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這點手段嗎?」

「這些傢伙們死了很不甘心,我就幫他們超度一番。」愛德拉一邊彈著小提琴一邊冷笑著開口。

「什麼?」那巨大的棺材裡面發出了一道驚訝的聲音。

自己的招數還沒有用出來竟然就被破了。這一招是他的絕招之一,威力無窮。可以讓對手在痛苦當中死去。甚至主宰級別的強者都難以避免。這個拉小提琴的男人竟然能夠輕鬆的破解他的招數。

「有什麼招數儘管使出來吧!別以為自己躲在棺材裡面就很厲害。」小帥冷笑道。

剛開始看到這棺材的時候還以為他非常厲害。現在看來根本就不是那麼回事兒。不過是嚇唬人罷啦。

「哼,你們這些小子竟敢小看我。」巨大棺材裡面那道聲音越發的惱火啦!

自己這麼多年未出世,當真被人無視了嗎?

「還是那麼一句話,有什麼招數儘管使出來。別說什麼廢話。」小帥笑著伸了一個懶腰。

「老傢伙。想對付他們的話,你必須得從棺材裡面出來了。自己將自己裝在棺材裡面,這麼多年了。難道不悶嗎?」被關在籠子裡面的野人大笑著說道。

「哼。你把你自己關在籠子里買了這麼多年。你怎麼不出來?別以為你自己打的什麼主意,我不知道。」一很是不滿的聲音從那巨大的棺材裡面發出。

楊風等人都是被驚訝到了,自己給自己鎖到籠子裡面,自己給自己關到棺材裡面。這兩個傢伙到底圖什麼?純粹是腦子有問題吧!

「哈哈哈哈。」

「我和你是不一樣的。我沒有子孫,更別說在我的面前被直接的殺光。」

「你如果都能忍的話,我為何不能忍呢?」

野人哈哈大笑道。

「哼。」

那巨大的棺材輕哼了一聲,他現在正在猶豫。

對於他來說,現在的局面是進退兩難的局面。

如果要是不殺這些傢伙的話,他心裏面咽不下這口氣。

這樣一來,那還如何的去修鍊?

但是,如果破棺而出的話,那他一切的努力就等於白搭了,他的收穫將非常的有限。

這些年的努力,難道就這樣的讓其付諸東流嗎?

真是不甘心啊。

「這是你們逼我的。」

「該死,你們都該死。」

「我寧老鬼不招惹人也就算了,竟然敢有人來招惹我。」

很快的,這些聲音就被一驚天般的聲音給湮滅了。

天突然間紅了,緊接著變藍了,忽而黑,忽而白,一道道光芒突然間劃破天空,突然間又是驚雷炸響。

天地異變,整個幽冥淚海在這個時候彷彿都沸騰了起來,滾滾浪濤擊打著天邊。

這種異象簡直太恐怖了。

「退。」

楊風連忙的開口。

這個傢伙太猛了,這種衝破天際的氣勢根本就不是他們能夠應付的。

在這混亂之地怎麼可能出現這等強者。

一束束光芒將所有人都籠罩,楊風要將所有人瞬間傳送到天門。

正因為有著這樣的手段,所以楊風來到這裡才會有恃無恐。

「走,走的了嗎?」

就在這個時候,一道冰冷的聲音在楊風等人的背後響起。

暗夢聖子的聲音。

他在剛才的時候已經布置好了空間禁錮。

楊風想要離開,那根本就不可能,除非他能破了自己的空間禁錮。

「哪裡走?」

葉凡的聲音也是響起。

「現在想跑了?可能嗎?」

暗焰神獅那龐大的身體也是出現了。

暗夢聖子三人都沒有死。

他們都從黑洞裡面走了出來。

「哈哈哈。」

「看來你們的仇人不少。現在你們唯一的機會失去了。對於你們來說,只有死路一條了。」

那巨大的棺材裡面出現了一道人影,這道人影有著皮膚包裹著骨頭,可以說是人不人,鬼不鬼的。

在他的周身則是有著億萬不甘的魂影,每道魂影都是咆哮著。

他們有著對這個世界上無窮的恨意。

「真是沒有想到,我們這麼多年不出世,神界竟然出現了這麼多天才,真是難得。」

寧老鬼嘿嘿笑道,這笑聲聽起來異常的陰森,讓人聽起來毛骨悚然。

「這位前輩可是寧前輩?」

暗夢聖子看著寧老鬼恭敬的說道。

寧老鬼恐怖的眼神朝著暗夢聖子直接的掃了過去。

「說,你怎麼知道我的?」

「過去了這麼久,根本就沒有人記得我。或者說記得我的人都認為我死了才對。」

寧老鬼那深邃的眸子當中帶著深深的警惕意味。

眼前的人是不是故意找他們的。

「我們暗夢上有關寧前輩的記載,說寧前輩是這個時代主宰之下的絕對第一人。就算在主宰當中,也少有對手。只是不知道去向,或許已經死亡。當時我就感慨,真是太可惜了,天妒英才,因此,我對您有深刻的印象。」

這個時候,暗夢聖子連忙的回應道。

這個寧老鬼,疑心病實在是太重了。

最快更新無錯閱讀,請訪問.

手機請訪問: 「呵呵,不錯。」

「我在很久之前都能成為主宰了。但是我沒有。因為我想讓自己的修為更加的穩固。打好了基礎才能更好的提升。在我看來,有些人就是太過於愚蠢,所以才那麼迫切的成為主宰。」

「這次不用你出手。我一個人就能將他們全部滅掉。」

寧老鬼看了一眼暗夢聖子,很顯然,他對暗夢聖子的回答還是比較滿意的。

「好,那我們幾個就在周圍阻止他們逃竄。」

暗夢聖子點了點頭。

既然這老鬼這麼的自信,那就有這老鬼來對付。

如果這老鬼輕鬆的將楊風等人擊殺的話,那是最好不過。

如果要是這老鬼一個人不行,他們也會立刻的進行配合。

暗夢聖子知道,暗夢聖女也來了。

他們這次是有著很大的希望的。

暗夢聖子,葉凡,暗焰神獅分別撤向了遠方。

「小子,你應該是他們的頭領吧?」

「剛才的時候還挺囂張的,現在呢?你的底氣呢?你怎麼不囂張了?」

寧老鬼無邊的氣勢鎖住了楊風,讓楊風根本就無法動彈。

主宰以下的人僅僅憑藉著氣勢就能讓自己無法動彈。

這是楊風所不敢想象的。

「做個交易如何?」

楊風神情淡漠,臉上沒有絲毫的緊張,淡笑著看著寧老鬼。

彷彿兩著之間根本就沒有多大的仇恨,不過是有一點小誤會而已。

這寧老鬼的身份確定之後,楊風就知道了寧老鬼有關的情況。

這寧老鬼貪財好色,簡直可以說是無惡不作。在神界屠城無數,他周圍的那些冤魂都是對寧老鬼有著巨大的仇恨,擁有著滔天怨氣的人。

這個寧老鬼當真很強大,他領悟的是毀滅之道,最終因為對他的怨氣太大,竟然讓他又領悟了怨氣之道。

這是神界唯一領悟怨氣之道的人。

這兩種道寧老鬼都是幾乎領悟到了極致,差一點圓滿。

現在看來,他要想圓滿的話,那是很容易的。

只是他不願意罷了。

這些年藏在幽冥淚海裡面,用棺材將自己封住,想必實力又有所提升。

具體戰鬥力應該是極為的恐怖。

楊風估摸著,僅僅是寧老鬼身上億萬不屈的冤魂都能讓一些弱小的主宰膽戰心驚。

「哈哈哈。」

「做交易?簡直是笑話。你憑什麼和我做交易?」

「你有的東西我殺了你之後,我不就有了嗎?我為什麼還要和你做交易?」

「本來我還以為你最起碼要拚死一戰呢,現在看來我實在是太高看你了。你就是個真正的懦夫。」

聽了楊風的話之後,寧老鬼大笑道。

自己死了那麼多子孫。

而且被迫的從棺材裡面出來,損失實在是太大了。

這樣的損失就算將眼前的小子活剮一百遍都不解恨。

怎麼可能放過他。

「我可以煉製十級丹藥。」

楊風淡淡的看著寧老鬼。

現在這種情形下,楊風需要爭取時間。

楊風說的很平靜,放佛自己真的能煉製十級丹藥一般。

「恩?」

寧老鬼的神色一變,那恐怖的眼眸緊緊的盯著楊風,直接的將其他人給無視了。

這個傢伙說什麼?自己可以煉製十級丹藥。

好大的口氣。

無數年來,神界有人能夠煉製十級丹藥嗎?

根本就沒有聽說過。

「你在騙我?你覺得這樣我就會饒恕你嗎?」

寧老鬼死死地盯著楊風,狠狠地咬著嘴唇。

「寧前輩,千萬不要聽他胡說八道,他怎麼可能會煉製十級丹藥?神界根本就沒有聽說過有人可以煉製。」

暗夢聖子的聲音也是從遠處傳了過來。

他沒有想到這個楊風倒是挺敢說的,竟然敢說自己能煉製出來十級丹藥。

這個寧老鬼竟然也相信了,竟然遲遲不對楊風出手。

「小子,你果然在騙我。」

寧老鬼臉上的怒意更盛了。

自己剛才的時候竟然真的有些相信楊風了,自己腦子什麼時候丟了。

「我能不能煉製是我清楚,還是其他人清楚呢?他們不知道那也是很正常的現象。你不相信那也就算了。動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