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弟妹這麼好的女人為什麼要辜負她。」

「看膩了。」

「王強,你把剛才的話再說一遍。「

」看膩了怎麼了。啊!」

「砰」

秦然的拳頭狠狠的砸在王強的臉上。一口血從王強嘴裏流了下來,隨後王強的鼻子裏開始不停的流血,王強擦乾嘴上的血跡,沒有管還在流血的鼻子。

「如果我不和她離婚那才是正真的辜負她。」

說完這句話王強就倒了下去,漸漸的身體開始抽搐,面部開始不停扭曲。還在氣頭上的秦然回頭見了連忙蹲下抓住王強道:「你怎麼了王強,回答我。」

「有人沒。」

好久王強都沒有反應,像是抽風一樣,秦然起來抓住門上的鐵護欄不停的敲打叫道:「這裏有人中風了,快叫救護車。」

外面坐着幾個看守的警察看到秦然這副情景,笑道:「你不是醫生嗎,你給他看啊!」

「我說真的,他快不行了,若不及時診治,他會沒命的。「

秦然轉頭看了一眼還在地上抽搐的王強,急急對外面的幾人道。

」真麻煩,打個牌都不安寧。「

一個人過來拉上了鐵門,把這裏與外面隔絕,然後繼續回去打牌。

」哎。「

秦然想叫回剛才的那人,可是人家根本不理會。

」王強。「

無奈悻悻的回來蹲在王強身邊,秦然此刻有種無法言語的心情。

目測了周圍,沒有能用的東西,唯一能用的就是一顆牙刷,沒辦法秦然只能拿起不知道被多少人用過的牙刷撐開他的嘴,防止他咬傷舌頭,同時把王強的僵硬的頭偏向一側。這裏沒有最基本的藥物都沒有,比如說***、勞拉西泮、****等藥物。

目前能做的就是防止他咬傷舌頭和舌後墜誤入氣道引起窒息。

十幾分鐘后,王強才悠悠轉醒,看了一眼秦然,把嘴裏的東西吐出來看了一眼道:」哪來的牙刷。「

」哪裏的。「

秦然指了指窗前的牙缸道。

」那東西你也給我用?「

王強連忙把手中的牙刷扔得遠遠的。

」情況緊急嘛。「 ,

第587章

豪華餐桌邊,褚艷如痴如醉。

手捧著藍莓酵汁兒,她的眼裏居然有些淚光。

凝望着那邊的琴台上,她的單身美女導師。

程映雪還沉浸在彈奏之中,無法自拔。

可她,金絲眼鏡下,冰麗的臉龐,已是淚珠兩行。

包間的燈光下,晶瑩,璀璨。

冰雪般冷傲的美女教授,此時,多了幾分凄然。

震人心魂!

宋三喜深吸幾口氣,才穩住了內心的觸動。

他想的起,褚艷說過,程映雪一直在等一個人。

而此時這琴聲,何嘗不是一種哀怨?

以至於,程映雪這樣堅韌內心的人,也柔弱不堪。

她在哭泣,彈奏,褚艷不知道是懂這琴聲?

還是看着她哭,觸動了女人天生的同情心,共鳴陪哭?

但宋三喜,懂!

真愛來臨的時候,男人女人,都熱情、敏·感,堅強又脆弱。

褚艷發現他進來。

趕緊抹淚,含笑,想打招呼。

但,宋三喜伸手示意她,別動,噤聲,讓程映雪彈完。

褚艷點點頭,又同情的看了一眼導師,默默的聽着。

宋三喜悄悄過去,把冰糖葫蘆給她一支。

褚艷很驚訝。

這,多少年沒吃過的老玩意兒了。

她不禁笑了,眼神都似乎在說:宋先生,你當我小孩子呢?

但她,還是接了過去。

一聞,哇!

差點叫出聲來。

這甜蜜醉人的甜香,讓她激動了。

於是不影響導師彈琴,輕咬一口。

抿嘴一嚼,嘗一嘗。

然後,整個人驚呆掉了。

小巧的紅唇,張大起來,能塞下雞蛋了。

宋三喜趕緊伸手,壓她,沒讓她叫出聲來。

褚艷,滿臉都是崇拜之色,點點頭。

簡直不敢想像,宋先生這美食技能,也太強了!

她,從來沒吃過,這麼好吃的糖葫蘆。

忍不住閉上眼,輕嚼著,品嘗著。

那人畜無害的小臉,洋溢着一股幸福的神色。

像個,高三剛畢業的大姑娘。

她,沉浸在美好的愉悅里。

似乎回到童年,似乎泡在溫潤的蜜糖里,開心極了

宋三喜淡然一笑,在旁邊的沙發上坐下來。

每一個女人,心裏都住着一個叫吃貨的惡魔?

他閉上眼睛,靜靜的聆聽程映雪的琴聲。

細品,裏面的情緒。

不自覺的,揣測起了那段故事。

什麼樣的故事?

她的琴聲,技法也算是成熟。

但,情緒的波動,讓指法漸漸有些亂了。

琴聲,有些支離破碎的感覺。

最後,轟然一聲琴鍵爆響,餘音震蕩。

宋三喜心驚,睜眼。

褚艷從糖葫蘆的享受里,跳出來,驚望過去。

只見,程映雪趴在了琴鍵上。

此時,沒有大衣,只有打底的灰咖系。

身形的側影,依舊迷人。

背部,彎出優美的弧形。

但,雙肩聳動着。

秀髮輕微微的顫閃。

她在哭泣,卻是無聲。

這情境,讓人心頭疼憐不已。

褚艷起身,想過去安慰一下她。

但宋三喜已站起來,示意她別動,他來。

宋三喜拿起兩支糖葫蘆,朝程映雪走去。

褚艷一驚,但笑開了花。

她,又咬了一口糖果,暗道:宋先生,乾的漂亮!心情不好的時候,甜味最重要。

沒一會兒,宋三喜來到鋼琴邊。

一伸手,冒着熱香氣的糖葫蘆串兒,靠近了程映雪的頭部。

香氣,有點刺激她。

她聞到了。

不禁一抬頭,看到眼前情形。 「以蒼上之智,應不會想不到祜成帝都為辰王做了什麼。」昆吾迥諾冰眸看向信蒼曲,他的語氣是肯定的。若那些信蒼曲都猜不到,那她還拿什麼跟他斗?又怎配跟他斗?!

「古往今來,在世人心中,鳳女一直都是命定的皇后,而能夠娶得鳳女之人,自然便應是真龍天子九五至尊,這些東西千古流傳,早已根深蒂固,很難扭轉。而辰王德才兼備,除了出身之外,皆不輸其他皇子,且常以仁德之舉造福百姓,深得民心,若能夠再娶得一位鳳氏女子為妃,定可受到萬民的擁戴,事半功倍。」信蒼曲微歪著頭,看着手中猶裹着一層赤焰的風魂劍,目光略顯縹緲,聲音卻極是清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