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恆毅是不是忘記了,現在我們可都是擁有神魂族力量的頂尊,既不是累贅,也沒那麼脆弱容易死亡,這些暗影族都沒有神魂族力量對我們的威脅更不值一提,還想把我們撇下獨自行動呢?」徐自在含笑的責備讓恆毅微微一怔,的確,他是習以為常的如過去那樣了,見徐白潔和金天使的神情,知道兩人的想法也都差不多,當即笑道「那好,一起。」

戰區的神統帥見狀有些擔心的勸阻說「暗影族舉動奇怪,請神主不要涉險。」

白狐族族神和塘朗也都覺得太冒險。

恆毅卻無法說出如今只是天方夜譚般猜測,沒有辦法確認的問題,這趟行動不管多冒險也必須去。

「沒什麼事,即使暗影族擁有神魂族力量的戰帝齊來,我們也有全身而退的把握。」

那神統帥仍然覺得不妥當,只能望著狐狸,狼人,龍族,螳螂四族的祖神,希望他們幫忙勸阻。

螳螂見恆毅態度堅決,不由笑道「既然如此,我們四個陪神主和神夫人同行,即使擁有神魂族力量的暗影族幾個戰帝都在,全身而退的把握也更大。」


恆毅知道他們的顧慮,也不啰嗦的乾脆答應,匆匆忙帶著一行人穿過傳送陣奔赴正在廝殺交戰的前線。

飛出氣層之外的時候,恆毅交待在防禦總部的神統帥道「密切關注戰線的暗影族,發現那個跟赤影神帝一樣的暗影族時立即用歷練珠通知。」

「是!」

這時同行的依孜姿一行才明白恆毅是沖著赤影神帝而去。

徐白潔忍不住問「恆毅,那個暗影族可能就長得一樣吧?」

「暗影族這麼多戰帝級戰鬥力出現在這裡本來就很反常,順便探探那個赤影神帝的情況也沒什麼,一會殺入暗影族陣中后各自小心,絕對不要分開,周圍的壓力大時我會設法解決,一旦被暗影族擠進人潮就會有危險。」

「明白。」

眾人都知道這方面的經驗都比不上戰鬥中長期以往以孤軍深入敵陣為獨特風格的恆毅,哪怕其它修鍊神書十三絕的人也得考慮長久戰鬥,在圍攻中真氣會跟不上的問題,偶爾突擊敵陣,也不會太過深入,時間也一定不會太久。(未完待續。。) 唯獨恆毅無視真氣耗損,經常作戰都是突入敵陣,從開始肆意橫衝直撞到結束,長時間的戰鬥也只有精力耗損過多的時候才返回休息,這方面的經驗自然特別豐富。

恆毅一行飛出氣層的途中,眾多四族為主的無雙神族戰士里許多人振奮高呼。

「神主來了!暗影族必敗!」

「族長來了!大家加把勁,讓族長看看我們守護無雙神族的決心!」

守護無雙神族……

這是恆毅所最希望聽到的。

開放派的態度維持著神魂意志最基本的不侵略,更不被侵略的態度。

守護戰爭在需要的時候應該是人人參與,神魂族星系兩邊年戰爭時期就是最真實的寫照。

無雙神族所有種族的星球呈以無雙神星為中心,放射的線性分部,每個種族都有一顆防禦型在邊境區域,也都有在距離神星最近的族神星,為的就是體現公正對待的同時,也讓所有種族共同為守護戰鬥出力,現在這些聲音,顯示出長期以來這種考慮的實際效果,功績不是無雙神族參與防守戰爭的核心,守護自己的家,共同的家,才是在邊境戰區戰鬥的眾多異族們的普遍認知。

「無雙神族不侵略,但更不被侵略!為了守護而戰,我們必定竭盡全力!」

恆毅一路高呼回應,聽見的無雙神族戰士們紛紛附和高呼響應,一時間士氣高漲!

飛出氣層不久。無雙神族在眾多擁有神魂族力量的頂尖戰鬥力帶領下,一直盯著黑壓壓的暗影族衝殺。

恆毅一人當先,發動瞬斬閃入暗影族陣勢之中。發動的威震天下生成的無數白光劍氣剎那間絞碎周圍一大片區域的暗影族,又在恆毅二度閃移中二次發動——

一片戰區暗影族原本密密麻麻的陣勢片刻間就被恆毅清掃出大片乾淨的虛空。

振奮的無雙神族戰士們蜂擁前沖,填補了虛空的區域,繼續頂著密密麻麻的暗影族只管攻擊。

一面金光的能量盾飛旋而至,將一群暗影族盡數震成粉碎!

緊接著,徐白潔發動守護之光,被連接光盾的能量線帶著急沖前進。突破千丈距離,盾牌回到左臂的同時,身體驟然綻放一圈金色的劍氣。噴發中將周圍不過天尊修為的暗影族盡數射穿,催成一團團爆開的血霧。


金色的一圈劍氣四面八方的飛射去遠,消逝的時候密密麻麻的暗影族蜂湧而至,然而還沒有等他們靠近到徐白潔身邊。一顆黑紅色、直徑十丈火焰球突然在徐白潔面前炸開!

四面八方蔓延的火焰。頃刻間吞沒了周圍八百丈方圓!

範圍內密密麻麻的暗影族盡數在火焰中化成陣陣灰黑色的塵埃!

徐白潔金盾抬起面前,朝著前方恆毅突進的方向帶頭急沖——

緊隨其後的徐自在手背上的火焰寶珠持續亮放著火紅的能量光,接連不斷的飛射出一顆顆直徑一丈左右的火焰球,每一顆炸開,都足以吞沒八十丈方圓的大群暗影族;雙手化作兩把幽綠色鐮刀的螳螂非在徐白潔后側,兩把舞動的鐮刀所向披靡,只見刀光不停閃動,紛飛的刀勁一路貫穿超過百丈距離。根本沒有暗影族能夠抵擋的住,凡被刀勁劈開的。必定被不堪承受的力量催成一團團炸開的血霧;狼人族族神一雙手上的長爪子伸出半尺,揮動的寒光只讓人看的眼花繚亂,猶如絞肉機般把靠近的暗影族全部殺死,毫無壓力可言。

依孜姿和白狐族族神則顯得從容許多,兩人的法術絕技都沒有大範圍殺傷的,依孜姿不斷飛射的紫星能量球一路貫穿暗影族的身體,足足能夠飛射出去兩千丈的距離能量徹底耗盡消失,殺死的暗影族數量同樣不少,只是出手簡單迅快,根本沒有炫目的光輝;白狐族族神在這種突擊中完全沒有全力施展的必要,一條毛茸茸的白色狐狸尾巴立在胸前,每每甩動必然飛出一顆毛茸茸形態的白色光球,力量的懸殊差距讓白色光球輕易把貫穿一路暗影族的身體,被射中的暗影族的身體無一例外的留下直徑一尺的大洞!

一行人沖走的速度飛快,殿後的金龍族族神根本沒有出手的必要,一雙金色的眼瞳卻片刻不放鬆警惕的關注著後方追趕的暗影族情況,以防突然衝出來不知所蹤的戰帝。

沖在前面的恆毅甚至於威震天下的白色劍氣交織形成的白光之中。

當白光消失,周圍只有大群暗影族爆開的血霧。

一刻鐘的突擊,無雙神族交戰的戰士都已經跟不上,距離已經頗遠。

恆毅不在沖走前面,回到徐白潔一行人身邊,只是負責讓包圍的暗影族始終無法形成密密麻麻圍攻的陣勢。

都是戰鬥經驗豐富的人,恆毅見徐自在沒有發動很消耗真氣的火焰法術絕技,顯然有意維持真氣處於飽滿狀態,便也不需要提醒交待什麼,只是四面張望,又通過歷練珠叮囑所有在前線戰鬥的無雙神族戰士留意赤影神帝的蹤影。

如此又突擊沖了一陣,沒有試過孤軍深入這麼遠的狼人族族神忍不住道「族長還繼續沖嗎?會不會是暗影族引誘族長的陷阱?」

恆毅一直暗暗估算著突擊的距離,知道狼人族神的擔心,因為曾經在希拉星系的時候暗影族就干過這種事情,但結果是紫袍戰帝和暗影大帝被他生擒活捉的結果。

以黑月的智慧,經歷過那次的失敗,應該很清楚想留住他很難,尤其是在無雙神族的邊境地帶,理當不會如此低劣的重蹈覆轍。

但他不怕,背後的徐白潔一行卻不能沒有顧慮,隨著深入的距離提升,萬一被埋伏的話危險性當然也更高。

「孜姿負責指揮,你們原地停留,我再去探探。」

縱然是徐白潔有些不情願,但也知道這種時候不宜逞強,如果暗影族真有埋伏,繼續深入拉長了回頭突圍的距離,危險當然會不斷提升,便也沒有異議的答應。

恆毅一路揮劍隨意亂戰,不斷吸取靈魂之力后發動瞬斬隨意在暗影族中間穿梭,一次次發動的威震天下殺傷大片暗影族,期待能夠看到赤影神帝的身影。(未完待續。。) 恆毅去后,徐白潔一行人停留在原本的虛空,周圍密密麻麻圍攻的暗影族數量眾多,但修為的巨大差距下一時半刻根本沒有實質性威脅。

恆毅如此又突擊了一刻鐘的時間,再度瞬斬前沖時卻發現已經脫離了暗影族包圍的區域。

『奇怪,來了那麼多戰帝蹤影不見,暗影族的包圍圈如此薄弱,倒像是流浪的野族……』事情越發奇怪,恆毅不理會背後追趕的暗影族,血鳳之翼帶著他在虛空疾飛,一身白色的正義袍獵獵作響,背後的白色風披絲毫不受能量化的血鳳之翼阻擋,閃耀著點點銀星光芒,耀耀生輝。

突擊找尋到了這裡,本該放棄。

但恆毅極目眺望,卻總覺得繼續前進會有發現,於是通過歷練珠告知依孜姿一行暗影族包圍圈大概的厚度,繼續獨自前飛。

背後那些追趕的暗影族靠飛無法追上恆毅,陸陸續續的有許多暗影族發動暗影黑霧的天生能力,化作滾滾黑霧不斷追到恆毅面前,那些出現面前的恆毅隨意揮劍斬殺,出現在背後左右的根本不理會的直接飛移甩掉,一雙清明的眸子,只是在虛空中極目張望……

……

宇宙虛空。

大群的暗影族在虛空中飛移,如同許多因為沒有生存空間舉族被命令隨機傳送的那些暗影族一樣。

這是一支戰鬥力最強只有星尊水平的暗影族。

只是,數量很多。他們從暗影族佔據星系出發,整顆星球的暗影族為其它平均戰鬥力更高的同族讓出生存空間,浩浩蕩蕩的展開了宇宙虛空的隨機傳送之旅。

他們已經在虛空中飛移了很久。餓死的族眾數目難以計算。

彼此只能依靠吞噬弱者作為食物求生,然而新生的暗影族不可能滿足龐大的人口基數,在這種吞噬同族的宇宙流浪中,總人口一直在減少。

就在這支暗影族在宇宙中漂流的過程中,被外出的赤影神帝追上。

而追上的時候,這支暗影族已經出現在無雙神族邊境飛行一個月的虛空距離。

如同過去每一次那樣,在赤影神帝的命令下新生體現出感性的暗影族都被集中送到赤影神帝及他身邊同行的一群心愿星系出來的暗影族手裡。

然而。這群暗影族中的智慧變異體卻悄然無聲的帶著個星尊變異體,穿過時空之門離開……

一個月後,當這支暗影族飛到無雙神族邊境星系地帶發動進攻不久。眾多戰帝帶著血海魔影變異體,突然出現。

與之同時,在戰鬥狀態暗影族裡飛走取走有感性的新生同族的赤影神帝察覺到這一點,立即率眾退走。

赤影神帝為首。帶著一大群擁有感性的暗影族飛出進攻無雙神族的眾多暗影族之中。飛向茫茫的宇宙虛空。

眾多戰地緊追不捨。

眼看周圍都是戰帝和血海魔影變異體,一團團黑霧連續不停的出現。

一張張智慧變異體的臉上,都寫著冷漠。

「大帝有命,請赤影神帝停下!」

眾多有感性度的暗影族紛紛退到吃硬神殿身後,擁有感性度的他們,尤其是那些從心愿星系出來的,都知道即將面對危機。

黑色的圓月,外面一層銀色光環的印記在赤影神帝額頭亮放。

那。是猶如黑月一樣的力量印記,象徵智勇雙全特殊變異體的印記。

一團黑霧涌動著飛停在赤影神帝面前。迅速化成黑月清晰的身影。

黑色的女帝法袍上,深紫色的衣領上托著黑月那張冷漠的臉。

如赤影神帝一模樣的印記,在黑月的額頭同時亮放。

早知道會有這一天的赤影神帝只是沉默的注視著黑月——

今天不會有戰鬥,除非黑月的暗影霸氣能夠殺死他,否則,就不會有戰鬥。


黑紅色的光芒,剎那間在黑月和赤影神帝之間爆炸!

化成一陣黑紅的光霧,緩緩的,四面八方的散溢了開去……

伴隨黑紅光芒的爆發,赤影神帝和黑月雙雙身形微退——

黑月冷漠的眸子里,添上一抹凝重。

「你竟然能夠對抗本帝的暗影霸氣?」

「所以,你是大帝,或者我是大帝,本就難見分曉。」赤影神帝回應的平淡,暗暗鬆了口氣。

暗影族之間的勝負就取決於暗影霸氣而已,強則強,弱則弱,弱者絕沒有抗衡強者的可能。

這一刻,黑月才知道八百年來這個赤影神帝在暗影族裡從沒有顯露真正的能力,只是,是什麼手段能夠隱藏暗影霸氣印記的強弱?

這,簡直是不可思議的事情。

然而,眼前暗影霸氣的對拼分明訴說著彼此相當的事實。

「那就打一場——」一顆顆黑光的能量球環繞在黑月身體周圍,暗影霸氣不足以決定強弱,在暗影族裡本該是地位相當的雙帝。

可是,赤影神帝不可能成為暗影族大的大帝!

眼前,只有用拼殺決定勝負。

赤影神帝淡淡然道「有這個必要嗎?」

「我族祖帝蘭傲曾經在漫長的時光中吸取了無數慘痛的經驗,最終創造暗影霸氣,確定了長遠發展唯有抹殺製造混亂的感性度為不可動搖的根本原則!我族破開暗物質屏障至今位置,見證的宇宙眾族的歷史更證明了祖帝蘭傲之智的實踐價值。而如今,擁有與本帝相當力量的你,竟然擁有感性!長久偽裝生存於族內,倘若如過去一樣竭盡所能為種族而戰倒也罷了,如今卻一再將本族不該活下去的殘次品收容,這是在毀滅暗影族的根本!本帝,如何容你?」兩顆黑光的能量球緩緩在黑月雙掌中旋動。

周圍的戰帝一動不動,那些智慧變異體們同樣維持著沉默,因為這一刻沒有他們說話的權力。


「我聽說你決定吸納宇宙異族的力量,並且用了許問峰,本來以為你的智慧帶來不同的想法,說到底還是如其它所有族眾一樣。」赤影神帝頗覺失落。

「吸納異族不過權宜之計,利用異族力量消滅異族,當沒有敵人的時候就是這些會製造混亂的異族被屠盡之時,祖帝蘭傲的總結就是至理,昔日鋼鐵文明的強盛,如今辛德文明和我族的強大,無不驗證這個事實。我族至高神蘭道就是因為擁有無謂的感性度,才會跟祖帝分開。」

「至高神蘭道創造的渾沌紀元創造出了夢幻真神,祖帝蘭傲創造了什麼?既然追求前進,就應該追求夢幻真神那樣的未來,而不是著眼於現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