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乃!不滅者!」

王狂猛地起身,緊握著拳頭感受著身體內彭拜的力量,心中忍不住激動,大覺醒者!如今,他王狂也踏入這一行列了!更加可怕的是,他乃生命類覺醒者!一覺醒!便成為了不滅級的高手!在以前,他便號稱真正的狂人,打不死的存在!

眼下,王狂閉關三年,一朝突入大覺醒者行列,蛻凡而生,依靠生命類那本就特殊的身體構造,便輕而易舉的成為不滅級的大覺醒者!成為了真正的不滅者!

如此恐怖的人物誕生,舉世皆驚!在這一刻,玄道界之人紛紛感應到了他這位不滅級大覺者正在緩緩蘇醒!

「恐怖的氣息!是誰?是敵人嗎?」

大軍之中有人開始驚疑騷亂,如果是敵人那就完蛋了。

可惜無人能解答,此刻,除了少數人外,就沒人知道這位新晉不滅級大覺醒者是誰了!

「三年前,和你決鬥的那小子、我聽說他敗了之後,回家閉關去了,這是他嗎?」

黑老怪身邊,孫朽詫異的問道,覺得有些不可思議,如果真是這樣的話,那惡魔人公會就不得了了,一門三位大覺醒者,而起還都是不死級的超級強者!

黑老怪聞言笑了笑:「老咯老咯!不中用了,沒想到不但被自己的徒弟給比了下去,還被一個刺頭個比了下去」

黑老怪搖頭苦笑連連,但任誰都看得出他這是在得意洋洋的笑,見狀,孫朽頗為無語。

在黑老怪他們在猜測那位新晉大覺醒者是誰時,真神上尊也在猜測,此刻,真神上尊臉色格外難看。

「又是一個殺不死的怪物!難道我一定要使出那招才能解決掉這群該死的傢伙嗎!?」

真神上尊憤恨不已,此刻的他心中感覺無比憋屈,他乃創界者,創界者的等級實際上是比非生命境的存在和非物質境界的存在還要厲害的存在!端的恐怖,三千界中,他說什麼是什麼,他要誰死誰就會立馬去死,他要誰活,誰就能從死亡之中活過來!

但是可惜,面對一個殺不死的人他也感覺棘手,這種任何能量攻擊手段和物理攻擊手段;都無法殺死的不滅級的大覺醒者,著實讓人頭痛!同時又因為像冷玉他們這些人不屬於三千界生靈,因此,真神上尊也無法對冷玉他們使用特殊手段,這就更另人煩躁了。

可即使如此,作為創界者的存在,真神上尊他也有自己的底牌,雖然這底牌他還不想用。

豪門寵婚:嬌妻太難馴 「哼!不滅級又如何!本真神有億億萬生靈大軍!更何況,我還有太魂珠!」

真神上尊冷笑不已,他將太魂珠拿了出來,攥在手中,以防不測。

「全體!給我進攻!我要三息之內見到玄道界的滅亡!」

真神上尊負手一撩華貴的帝袍,想先下手為強,搶在王狂這位剛剛成為不滅級大覺醒者的高手,還沒反應過來的情況下,滅掉玄道界!

「是!!!」

震耳欲聾的吼聲鋪天蓋地,如天地洪荒大浪潮,聲波滾滾如雷,那二千九百九十九界生靈大軍在聽了真神上尊的命令之後,齊刷刷地動了!

在此刻,地面上的人望著蒼穹之上,那鋪天蓋地傾斜而下的大軍,任誰都不禁恐慌!

「嗯?不好!這是怎麼會事!」

王狂目光遠眺,見到那茫茫大軍后,頓時意識到不妙,連忙衝破閉關之所,朝著戰場這邊趕來!

而戰場這邊,先頭部隊已經開始交站!

「殺!!!」

站在人群人的前方,黑老怪和孫朽兩人望著黑壓壓一片,如大浪一般撲過來的大軍,心中齊齊倒吸了一口涼氣,只感覺頭皮發麻!

「殺!全軍觸及!火力部隊交叉射擊!前頭部隊頂住!」

戰場瞬間變幻,不容得失神,正當黑老怪和孫朽兩人因為敵人實在太多倒吸一口涼氣露出一絲破綻之時,後方坐鎮指揮總部的元老頭卻是目不轉睛,盯著戰局,冷靜的下達了命令!

這一刻,黑老怪和孫朽兩人當即反應了過來!

「風之牆!」

「雷之壁!」

這一刻,黑老怪和孫朽兩人眼中同時銀光一閃,便見一道橫跨千萬里的風牆豎起,在風牆的後方,是一道電光閃爍的雷牆! 狂風呼吼,硝煙瀰漫,大決戰正式開始,只見那真神上尊的千界人馬大軍,自天空傾斜而下,如天神下凡一般密密麻麻,猶如密集恐懼症一般,叫人一看,便讓人心中噁心難受,而元星和玄道將界人則是死守征地,嚴正以待,等待帶著衝擊!

轟隆隆!

天地滾滾,地表翻騰,兩幫人馬微微一接觸,便爆發出了炙熱的戰鬥浪潮,但見那交戰中心區,天地崩塌,地陷山搖,山峰倒裂,海水乾枯,四周火焰如岩漿一般在沸騰!喊殺之聲不絕於耳!

「殺!殺!殺!!!死死死!給我死!!」

地面之上,黑老怪爆發出自己的全部戰力,聯合孫朽和武破天這幾位大豪俠級覺醒者狂殺四方!只要是實力稍弱!一個照面就要被他們直接秒殺!

唰!

只見那劍尊天長劍一揮,一道豁大劍芒橫掃四方,前方立刻滾下一地頭顱,他這隨便一擊竟然便殺了上萬人!實在是兇殘無邊!

「給我死死死!!!」

武破天手持一根精鋼大棍,這精鋼大鐵棍在他手中舞得虎虎生風,只見他一個橫掃千軍,前面便被清空一批人!凡是觸之鐵棒者,無一不斷手斷腳!實在是勇猛無邊!

又見那鴛婆婆手中拐杖往地上一杵,便有無數道毒光如毒蛇一般從拐杖之下蔓延游出,那些個毒蛇毒光衝到人群之中后,猛的炸開,那個地方便要成為生靈禁地,來多少毒死多少!

凄凄慘慘,慘叫之聲猶如雷鳴轟轟,振聾發聵!

但見那HD調查團上代團長季有道和DDK上代行長孫有門兩人連手,持劍如兩條游龍往來穿梭於敵陣之中,竟然在敵陣之中殺的出了兩條血路,震撼世間!

最後見那出彩的女帝鳳珺令,雙掌飄飛,一縷香風之中夾雜著驚天殺機!凡事碰到她的掌風者,無不心脈震斷,慘死當場,在此刻,女帝鳳珺令大發神威,一介女子,竟然將一幫凶神個煞的男子殺的是人仰馬翻!

跟在幾位豪俠級後面的狂人級高手們也不甘示弱!紛紛拿出各自拿的看家本領,將一幫人殺的慘叫不已!

戰爭慘烈進行時,一幫人被如割麥子一般撲通撲通的倒下,血染大地!

雖然元星和玄道界這邊如此勇猛,殺人如割稻草,但那源源不絕湧上來的大軍,卻彷彿永無止境一般,黑老怪他們殺完了一批又有一批衝來,殺完了一批又有一批衝上來。不多時,元星和玄道界兩界聯軍周圍竟然堆砌起了一堵屍體高牆,這血腥的一幕裡面,有敵人的屍體,也有自己人的屍體,大地之上有敵人的殘骸和鮮血,也有自己人的殘骸和鮮血!

在整個大部隊的兩側,是科技兵團,這些人手持各種熱武器,和高能武器,他們都是一群普通人,但他們要做的事情卻很簡單,只有一樣,那就是一直扣著扳機射就行了。

熱武器對一般高手而言並沒有什麼卵用,但對付雜魚高手卻很有用,高能武器雖然對厲害高手沒有用,但對一般高手很管用,在兩翼強大的火力網加持之下,能活下來的,那一般都是比較厲害的人物了。

「穩住!穩住!只要將陣型穩住!勝利必將屬於我們!」

元老頭在後方大聲鼓氣,想激勵起全軍更高的士氣,有人察覺到那些科技兵團有些難纏,想去滅了他們,但每當這個時候,元老頭便會調用剩下的幾枚震蕩核,發射出去,震懾他們,使的他們不敢輕易靠近這裡。

煙花絢麗,密密麻麻的高能武器大炮轟出去后連成了一條線,一旦有人被這條殺人之線一掃,那就要當場暴斃!

這一場戰爭,在元老頭精心操控之下,戰局彷彿變得越來越對元星和玄道界這邊有利益!察覺到這一點,元老頭心中大喜。

「好好!只要這樣維持下去,拖住他們就好了!勝利必將屬於我等!!!」

「吼!勝利比較屬於我等!勝利必將屬於我等!!!」

瘋狂的吶喊聲八方,震破雲霄,一群人帶著一臉鮮血,殺紅了眼,竟然想衝出去!

「找死啊!」

見到這一幕,元老頭破口大罵,目前雖然看著佔據了上風,但是數量差距依然在,這要是衝出去,離開了陣地,踩都會人直接踩死!

「所有人!堅守陣地!黑老怪前輩和孫朽前負責前方,武破天和劍尊天負責左方,季有道和孫有門鎮守右方,鴛婆婆和鳳國主居中策應!所有狂人級高手衝到第一排去!所有玄道界的靈修者衝到第二排!中軍覺醒者全部施展遠程攻擊!沒有的人照料策應兩側科技兵團!….」

一條條指令下達,只見那戰場中央,元星和玄道界兩界聯軍組成的陣勢彷彿一架戰鬥飛機,飛機兩側是科技兵團,飛機中央是三十萬覺醒者大軍,他們揮出的攻擊彷彿導彈,殺得敵人哭爹喊娘!

「上尊!」

相比較元星和玄道界這邊,真神上尊這邊就慘了,只顧一股腦上,被元星和玄道界組成的這架戰鬥飛機打成了塞子!

這時,真神上尊那邊有人看不過眼了,這是一名男子,出自太煞界,對於陣法一道十分有研究,他覺得應該提醒一下真神上尊,該換個策略,否則即使靠著這種無腦的方法贏了,傷亡太大,划不來。

「哦!是你啊!我記得你,你是出自太煞界的郎破軍,郎將軍吧!」

聞言,郎破軍鄭重一點頭:「正是!上尊能記的在下名字,在下深感榮幸!」

「好了好了!」真神上尊有些不滿的搖了搖手,道:「有話直說吧!別磨磨唧唧的」

聞言,郎破軍略略一聲思索,便躬身答道:「在下略略學過陣法之道,原為上尊分憂!」

聞言,真神上尊看了一眼郎破軍吼,冷冷道:「你是在說我不行嗎?你是在說我的方法愚蠢嗎?」

「不不不!」郎破軍一見真神上尊臉色不對,立刻道:「在下只是想為上尊分憂而已!」

「分憂?」

真神上尊想了想,隨後又看了一眼下方的戰場局勢,此時,還是元星和玄道界這方佔優勢。

見狀,真神上尊頓時惱羞成怒,破口大罵道:「都是一群酒囊飯袋!都是廢物!不用布希么陣了!就讓他們這上!死了只能算自己廢物!」

聞言,郎破軍臉色一僵,他還從來沒見過如此愚蠢的主將,不過這些都是他的心裡活動,真要他這要說真神上尊是愚蠢的主將,恐怕下一秒他就會人頭分家!

於是乎,郎破軍應了一聲事情后,便含淚答應了下來,隨後隻字不提破陣之事。

…….

元老頭做在指揮總部在沉思,眼下他們已經佔據優勢,思慮了一會兒,元老頭對身邊的銀人說道:「該你行動了!給我打穿那個什麼真神上尊的大本營大門!我要釋放電子波核!」

聞言,銀人微微一點頭,便準備離去,正在這時,元老頭咬牙道:「等一等!”

「主人還有什麼吩咐嗎?」

銀人公式化答道,聞言,元老頭一怔,回過頭來看了一眼銀人,此刻銀人眼珠泛著藍色幽光,如果仔細瞧,會發現銀人的瞳孔之上,正漂浮著大量數據,這意味著,銀人此刻的硬體已經完全啟動了!

「沒事了,你去吧…」

元老頭悲嘆了一聲,便見銀人如機器人一般,飛了出去,最終化作一道流光消失在了天空之上!

「嗯!?超光速的存在!??」

真神上尊眼尖,見到了化作流光的銀人,頓時一驚,生靈是無法達到超越光速的地步,唯有非生命境以上的存在才行,因此他便誤以為銀人乃是非生命境的存在,才大吃了一驚,但細看卻又不是。

「好生古怪!竟然有超越光速的速度!實在是古怪!

真神上尊心中驚疑不定,就這麼一晃神的功夫,那銀人已經『嘭』地一聲撞穿界壁,消失的無影無蹤!

「嗯!?」

見到這一幕,真神上尊微微一愣!

「這是怎麼回事?他不去殺敵…怎麼去了….」

真神上尊微微疑惑,因為銀人是朝著反方向去的,就像是逃了一樣,讓他有些摸不清頭腦。

正在這時他心中一動,神情一怔,他感覺有一道人影,穿過空間亂流進入到了他的太鴻界!!!

「太鴻界!!他故意饒了一圈,竟然去了太鴻界!」

真神上尊蹭地一聲站了起來,隨後大叫道:「不好!太鴻界是我的大本營,他此時去太鴻界!莫不是想斷我後路!!!」

想到此處,真神上尊勃然大怒,這銀人竟敢跑到他太鴻界去,動機不純,簡直是找死!

「我哇!看我怎麼殺了你這個小蟲子!」

真神上尊將此間戰事暫時交給一位手下后便急急往太鴻界奔了過去!

但真神上尊不知道的是,更恐怖的一幕正在等著他!

只見此刻,地面,指揮總部處,元老頭望著眼前的一座巨大機器,冷笑了一聲!

「末日的啟動器,今日就是你大發神威的時候!」

說著,元老頭開始下調令,命三軍圍攏,又找回了黑老怪他們。

而另一邊

銀人此刻已經來到了太鴻界,這太鴻界中滿地都是人,比外面那些圍攻玄道界的人還要多人!

「我的任務一結束,接下來便是能幫元老頭他們就,幫多少了!」 此刻,銀人依仗自己的速度突入了三千大界,真神上尊的大本營,太鴻界!

而外界,元老頭則是把握住機會在真神上尊離開的這段時間內,召集人手,收攏兵線,將大軍圍攏,再將黑老怪他們這些豪俠級高手臨時調回,準備給電子波核發射器充能。

黑老怪他們一走,整個隊伍頓時大受影響,猶如戰鬥飛機去了骨架一般,飄搖於墜。

但此時元老頭已經管不了其他了,目前,電子波核要緊!只要電子波核發射成功,就能進一步擴大戰果,擴大影響力!

「根據探子來報,惡魔人公會,那名王狂已經成為大覺醒者,正在朝戰場這邊趕來,希望到時候他趕的到!現在我只能拚死一搏了!」

元老頭一咬牙,還是決定先執行自己的機會。

黑老怪他們這些大活人突地消失,真神上尊那邊的人不是傻子,料定其中必有陰謀,正欲找真神上尊喪良,卻芳發現,真身上尊卻沒過人影子。

「這下該如何是好?手下說真神上尊回了太鴻界,這裡沒個當家的怎麼辦?」

一幫人急成了熱鍋上的螞蟻,忙的昏頭轉向,最後,啥也不管了,一股腦上就行了!反正這也是真神上尊的策略,如此以來,黑老怪他們突然離去,他們一股腦上可以給元星和玄道界施加極大的壓力,也不會惹得真神上尊不會高興,嗯,關鍵的是這樣做不會惹得真神上尊不高興。

戰場風雲變換,真神上尊手下的那些人決定一窩蜂,直接上還真是走對了一步妙棋,全面包圍之下,情勢瞬間翻轉,元星和玄道界的攻勢頓時跌入下風,開始大規模大規模死人!

「該死!一定要撐住啊!」

指揮總部,元老頭見到局勢危機,心中焦急,此時他還要的東西還沒來。

元老頭此時在等,在等一個光明投射向玄道界的大地,那時,元老頭會下令發射電子波核,電子波核攝像會會順著那光明,直入敵人老巢,直接打擊敵人的大本營!

此刻,元老頭就在等這個東西,外面的情況,他已經照顧不到了,這場戰爭,若想勝利,只有不斷出險招,此時,這種情況元老頭早已預料到了!

而寧外一邊太鴻界,銀人一道太鴻界之後便開始展開了自己的計算模式,準備找到一個確切的切入點,接應電子波核射線射到這裡來,他幾乎是沒花多久功夫便找到了,可正當銀人準備打出一條通望玄道界的通道之時!

真神上尊來了!

「你是誰?叫什麼名字?」

此刻,真神上尊臉色有些凝重,正立在銀人的背後,在觀察銀人,隨然他早就摸清楚了銀人不可能是非生命境的存在,但銀人那超越光一般的速度,還是另他心中揣揣不安!這萬一是真的,事情就麻煩了!

「被發現了!」

霸王一統諸天萬界從楚漢爭霸開始 銀人聽到真神上尊的話,身子一僵,機械似得回過了頭來,嚴重閃爍著電子警報的紅光!

「優先順序邏輯思維推導,任務優先,任務優先!…」

刺耳的警報聲想起,讓凝神以對,神情警惕萬分的真神上尊微微一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