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爺今天就大膽了。不僅要揍你,還要抄你家。玄霆衛聽令,給我把這宅子掀了,吃了小爺的東西,敲碎你滿口牙小爺都得掏出來!」 第023章****丫的

禹童那霸道的話語在此地傳開,那眾人自然又是一陣駭然。

今天這禹童,給予他們的震撼,簡直無以復加。

至從禹玄霆離開家族,讓禹玄起暫掌禹城,在這城主府中,還沒人敢如此挑釁其威嚴。

但今天,這個先例被打破了。

攜玄霆衛之威,禹童不僅直接上門要人要物,重創其子禹濤,並且還當著大長老的面要揍他。

「大長老,難道你就親眼看著這孽障在城主府中恣意妄為,而無動於衷嗎?」

見到雷諾身上那凝聚的靈光,以及其背後那頭體長數丈的兇悍巨獸虛影,禹玄起頓時驚惱交加。當即便是向著那大長老道。

「禹童,等等!」

而那大長老在聽見禹玄起的話后,不禁也是眉頭一皺,旋即揮手向著禹童道。

「大長老,你有何話說?」

「玄起怎麼說現在也是這禹城掌舵之人,另外也是你的長輩。雖說他有錯在先,但我想,你要真如此而行的話,未免也不妥當。屆時,這城主府和我禹家,難免會落人笑柄,相信,這也不是你願意看到的吧!」

「呵呵,大長老,那難不成,我今天就息事寧人,讓他禹玄起吞下那屬於我的東西嗎?」

聽見那話后,禹童不禁輕笑一聲,旋即指著那禹玄起道。

「哼,我禹玄起豈會貪圖你那些靈丹。在事情調查清楚之後,那些東西,我自然會給你。這也是當初玄霆的意思。否則的話,當初他也不會將那些靈物給予我暫管!」

此時的禹玄起,想著只要將這事拖到武魂覺醒儀式。待得他家老爺子出關,到時候,別說他手上的這些靈藥,就是長老會那批資源,還不任由他禹玄起一家支配。

「查你麻痹。今天你要不將東西給小爺吐出來,小爺我今天就陪你玩到底!」

「玄起,我看這事也沒什麼好調查的了。你也應該將那靈藥等物給予禹童。武魂覺醒儀式在即,禹童現在也正需要那凝魂丹。」

而那大長老在聽到禹童的叫罵之時,也是向著那禹玄起道。

作為大長老,他自然是希望看到禹家越來越強盛。所以,以前袒護禹玄起一家,無非是因為其實力強於禹家其他人。

但現在,禹童初露崢嶸,又是名正言順的少城主。雖說其武魂尚未覺醒,但就憑其現在展露的實力,想來到時覺醒的武魂品階也不會低。

因此,這大長老的態度自然也是隨之轉變。

若不是如此的話,又怎麼會放任禹童如此折騰。

「是啊,禹童乃是玄霆之子,這天賦肯定不弱。其遲遲未開脈,或許是為了厚積薄發。現在有此實力,也在情理之中,這邪功一說,未免太牽強了吧!」

「對咯,現在代城主是該將那些靈丹給予禹童,特別是那凝魂丹,此時禹童也正是時候服用!」

「若是按代城主所言,這事情一天沒調查清楚,那靈藥就一天不給禹童。這不是扯蛋么?這種事,還不是隨口而言,誰知道要調查多久才會水落石出!」

······

而那圍觀的眾人此時雖說不便公開站出來挺禹童,但那竊竊私語之聲,還是不斷在此地傳開。

見到如此情形,那禹玄起的臉色,已是難看至極。

「哼,不論如何,今天我都不會將那些靈藥給你,此事至少也要等到武魂覺醒儀式之後再做定奪。現在我仍是這禹城城主,我必須對整個禹城負責。」

不過,此時這禹玄起已是鐵了心。在他看來,禹童就是再放肆,命那雷諾向他動手,也不敢真拿他怎麼樣。

只是,他太把自己當回事了。

「雷統領,動手。對這種不要臉的貨色,沒什麼好說的了,給我揍!」

那禹玄其話音落下,禹童也是不再廢話,朝著那早已蓄勢待發的雷諾就是一揮手。

「轟!」

而那雷諾,當即也就釋放出渾身實力,雙拳一握,浩浩蕩蕩的一拳直接也就向著那禹玄起轟了過去。

「哼,雷諾,難道你真以為我禹玄起怕你不成!」

泥人尚有三分火。事已至此,儘管這禹玄起自知理虧,但自己好歹也是這禹城的代城主,竟被一個小輩打上門來。他要不做點什麼,這傳出去,以後在這禹城還有何威信可言。

因此,見到雷洛不由分說便是向著自己一拳襲來,其當即也是怒喝一聲,靈光匯聚匯聚之際,也是徑直釋放出了自己的武魂。

「吼!」

這禹玄起的武魂,乃是一頭大力荒熊,屬於五階武魂。比起雷諾也是不差。

「嘭!」

霎那之間,兩人也是直接撞在了一起。

雖說在這一擊對撞之下,其稍遜半分,但雷諾也沒討到多少便宜。

見此,禹童眉頭不禁一皺。

如此看來的話,兩人要分出勝負,恐怕也不是一時半會的事。

這可不是禹童需要的結果。

他要的是速戰速決,最好是絕對碾壓的那種。這也才能達到他搞事立威的效果。

「玄霆衛,給我一起上,****丫的!」

想到這,禹童當即便是向著那一旁的百名玄霆衛一揮手道。

「諾!」

而那幫玄霆衛一聽禹童此令,當即也是一頓手中長槍,便是朝著禹玄起一擁而上。

對他們來說,令行禁止,可不會考慮那麼多。

「這······」

見此,眾人駭然的同時,不禁也是滿頭黑線。

他們都沒想到,這禹童竟會如此對付這禹玄起。

「小子,爾敢!」

「哼!」

「嘭,嘭!」

至於那禹玄起,見此頓時大急,急忙怒喝道。

只是,換來的卻只是禹童一聲輕哼。

也就在這時,那幫玄霆衛已是殺到了他身前。

雙拳難敵四手,百名訓練有素的玄霆衛,加上雷諾,禹玄起怎能招架。數息之後,便被撩翻在地。

「禹童,不可傷他性命!」

而沒聽見禹童的命令,那幫玄霆衛自然不會停手,那攻擊仍是毫不留情的落在了其身上。

見此,那大長老急忙高呼道。

「呵呵,停,給我架起來!」

聽到那大長老的話,禹童旋即也是輕笑一聲,舉手向那幫玄霆衛示意道。 第024章欲伏虎者,先斷其爪牙

「禹玄起,再給你一次機會,否則的話,我不介意再做點超乎你想象的事來!」

走到那被玄霆衛架起的禹玄起身前,禹童又是朝著其咧嘴一笑,露出滿口白牙,玩味的道。

此時的禹玄起,被那玄霆衛一頓爆揍,已是狼狽至極。

「禹童······你,沒想到你竟是如此忤逆!」

見到禹童此時的模樣,禹玄起不由得心中一顫,恨恨地道。

他怎麼也沒想到,這禹童竟然膽敢對他下如此狠手。

「呵呵,我忤逆?不知這話從何說起?」

「我是你二······」

「就你也配!」

然而,還不待其話說完,禹童已是眼神一凜,高喝一聲,接著又道:「最後再問你一句,東西給還是不給,別考驗我的耐心。」

雖說,當著這大長老的面,禹童不能直接宰了這禹玄起。但是,除此之外,他至少還有著一百種方法讓這禹玄起好看。

「玄起,還不將東西交給禹童。禹童此舉,合情合理。若是你真要執意扣留的話,我想,我們長老會,也會支持禹童。」

此時,那大長老也是道。

作為他和長老會來說,也不想此事再鬧大。

但從目前的情形來看,這禹童今天肯定是不達目的誓不罷休。

「好,我給你。不過,現在只能給你一枚凝魂丹,至於其他的,等以後你有資格了再來拿!」

聽到大長老如是說,再見到禹童此時的架勢,其也只能極為不甘的道。

「特么的你有什麼資格和小爺討價還價!」

見那禹玄起還想跟自己耍花招,禹童差點沒忍住抬手給其一頓巴掌。

「禹童,休要得寸進尺,能給你一枚凝魂丹,我已做了很大讓步!」

「哼,禹玄起,別以為小爺不知道你心裡打著什麼如意算盤。給我一枚凝魂丹?呵呵,剩下的你是要給禹濤留下吧?以彌補他剛剛使用武魂之影造成的損傷,對嗎?「

聽到那禹玄起的話,禹童不禁又是輕笑一聲道。

「你·····胡說八道!」

被禹童說中心中所想,禹玄起的臉色不禁一陣青白交替,旋即辯解道。

「玄霆衛聽令,給我將這宅子掀了!」

見禹玄起仍是不肯將東西拿出來,禹童眼神又是一凜,當即就又向著那玄霆衛下令道。

「等等······禹童!」

見禹童今天似乎是鐵了心,非得討回那些靈藥,禹玄起雖說恨得牙痒痒,但面對此時的禹童,也是極為無奈。

旋即也只好一翻手,拿出了那剩下的兩枚凝魂丹以及那枚龍血丹來。

「凝魂丹因為保管不當,被我遺失一枚,現只剩下了兩枚。不過,你放心,另外的一枚,我自會補償與你。」

禹玄起一邊將手中的凝魂丹遞向禹童,一邊在心中恨恨的道:「小畜生,待到武魂覺醒儀式,我禹玄起一定會讓你好看。屆時,今日之恥,百倍奉還!」

「呵呵,保管不當,遺失一枚。你當我是三歲小孩么?想來那枚早被你吃了吧?」

從那禹玄起手中接過丹藥,禹童不由輕笑一聲。

不過,他也知道,現在就是再逼這禹玄起,其也再拿不出一枚凝魂丹來。反正他今天也鬧得差不多了。隨即也準備鳴金收兵。

「既然如此,那剩下的一枚凝魂丹就先欠著吧。現在我們就來說說第二件事,將那當初向小茹動手的狗奴給我交出來!」

「欲伏虎者,先斷其爪牙!」

雖說不能因此事再向那禹玄起動手,也不可能直接要那禹玄起向小茹道歉什麼的。但卻可以通過懲治那兩名惡奴,殺雞儆猴,讓這禹玄起以及他身邊的人都知道,動他禹童身邊的,禹童必定會上門問罪,誰也庇護不了。

「禹童,你別欺人太甚!」

見到禹童還不肯罷休,禹玄起頓時鐵青著臉道。

「呵呵,我欺人太甚,當初小茹前來為我領取靈液之時,你怎麼沒想過欺人太甚。」

「你······」

禹童的話音落下,那禹玄起頓時氣結。

「呵呵,既然如此,那小爺我就自己動手。玄霆衛,給我將禹玄起的那幫狗奴都給我拖出來!」

「喏!」

禹童一聲令下,數名玄霆衛當即也就衝進了禹玄起的宅院中,徑直將那禹玄起的所有奴僕給揪了出來,扔在了禹童面前。

「當初是誰動手打的小茹?」

雖說心中早已有數,禹童目光仍是一一向著那幾名家奴掃去,喝問道。

禹童話音落下,那幾名家奴不禁都是一陣顫慄。

「是,是小人奉城主之命······」

而那兩名惡奴也自知,今天他們必定逃不過去,旋即只能戰戰兢兢地承認道。

「哼,不辨好歹,為虎作倀的東西。來啊,給我亂棍伺候!」

「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