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恭迎南宮大小姐。」

南宮大小姐?

南宮家族的?

於是,一道道目光更加火熱了,如果一個女人長相出色,身世還顯赫,這是能吸引住任何男人眼光的,尤其。。南宮家族?這在天子腳下可不是普通家族,算得上豪門了。

黃雲注意力並不在這,他被人群中一個熟悉的身影吸引了。

那是一個西裝中年人,不怒自威,身後跟著幾個虎背熊腰的保鏢,那中年人目不斜視,快步走出機場,很快,浩浩蕩蕩的車隊就開來了,都是來迎接他的,首先下來的就是一個英俊年輕人,在中年人面前態度恭敬,低眉順耳。

「狐假虎威。」黃雲搖頭一笑,走上前去,他就那麼一步步走過去,誰也沒看到他是怎麼出現在中年人身後的,即便那幾個緊緊護著中年人的保鏢。

黃雲伸手拍了拍中年人肩膀。

中年人一愣,轉頭看過來,那英俊年輕人頓時不樂意了,一把抓住了黃雲的手腕,眼睛則盯著黃雲,臉上有著威脅冷漠之色,幾個保鏢身子也一下子緊繃,警惕著黃雲的一舉一動。

他們也傻了。

這人怎麼出現在老闆身後的?


那中年人看清了黃雲的樣子,略顯肥胖的身子驟然一抖。

「怎麼?兩個月不見,不認識我了?」黃雲笑笑。

中年人這才回神了,狠狠瞪了那英俊年輕人一眼。

「還不鬆開。」

那英俊年輕人臉色一變,他看到了中年人臉上的惱怒,甚至看到了那一絲莫名的驚懼,一下子懵了,驚懼?這頭老虎居然會驚懼?這這。。。他連忙鬆開黃雲手腕,並且往後連退三步,猛然弓下身子,這是最高誠意的道歉方式。

ps從現在起,每個女人我都要虐一遍,請叫我虐!女狂魔~~(未完待續。。) 中年人是誰?

當然是虎泉市隻手遮天的邵天兵邵老虎了,他原本就牛叉哄哄,在虎泉有自己的人脈,自己的力量,後來黃雲布下了一張網,將他網在裡面,一起網住的,還有那一個個精英人物,道上的,衙門的,商界的。

邵老虎就更牛叉了,因為他是第一個被黃雲網住的,理所當然就是權力最大的。

於是他來了燕京,要在這天子腳下打出一片天,可是他低估了天子腳下那錯綜複雜的力量,就算他拿著黃雲給的那張『網』,也鎩羽而歸,這是他第五次來了,第五次要去拜訪一些大人物。

要在燕京打開一扇門。

那個英俊年輕人是他在燕京的得力助手,這次負責來迎接他,可是他怎麼也想不到,居然在機場碰到了黃雲,黃雲是什麼人?那是他的頂頭上司,不不,那是生死掌控者,他的生死,無數大人物的生死,都在他一念之間。

於是他的得力助手—邵硬悲劇了。

「你知不知道他是誰?你是不是不想活了?」邵老虎瞪著邵硬,一巴掌拍過去,拍的邵硬頭一縮,卻躲都不敢躲,作為邵老虎這一方土老虎的得力助手,他眼界是非常驚人的,他也意識到自己惹了大人物了。

這個大人物。

連邵老虎都怕!!

「是我有眼不識泰山,對不起,改日一定登門認錯。」邵硬低頭躬身道,態度放得非常低。

「拿得起放得下,倒是個人物。」黃雲點點頭,隨後一揮手。

「這些事兒就不必計較了。」看著邵天兵似笑非笑:「你怎麼來了燕京?虎泉那塊肥得流水的地還不滿足,還想來燕京插一腳?」

「人往高處走,沒有誰會嫌棄權力高,錢財多。」看著黃雲並沒有怪責,邵天兵也放鬆了些。笑著說道。

「怎麼樣?這天子腳下不好混吧?」黃雲打趣道。

天子腳下?

按照司徒寶兒的話,大街上隨便一個人,就可能是哪個地方的一把手,二把手,甚至可能是首長層次的人物,都是氣焰滔天的主,你就算是龍是虎,來了這也得趴著蹲著。

「這是我第五次來燕京。」邵天兵苦笑。

「哦?」黃雲眉頭一挑。

「前兩次,我的確想來闖一闖,可是招子不亮。惹到了不該惹的人,第三次我來道歉,被拒絕,第四次來,直接被拒之門外,今天我又來了。」邵天兵嘆息一聲。

天子腳下!


哪裡那麼好說話?

「你邵老虎也有服軟的時候。」黃雲覺得有趣。

「不服軟不行啊。」邵天兵搖搖頭,他的一些生意,一些人脈,都被無形的力量打壓著。就算他捏著那張網,也只能尋求自保,但是想要繼續發展,無異是非常困難的。

「你惹到誰了?」黃雲看了看遠處。此刻南宮嫣兒已經準備離開了,那三個長袍年輕人也各自開了一輛車,南宮嫣兒則坐在車中等著黃雲,來了京城。那肯定得先去南宮家族看看。

聽說南宮雲也回了家族。

「方天的妹妹的同學的男朋友。」邵老虎不好意思道。

「這個裙帶關係也太複雜了點,那麼重點就是那個方天了,我知道這個人。京城四少之一,方家年輕一輩的領頭羊。」黃雲錯愕,隨後搖頭笑道,方天的妹妹,妹妹的同學,同學的男朋友?

這可是隔了三層關係啊。

但是邵老虎還是被打壓了,就算隔著一百層關係,他惹到了方天,那就只能委屈的來道歉。

「老乞丐曾經說過,方天—燕京第一大少,華夏的福氣,能被老乞丐這麼稱讚的人,整個華夏也就這一人。」邵天兵目光有些凝重。


「老乞丐?」黃雲一愣。

「燕京,乃至整個華夏最出名的相師,他神秘莫測,聽說祖上是風水相師一脈,他看人特別准,說的話也特別准,他評價一個人的性格,特點,以及前途,從來就沒錯過,當然,他很少評價人,不到特殊時期,從來不主動開金口。」邵老虎說道。

「能被老乞丐這麼評價,你可以想象方天的優秀,我惹到他了,只能來道歉,他不原諒我,我就只能一次次道歉。」

「這個世界上,總有一些人比你強。」黃雲拍拍邵天兵肩膀,語重心長道。

邵天兵看了黃雲一眼,隨後目光一亮。

「黃少,你能不能幫我把這事解決了。」他一直覺得,如果連黃雲都沒辦法解決的事,那就算是天皇老子來,也無法解決了。

「我不是大少,你千萬別這麼叫我。」黃雲連忙道。

他不是這個圈子的,這圈子都是俊男靚女,背後都有豪門撐腰,一個個牛叉哄哄,能叫來軍隊的人打架,能開著飛機去參加宴會。。他如果被叫上了『大少』,那就說明他和京城四少之類的在一個層次了,他不是很願意。

這不是裝逼。

「本來就不是一個世界的,他們是他們,我是我,他們玩的是權勢,玩的是規則,我玩的不一樣。」黃雲搖搖頭,嘆息著喃喃道:「我玩的是命—人命。」

。。

。。。

南宮家族。

這是一個錢多得花不完的家族,是整個華夏最富有的家族之一,而作為南宮家族的孫女,南宮嫣兒自然就是天之驕女了,在京城,能被稱為豪門的家族不多,南宮家族勉強能躋身豪門之列。

一個這麼多錢的家族。

也就勉強能稱為豪門!可想而知,豪門這個定義有多廣泛。


這是一個古老的院子,在燕京,這樣的四合院不知道有多少,黃雲隨著南宮嫣兒走進四合院,一個靚麗的少婦早早就等在那了,這少婦看著年紀不大,眼角魚尾紋卻異常明顯。這是一個注重保養,實則年紀頗大的漂亮少婦。


「媽,我回來了。」南宮嫣兒迎了上去,臉上也恢復了些神采。

「媽?」黃雲一怔。

他知道南宮嫣兒的身世,她很小的時候,母親就去世了,是被南宮雲帶大的,這怎麼忽然就冒出一個媽來?

「回來了。」漂亮少婦溫和一笑。

「快進來吧,你爸爸都等急了,還有你二舅。三舅,還有你爺爺,一大堆人呢。」

「好啊。」南宮嫣兒退後兩步,挽上了黃雲胳膊,這才隨著那漂亮少婦往裡屋走去,邊走邊解釋:「這是我媽媽的大學同學,閨蜜,我以前叫他幽姨,現在叫媽。」

而實際上。李幽和南宮雲,和南宮嫣兒母親是大學同學,三人曾經有過一段轟轟烈烈的三角戀,後來幽姨敗退。南宮嫣兒媽媽成功上位,她走了以後,都是李幽在照顧南宮雲父女。

「爸爸沒給過幽姨承諾,她照顧我們。一照顧就是這麼多年。」這也是南宮嫣兒不反感李幽的原因。

哪個女人都做到這樣?

黃雲想,李幽不是愛南宮雲到骨子深處,就是放不下當年那一絲執念。

到了現在。南宮家族上上下下,基本都被李幽這麼多年的付出感動了,也承認了李幽的地位,她和南宮雲,沒有夫妻之實,卻有夫妻之名,南宮嫣兒也願意叫她一聲媽。

「你這小丫頭,這麼久不回家,一回來就把我的往事往外面說,又不值得一說。」李幽風情萬種白了南宮嫣兒一眼,隨後看著黃雲,笑容很平和:「這位是?」

「幽姨,這是黃雲,我男朋友。」南宮嫣兒摟著黃雲胳膊,笑嘻嘻道。

「阿姨。」黃雲笑著喊道。

「都談男朋友了?走快點,讓你爺爺看看,他老人家最疼的是你,最放不下的也是你,知道你有了男朋友,那肯定樂呵的緊。」李幽目光一亮,隨後腳步一頓,古怪看著南宮嫣兒:「咦,我聽你爸爸說,你明天就要和袁家那小子定親了。」

「所以我把黃雲抓回來了,我要讓整個京城都知道,黃雲是我男朋友,他們袁家就死了那份心。」南宮嫣兒也挽起李幽的手,撒嬌般的說道。

「你這孩子。」李幽寵溺般點了點南宮嫣兒額頭:「袁家可是大豪門,咱們南宮家族比不了,黃雲要真是你男朋友,那他挺身而出是應該的,如果不是,你別害了人家。」

「算了,我也懶得多說,你去過你爺爺你爸爸那一關。」

三人走進內廳。

「男朋友?怎麼不提前商量商量?」黃雲怔然看著南宮嫣兒,低聲道。

「商量什麼,我都想好了,你不願意做我一輩子男朋友,那就做幾天假的,而且你是我師傅,徒弟有難,你難道不該幫一把?」南宮嫣兒煞有其事道。

「我是怕對你名聲不好。」黃雲一臉認真道。

「我從來不在意別人的看法,而且。。千金難買我願意。」南宮嫣兒盯著黃雲。

我願意?

她願意讓整個燕京,乃至整個華夏都知道,她南宮嫣兒是黃雲的女朋友,而且也願意當黃雲的女朋友,她更願意徹底和過去告一個別,她在正視自己的內心。

四合院陳舊古樸,外面有著一絲涼氣,裡屋卻溫暖的很,當南宮嫣兒挽著黃雲手走進裡屋時,一道道或愕然,或敵視的目光也看過來了。

明天就是南宮家族和袁家豪門定親的日子,今天南宮嫣兒挽著一個男人的手走進來了。

這是在打臉嗎?

只有南宮雲,他看這一幕,看著黃雲和南宮嫣兒拉著的手,臉上露出了一抹笑意。(未完待續。。) 「這南宮家族的人也夠多的,一大家子,看起來得有三四十人了,這還只是直系。」黃雲就覺得,生在這樣的大家族,其實也有好處,在外面受委屈了,回來隨便告上一狀,咱們呼朋喚友的來。

比誰家親戚多!

誰家親戚權力大!

嚴格意義上來說,今天是南宮家族的家宴,能夠在這四合院坐著的,基本都是南宮家族的直系親屬了,沒有一個外人,黃雲這個外人進來,還挽著南宮嫣兒的手,這瞬間就成了目光焦點,一道道審視的目光都盯著他。

「我來京城是為了五百年人蔘,我沒招誰惹誰吧?一進屋就給我下馬威。」黃雲低聲苦笑。除了南宮雲,還有一個白髮老頭子,沒有任何一道目光是善意的,都帶著冷漠,審視。

這也是很多豪門的規矩。

無論誰帶外人進來,都得接受這樣的目光打量,連這都承受不住,這門是你能進的?

「他們就這樣,規矩太多太大,你可得表現的好點,否則這些人又有一大堆話說,最好把他們全部征服了。」南宮嫣兒撇撇嘴道,她不知道別人能不能征服自己這些把規矩看得比命都重的親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