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樞樞,我,我害羞嘛,要不我給你搓背行不行?我搓背技術那叫一流。」

為了轉移他的視線,顧柒也是豁出去了,她哪裡會搓背啊,就是信口胡謅。

「都是男人,害羞什麼?」穆南樞頭回對一個男人有興趣,卻遇上一個神神經經的。

「哎呀,人家臉皮薄。」

第一次見面就對自己又親又摸的人好意思說臉皮薄。

穆南樞向來潔癖,剛剛為了抱她起來,膝蓋以下全都打濕完了。

他懶得再說,徑直在她面前寬衣解帶。

「你幹什麼?」顧柒如臨大敵驚訝的叫道。

穆南樞看傻子一樣的眼神看著她,「你洗澡不脫衣服?」

顧柒這才鬆了口氣,也不能怪她咋咋呼呼,畢竟她在外面混的時候向來都是她為主,她還從來沒有被一個男人給控制呢。

「脫,當然脫,小樞樞,你身材真好。」她不要臉的繼續胡謅。

人家還沒有脫光,她哪裡知道身材好。

當穆南樞脫了上衣,露出精壯的身體,白皙如同羊脂玉一般的肌膚入眼。

偏偏比女人還白的肌膚還有勾人的腹肌和胸肌,她不過胡說八道一句,沒想到他的身材是真好。

「口水收一收。」

顧柒趕緊擦擦,發現並沒有口水,「你騙人。」

穆南樞突然覺得自己平靜的生活多一個小東西倒也不錯,至少好玩有趣了許多。

他正要脫褲子,顧柒連忙轉頭。

聽到水聲,估計他已經下水了,顧柒躡手躡腳想要偷偷離開,他衣服都脫了,總不可能光著屁股來追她吧。

顧柒才走了兩步,耳邊傳來穆南樞淺淺的聲音:「若你再走一步,你信不信,你這條腿就廢了。」

「哼,我才不信,你那麼厲害,倒是光屁股來追我啊?」

顧柒像個貪玩的孩子,往回跑了兩步,將穆南樞的衣服抱著丟到很遠的地方。

這樣他就沒辦法來追自己了,她得意的大笑,各種做鬼臉。

「哈哈哈,我可是拿了手機的,你要是光屁股上來,我就拍下你的裸照。

小樞樞身材這麼好,我要是發到網上去,一定會成為大熱門的。」顧柒暗搓搓的笑著。

穆南樞趴在池邊,眼神淡淡看著她,還真是個不知死活的東西。

見她眉飛色舞各種調侃得意的畫面,這樣可愛的模樣,他實在捨不得毀了呢。

穆南樞不說話,顧柒更是猖狂不已,也沒打算馬上逃了。

而是賤兮兮的又跳上來,在穆南樞的額頭上彈了一下飛快拋開。

「啦啦啦,我走了,我又回來了,你來捉我啊。」

等穆南樞看夠了,手掌放在了浴池邊緣,頃刻間那一圈猶如玻璃的物質竟然變成了電腦一樣的屏幕。

只見他手指飛舞,顧柒還不知道他在幹嘛,依然在房間里跳來跳去,腳下一空。

「啊!!!」

她跌到一個大坑裡面。

頭上一個鐵籠子直接下滑,正好罩在大坑上。

大坑在震動,顧柒被送到了地面,穆南樞襯著腦袋看她。

「你倒是繼續跳。」

顧柒哭唧唧抓著鐵籠子,「小樞樞我錯了,我剛剛就是和你開個玩笑。」

「好,我也和你開個玩笑。」

穆南樞手指繼續操作,下一秒顧柒便看到整個房間的牆壁裡面「嗖嗖嗖」鑽出來N個槍口對準她。

這看似古香古色的房間,其實也就只是披了一層古風外殼,其實裡面全是先進科技操控。

某位天才設計師,現在正懶洋洋的看著籠子里的小傢伙。

顧柒數了數大概有三十幾個槍口,這要是同時開火,只需要一秒鐘,她的身體就變成馬蜂窩。

他剛剛說要一條腿絕對是太溫柔了,這麼看來,何止是要腿這麼簡單,將她轟成豆腐渣也是分分鐘的事情。

這人究竟是什麼人物!看似雅緻謙和,其實危險至極。

不管他是誰,顧柒向來是個見風使舵的人,立馬賠著笑臉。

「小樞樞,我,我剛剛就是見你衣服太臟,所以才給你丟了。」

「是么?」

「是是是,千真萬確,我就是見你太無聊,給你開個玩笑,逗逗你,你看你這是幹什麼,趕緊收起來,我害怕。」

「原來還是知道害怕的。」穆南樞淡淡道。

這麼多槍口對著,她又不是金剛不壞身,怎麼可能不知道害怕。

「嗚嗚嗚,我真的知道錯了,你快放我出來吧,我給你搓背好不好?

我搓背手藝可是祖上傳下來,保證你搓了一回想搓第二回,你要是打死我了,就享受不到VIP搓背服務了。」

話音剛落,罩住顧柒的籠子回到頭頂的橫樑之上。

她仰著個腦袋還在研究這是什麼酷炫的設計,聽到穆南樞冷冷的聲音傳來:「過來。」

顧柒指了指槍口,「你把那些東西也收回去好不好?我怕。」

「不好。」

這個不安分的小傢伙,就需要這些東西管著她。

「我數到三,你要是不過來,我立馬點擊開火按鈕。

這是電腦操控,準確率高達百分之一百,絕對不會出現失誤。」

穆南樞好脾氣的解釋道,再好聽的聲音在解釋這個的時候,顧柒背後涼嗖嗖。

「我就來。」

「一……」

才數了一個一,顧柒跟個穿天猴一樣,「嗖」的一下就跳到了水池裡面。

一把抱住了穆南樞,雙手雙腿盤在他身上。

「我不管,你要是開火就讓我們同歸於盡好了。」

緊緊抱著他的顧柒,穆南樞彷彿感覺到了有什麼柔軟的抵著他。

這小子的胸為什麼這麼柔軟?

白色的T恤沾水透出了裡面的特別內衣,雖然和普通女人的內衣不同。

穆南樞仍舊覺得奇怪,「你一個男人穿什麼內衣?」

顧柒老臉一紅,「咳咳,我,我有特殊癖好,不行么?」

穆南樞想要繼續研究的時候,顧柒趕緊鬆開了他,跑到他的背後。

「我給你擦背。」

「嗯。」

她的手小小的,男人的手竟然會如此好,還這麼柔軟。

顧柒抓了旁邊的香皂給他打濕在身上,特別的香味傳來,很好聞的味道。

看著浴池裡面那一圈防水的高清晰屏幕,她一臉興趣。

「小樞樞,這些是什麼啊?」

「要是不想死,就不要亂動,整個房間我設了二十八個程序,每一個程序都會置人於死地。」

「難道你是程序大師?」顧柒眼睛都在放光了。

「略懂皮毛。」穆南樞可以說是非常謙恭。

「那……你可以給我設計一款遊戲嗎?」她激動死了,程序員都好厲害的。

讓他去設計遊戲?豈不是大材小用?不過看到她雙眼都在冒星星的份上。

「背擦好了,我就答應。」

「好咧,客官,小的這就給你擦。」顧柒一臉諂媚之色。

她從來也沒給人擦背,就是按照自己的經驗胡亂擦了一通。

力道不大,也沒有按到穴位,這小東西還敢說自己是專業的。

穆南樞本想開口說些什麼,看她擦得滿頭大汗,還不停的問他,「舒服吧?」

他實在不忍拒絕,只好輕輕咳嗽一聲:「還成。」

擦完了後背,她開心道:「好了。」

他將她拖到胸前,「前面。」

「前面不用搓了吧。」

「這就是你專業搓背人的職業素養?你信不信……」他正欲威脅。

顧柒趕緊狗腿道:「搓搓搓。」

抓了香皂打濕,後背相對來說是安全的,可是前面,男人身材好到爆表。她的小手才剛剛觸碰到他的胸前,一道電流同時從兩人心上掠過。 阿旺一臉天真,顧浣無奈解釋:「小姐和先生還沒成,咱兩要是提結婚的事情不是刺激小姐?

你想啊,以小姐的那個臭脾氣,她就算不打死你也得折騰死你。」

阿旺一臉明白的點頭,「好,我都聽你的,咱們不提。」

「希望小姐早點成功,不然她肯定會心情不好拿你開刀的。」

「你說顧小姐和先生為什麼老是會陰差陽錯?」

「這叫好事多磨。」顧浣笑了笑。

「反正我不要和你多磨。」阿旺抱著顧浣不撒手。

三對情侶依偎在一起賞月,共同欣賞難得的溫馨時刻。

然而總有人習慣性的作死,非要擾亂平靜的池水。

見顧柒臉上也在結疤了,穆南樞就放心了許多,開始在書房工作。

現在國際上已經傳遍了他的壯舉,有人要在活火山建造城堡,這人不是瘋了就是傻了。

不管別人如何說他,穆南樞沒有解釋半分,甚至連臉都沒有露。

要在活火山建立城堡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他尋覓了這麼久才發現了一個算是比較合適的地方。

在活火山建立城堡當然是不科學的,但他既然答應了顧柒,那就一定會做到。

前期需要很多準備工作,穆南樞又開始投入到繁忙的生活中。

顧柒的臉還有一天就可以大好,穆南樞摸了摸她的腦袋。

「今晚我得加班,自己先睡。」

「要加班啊?」

「陪了你幾天,堆了一堆的事情要處理。」

顧柒臉上的疤痕已經掉了很多,明天她的臉就能和以前一樣。

「那明晚不許加班。」

「好。」

顧柒在他臉上親了一下,穆南樞這才離開,小妖精不再折騰他就好。

他轉身離開,顧柒抱著被子睡著。

穆南樞書房中的燈亮著,在這個寂靜的夜晚,只有蟲子在鳴叫著。

阿才貼心的送上宵夜,「先生,你今晚肯定又要通宵了,先吃點東西墊墊肚子。」

「去吧。」

在知道阿才和阿旺都找到自己喜歡的女人,穆南樞對他們也沒有以前那麼苛刻。

兩人很早就跟在他身邊,難得他們終於找到了自己的幸福。

穆南樞確實是個護短的男人,對於他們,他是真心希望兩人能幸福。

「謝謝先生。」

阿才最近剛剛和經年有了一個比較好的開端,知道經年沒有安全感,只要穆南樞這邊不需要他,他就會第一時間趕回經年的身邊。

顧柒已經抱著被子呼呼大睡,口水流到枕頭上也不知道。

經年的氣色比起那幾天好了很多,看著阿才回來,經年從英語書裡面抬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