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恭喜你,獲得了金烏系稀有血脈傳承!這可是超厲害的傳承哦!」

白凌的手指,指的是安林……

「我?」安林神色一怔,指了指自己。

白凌搖了搖頭,將青蔥的手指對著安林的口袋。

就在這時,安林口袋一陣顫動,冒出紅彤彤的小腦袋。

嬌滴滴的聲音響起:

「吵死啦!」

「還讓不讓花睡覺了?誰在我腦海里一直不停說話來著!?」

安林:「……」

沃日,怎麼把這小透明忘了! ?「小紅,你有沒有感覺哪裡不舒服?」安林一臉緊張地問道。

他怕小紅接受血脈傳承后,一言不合就變怪獸,那可就真的形象大毀了。

「唔……感覺身體好熱,要不我化形看看?」小紅用剛剛睡醒的迷糊語氣開口道。

身體好熱?化形?

安林渾身一個激靈:「不用了,就先這樣吧!」

要是真化形……

那時恐怕就不是小紅熱,而是安林他們熱了!

「要是還有什麼癥狀,記得及時跟我說。」安林忽然補充道。

「嗯。」小紅聞言乖巧地點了點頭,繼續縮回口袋睡覺去了。

白凌的身體如同光粒散開,消失在原地。

一陣天旋地轉后,安林等人重新回到了原地。

「安哥,我想我們還是回去吧。」苗甜小聲提議道。

血脈試煉已是兇險至極,要不是安林孤注一擲,他們所有人都得栽在那裡。

還有那毫不講理強買強賣的白凌,感覺就像是不斷挖坑讓他們跳那般,實在是讓人沒有繼續走下去的慾望。

安林點了點頭,他和小丑的傷勢還沒恢復,別的不說,要是再遇到一次類似血脈試煉這種難度的試煉,他們都要團滅在這裡。

「走吧,我們回去。」安林開口道。

接著,他們開始往回走。

穿過了大門,映入眼帘的是一個滿是藝術雕塑的小廣場。

「靠!」安林看見這一幕,眼皮一跳,直接爆了粗口。

毫無疑問,這個地方他們之前完全沒有來過。

「麻蛋,又被耍了么?」

安林一臉緊張地望著四周,生怕忽然間蹦出個白衣飄飄的白凌,跟他們說又進入了一個某某試煉。

眾人站立原地,屏氣凝神了一分鐘,發現並沒有出現了什麼特殊的情況,不由得鬆了一口氣。

「天啊,這個地方真的是不講道理了吧?」

苗甜拍了拍小胸脯,一副心有餘悸的模樣。

「原路返回都能去到不一樣的密室,我們怎麼才能回到出口?」宗永言皺起了眉頭。

安林也是一臉的無奈:「反正不能停留在原地就是了。」

眾人繞了這小廣場一圈,沒有什麼發現。

至於那些雕塑,有的怪異至極,有的又極具線條美,滿滿的藝術感。

除此之外,就沒有什麼特別的地方了。

安林多留了一個心眼,將整個小廣場的雕塑用太陽能照相機拍下。

這年頭留影水晶太貴了,還是照相機實用。

之後,他們便進入了另外一個門。

跨入門后,眾人再次怔立在原地。

他們來到了一個奇怪的地方。

四周不再是密閉的空間,而是鴻蒙一片,沒有上下左右,沒有空間距離。

這一幕安林在跨入南天門,傳送到地球的時候看到過。

遠處,一個白色的小球懸浮在空中。

連接小球和他們的道路,是一座長達百米的木橋。

一個不好的預感浮現在安林的心頭。

果然,一名白衣飄飄的女子忽然出現,笑著開口道:

「歡迎來到破滅之試煉,此試煉生還率為百分之零。」

「只要跨過這木橋,將元氣注入白色的小球便可完成試煉。」

「試煉成功,所有人都將獲得八十八號研究所的正統傳承。」

眾人:「……」

安林:「我有一句話,不知當講不當講。」

白凌臉上浮現出柔美的笑容,點了點頭:「嗯,好的,答應試煉了對吧。那麼……祝各位好運!」

說著,白凌的身子再次消散。

安林:「……」

眾人:「……」

「安哥,那娘們不是有實體嗎。下次見到那娘們別廢話,我們直接上去揍她!」駱子平勃然大怒道。

「那也得等我們能夠活著出去才行,沒聽到嗎,這試煉生還率是百分之零的啊。」宗永言一臉憂愁地哀嘆。

這證明來過這裡的修士,都死了啊!

「那隻能說明之前來的修士都太弱了,並不是說這個試煉就沒辦法通過,這次讓我來打頭陣!」小丑扛起銀棒,便朝木橋邁步走去。

「等等!」安林叫住了小丑:「讓我先試試這地方有什麼古怪。」

說著,他從納戒中掏出了一枚靈石,朝木橋外面的鴻蒙區域拋去。

「滋……」

靈石頃刻變得粉碎。

接著,他又將一枚靈石,朝木橋拋去。

忽然間,白球釋放出一道光芒。

這光芒速度極快,靈石便被擊中,瞬間化為齏粉。

眾人見到這一幕,皆是皺起了眉頭。

祕婚驚夢:印先生,別來無恙 這道白光速度極快,他們根本沒有躲開的辦法……

安林見狀,掏出了血龍魔刀。

這是一柄高階法器,材質堅硬至極,即使是化神期的修士也無法輕易打碎。

他有些心疼地望了一眼這柄刀,隨後將它扔向木橋。

「嗖!」

又是一道快到眼睛都無法捕捉的白光,擊中血龍魔刀。

接著,高階法器血龍魔刀如同粉塵般四處消散,徹底消失在木橋之上。

眾人:「……」

恐怖的攻擊速度,無解的攻擊威力。

他們終於知道為什麼叫破滅之試煉了,什麼東西都逃不過化為粉塵的命運,大破滅都沒那麼厲害。

怪不得是存活率百分之零的試煉,完全不給人希望啊!

小丑那朝天的鼻子抽了抽,默默走了回來。

這關不用玩了,他還是在旁邊曬著吧。

「我覺得把身後的門砸開,可能都沒有過那個橋的難度大。」孫勝蓮幽幽開口道。

眾人聞言眼睛一亮,然後真的去砸門了……

三分鐘過後。

眾人氣喘吁吁地躺在地上,眼中含著淚水。

麻蛋,門太硬了!

冰火水土風,劍斬刀斬,拳打腳踢,能用的都用上了,那不知什麼材料做成的門,連個屁事都沒有。

「啊……難道要困死在這裡了么?」

苗甜眼眶泛紅,粉雕玉琢的小臉滿是委屈,緊咬著下唇,努力讓自己不哭出來。

「大家一起想想還有什麼辦法吧。」安林努力讓自己振作起來,在一旁打氣道。

話雖這麼說,但是眾人都是想不出什麼辦法,只能在一旁沉默。

這時,宗永言忽然搖著扇子開口道:

「白球攻擊速度快,威力大,但是攻擊間隔這一點,或許是可以突破的點……」

眾人聞言皆是眼睛一亮。

對啊,這麼強力的攻擊,總要蓄力的吧!

說做就做,安林朝木橋拋出了一枚靈石,白球瞬間擊碎。

他又朝木橋拋出靈石,結果白光還是瞬間而至。

安林不服氣了,一下子拋出上百枚靈石。

「嗖!」

上百道光線同時射出……

他又拋出幾百枚靈石。

「嗖!」

幾百道光線同時射出……

眾人再次陷入了沉默。

宗永言搖著扇子點了點頭:「攻擊無間隔,並且可以做到多目標同時精確打擊……」

「我們死定了……」苗甜的淚珠「啪嗒啪嗒」滴落地面,補充道。 ?眾人萬念俱灰,如同鹹魚般躺在地面。

「我的一生,還未來得及發光發熱,就要餓死在這裡了嗎?」駱子平望著鴻蒙一片的四周,極為不甘地開口道。

「我也還沒見到我的偶像呢。」小丑一臉遺憾道。

「唉,我的書還沒看夠。」宗永言神情惆悵。

「我還沒談過戀愛。」苗甜淚眼汪汪。

「我才得到傳承,白高興了……這遺迹真是坑人不吐骨頭!」孫勝蓮氣得胸口劇烈起伏,波濤洶湧。

安林揉了揉眉心:「你們這麼快就放棄了嗎?」

「不然呢?」苗甜望著安林。

眾隊員也是將目光投向安林。

安林腦袋裡也是一團漿糊,絲毫想不出解決的辦法。

他一拍額頭,接著躺在地面上,長長地嘆了一口氣,再也不想說話了。

……

……

「唉,這白色小圓球到底是什麼鬼東西,能無限放炮,威力還這麼大,拿它來當武器用豈不是無敵了?」過了許久,駱子平開口抱怨道。

武器?

無限放炮?

安林眼睛一亮,跳了起來:「我來做個試驗!」

他忽然詐屍,把眾隊員都嚇了一跳。

安林從納戒中掏出了一塊黑磚。

沒錯,就是混沌合金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