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兄,什麼事?」

柳夕一看謝柔佳這少女懷春的小模樣,就明白這姑娘已經徹底廢了,面前的小白臉氣場太強,一個眼神就將她秒殺了。

楚彥秋一本正經的從身後拿出一個筆記本,翻了翻說道:「你昨天做體操時突然跑了,今天乾脆沒來,理由是什麼?」

「……關你什麼事?」柳夕莫名其妙。

謝柔佳低著頭,拉了拉柳夕的衣角,小小聲的說:「楚師兄是學生會組織部部長哦,分管全校學生學習、生活和活動紀律,維護校規校紀,體操考勤也歸他管哦。」

柳夕聽著謝柔佳低柔的小女生腔調,只覺胳膊上炸起了一層雞皮疙瘩。

少女,你夠了!

「我身體不舒服。」柳夕睜著眼睛說瞎話。

「哪裡不舒服?」楚彥秋一本正經的問道。

「……女人每個月總有那麼幾天不舒服,楚師兄你懂的。」柳夕繼續編,心想你總不能繼續問下去了吧。

楚彥秋輕輕蹙了蹙眉,那雙秀氣的眉頓時如春山含愁。明知道柳夕十有八九在撒謊他的確不方便繼續問了。

「有事可以找同學向紀律部報告,或者跟老師請假都可以。你沒有請假,所以學生操行分扣除兩分,以後不要再無故早退或不到。」

楚彥秋輕嘆一聲,邁著不緊不慢的步子,從兩人身邊走過。

「夕夕,你怎麼能不做課間操呢,楚師兄都不高興了。」謝柔佳小聲埋怨道。

「……」

少女,你真的夠了。

說好的好朋友呢,說好的好姐妹呢?

「這小白臉誰呀?」柳夕沒好氣的看了她一眼,女花痴沒救了。

被一個莫名其妙出現的小白臉比下去了,她心裡也很不爽。

「楚師兄才不是小白臉。」謝柔佳不高興的說:「雖然楚師兄是長的太帥了一點,人也太高了一點,性子太冷清了一點,太多才多藝了一點……」

「停,你就直接告訴我他是誰吧。還有,那什麼操行分是什麼鬼?」

「楚彥秋師兄啊,你怎麼會不知道?」謝柔佳睜大眼睛,眼神又是詫異又是氣氛。

「我為毛要知道?」柳夕更不爽了。

「永遠的第一名。」謝柔佳神情語氣滿是崇拜:「無論是什麼學科,無論是什麼項目,他從來沒有得過第二。」

「龍傲天?」柳夕問。

她記得她在課桌里看過的十幾本裡面,總是有一個叫做龍傲天的奇男子,自帶主角光環。一路輕鬆碾壓各路牛鬼蛇神,讓對手痛哭,讓少女懷春,世界都圍繞著他在轉動,四海之內皆他媽……

謝柔佳沒理她,繼續說道:「至於操行分,你可以不用管,沒人會把操行分當真,除了楚師兄。」

「什麼意思?」柳夕不解。

「操行分是學校考核學生操行之類的東西,但其實學校和老師根本不在意,學生也不在意。高中畢竟和大學不同,一切都是以成績論英雄。」

凰舞天下之盜墓皇后 謝柔佳解釋道:「不過楚師兄不同,他做事很認真,可以說一絲不苟。哪怕在別人看來分外得罪人的紀律檢查,他也做的兢兢業業。其實高中學生會也就是一個榮譽罷了,增加學生學籍履歷的東西,只有楚師兄卻真的把它當成一件嚴肅的工作認真的在做。」

柳夕聽著聽著,神色漸漸嚴肅起來。

修道界曾經有位飛升的大能劍修留下過一句話:唯有極於情,故能極於劍。

這句話也是他一生的寫照:專一、認真、專註。

身為門派雜役的他,是門派最敬業的雜役。

身為門派外門弟子的他,是最敬業的外門弟子。

身外門派內門弟子的他,是最負責的內門弟子。

身外門派真傳弟子的他,為門派做的事情比掌門做的還要多還要好。

……

柳夕有些感慨,想不到凡人之中,竟也有這種大毅力大智慧的人。

然而更讓柳夕感慨的是,楚彥秋與她擦肩而過時,她居然在楚彥秋身上感覺到了巫族的氣息。 ?巫族,一個遙遠的消失了十多萬年的名字,遠古制霸修真世界的霸主。

巫族存在的時代,奴役世間萬物,予取予奪,萬族俯首。

直至天地法則逆變,世間大道出現,修士開始崛起……

柳夕遠遠的看著楚彥秋清瘦挺直的背影漸漸消失在視野,明亮的眼瞳內漸漸騰起一絲陰鬱。

巫族修士,不共戴天!

老糊塗的師父,說話做事從來都是大大咧咧,唯有在對柳夕說這句話時,無比認真嚴厲。

那一刻,柳夕在他身上感受到滔天殺氣。

巫族,天生肉身強橫無比,張嘴能吞噬天地,翻手間能操縱風水雷電。動則移山填海,靜則可改天換日。

巫族,性暴躁張狂,好掠奪,好殘殺。天地萬物,皆是其口中之食。

一怒滅族,一笑毀國,幾度滅世。

於是天道怒,天柱崩,法則逆變,世間大道出。

凡人得之,可成修士。

妖怪得之,可成妖修。

特級廚師 草木得之,可成精怪。

鬼魅得之,可成修羅。

有壓迫就有憤怒,有力量便會有反抗。萬族因而聯盟,齊力誅殺巫族,直至殺盡最後一名巫族。

作為聯盟主力的人類修士,與巫族之間的仇恨堪稱血海滔天。

然而巫族可滅,其血脈不可滅。只要在合適的時間,合適的地點,便會重新復甦。

是以修道界歷代不敢忘卻巫族之患,每一名修士入道之時,都會被嚴厲告誡:

巫族修士,不共戴天!

柳夕神思不屬的與謝柔佳去了食堂,打了飯菜,默默的吃著飯盒裡飯菜。

她早就該想到,末法世界,不就是巫族最佳的復甦之地嗎?

大叔,輕輕吻 再仔細一想,她正是因為探索遠古巫族聖地,與人鬥法時墜入了深淵魔洞,才誤入了這個末法世界。

如果她沒有猜錯,這個末法世界,便是遠古巫族給自己準備的後路。在即將被萬族聯盟誅殺殆盡之時,一部分巫族從深淵魔洞逃到了這個末法世界。

柳夕知道,她無意中發現的這個秘密,一旦傳回修道世界,足以激起修道界千萬重巨浪。

前提是,她能夠回得去。

原本以為在這末法世界,只有她一個修士,海闊天空,隨便她怎麼折騰都可以,就算真的回不去也沒什麼。

只要有足夠的玉石用於修鍊,她的修為實力就能不斷提高。一旦踏入金丹大道,她再不懼怕世間一切。

然而楚彥秋的出現,卻讓柳夕從最美的夢中霍然驚醒。

或許,她的處境並不如她想象中的那麼美好。

甚至,糟糕透了。

巫族修士,不共戴天!

柳夕不敢想象,一旦被巫族知道了她的存在,她的處境將會糟糕到何種地步。

一方是孤獨的自己,一方是不知道多少數量的巫族。

雙方血仇,如山如海,不死不休!

她唯一慶幸的是,她才剛剛引氣入體,天地間又沒有靈氣供她隨時隨地的吸收,對方應該察覺不到她的修士氣息。

「夕夕,你在走什麼神?」

謝柔佳看了柳夕好一會兒了,柳夕飯盒中的飯菜已經被她吃的乾乾淨淨,她卻仍在一勺一勺機械般的往嘴裡送。

柳夕應聲抬頭,看向謝柔佳,神情依舊恍惚。

謝柔佳愣了愣,她看到柳夕的臉色異常蒼白,放大的瞳孔內滿是驚懼害怕。

她抓著柳夕的手,只覺手中握著一塊冰一般冰冷:「怎麼了,是不是身體不舒服?」

柳夕回過神,慢慢的擠出一個微笑,反手將謝柔佳的手握的更緊,聲音有些蒼白虛弱:「剛才有些頭暈,現在沒事了。」

謝柔佳關切的說:「頭暈?我帶你去校醫院看看。」

「不用,現在好了。」柳夕說。

她只是被無意中發現的驚天秘密嚇到了,一時手足失措罷了。回過神來,活了好幾百年的心境歷練可不是擺著看的,慢慢鎮定下來。

事已至此,害怕擔憂都無濟於事,想辦法解決才是正道。

「真的不用?」謝柔佳還有些不放心。

「嗯,不用。」柳夕站起身,朝洗碗池走去。

見柳夕走的穩穩噹噹,謝柔佳放下擔心裡的擔憂,剛才柳夕蒼白的面孔和眸子中的恐懼真的嚇了她一跳。

「夕夕,你今天中午要去圖書館嗎?」

洗完碗,謝柔佳問道。

「去的。」

「那我幫你把飯盒拿回教室吧,我今天不去了,中午想做一套試題。」謝柔佳接過柳夕的飯盒,說道。

「嗯,好。」柳夕笑了笑。

謝柔佳拿著飯盒,看著柳夕的背影朝圖書館方向走去,心裡總覺得有什麼地方不對。直到她回到教室,突然醒悟過來,剛才的柳夕十分的溫柔。

溫柔,很多時候代表著對方的無助和脆弱。

柳夕慢悠悠的朝圖書館走去,她走的很慢,她需要理清一下腦海里亂作一團的線索。

如果這方末法世界是遠古巫族的避難所,遠古巫族的遺脈藉助深淵魔洞來到這裡,開始了漫長的復興之路。

這麼多年過去,巫族的力量聚集到了何種地步?

他們的數量有多少,他們的力量有多大,他們對這個世界的影響力有多高?

他們在哪裡,他們想做什麼,最重要的是,他們想不想回到修道世界,有沒有辦法回去?

修道界歷來都有修士遺失在末法世界的傳說,從來沒有聽過有從末法世界回到修道界的修士。

算算數量也有不少,他們還留在末法世界嗎?

或者說,他們還活著嗎?

如果活著,那麼這些修士現在在哪裡?

若是沒有活著,那他們是怎麼死的呢?

想到那個答案,柳夕心裡乃至全身,陣陣發寒。

修士力量強大,壽元悠久。

而能夠前往巫族聖地探險,然後墜入深淵魔窟,修為境界和實力最少也在元嬰期以上。

自己既然能夠發現玉石就是靈石,那些前輩們不可能發現不了。有靈石支撐修鍊,那些天資橫溢的修道奇才,怎麼可能輕易死去?

等等!

柳夕頓時停下腳步,她覺得自己又發現了一條十分重要的線索。

仔仔細細的將那些消失在深淵魔洞的修士統統回憶了一遍,包括他們的門派、境界、功法、事迹以及性格,還有特長…… ?然後,柳夕得出一個結論。

這些人無一不是各個大宗門的絕世天才,年紀輕又不算太輕、修為高又不算太高、功法相當駁雜,什麼都會,又什麼都不精。特長是知識淵博,聰明伶俐,各個都是修道界當之無愧的學霸。

最重要的一點就是性格。

每一個人的性格都無一例外的十分圓滑,見人說人話,見鬼說鬼話。不說花見花開,至少人見人愛。

古板、霸道、任性、逗比、腦殘、正直、邪惡……這類修士之中常見的性格,他們居然統統沒有。

基本上每一個修士在自己門派內,充當的都是外交官一類的角色。代替宗門巡視天下,與其他宗門聯絡感情,推卸責任、虛與委蛇,拉皮掐架……

同樣的特性,相差不大的境界修為,這麼明顯的特徵……

很明顯,前往遠古巫族探尋的修士,絕對都是各個宗門精挑細選出來的頂尖人才。

他們的修為和戰力或許不是最強,然而在修道路上,絕對是活得最長的那類老烏龜。

他們沒有太多的性格和原則,所以不會太大的弱點,能夠很快的適應陌生環境,然後很快的與周圍環境相融,然後成為其中的一份子。他們善於分析利弊,善於尋找機會,對大局觀有清晰的認識,對人性也有相當的了解。

他們豐富的知識和技能,可以幫助他們在任何環境下生活下去;在任何危機下,找出一線生機。

修道界十多萬年來,每個一百年到一千年,總有幾個大宗門內,符合這些特性的天才弟子被派到遠古巫族聖地探寶,然後消失在深淵魔洞。

所以,他們並不是探寶,而是門派故意將他們派來……來到這個末法世界。

重生財女很囂張 烈日炎炎下,柳夕只覺自己全身發寒,心裡止不住寒氣直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