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要蕭某人的劍,你恐怕還沒有那個資格!」劍王冷笑,縱身而起,一劍斬向血色長矛。

「轟!」

木劍與長矛碰撞,血霧和劍氣交織在一起,橫掃八方。

「嘿嘿,不錯,依靠此劍,即便你不用殺戮氣場,實力也已經達到輪迴境第五衰!甚至那些剛剛進入輪迴境第五衰的人也不是你的對手!」北護法笑道:「可惜你的對手是我,在本座面前,你根本沒有任何勝算!」

「你說廢話的本事更厲害!」劍王淡淡說道。

北護法也不動怒,笑道:「嘿嘿,蕭寒衣,你若肯不管此事的話,本座可以讓你離開。」

劍王剛想說話,一道狂放的笑聲不知從何處傳來:「哈哈,閻,你連幽魂幡都拿出來了,不知是在對付哪個強敵?」

被幽魂幡封鎖的空間之外,居然有人!

「獅王!」閻臉色微變。

「獅王!」烈人王和無痕公子的臉色忽然變得凝重起來。

「嘿嘿,閻,老牛我也想知道,你們究竟在對付誰,居然連幽魂幡都拿出來了。」又一道渾厚的大笑聲傳來。

「魔牛王!」烈人王和無痕公子的臉色越發凝重。

葉峰心中也是一緊,只有黃金九頭獅的族長,才會被稱為「獅王」,只有青天魔牛的族長,才會被稱為「魔牛王」。

這兩大妖族的族長,絕對是足以媲美孔雀老祖的存在!先前,這兩大妖族就派人追殺過葉峰,此刻如果他們知道九幽邪教要對付的人是葉峰,葉峰等人的處境馬上會變得極為不利。

劍王和無痕公子等人再強,又豈能擋住這麼多強者?要知道,此刻可是還有一個輪迴境第五衰的邪教護法在。

北護法顯然也知道讓獅王和魔牛王進來后,將會對劍王等人非常不利,他笑著對劍王說道:「我再給你一次機會,把人交出來,本座可以讓你們走。」


「蕭某說過,誰若動他,蕭某就殺誰!」劍王冷冷說道,非常強勢。

「嘿嘿,蕭寒衣,若我讓他們兩人進來,你們覺得,你們還有機會活著離開這裡嗎?」閻譏笑道。

劍王忽然笑了。

閻和北護法等人臉色微變,莫非蕭寒衣還有什麼後手不成?

忽然,被封鎖的空間之外傳來一道笑聲:「呵呵,沒想到居然能在此地遇到兩位。」

聽到這道笑聲,閻和姬玄等人臉色皆變:「心魔公子!」

「心魔公子居然也來了!」葉峰和姬瑤光都很吃驚。

這時,閻忽然冷哼一聲,把被封鎖的空間打開,空間扭曲,一個巨大的空洞赫然出現。

「獅王,魔牛王,得到天龍傳承等人就在此地!」閻笑道。

「什麼?得到天龍傳承那小子就在裡面?」

嗖!嗖!

兩道人影從空間入口處飛了進來,就在空間入口即將合攏的剎那,一個黑衣男子也飛了進來,這個黑衣男子正是心魔公子!

那最先從外面飛進來的兩個人,正是獅王和魔牛王!

獅王和魔牛王都是兩個身材魁梧的大漢,所不同的是,獅王滿頭金髮。

「兩位可不要高興的太早,有蕭寒衣和柳無痕在,兩位根本不可能得到天龍傳承!」閻笑道。

獅王和魔牛王同時看向劍王和無痕公子等人,前者笑道:「閻,憑九幽邪教,莫非連區區人族四大公子都解決不了嗎?」

心魔公子聞言冷笑道:「兩隻畜生而已,也敢大放厥詞!」

「呵呵,說的好,烈某最看不慣的就是畜生說人話!」 李教授的首爾悠閑生活

「烈人王,渡過第四衰,並不代表你有和我們平起平坐的資格!」獅王冷笑。


「哈哈,你們不過是兩個畜生而已,確實不配和烈某人平起平坐!」烈人王笑道。

獅王和魔牛王的臉色頓時變得非常陰沉。

這時,北護法笑了起來:「兩位若肯與我九幽邪教聯手誅殺他們,事後我們可以把天龍傳承分給你們,絕不食言!」

「不知閣下是……」獅王和魔牛王臉色微變。

「九幽邪教北護法!」北護法笑道。

獅王和魔牛王色變,他們聽說過九幽邪教有四大護法,修為足以媲美大尊老,眼前此人居然就是傳聞中的護法之一,不禁讓他們有些意外。

能讓邪教的護法出手,這足以說明蕭寒衣等人的可怕,他們心中再也沒有對蕭寒衣等人的輕視之心。

「蕭寒衣交給本座就行,你們只要解決其他人就行了。」北護法笑道:「事成之後,天龍傳承一定是你們的!你們也是妖族之人,得到天龍傳承,你們兩族的整體實力必定會更上一個台階。」

獅王和魔牛王都笑了,「北護法,我們聯手若還對付不了他們幾人,以後也沒有臉在無極大陸上立足了。」

此言一出,已經代表著他們要和邪教聯手對付劍王等人。

葉峰臉色凝重,他們這一方本就處於下風,現在妖族和邪教聯手,他們更加不是對手。

(提前寫出來了……) 「嘿嘿,動手吧!」

北護法一笑,整個人突然化作一團血霧,浩浩蕩蕩的席捲向劍王而去。

「嘿嘿,烈人王交給我們兩人就行了。」獅王和魔牛王大笑,殺向了烈人王。

「卑賤的東西,本尊現在就來取你的命!」姬玄冷笑,與鬼王聯手殺向了邪龍。

最後,血蝙老鬼、騰虎、神鴉道人、屍鬼道人、毒道人、轉輪道人全部殺向了無痕公子和心魔公子。

與此同時,閻和陸乘風則朝著葉峰和姬瑤光所在的符文巨人飛了過去。

白無常臉色凝重,無論是閻還是陸乘風,都不是他所能抗衡的,他深吸口氣,祭出銀色彎刀,殺向了閻,閻畢竟已經受傷,他即便不能擊敗閻,也可以拖延一段時間。

「嘿嘿,就憑你也配敢本動手。」閻譏笑道。

「你已受傷,更何況,我修為雖然不及你,速度卻未必輸給你。」白無常一笑,催動背後的天凰之翼,嗖一聲掠到了閻身後,一刀斬下。

「嘿嘿,既然你想跟本座交手的話,本座就陪你玩玩。」閻輕笑一聲,一指點在了白無常的大刀之上,嗡的一聲,大刀上傳來一股巨力,把白無常震退了幾步。

白無常穩住體內翻騰的血氣,再次殺向了閻!

「嘿嘿,有意思……」閻迎了上去,與白無常交起手來。

就在白無常和閻交手的剎那,陸乘風釋放出他的武者氣場,氣場之力凝聚成一股,衝擊向符文巨人。符文巨人一拳迎了上去,轟一聲巨響,符文巨人不由自主的倒退,拳頭粉碎,化作一個個符文。

「嘿嘿,柳無痕自顧無暇,他的化身又豈會是陸某的對手?」陸乘風一笑,抬手一劈,一道火光破空而出,斬在了符文巨人身上,符文巨人頓時崩潰,化作漫天的符文。

符文散去,葉峰和姬瑤光出現在陸乘風眼前,陸乘風邪笑:「你們逃不出我的手心!」

葉峰冷笑,突然取出一枚玉簡,咔嚓一聲捏碎,一道雷光從破碎的玉簡中飛出,化作一個青衣人,這個青衣人,正是精武書院副院長,武青雲!

看了陸乘風一眼,武青雲轉頭看著葉峰,笑道:「你小子還真會惹麻煩!」

「不是我會惹麻煩,而是麻煩的事總是惹到我身上。」葉峰很無奈的笑道。

武青雲搖頭笑了笑,朝著陸乘風看去,笑道:「年輕人,他是我精武書院之人,你不能動他!」

「老傢伙,你以為我不知道他是精武書院的人嗎?」陸乘風譏笑。

「這麼多年來,你是第一個敢這麼稱呼老夫的人。」武青雲笑道。

「老傢伙,不要倚老賣老了,就算你的本尊來了,陸某人也不放在眼裡,更何況現在來的只是你的一道分身!」陸乘風冷笑一聲,突然外放赤炎氣場,凝聚成一隻火鳥,撲向了武青雲。

「老夫縱然只有一道分身,你也未必是老夫的對手!」武青雲一笑,四面八方的天地元氣忽然朝著他席捲而來,不斷注入他的身體之內,他的氣息越來越強,最後居然變得和陸乘風不相上下。

力量提升后,武青雲出手,也釋放出了武者氣場,他所擁有的乃是雷霆氣場,雷霆氣場一出,雷電四溢,噼里啪啦的響聲不絕於耳。

雷霆氣場凝聚成一股,衝擊在了火鳥身上,轟一聲巨響,火鳥爆炸開來,火焰四射。

「怎麼可能!?」陸乘風臉色劇變,他根本沒有想到,武青雲居然能施展秘法,使分身的力量突然提升。


葉峰也沒想到武青雲居然能把分身的力量提升到這種程度,居然能與陸乘風抗衡。

「這附近的空間被封鎖住了,沒有輪迴境第五衰的修為,根本破不開!」武青雲忽然傳音給葉峰:「我的本體已經知道你有麻煩,正在從中央聖域趕來,在這期間,我會盡量拖延時間……我施展的秘法,能不能拖到我的本體來,連我自己也不清楚,如果我的分身消失了,你自己要小心!」

傳音的剎那,武青雲身影一閃,已經朝著陸乘風疾掠而去。

「老傢伙,再強的秘法也不可能一直維持下去,我倒要瞧瞧你能堅持到什麼時候!」陸乘風冷笑,祭出寶器轟殺武青雲。

「轟!」兩人交手,兩人之間迸發出千萬道耀眼的光華。

葉峰拉著姬瑤光往後急退,狂暴的勁風,猶如刀刃般刮著他們的皮膚,劇痛不已。

與此同時,遠處,無痕公子、烈人王、邪龍全部都陷入了苦戰,傷痕纍纍,血染長空,他們的敵人實在太多了。

劍王稍微好一些,憑藉著手中的木劍,他完全足以抗衡北護法,可是根本不可能擊敗北護法。而且,北護法也變成了神魔本體,且施展了秘法,劍王的殺戮氣場根本壓制不到北護法的境界。

忽然,原本一直在旁觀的血刀老祖朝著葉峰衝殺過來,邪笑道:「把古玉交出來!」說著,他刀劈向了葉峰。

葉峰祭出金星輪,金星輪一出,金色的劍氣頓時席捲八方。

嗡的一聲,血刀老祖的血刀斬在了金星輪之上,摩擦出一連串火花。

「哼!」血刀老祖冷哼一聲,手腕一扭,血刀斜劈在金星輪之上,震開了金星輪,緊接著,他一刀劈向了葉峰。

葉峰祭出聖皇圖,聖皇圖驟然變大,撞擊在血刀之上。血刀斬在聖皇圖上,火花飛濺,血刀老祖手臂一麻,不由自主的後退了兩步。

「好厲害的寶器!」血刀老祖看著聖皇圖,目光火熱。

葉峰目光一閃,背後伸出了迦樓羅之翼,催動迦樓羅之翼,他拉著姬瑤光轉身遁走。

「嘿嘿,這附近的空間已經被封鎖,你能跑到上面地方去?」血刀老祖譏笑,全速追了上去。

前方,葉峰突然停了下來,冷笑道:「你不是想要我的寶器嗎,給你!」說著,他居然真的把聖皇圖扔向了血刀老祖。

血刀老祖臉色微變,他不敢用手去接,而是祭出血刀,接住了聖皇圖。看到葉峰果然把聖皇圖給了自己,他既驚又喜,伸手拿起了聖皇圖。

他剛剛拿起聖皇圖,前方的葉峰就念頭一動,聖皇圖釋放出光芒,籠罩住了血刀老祖!嗖的一聲,血刀老祖就被收入了聖皇圖。

「小雜種,這敢算計老夫!」聖皇圖中傳出憤怒的咆哮聲,緊接著,血刀老祖開始瘋狂的攻擊聖皇圖,然而他的攻擊根本無濟於事。

遠處,陸乘風和閻等人全部看到了這一幕,他們都是一驚,他們暗自慶幸,幸好剛才自己沒有出手搶奪葉峰的寶器,否則此刻被困在寶器裡面的人肯定是自己。

「轟!」

忽然,一聲巨響傳遍八方。

葉峰臉色一變,凝目看去,只見不遠處,無痕公子被血蝙老鬼擊中,咳出一口血。

緊接著,無痕公子不遠處,烈人王也中了獅王一擊,若不是他擁有金剛道種,他早已經受了重傷。與此同時,邪龍也被鬼王的白骨爪抓中,胸膛處頓時出現五條深可見骨的傷口。

慘烈,實在太慘烈了,烈人王等人雖強,可是邪教和妖族的人也不是弱者,再這樣下去,烈人王等人恐怕會凶多吉少。

「轟!」

又是一聲巨響傳來,葉峰凝目看去,臉色劇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