天大家情緒都不怎麼好,喝上幾杯,也許就好了,再說,感情都是喝著喝著就有了。

慕姍姍見眾人似乎也有點意思,想到楊雅蘭剛才在電話里的話,便忍辱負重地走了出來,「不,是我的不對,如果不是我通知不到位,就不會浪費大家時間,應該是我請大家才對。」

兩位美女都道歉,而且這也不算什麼大事,第一天,再加上有傑邁遜先生在,誰也不想鬧出什麼矛盾來。

大家都嘻嘻哈哈跳過去了,傑邁遜先生怎麼可能讓美女買單呢,一聲令下,他挑地方,吃的喝的大家隨便點。

這樣,拍攝場內的氣氛才變得活躍一些。

月色

容城數一數二的夜總會。

大家都是混娛樂圈的,玩樂十分在行。

包廂內煙霧瀰漫,濃濃的酒氣味,光是聞著,都能讓人心醉。

慕初笛沒他們玩得開,不少給她敬酒的,都被擋了回去。

就算為了工作,她也不會做任何傷害寶寶的事。

可她越是拒絕那些人就越來勁,慕初笛沒有辦法,只好躲出包廂。

去了趟洗手間出來,就撞到一個渾身酒味的酒鬼。

酒鬼罵人的話剛丟出幾句,見到慕初笛的樣子后,沒再繼續罵,而是伸手往慕初笛臉上摸。

「哎喲,小美人,你撞到我好痛,快幫我揉揉。」

男人身上一陣噁心的酒味,他還想借酒行兇,強行抱她。

啪的一聲,慕初笛狠狠地甩在酒鬼臉上,酒鬼吐了幾口血水。

話音剛落下,抓著慕初笛的手,逮進自己的包廂內。

慕初笛拳打腳踢,卻絲毫沒有見效,只能大聲喊救命。

慕姍姍藏在拐彎處,看著慕初笛被一個噁心的中年男人逮進包廂,滿意地笑了笑。

「剛才是不是有人喊救命?」

與慕姍姍一起出來的演員喝的有點多,也不太確定。

「沒有,你聽錯了。」

慕姍姍扶著演員,走回他們的包廂。

慕初笛,讓你今天擺款訓我,看最後是誰哭。

剛從另一個包廂內走出來的助理看到這一幕,連忙給霍驍彙報。

霍驍今天也在月色談生意。

包廂里,全是大老闆在談笑風生,不少人身邊摟著女人,眼底泛著微微的醉意。

只有霍驍一人,無比清晰地搖晃著紅酒杯。

嘴角噙著優雅的笑容,靜靜聆聽對方的講話,時不時給予回應。

助理推開門,貼在霍驍耳邊,低嚀幾句。

霍驍眼底的笑意凝結,有些醉意的大老闆們也頓時覺得一身寒意。

包廂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