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四象裂天陣!」

萬里雲看到丁峰臉上的殺機,連忙喝道。

四人佔據四個方位,組成了一個絕世大陣。

「在這裡,我就是創世主,言出法隨,無所不能!」丁峰忽然笑了,「我說,要有光!」

聲音落下,光明顯現,普照大地。

「我說,要有風和雨!」

風起雲湧,雨點落下,生機勃勃。

「我說,植物生長!」

「我說,日月輪轉,光暗交替!」

「我說,動物出現!」

「我說,人類孕育」

「我說,世界完善,法理定性!」

丁峰每說一句,這個百萬里的小空間就出現相應的景象,風吹雨打,植物生長,動物奔跑,人類繁衍,簡直就是造物主的手段。

萬里雲四人驚懼了,一個個顫抖,心神失守。

「這是傳說中的上帝手段嗎?七天創世?」

「他怎麼會有這等神通?這是造物啊,天哪,這是大帝都窺視不到的境界啊!他到底什麼來歷?」

「很真實,沒有一點虛假,造物手段,創始神通,莫非他是某個巨頭的意念分身?」

「麻煩大了,我們究竟惹到了一個什麼怪物啊?」

四位強者,紛紛震撼。

丁峰的手段,太過逆天了。

「死神之眼!」

神光繚繞之中,丁峰臉色發白,這個時候,他看萬里雲四人心神失守,微微一笑,眉心裂開,出現了一個月牙之眼,發出四道神光,融入虛空,瞬間沒入四人眉心。

啊……!

四人慘叫,七竅流血,跌落地上打滾,凄慘萬分。

「左眼萬法,右眼破法,禁錮神魂,奴役意志,受我驅使!」

眉心閉合,可丁峰雙眼卻神光幽幽,飛出四道光芒沒入了萬里雲四人的腦海,讓這四位強者再次慘叫,痛不欲生,想抵擋丁峰的神通奴役,然而剛才心神失守,被死神之眼襲擊,重創了本源,哪還能堅持下去。

不過幾個呼吸,四人便停了下來。

「拜見主人!」

萬里雲四人平靜下來之後,來到丁峰身前跪了下去,十分恭敬,宛若養熟的小狗。

「好……!」

丁峰笑了,卻也鬆了口氣,剛才的手段,不過是真實幻影罷了,想造物,他的修為還差的太遠了。

「幸好讓他們心神出現了漏洞,讓我有可趁之機,不然想將他們奴役,根本不可能,最多施展種種手段,將他們鎮殺而已。不過他們竟然也知道上帝七天創始之說,莫非?」

丁峰壓下了念頭,快速恢復消耗,同時兌換一些丹藥給四人服用,進行療傷。

萬里雲四位,可是絕佳的打手。

「對付我的第三關,究竟是什麼?」

過了好一會兒,丁峰詢問。

當聽到萬里雲的回答之後,丁峰戰慄了,甚至生出了絕望的感覺。(未完待續)

ps:4000字,就這一章了!

感謝魔尊羅睺、莪0o★ヴ痞籽、鴻蒙不滅戰體,帥的想毀容打賞,老李拜謝了!

要是看的爽,還請多多支持! 昨晚和陸寒徹在後院里一起看北望花看了良久,竟有些遲去睡。林北望第二天是在鬧鐘不停響的情況下醒來。因為是魂體,醒來的林北望依然是無法按掉鬧鐘的。魂體林北望對著不停響著的鬧鐘,無奈的嘆了口氣。只好對著鬧鐘,默默想著陸寒徹那張英俊如天神的臉,輕輕念出了陸寒徹的名字。

伴隨著脫口而出的名字,她的魂體一下子騰空消失,直到出現在了自己的身體里。

林北望伸開著五指,看到是真實的身體,確定是回到了自己的身體里。再認真看了一下周圍,心咯噔了一下,居然是在陸寒徹的床上。床上分明還有他的氣息,幽幽的男性身體上荷爾蒙的氣息,不禁讓林北望臉紅心跳加快,想到他剛才還睡在這個位置上,心就跳的更加的猛烈起來。這完全可以自行腦補出一出讓人血脈噴張的青春大戲來啊!

林北望紅著臉,匆忙的從床上爬起來,一手感覺摸到了床旁的一隻手,手指修長而關節分明。摸著的感覺竟然還不錯。

看著林北望在床上摸著他真身的陸寒徹,不禁咳嗽了兩聲。雖然她一臉想入非非的摸著自己的身體,但是從陸寒徹這個角度看,心裡的感覺很奇怪。明明她摸的是自己的身體,但又卻像是另外一個人的,心中竟然有種奇怪的不痛快。

陸寒徹的眼眸微冷,臉色陰霾的看著林北望。

林北望意識到自己摸的是陸寒徹真身的手,趕緊從床上起了身,尷尬的低著頭掩飾自己剛才那意猶未盡的色|相。

魂體陸寒徹上前幾步,歪著頭靠近林北望,俯下身子聲音低沉暗啞,帶著幾分勾|引,「一早就迫不及待的召喚我?這麼想我?」

陸寒徹離林北望近到只有一個鼻尖的距離,他嘴角帶著一抹若有若無的笑意,雖然一晚上都用著林北望的身體,但是身體總歸是沒有靈魂那般鮮活的。看到真正的林北望站在他跟前,他不免心情有些雀躍。只是這種心情,卻被他隱藏的極好的。

本來還有些害羞的林北望,聽到陸寒徹這麼厚臉皮的話,這種不懟回去的話,哪裡還是她林北望啊!

「嗯,確實是想你……」

陸寒徹聽此,嘴角勾抹起了一絲笑意,腳步又逼近了幾分,林北望趕緊後退了幾步,一把跑開,大聲喊到,「想著你佔用著我的身體又不知道在幹什麼壞事!」

林北望已跑遠,陸寒徹的臉色卻還是有些難看。

林北望飛快的跑到自己的房間里,按掉了吵個不停的鬧鐘。又給自己換了身乾淨的衣服。

換衣服的時候,林北望發現自己滿身都是紅紅的小包,尤其是雙手雙腳上。

這看著像是被蚊子咬的啊,陸寒徹那傢伙昨天用拿著她的身體去做什麼了啊!

林北望有些氣憤,這個精分腹黑的總裁大人,每次佔用她的身體時,都不知道愛惜的啊!

林北望拿起包,大步走出卧室,抬眼看了一下二樓。沒有看到陸寒徹的身影,轉身要走。 ?丁峰沉默,心生絕望。

這是真的絕望。

「打我的主意,死也要崩碎你們幾顆牙齒。」丁峰心中發狠,問道,「你們可有帝晶?」

「有,這是我們平常修鍊之用。」

萬里雲說著,取出了六百枚帝晶,象舉天三位也拿出不少,剛好湊夠兩千枚。

「恰好!」

丁峰大喜,他本來只差一千帝晶,可因為兌換了帝兵天光劍耗費了一千枚帝晶,整整差了兩千,現在萬里雲等拿出兩千枚,剛好彌補缺失。

「我現在,算有了一絲底氣,可還是不夠啊,萬里雲他們說了,除了他們所知的,六大禁地還有他們不知道的底蘊,要做最壞的打算!」

丁峰眼光閃閃,忽然發出祈禱之音:「我丁峰,先滅萬墳坑,又屠西土佛宗,后毀葬帝山,滅殺域外生靈無數,現在遭受域外生靈報復,聖磚大陸的天道啊,為守護家園,為驅除域外之敵,為還天地清明,我丁峰以自身氣運,召喚帝兵輔助……!」

他單膝跪下,非常虔誠,以冥冥之中的大氣運向這方天地的天道禱告。

外面,丁峰形成的域界看起來不過百里方圓。

域界一成,就沒了動靜,無論周圍的強者,還是虛空中默默觀看的老者,都在等待著結果。

就在這時,聖磚大陸各處,八方之域,噴出了無盡的神光,浩大的氣息一閃而逝,便平靜下來。可對於各方老祖而言,那種氣息卻如漆黑之夜中的螢火蟲。非常顯眼。

「帝兵出世,絕對是沒有主人的帝兵出世。怎麼回事?怎麼會在這個時候出世這麼多帝兵?可又怎麼突然隱匿了氣息?」

有老祖震驚,還有驚喜,更多的是不解。

就連六大禁地的強者,也疑惑萬分。

「那是鎮壓天地八方氣運的帝兵,擁有不可思議之威能,為何會出世?莫非天地面臨毀滅的危險,應運而生?」

東海之上,出現了一座神城,這座神城恢弘浩大。比和乾坤鼎對轟的神城還要大,氣息還要深厚,還要深不可測。

裡面的幾位絕世老祖被驚動了,其中一位喃喃而語。

「追查神兵下落,一定要得到,要是將八件帝兵納入我諸神之城,我們就可以真正的站在諸天之巔,讓諸宗臣服,完成萬古未有之偉業。」

「可禁地之約呢?」

「禁地之人。強則強已,卻沒有任何機會得到氣運神兵,我們暫且留下,看看下面的結果如何?可惜了這麼一位絕世天才。要是在我們鎮天宗,肯定能將他培養成大帝。」

「不過我們有聖子和聖女,也不差絲毫。等他們結合雙修,定能將古風鎮壓!」

鎮天宗。這是一個可怕的宗派。

域界之內。

虛空一顫,丁峰周圍憑空出現了八件帝兵。他們的氣息浩大無方,鎮壓天穹,又與周天氣息相合,牽扯天地本源,每一件的氣息都比他手中的天光劍要強上很多,特別在這方天地中,更強大的可怕。

「東方青木樁,南方離火旗,西方白虎刀,北方葵水珠,大地玄黃鼎,天穹遮天傘,中央乾坤鍾,太虛時空鏡!」

看著圍繞周身的八大帝兵,丁峰豪情頓生。

天道運轉,氣運所鍾,俗話所說,他已經成為這方天地的天命之人。

「帝一,出來吧!」

六百萬億魂點和四千塊帝晶消失,丁峰身前出現了一個身材高大的中年人,神態霸道,氣息如淵,在這股氣息下,哪怕丁峰都靈魂戰慄。

「拜見主人!」

帝一單膝跪下,行了大禮。

「以後不需要這樣的大禮。」

丁峰讓帝一起身,隨即讓他隱沒,過了一會兒,域界炸開,五人出現大海之上,他們臉色都慘白無比,看樣子好似兩敗俱傷。

「丁峰,不管你如何掙扎,你今天也必死無疑,走!」

萬里雲留下一句狠話,破空而去,很快他們來到了一片域界之內,這裡強者無數,超過他們氣息的強者,竟然不下幾十位。

「萬里雲,以你們四個的修為,還對付不了他?」

王座之巔,坐著一位萬丈高下的強者,氣息深厚,磅礴如潮,他看向四人,冷漠萬分。

「他還隱藏著上百准帝傀儡強者!」

萬里雲沒有過多解釋。

「也罷,退下吧,傾盡所有底蘊,也要將他轟殺,先看著吧!」

這位強者揮揮手,四人退下。

海面之上,在萬里雲四人離開不久,一座神城從天而降,懸浮千丈高空,鎮壓東海。神城內流光閃爍,飛出一位青年強者,落在了丁峰身前。

「丁峰,好一個丁峰!」

青年人打量一番丁峰,就好似帝王俯視臣子,非常滿意的點頭,「你可知道你的命運已經註定?哪怕你現在成為大帝,你也必死無疑。我欣賞你的天資,最近也是我大喜之日,高興之下,準備給你一線生機,成為我的奴僕,為我征戰,開拓帝路。」

「你又是誰?」

丁峰感覺很古怪,這位未免也太自信,也高傲了點。

青年微微一笑,傲然道:「也是,只有告訴你身份,才知我所言真假。諸神之城知道嗎?我從諸神之城下來,鎮天宗當代聖子,下一任大帝的不二之選,我名昊日!」

「鎮天宗,諸神之城?」

丁峰眸子一縮。

「知道了吧!」昊日微微仰頭,「我鎮天宗,乃是世間唯一的五帝之宗,諸神之城經過五帝煉製,成為世間第一帝兵,鎮壓天地,威壓眾生,哪怕大秦帝國也得俯首。怎麼樣?有資格讓你追隨吧?」

「你就不怕禁地?」

丁峰十分不解,禁地必殺他,而這位要收服他,禁地強者豈會願意?

「我鎮天宗可不怕禁地,再說……!」昊日高傲一笑,「只要你我簽訂奴隸契約,他們自不會刁難你。」

「奴隸契約?」

丁峰笑了,這種契約比主僕契約還要可怕,一旦簽訂,就真的成為奴隸了,一點也不能違逆主人的意志,十分可怕,甚至能輕易的抹除奴隸的意志。

「怎麼?你不願意。」昊日冷笑,「要不是我一月之後大婚,將鑄就我無雙的底蘊,想培養戰將,我豈會浪費時間?」

「大婚?誰能配得上你這個鎮天宗的聖子?可以說說嗎?」

丁峰心中一動,不禁詢問。

「告訴你也無妨,她天資驚艷,也只是比古風稍差一籌,當初開闢神源,直接凝練出了六色神土,資質之好,當世第二。等一月之後,我們大婚,雙修之後,我的資質也可以提升到六色神土地步,那時再將古風鎮殺,大帝之位還有誰和我爭鋒?丁峰,這可是你成為無敵戰將,隨我征戰天下的唯一機會,也是你活命的唯一機會。」

昊日沒有公開說,而是傳音。

丁峰發現了對方眼中的邪氣,十分不舒服,「可以告訴我,那位是誰嗎?六色神土,舉世罕見了。」

「告訴你也無妨,她為西門明月,註定為我鋪就無雙大帝之位的第一人!」

昊日笑道,「我給你十息時間,若是不答應,今天就將你鎮殺於此!」

丁峰卻愣了,儘管早有所猜測,可聽昊日所言,還是忍不住心神大震。

「明月果然在鎮天宗?怪不得一直沒有她的消息,而一月之後大婚,聽昊日的口氣,是準備奪她的造化,我豈能願意?」

丁峰的眼睛越來越冷,煞氣越來越濃。

「諸神之城,鎮天宗,你們身為大陸之民,五帝之宗,卻和域外禁地妖魔勾結,奴役世間萬民,打壓各大帝宗,我豈能讓你們如願?哪怕身死魂消,我丁峰也將你們這些內奸剷除,滅了鎮天宗,再剷除禁地妖魔!昊日,你這個欲將整個域內之民送給禁地奴役的內奸,我就先滅了你,為往日被你們所害的萬億子民復仇,給我死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