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貂,你是來搞笑的嗎?」看到小貂的樣子,三頭忍不住笑了起來。

「吱吱吱!」九尾貂發出一陣不滿的尖叫,似乎是在與三頭爭辯。

看到九尾貂那憤怒的樣子,綠朧與鳳青衣忍不住笑了起來。

「天哥哥!你怎麼沒有佩戴避雷法寶?」眾人笑過一陣之後,綠朧首先發現凌傲天並沒有佩戴那些避雷法寶。

「傲天?」聽到綠能的喊聲,鳳青衣也發現了凌傲天的異常。

就在這時,一道閃電再次劈下,落到了凌傲天的身側。

「小心啊!」兩女大驚失色,然而,面對兩女的驚呼,凌傲天渾然不知,依舊待在原地,眼中充滿了疑惑之色。

剛剛踏入極雷島的時候,凌傲天便從島中感受到了一種極其特殊的力量,從這股力量之上他感受到了一種前所未有的吸引力,讓他覺得極為熟悉。

這股力量究竟是什麼?為什麼我會覺得很熟悉呢?凌傲天陷入了疑惑之中。

看到凌傲天對他們的喊聲無動於衷,兩女著急起來,急忙朝凌傲天跑了過來。

鳳青衣的速度最快,在第一時間趕到了凌傲天的身邊,一把拉住毫無反應的凌傲天:「傲天,快走!」

鳳青衣這一拉,讓凌傲天從沉思中回過神來,當他們看到鳳青衣他們的奇異打扮之後,不禁愣了一下,隨即便意識到自己似乎忽略了什麼。

「天哥哥,快帶上避雷法寶!」綠朧大喊。

弄明白自己錯過了什麼之後,凌傲天當即拿出了存放在空間戒指內的避雷法寶,準備戴上。

凌傲天的反應已經夠快了,但是那天雷似乎不願意給他更多的機會,居然接著又是一道閃電朝他劈了過來。

「天哥哥,小心!」綠朧趕緊提醒。

其實不用綠朧提醒,早在那道閃電劈下之前,凌傲天早已腳下一動,避到了數十米之外。

就在凌傲天避開的一瞬間,那道閃電,從他立身之處劈了下來。

轟!伴隨著一聲巨響,地面上出現了一個十來米左右的大坑。

凌傲天的冷汗都下來了,要是讓這道閃電給劈中,自己恐怕不死也得重傷了。

見識到閃電的厲害之後,凌傲天不敢大意,開始擺弄起手中的避雷法寶,打算戴上。

凌傲天的想法是好的,只要他戴上了避雷法寶,便可以像鳳青衣他們一般不用擔心天雷的襲擊了,但是,想法是美好的,現實是殘酷的,那些天雷似乎恨上了他,就在那一道天雷落空的時候,天空再次出現了數十道天雷,鋪天蓋地的朝他劈了過來。

該死的!看到那鋪天蓋地,威力驚人的數十道天雷,凌傲天的臉色變得難看起來,要是真正這些天雷劈中的話,自己恐怕非得被雷得外焦內嫩。

不敢硬接天雷,凌傲天選擇了逃,沒等那些天雷劈落,他便施展開九絕步,向著遠處逃遁而去。

在凌傲天看來,自己只要避開了天雷的攻擊,便可以有足夠的時間戴上避雷法寶,可是讓他沒有想到的是,那些天雷似乎早已料到他會如此,竟然在即將劈下之時迅速散開,將他逃避的方向全部籠罩了起來。

這一番變故實在是出乎意料,凌傲天雖然逃得極快,卻還是被幾道天雷追上了。

轟轟轟!

數聲巨響傳出,凌傲天被轟了個結結實實。

「天哥哥!」 與掠心老公說拜拜 「傲天!」「天哥!」

數聲驚呼響起。

天雷過後,凌傲天靜靜地站在原地,臉上的神色怪異無比。

「傲天,你怎麼了?」看到凌傲天神色怪異的站在原地,鳳青衣嚇了一跳,以為凌傲天受了傷。

凌傲天並沒有回答鳳青衣的話,靜靜地站在原地,臉上露出一絲迷茫之色。

凌傲天的舉動嚇壞了眾人,特別是綠朧,看到凌傲天獃獃的樣子,他幾乎我哭出聲來:「天哥哥,你是不是受傷了?」

凌傲天依舊沒有半點反應,還是那麼獃獃地立在原地。

眾人的心開始懸了起來,綠肫再也忍受不了那種莫名的壓抑,朝凌傲天跑了過去。

「綠朧,別動他!」 重生之醋娘子 獵天 鳳青衣叫住了綠朧,雖然凌傲天此刻沒有半點反應,但她隱隱有種感覺,在這個時候絕對不能打擾凌傲天。

「青衣姐姐!天哥哥會不會有事?」綠朧臉上滿是擔憂之色。

鳳青衣無奈的搖了搖頭:「我也不知道,但是我感覺現在不能動傲天,否則後果不堪設想,我們還是先等一等再說吧!」

眾人雖然都非常擔憂,只得壓下心底的擔憂,陪在凌傲天的身邊。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了,眾人心驚膽戰的等了半個小時之後,凌傲天那原本黯淡無色的眸子中出現了一絲光彩。

凌傲天的變化,自然瞞不過一直關注著他的眾人,看到他清醒過來,綠朧第一個朝他撲了過去。

「天哥哥,太好了,你真的沒事!」綠朧激動得哭出聲來。

凌傲天愣了一下,下意識的抬手撫了撫綠朧的腦袋,然後微微一笑,說道:「我沒事!」

總裁逃妻敬業點 「傲天,這到底是怎麼回事?你有沒有受傷?」鳳青衣雖然也極為擔心凌傲天,但畢竟年紀稍長,自然沒有綠朧那麼沉不住氣。

凌傲天微微一笑,搖了搖頭說:「我沒事,我想,這集雷倒也許是我突破聖級的契機。」

凌做天的話讓眾人愣住了,他竟然說這恐怖無比的天雷是他突破的契機,難道他被天雷劈傻了?

看著眾人那一臉茫然的樣子,凌傲天微笑著解釋起來,原來,他在剛進入極雷島的時候並不感覺到島上有著一種讓他覺得極為熟悉的力量,可是他一直想不明白那股力量從何而來,直到剛才被天雷劈中,他才明白過來,讓他覺得熟悉的力量竟然是天雷的力量,雖然他想不明白為什麼別人畏懼不已的天雷力量會讓他覺得熟悉,但在承受了剛才的天雷之後,卻已經明白這些天雷似乎無法傷害到他,反而對他的肉身有著錘鍊的作用,僅僅是剛才的那幾道天雷,並讓他的身體的強度提升了少許,要這樣下去,她再次承受更多的甜美攻擊的話,他的肉身突破到聖級根本就不是什麼難事。

聽完凌傲天的解釋,眾人恍然大悟。

確定凌傲天並無大礙之後,鳳青衣總算鬆了一口氣:「看來,我們要極雷島上待上一陣子了?」鳳青衣很清楚,他們現在的力量與破滅之主相比,還有著不小的差距,要是凌傲天能憑著極雷島的天雷來突破修為的話,他們在面對破滅之主的時候就會更有底氣,因此,聽到凌傲天的話之後,一下子便猜到了凌傲天的想法。

凌傲天微微一笑,點了點頭說:「沒錯,磨刀不誤砍柴工,我們現在急著去對付破滅之主,實在是有些艱難,既然有機會提升實力,我們自然不能放過。」

凌傲天在這幾人當中,自然是說一不二的主,既然他已經有了決定,其他人自然不會反對,當即便在極雷島外圍找了個地方住了下來。

接下來的時間裡,凌傲天開始了自己的修鍊之旅。 凌傲天的修鍊方式極為簡單,就是在各處閑逛,等著天雷降落,他上去接著便是。

極雷島的天雷數量龐大,再加上凌傲天刻意湊上去挨劈,所取得的效果是極其可觀的,僅僅只是一天的時間,凌傲天便挨了上百道天雷。

接下來的幾天里,凌傲天四處尋找天雷來煉體,在天雷的淬鍊之下,他的身體強度不斷地提高著。

看到天雷的效果,鳳青衣等人也心動起來,他們各自選擇了一個地方,取下了戴在身上的避雷法寶,想要像凌傲天那般淬鍊身體,結果,第一個招來天雷的三頭,僅僅只是一下,便被迎頭擊來的天雷劈了個灰頭土臉,差點丟了半條命。

有了三頭的前車之鑒,鳳青衣與綠朧不敢再嘗試了,乖乖地將那些避雷法寶佩戴起來。

三頭被天雷劈得狼狽不堪,只是個小小的插曲而已,並沒有影響到專心修鍊的凌傲天,他依舊每天不停地尋找天雷,用天雷來淬鍊自己的身。

十天過後,凌傲天停了下來。

「傲天!怎麼停下來了?」鳳青衣不解地問道。

「這些天雷的力量,對我已經沒用了!今天,我硬接了數十道天雷,可是我的身體卻沒有什麼變化,我想,我們應該要換個地方,尋找更強的天雷了。」凌傲天有些無奈地說道。

「傲天,你雖然能夠抵擋這些天雷,借用它們力量來淬鍊身體,可是,這畢竟是一個十分冒險的舉動,依我看,既然主些天雷對你已經沒有效果,我們還是先去找破滅之主,阻止他得到噬雷神晶才是正事。」經歷過三頭的事情之後,鳳青衣終於意識到利用天雷煉體有多兇險。

「是啊,天哥,天雷煉體的滋味,實在是太難受了,你還是不要冒險了。」有了親身經歷,三頭對天雷煉體這事可是心有餘悸,趕緊勸說起凌傲天。

「不行,我有種感覺,只要能夠找到更強的天雷,就能讓我突破桎梏,絕不能半途而廢。」凌傲天的態度十分緊決,天雷煉體的滋味,他自然清楚,可是,想要得到強大的力量,就得付出代價,他絕不願錯果如此的良機。

一番勸說無果,鳳青衣無奈地說道:「既然你執意如此,那便依你吧,不過,傲天,你一定要小心,不要因為急於求成而讓自己受到傷害。」

凌傲天點了點頭說:「青衣,放心吧,我有分寸的。」

決定尋找更強的天雷來突破,凌傲天並沒有浪費時間,直接帶著眾人朝著極雷島深外走去。

極雷島的天雷分佈是極有規律的,越靠近中心地帶,天雷的力量就越強,大約朝前走了近萬公里之後,天空中的天雷強度已經強到讓人窒息的地步。

凌傲天抬頭看了一眼天空中那密布的雷雲,眼神中露出了一絲凝重之色。

「綠朧,青衣,三頭接下來,我會引來天雷,淬鍊身體,你們稍微退遠一點,別傷到了。」

早已被雷雲散發出來的氣息弄得極其壓抑的兩人一獸,聽到凌傲天的話,沒有多說什麼,當即向後退去。

見兩人一獸退到了相對安全的地方之後,凌傲天深吸了一口氣,抬頭看著頭頂那翻滾的雷雲,深吸了一口氣,將自身的的氣息散發了出來,十多天的天雷煉體,他已經掌握了吸引天雷的方法。

隨著凌傲天的氣息散出,天空中的雷雲翻滾得更加厲害,那些原本散在四周的雷雲竟然開始聚在了一起。

看到這一幕,凌傲天不禁倒吸了一口涼氣,這次,似乎玩大了,這些雷雲,似乎是打算聚在一起,發出最強的一擊。

「傲天,快走!」鳳青衣也發現了情況不對,著急地朝凌傲天大喊。

「天哥哥!快走啊!」綠朧焦急地大喊。

在兩女的大喊中,凌傲天抬起了頭,看向頭頂依舊翻滾的雷雲,深吸了一口氣。

「來吧!」凌傲天朝翻滾的雷雲大吼。

似是回應凌傲天一般,天空的雷雲開始發出轟轟的聲音。

「不要啊!傲天!」鳳青衣焦急地大喊。

凌傲天朝兩女擺了擺手,然後緩緩地將雙手平舉起來。

轟!轟!轟!

雷雲翻滾,向凌傲天叫囂。

「來吧!」凌傲天再次大吼著,將自己的氣勢再次增強了幾分。

凌傲天的挑釁,徹底激怒了天空中的雷雲。

咔嚓!

一聲巨響之後,一道閃電向凌傲天的頭頂劈了下來。

凌傲天緩緩舉起手,從地上一躍而起,朝著那道閃電劈迎了上去。

轟!

拳頭與閃電相撞,發出了一聲驚天巨響,凌傲天的身體,在閃電的衝擊之下朝地上跌落下來。

閃電,並沒有被凌傲天的拳頭擊散,而是順著他的拳頭,傳向他的全身。

就是這一瞬間,凌傲天完全被雷電包裹了起來。

因為雷電雷量在身體肆虐,凌傲天的臉上浮現出一絲痛苦之色,可是,在那痛苦之中,卻隱隱可以發現他眼中的興奮。

是的,興奮,凌傲天確實很興奮,因為,就在雷電入體的一瞬間,他感覺到了自己力量的提升。

既然這些雷電真的能夠淬鍊自己的身體,讓自己的力量增強,凌傲天自然不會錯過,就在身體被擊落到地上的一瞬間,他強忍著身體上的痛苦,大吼了一聲,再次向上躍起,他自己的強大氣息,也在這一瞬間發揮到了極致。

咔嚓!咔嚓!……

伴隨著一陣巨響,數道閃電從雷雲中衝出,朝著凌傲天劈了過去。

沒有半點猶豫,凌傲天揮動著雙拳,迎向那些閃電。

轟!轟!轟!轟!

數聲巨響之後,凌傲天再次被閃電那強大的力量劈落在地上,這一次,由於是數道閃電同時劈中了他,他再也沒有像上一次樣站在地上,而是被那強大的力量直接嵌入了地上。

「啊!」凌傲天發出了一聲大吼,接著,他那雷光閃爍的雙拳狠狠地在地上一擊,憑著那一擊的力量,他那嵌入地下的身體直接帶著地上的泥塊朝著天空飛去。

就在這一瞬間,天空的雷雲再次蘊釀出數道閃電,朝著凌傲天劈了過來。

凌傲天再次揮拳迎了上去,再一次被擊落到地上。

天空中的雷雲,似乎是下定決心想要毀掉凌傲天,不斷地蘊釀出一道道閃電,劈向凌傲天,而且,劈下的閃電一次比一次多。

面對著那似乎是源源不斷的雷雲,凌傲天毫不畏懼,一次又一次地迎了上去,又一次又一次地被擊落到地上,不過片刻時間,他先前所站的地方,已經被那強大的力量轟擊出了一個巨大的土坑。

「天哥哥!快停下來!」綠朧焦急地大喊著,直接朝凌傲天沖了過去。

「不要過來!」凌傲天在再一交迎雷雲的時候,朝著綠朧大喊。

看到凌傲天的狼狽,綠朧哪裡還聽得進凌傲天的喝止,再次朝前衝去,不過,就在這時候,鳳青衣將她攔住了。

「青衣姐姐!」見鳳青衣擋住了自己,綠朧著急了,「天哥哥有危險,我要去幫他!」

「綠朧,傲天這樣,我也很著急,可是,我們不能過去!」鳳青衣面色凝重地看著綠朧。

「為什麼?」綠朧不解。

「這次的天雷極其強大,傲天對天雷的抵抗能力那麼強也這麼狼狽,我們去了反而幫不了他,反而會讓他因為擔心我們而處於危險之中,你現在過去,不是在幫他,而是在害他!」鳳青衣說出了原因。

綠朧愣了一下,終於明白了鳳青衣的意思,只得焦急無比地停了下來。

見綠朧被鳳青衣攔了下來,凌傲天鬆了一口氣,開始專心地應付起天雷。

這一次天雷的攻擊確實驚人,足足過了一個小,天空的雷雲才漸漸地散去。

當最後一絲雷雲散去之後,凌傲天靜靜地立在那個剛才因轟擊而形成的大坑之中,身體周圍,電光閃爍。

「天哥哥!」看到雷雲散去,綠朧大喊了一聲,朝著凌傲天衝去。

「綠朧,別動!不要打擾傲天!」鳳青衣又一次拉住了綠朧。

凌傲天靜靜地立於大坑裡,雙目緊閉,他身上那不斷跳躍的雷光,隨著時間的流逝,慢慢地淡了下去。

終於,最後一絲雷光斂去,凌傲天那緊閉的雙目緩緩睜開。

然而,就在凌傲天打算從大坑中躍起,與綠朧他們會合的時候,一股壓抑無比的氣息,從他們的頭頂傳來。

眾人吃了一驚,抬頭看向半空、

天空中那原本散去的雷雲,竟然再次匯聚起來。

「該死的,怎麼還有?」看著那黑壓壓的雷雲,三頭罵了一聲。

「你們迅速離開,我要渡劫了!」凌傲天朝著鳳青衣他們大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