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宣進來!」君無殤迫不及待的說道。

一個身著黑色斗篷的男人慢慢走了進來,褪掉了斗篷,露出一張精緻英俊的臉龐。

看到他彷彿就看到了陽光,溫柔的眉眼似乎散發著溫暖而柔和的光暈。

一雙清眸微波粼粼,高挺如同雪峰的鼻樑,淡色的唇,一點一滴皆是人中之龍。

坐在龍椅上的君無殤握在扶手上的手稍微緊了緊:他這麼覺得這個男人和他長得有幾分相似呢?

只不過和他的氣質不同,如果他是暗,這個人就是光,無時無刻不散發著柔和的光輝。

「你叫什麼名字?」君無殤不動聲色的啟唇。


平心而論,除了形貌和他相似以外,這個男人的氣質都是很讓他讚賞的。

「回皇上,敝人名叫莫逸辰!」

男子的聲音也溫柔的像水一般,但不難聽出平淡的語氣下暗藏的氣勢與鋒芒。

「好!莫愛卿,朕現在就封你做護國大將軍!」君無殤盯著莫逸辰,微笑道。 「王爺,四王爺來了!」歐陽紫玥和君無邪正在房間里打打鬧鬧,一聽到冷清寒的通傳,君無邪激動得就像掉了魂似的,趕緊從椅子上站起來:「告訴他,本王馬上就過去!」

他的臉上寫滿興奮:上一次見面已經是兩年之前了,也不知道一直久經沙場的無旭現在又發生了什麼翻天覆地的變化。

真是萬分期待呢!聽說他又打了勝仗,居然把幽冥宮的主力給攻陷!

「玥兒,快換衣服,有客人來了!」君無邪立刻推著她到屏風后,一臉正經。

平日君無殤來的時候,都沒有要她換衣服,但今天卻如此正式。

來人可見一斑!

「好了好了,知道了。」歐陽紫玥還很少看到君無邪這麼高興的樣子,但心裡卻沒來由的煩躁。

四王爺?又是他們家親戚?話說他們家親戚也真多!不會也跟君無陌一樣不討喜吧?

想到這,她就狠狠的皺了皺眉頭。

換好了衣服,君無邪牽著她的手,剛來到前廳,就聽到一個低沉的聲音:「三哥,好久不見了!」

然後還沒看清人,一個風風火火的身影就從她眼前竄過,緊緊的抱住了君無邪,硬生生的把她給擠開了!

歐陽紫玥顯然還沒從這個嚴酷的事實中回過神來,待看清緊緊抱在一起的兩男的,兩人都激動得差點熱淚盈眶了!

她的怒火一下子就飈了上來:大庭廣眾之下,居然敢公然跟她男人摟摟抱抱!哪怕是個男的,她不能放過!

一股強大的危機感湧來,歐陽紫玥想也沒想就開口!

「喂喂,你誰啊?」歐陽紫玥拚命將他們兩扯開,醋意已經渲染著心底一片酸!

「這是我四弟,君無旭。」

歐陽紫玥順著君無邪的視線望去,一下子就懵了。

丫的,這額頭上加個月牙,明顯就是包青天嘛!

如果要他去演少年包青天四,導演肯定立馬拍板!

因為他除了黑以外,還長得很帥,就是那種黑得很有味道的類型,幾乎是老少通吃!

唉,君無邪他們家的基因果然好!歐陽紫玥在心底暗嘆一聲。

君無邪見她緊盯著君無旭,眼睛眨都不眨一下,趕緊把她扯了回來,原本還笑容滿面的立刻有些不悅了。


這次吃醋的就變成了他!

早就聽聞,在冥月王朝追求君無旭的姑娘可是最多的,人氣遠超他和君無殤,他怕他的玥兒也被君無旭那清耿獨特的男人味給迷惑了!

「無旭,這位是我的王妃。」他指著歐陽紫玥,嚴肅認真的說道。

無論在任何人面前,他的人,就一定要即刻貼上他的標籤!

君無旭探尋的眸光在她身上掃了好久,久到歐陽紫玥已經嚴重不滿,甚至攏起了眉心。

敵視!她絕對看清了他眼中的敵視!

君無旭也沒料到他只不過出去了一年半載的,可回來之後,他最最親愛的三哥就已經娶妻了,並且還娶的是這麼個……

「三哥,我覺得她配不上你!」研究半響,他才無比肯定的得出了結論。 「三哥,我覺得她配不上你!」研究半響,他才無比肯定的得出了結論。

靠!他當他是315消費者協會的啊!歐陽紫玥一下子就被他的話激怒了!

他哪隻眼睛看出她配不上君無邪了,真是狗嘴裡吐不出象牙!

「丫的,你是來找架吵得吧?」她揮舞著小爪子,作勢就要撲上去,要不是君無邪攔著,她絕對要刮花他的俊臉!

事實證明,君無邪的弟弟果真沒有一個好東西!

「你今天最好跟我說清楚了,我究竟哪一點配不上君無邪,你不說清楚,你就別想走!」歐陽紫玥咋咋呼呼道。

君無旭輕描淡寫掃了她一眼,手輕輕叩了叩茶蓋,「第一,你的氣質上就配不上我三哥!我三哥是什麼人啊,像仙人一樣尊貴無匹,你看看你,像個朝天小辣椒!」

「朝天小辣椒怎麼了?多少人沒辣椒不能活啊!」歐陽紫玥斜著眼看他,「這點否決,第二點呢?」

「第二點,三哥長得如此超凡脫俗,而你隨便丟到大街上根本就找不出來嘛!」他想了想,最後還是說了出來,「長相湊合,尤其這身材,太丟人!」


一邊說還一邊嘖嘖搖頭,滿臉鄙夷。

君無邪真是想捂住自己的臉,他這個弟弟沒什麼缺點,就是太實誠。

「靠——」歐陽紫玥差點就要爆粗口了,「你們這些男人就是視覺動物,就喜歡胸******大的女人,下/流!色/胚!」

「我說的是實話!」君無旭呡唇,依舊雲淡風輕的語氣。

歐陽紫玥眼睛都紅了,在君無邪懷裡撲騰著小胳膊和小腿,接下來的理由她根本聽都聽不下去:「君無邪,你別攔我,今天誰攔我,我跟他急!」

老虎不發威,你當我是hellokitty啊!

你不尊稱我一聲嫂子也就算了,還在這說東說西、指指點點的!

君無邪臉色微沉:「好了,無旭,你也別刺激她了,你錯過了很多事,可能不會很明白,總之我愛她。」

言簡意賅的總結,卻有著強大的力量!

最後三個字猶如一道悶雷狠狠的劈在歐陽紫玥的腦袋上,她的動作瞬時就停住了,只是獃獃愣愣的看著君無邪寵溺的揉著她的碎發。

他從來沒有在別人面前如此直接的說過他愛她!

此刻她心中充盈的幸福滿得就快要溢出!

「既然三哥喜歡,那麼我也沒有什麼好說的了。」君無旭慵懶的坐在椅子上,兀自給自己倒了杯茶,完全沒有把自己當客人。

然而他的眸中卻有無數細碎的光芒在跳躍著,能讓三哥如此坦誠的女人,她還是第一個呢!

他不禁對眼前這個大大咧咧的女人開始刮目相看了!當然只是一丁點改觀。

他的印象里還是喜歡知書達理的女人,而這個女人對於知書達理這四個字,就是這四個字認識她,而她不認識這四個字!

歐陽紫玥看著君無旭饒有興緻的盯著她,賭氣的吐了吐舌頭。 歐陽紫玥看著君無旭饒有興緻的盯著她,賭氣的吐了吐舌頭。

就算他是君無邪的弟弟,她還是對這塊黑炭提不起任何好感。

就憑他聽了君無邪的話,也一副敷衍的態度,好像看在他三哥的面子上,才勉勉強強接受似的!

哼哼!等著吧!遲早有一天,她會讓他知道她的與眾不同之處!

———————————————————————————————————————

「哈哈……果真是四哥的作風!」君無陌不疾不徐的呡了口酒,笑得白皙的小臉蛋都呈現出一種淡淡的潮紅,艷若桃花。

「得了吧!你們君家的人就沒一個好東西!」歐陽紫玥想了想,頓了一下,「當然除了君無邪和皇上啊!」

「不過確實像四哥所說,你這個女人除了臉蛋好一點點,根本就沒有什麼可取之處,也不知道皇兄和三哥是怎麼看上你的。」君無陌輕搖著摺扇,面目含笑。

「你這倒霉孩子,去死!」歐陽紫玥瞪他一眼,繼續興緻勃勃的磕著瓜子,絲毫沒有被他的話影響到心情。

或者可以說,她已經習慣了他的沒心沒肺。

自從君無陌打開心結后,她就徹底和君無陌「勾搭」上了,成為了把酒言歡的好友。

不知不覺中發現,兩人竟還有不少共同點,比如腹黑的性子,嘴上喜歡損人,喜歡捉弄人。

只是他們兩人和好卻苦了花非語,兩魔王沒事就約到朱翠閣來白吃白喝,弄得花非語那張姣好的容顏都變得猙獰起來。

「花非語,你別皺眉了,皺多了會長皺紋的!」歐陽紫玥漫不經心的睨她一眼,繼續辛苦的吃東西。

老實說,吃東西好累啊,吃得她都快撐死了!

花非語眉心的烈焰愈發妖嬈:「我的朱翠閣又不是慈善堂,怎能容你們這樣白吃白喝的?」

「你不是和我相公很熟嗎?是朋友在危機時刻,就應該插朋友兩刀,萬死不辭!區區一個白吃白喝又算得了啥?」歐陽紫玥繼續翹著二郎腿,坐懷不亂的嗑瓜子。

「花非語姑娘——」不安分的某人瞬間伸出魔爪,攫住了花非語尖細的下巴,在她耳畔呵氣如蘭。

靠,居然****?!想要賣肉抵債?

歐陽紫玥睜大了眼,差點都把把瓜子殼給吞進肚子里。

君無陌應該還不知道花非語是男的吧?此刻禁忌級畫面正在她面前肆無忌憚的上演,她眯著眼笑笑,吃東西吃得更愜意了。

有東西吃,又有電影看,朱翠閣果真是個好地方!

「其實我已經想要你好久了……」魅惑的聲音纏繞在歐陽紫玥耳邊,聽得她雞皮疙瘩掉一地。

難怪君無陌在朱翠閣這麼吃香,勾引人的段數果然不是蓋的!「我一直在朱翠閣吃東西不付錢可都是為了能見你一面啊!」

君無陌看著花非語也露出那般香艷迷人的微笑,只以為她是同意了,手瞬間就摸索上了她腰間的緞帶…… 君無陌看著花非語也露出那般香艷迷人的微笑,只以為她是同意了,手瞬間就摸索上了她腰間的緞帶……

輕輕一扯,正準備褪去她輕薄撩人的紗衣。

然而只聽見「轟」的一聲響,耳邊出現了如耳鳴一般的嗡嗡聲。

他整個人就如同被什麼神秘力量給重重推了一下,瞬間砸到了牆上,以一個不雅的姿勢倒掛著摔下來!

「陌公子。對不起,奴家不做虧本的生意!」

花非語紅唇微揚,妖嬈一笑,只是那雙含著笑意的眼眸里卻分明射出駭人的利芒想,犀利得就像萬根銀針!

說完,她就轉過身,扭著楊柳纖腰,婀娜多姿的走出門去。

這個女人不簡單!


能把他逼到這種地步,她究竟是什麼人?

君無陌撫著摔痛的背脊,皺著眉頭,不知在想些什麼……

———————————————————————————————————————

大街上,莫逸辰身著便裝,那滿身的陽光氣息似乎給他走過的每一寸地方都鍍上了一層迷人的碎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