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什麼都沒說呀。」

古落琳笑嘻嘻的眨著眼睛,其實不光是這幾個侍女,旁邊不少高手都聽到了古落琳的話。

但他們也全當是幻聽了,不管怎麼說古落琳也是古族的嫡系。

城匾被破,怎麼可能會說出那種話來。

「真是太酷了,以前我一直想干卻不敢的事兒,讓我這大外甥給幹了,真不愧是我古落琳的大外甥。」

看著破碎的城匾,古落琳心中不住的點頭。

此時城門之上。

聖龍龍魂依附於城匾,城匾破碎它的居住也就算是被毀,自然而然的就出現在了葉子晨的視線當中。

成了小孩還開了個外掛 感覺到龍威的靠近,聖龍龍魂悲鳴著想要後退,可能是古玄德在將它放置於城匾處時,對其進行了限制。想來,當時古玄德想的就是以聖龍龍魂嚇唬嚇唬葉子晨,將其限制於城門城匾,也顯得古族霸氣。

聖龍龍魂看門,的確是霸氣。

奈何古玄德怎麼都想不到葉子晨會有這麼一手,他這限制也算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

「還想跑,都這時候了你還往哪跑?」

城匾破碎,之前那道讓葉子晨舉步維艱的威壓也是散去。

葉子晨幾步走到聖龍龍魂的面前,手掌輕輕的朝著其魂體觸去。

聖龍龍魂就像是受到驚嚇般蜷縮在一塊兒,也不敢做出抵擋,任由葉子晨觸摸其魂體,時不時的會發出悲鳴。

「你這樣幹嘛,跟我混絕對要比在這看門有前途的多。」

感覺到聖龍龍魂的懼怕,葉子晨將手收回道。

「我相信你肯定還是留有一絲意識的,不然你會在感覺到我的龍威之後出現這種懼怕的舉措。跟我混,跟我背後的蒼龍融合,以後你喜歡的五行元素管夠,如何?」

沒想到葉子晨沒有採取強硬態度,反倒是跟聖龍龍魂商量。

在商量期間,葉子晨還刻意的收斂龍威,讓聖龍龍魂能夠好受一點。

「你應該是上古時期的聖龍殘魂吧,落得這下場是魔族和域外神族那些傢伙弄的吧。我就跟他們這兩方不對付,以後我絕對得跟魔族和域外神族幹上一仗,你來我這裡,我替你報仇怎麼樣?」

蜜蜜婚寵:總裁大人好體力 「在這看門有什麼前途,古族族長就算是個半步超脫,他也就是個半步超脫。我是這一紀元的帝星星主,未來我是能夠超脫的,不是半步……是直接超脫。你跟個超脫混,不比半步超脫有前途多了?」

聖龍龍魂顯然是存有一絲意識的,葉子晨敢肯定。

不然在葉子晨背後蒼龍出現時,它的表現不該是懼怕,而是獃滯似的依舊朝著他咆哮。

既然如此,葉子晨說的它應該能聽明白才對,偏偏它就是沒個反應。

難道說自己說的這些不對它胃口?

換個思路試試?

沉吟半晌,葉子晨又看了眼背後的蒼龍虛影。

儘管葉子晨刻意收斂龍威,但就蒼龍的這雙眼眸就足以讓聖龍龍魂不敢造次。

聖龍龍魂怕的是這蒼龍虛影。

能不能……

「這樣,你跟我混,我帶你去老龍神!」

吼——

蜷縮著的聖龍龍魂突兀的發出一道龍吟,這道龍吟不像之前的龍吟帶著戾氣,反而是有些興奮。這種情況葉子晨也是心頭一喜,看來這聖龍以前應該是跟老龍神混的,它留有的那一縷意識也是對老龍神的。故而葉子晨這個被老龍神親自傳授龍族秘典凝聚的蒼龍虛影才會讓其懼怕,提到老龍神才會如

此興奮。

「兄弟,我這虛影是龍族秘典,你感覺的到吧!」

聖龍龍魂很是人性化的點頭,葉子晨見狀心頭大喜。

「那你也知道吧,龍族秘典在龍神手裡,我能凝聚這蒼龍虛影自然是見過老龍神的。我也不跟你繞圈子,其實我這虛影就是老龍神親自傳授。我呀,算的上老龍神的入門弟子!」

吼——

聖龍龍魂又是咆哮,這儼然是龍語,葉子晨表示……

他聽不懂。

不過他能肯定,這聖龍龍魂對他現在應該是沒什麼意見。自己都搬出老龍神來了,而且還是入門弟子,這聖龍要是老龍神的下屬,絕對得聽自己的話。「你嗷嗷喊我聽不明白,雖說老龍神收了我,可那時候老龍神跟我說話是用的人語。人語你懂吧,就是我的這種語言。你們龍語我不懂,不過我可以跟你肯定,你只要跟我混,我絕對帶你去見老龍神。而且

我跟你們龍族關係好啊,你們龍族公主,本體金龍。那是我……老婆!老婆你明白什麼意思吧!」

吼——

講的什麼東西呀!

葉子晨心中不禁泛著嘀咕,聖龍不能講話交流起來真的是太費勁,不過從他流露出的情緒貌似是友好的。

既然如此,那就沒什麼好說的了,直接拉入伙吧!

「你看,我跟你們龍族關係這麼好。龍族公主是我老婆,你們老龍神是我師傅,你還在這等什麼,跟我混吧!別在這看門了,龍族都是有尊嚴的,看門那是狗該乾的事情。」

「阿嚏!」相隔萬里的小白揉了揉鼻子,「誰想我了!」

「怎麼樣,跟不跟我混!」

話音一落,葉子晨就沒在多語,死死的盯著聖龍龍魂。他可是化身大忽悠,能說的都說了。

聖龍龍魂遲疑了半晌。

吼——

又是一道嘹亮的咆哮,就見它悄悄的鑽到葉子晨的袖口內。

不多時,葉子晨背後的蒼龍虛影就像是凝形了般,眼中多出了幾分靈動,煽動著羽翼不住的咆哮。

「嘿……」

有聖龍龍魂的加入,葉子晨難免有些興奮。

「兄弟,你好好休息,我現在也無法長時間維持聖龍虛影,等過幾日我便帶你去見老龍神!」

吼——

聖龍咆哮,葉子晨輕輕一笑將聖龍收攏。

直到此時他才挑了挑眉,看了眼地面破碎的牌匾,朝著虛空拱手一笑。「一不小心就成了萬古第一人,古族長還送小子這麼一份厚禮,可真是受寵若驚啊!」 高塔。

水幕內出現葉子晨桀驁的輕笑,落到葉蓉的耳中卻是讓其心頭一凜。

古玄德喜怒不形於色,端坐在椅子上的他揮手間將水幕散去。

「族叔……」

葉蓉有些替葉子晨擔心,聖龍龍神乃珍貴之物,卻被葉子晨奪去。其實這也還好,到時候讓葉子晨還回來便是。

主要是城門的城匾!

城匾可是古族的門面,卻被葉子晨轟的支離破碎,古族高手更是被激怒。

「葉子晨這孩子可真是,太放肆了!」

葉蓉試探性的罵著,青璃聞言拍了下葉蓉的手。

「這不怪他,玄德也說了能破了是他的本事,聖龍龍神能取走也是他的本事。既然他憑本事做的,憑什麼要責備他。小蓉,你當真是生了個孩子,不像我家那丫頭,到現在還跟個小孩子似的。」

「叔母……」

「好啦你別擔心,玄德他不是小氣的人。他可是古族的一族之長,言出必行,金口玉言。他決然不會怪罪葉子晨,還會賞他。」青璃輕輕一笑,看向古玄德道,「對吧,玄德!」

「對!賞,還要重賞!」

古玄德慈善的點頭,旁邊的青璃早就笑的樂開了花。

她認識古玄德這個夫君這麼久,還從來沒見過他吃這麼大的虧。城門城匾被毀,好不容易得到的聖龍龍魂還讓人搶了。

這聖龍龍魂的來由她是知曉的。

的確是古玄德前往古戰場得到,但絕對不是他說的那麼輕鬆。為了凝聚出這麼一道魂魄,古玄德在古戰場里呆了百年,一點點的將殘魂凝聚在一塊兒,才出現在這麼一道聖龍魂魄。

一直以來他都對這聖龍魂魄視若珍寶,將其放置的城匾也是近期所為。

就是因為他知道葉子晨精通五行道法,才想用聖龍魂魄嚇唬嚇唬他,誰能想到……

「看,玄德都這麼說了,你就放心吧!」

青璃也不對古玄德寬慰,滿面笑意的看著葉蓉。

葉蓉不免被眼前一幕搞的有些錯亂,她總感覺問題沒這麼簡單,可這兩位都是半步超脫,更是其長輩,她也不好去多想什麼。只能不住的點頭,嘴裡說著古玄德的寬容仁慈,替葉子晨謝恩。

「呵……」

城池內再無古玄德的回應,葉子晨倒是挺想聽聽古玄德氣急敗壞的罵聲,能給位半步超脫氣壞,想想也是挺爽的。

可惜,古玄德不做回應。

葉子晨也只能有些失望的撇了撇嘴,從虛空落到藍圖的身邊。

「還請藍圖侍衛帶路。」

葉子晨可沒忘來這裡的目的,是古族族長要見他。之前破城匾,奪聖魂都只不過是個進城的小插曲。

眼下城匾對他的威壓已是不見,他自要進城見見那位吃了大虧的半步超脫。

只不過剛從虛空中落下,葉子晨就感覺到無數洶湧的氣息將其鎖定。葉子晨下意識的心神一凜,就這些道氣息之中最低的竟都是帝王境的高手,在這當中帝君更是不在少數。

這古族……

有著三位半步超脫的族群,葉子晨決然不會對其小覷。

可從族人到侍者,都是封帝的高手,這也太過恐怖了吧!

朝著周圍望了過去,幾乎城門處的人都死死的凝視著他,看樣子是在憤怒於葉子晨破了他們的城匾。

之前還跟古族長開著玩笑的葉子晨不禁咽了下口水。

古玄德是前輩,葉子晨相信以他的心胸不會跟他這種晚輩計較。可眼下的這些古族高手,他們可不一定能像古玄德那樣大度。

這麼多的帝王、帝君,要是真的動手……

葉子晨就算是有十條命也不夠死的!

「小子,敢破古城城匾……」

驀然間,城門處突然間出現名彪形大漢,握著拳頭就沖了過來。

葉子晨下意識的調動五行之力,在他之前藍圖卻是先一步動作,揮手間將那名帝君境的漢子給拍了回去。

「葉盟主乃族長貴客,真是放肆!」

「藍圖大人!」

那名被擊退的彪形大漢捂著胸口心有不甘的怒吼,「他可是破了我們城門的城匾,而且還說出那翻話,對族長大不敬!」

「族長不曾計較,豈需你來為古族奪面。」

藍圖凝眸怒斥,眯眼環顧了一圈。

「方才我念你們護族心切,之後若是誰敢在對葉盟主有任何不敬,別怪我手下無情。」

看的出藍圖在古族內威望很高,或者說他的境界也的確足以碾壓城門處的任何人。

其話音一落,城門處之前還對葉子晨心懷怨恨的人都是不由自主的垂下頭。

可在這些人當中依舊有不少人未曾避閃視線,怒哼道。「藍圖大人,破了古族城門就是在打我們古族的臉。古族千萬年不曾有人敢如此挑釁,既然他是族長貴客,更該對古族好生相待,而不是破了我們古族城匾,言語間還伴著譏諷對族長不敬。我沒有得到族長

的傳音,不知藍圖大人所言真假,在我這裡……這個破了城門城匾的人,必須要用血來補償他的過失。」

「呵,你這話的意思是想跟我試試?」

驀然間,藍圖的身上便凡是深藍的光華。

無數道氣旋從他的腳底升起,凝重的威壓如山嶽般籠罩於眾人的心頭。不少帝王境高手都退出萬米,不敢在帝皇的威壓下久留。

「正有此意。」

之前開口的人也是咧嘴一哼踏步而出。

「正好我也想試試,藍圖大人是不是真的有資格當族長的貼身侍衛。」

「百守大人,他竟然也來了。」

看到這個踏出的人,人群中出現一陣騷動。

「上回族內武鬥,百守大人落敗藍圖大人一招,未曾成為族長親衛,看來他一直都是心有不甘,故意想要找藍圖大人的麻煩。」

「這些年百守大人一直在古戰場,也不知道藍圖大人會不會是他對手。」

「哼,我支持百守大人,那個小子實在是太過分了,就該給他點教訓。」

眼看著藍圖和百守針尖對麥芒,葉子晨不免愣了一下。

什麼情況?

這怎麼就要打起來了嗎,而且,貌似……自己不過就是個導火索,真正他們倆想要解決的是私人恩怨! 光華交替閃爍。

藍圖的身上釋放的儘是深藍的光華,站在他對面的百守身邊的光芒有些血紅色的感覺。

這種兩種光華的交替,有種讓人目眩的感覺。

帝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