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心啊,陳隊長!」看到這危在旦夕的一幕,「指南針」探險隊的其他隊員不由得異口同聲地大聲呼喊!

陳天原本渾身已經燒得里焦外嫩,基本已經喪失了知覺,幾乎一隻腳踏進了鬼門關,全憑著一種求生的意志利用抵抗的慣性在硬撐著,就在他在幽暗的死亡谷底越墜越深的時候,忽然之間感到從自己的腰間源源不斷地傳來洶湧澎湃的強大能量!

瞬間,陳天感到自己基本已經消耗殆盡的空虛身軀,又再度充滿了能量!

那感覺,就像是喝下了一超級大補丸似的!

簡直不要太好!

「是不是腎透支呀?你需要補一補!」

「……腎寶片走起?」

「特么直接上磁歐石核!」

我去,這樣子的劇情,居然在我天哥的身上出現?

一陣清爽傳來,陳天頓時感到神清氣爽,馬上睜開雙眼朝四周望去,發現原先縈繞在自己身軀上的那些九昧真火已經被逼退,不禁喜出望外!

但是陳天還滅來得及好好察看究竟是什麼,讓他擁有了持續不斷的強大能量的時候,自己的對手——炎魔黑龍王的實力突然間又爆增到一個極為駭人的高度,然後擺好了架勢,朝陳天直撲而來!

此刻,炎魔黑龍王宛如一顆暴強的超級彗星,帶著九昧真火的黑火焰,攜著炸裂的無比威壓朝陳天直撲而來!

那種毀天滅地的恐怖威壓,別說肉體凡胎的陳天了,看上去就算整個絕霜城城市中心廣場,都會被瞬間秒掉一般!

瘋魔的海明威最後催谷出來的炎魔黑龍王,實在太恐怖了!

直面飛撲而來的炎魔黑龍王的陳天在那種無比恐怖的威壓壓制下,別說反抗、抵擋或者躲避了,就算是做一次呼吸,都感到無比的艱難!

難道,陳天只能是眼睜睜看著自己被摧毀成渣,而沒有法子? 李棟沒想到閨女幫着發了一朋友圈,沒幾分鐘留言就好幾條了,一些以前同事,還有一些先前朋友。

刀魚啊,太裝逼了,當然效果十足,這不劉科長都在下面留言了。

中午飯的時候,留言就超過二十條了,李棟挺意外,難道真是自己拍照技術不行,李棟絕對不懷疑自己語言組織能力。

“閨女照片拍的還挺好。”

“那當然。”李靜怡小傲嬌一下,接下來李棟一句話直接ko了小靜怡。“拍照挺熟練,沒少練習吧。”

高佳佳看着李靜怡一下表情凝固了,忍不住樂了,李棟沒再說什麼,小機靈鬼自己慢慢體會吧。“別愣着了,多吃點,看最近都瘦了。”

“姐夫,靜怡早上剛稱了,胖了三斤。”

噗嗤,這一次高佳佳再忍不住了,李靜怡一臉無奈看着李棟。“爸,我現在一點都不擔心你給我找新媽了。”

“這孩子亂說什麼。”

張鳳琴見着邊上偷偷操作的高國良。

“一杯,別當我沒看見。”

“一杯,一杯,這藥挺好。”

高國良現在有把柄被張鳳琴抓着,妻管嚴已經進入晚期了。

“小棟,這酒不多吧?”

“還有十多斤。”

李棟說道。“我準備再買點藥材,繼續泡,不過藥效會差一些。”

“虎骨沒問題吧?”

“爸,這個你放心,多少年前的老獵戶,當時國家鼓勵打虎的。”

“那就好。”

“佳佳,虎骨酒的事,你和清兒,徐悅說一聲,別對外透漏了,保不準有人有歪心思。”高國良,這話倒是說到張鳳琴心坎上了。“你爸說的對,你姐夫這邊問題不大,我就怕你們亂對外說。”

“媽,我知道,一會我就給清兒,徐悅打電話交代這事。”

“媽,沒這麼嚴重。”

李棟笑說道。“佳佳,嚐嚐刀魚,這次太急,等下次有機會我看能不能弄點新鮮的刀魚給你們嚐嚐。”

“這孩子,這老貴的東西嘗一次就行了。”

正吃着電話響了起來,李棟無奈。“爸媽,佳佳你們先吃。”

曲總的電話,這一位可是田亮和劉科長都巴結的大老總啊。李棟還真不敢太怠慢了,這位是看到刀魚,只是現在刀魚都已經擺放桌上了,吃的差不多了。

“曲總,真是不好意思,下次,下次我第一時間給你打電話。”

李棟拍胸脯保證,想起來虎鞭酒的事,隱晦提了一下。

“真東西?”

“東西這點可以保證,效果如何,用過的人倒是說不錯。”

虎鞭酒對任何人都有效果,這個李棟自然不敢百分百保證,畢竟啥東西都有對不對症狀,世界上沒有什麼藥是治百病的。

李棟把虎鞭酒的消息同時發給了田亮,劉科長,不等李棟吃完飯,田亮就趕到了農莊,這搞得李棟有點措手不及。

“小棟,你先回去了吧,不能讓客人久等。”

雖說有些遺憾,李棟晚上不能一起過節和高蘭見面,可農莊生意也不能耽擱了,畢竟李棟現在辭職了,靠農莊生計了。

李靜怡送着李棟上車。“爸,加油,我相信你一定能成功的。”

“謝謝閨女。”

“給你一個加油波波。”

說着李靜怡摟着李棟大腦袋,吧嗒在臉上親了一下。

“加油哦。”

李棟後車鏡看着,越來越遠的李靜怡揮舞小手,做着加油手勢,眼睛微微有些癢了,泛紅。

回到農莊,好傢伙不光光田亮來了,劉明東竟然也過來了。

“兄弟,你可回來了。”

“快帶我們看看。”

好傢伙,李棟心說田亮這是兄弟不給力啊,這麼急切,倒是劉科長有大將風度啊。“田總,彆着急啊,劉科長,等久了吧,先休息一下,喝杯茶。”

“休息就不用了,還是先看看好東西。”

好嘛自己想多了,劉明東沒表現那麼淡定啊,中年人難啊,外邊難,家裏難,尤其是當兄弟們不給力的時候,家裏就更難了。

“那好。”

來到收藏室,李棟打開收藏櫃子抱出來一酒罈子。“酒效果因人而異,田總,劉科長,咱醜話說前頭,這酒價格稍微高一些,要不兩位先試試,有效果咱們再說。”

“李老弟,我們還能不相信你。”

李棟索性倒了兩杯遞給兩人,兩人猶豫一下劉明東對着田亮點了點頭。“那一會麻煩李老闆,送送我們了。”

兩人一人喝了一杯藥酒,下午在水庫這邊釣了一下午魚,兩人感受了一些效果,簡直神了。

“兄弟,啥不說了,這酒我要了,價格你開。”

“田總,別啊。”

開玩笑,這一罈子虎鞭酒現在只有十多斤了,全要了,自己這以後不定還能不能弄到這樣好東西。

“田總,這樣吧,我讓你兩瓶,真不能多了,曲總這邊也要了一些,再說我自己總要留一些。”

劉科長這邊沒說話,至少兩瓶,酒的效果兩人都感受過了,簡直神奇。

“三瓶,這樣一瓶一萬。”田亮張口一萬塊,這價格真不算少,當然說多卻也不算,畢竟藥酒價格沒個準。

李棟一咬牙。“那好吧,我給你們裝吧。”

見着李棟拿過來啤酒瓶,田亮都不知道咋吐槽了,只不過現在面對虎鞭酒,啥瓶子都無所謂了。劉科長這邊也是三瓶,田亮轉了六萬六千六百六十六。

“李老闆,這裏好東西可真不少啊。”

劉明東發現櫃子裏擺放的幾瓶古井老酒,感慨不已。

“李老弟,能耐不小。”

田亮笑說道。

劉科長點頭,好東西是不少,別的不說光是虎骨酒和虎鞭酒這兩樣,外邊就極少見。

“咦,這是猴頭菇吧?”

“田總,你可繞了我吧。”

大猴頭菇放在櫃檯裏當鎮店之寶,雖說價格不算多高,萬把塊錢,可這東西少見,甚至罕見。

“劉科長你看看,李老弟啥都好,就是有些不敞亮,有啥寶貝都藏着掖着。”田亮笑說道。“行,這個我就不要了。”

田亮和劉明東店裏的好東西劃拉一遍,田亮又花了二萬多,送着兩人回城裏,少不了被拉着吃飯,不過過節,李棟一一推辭了,回到農莊。

想着田亮給自己介紹的一高檔禮品店的老闆,心中有了點主意,一些農莊用不掉或是用不上的東西可以聯繫這位。

雖說李棟現在有個四五十萬,可農莊承包費用加上李棟準備搞搞農莊採摘,再有增加些水庫這邊釣魚位,還有鋪設一段青石板路,整個下來至少十幾二十萬。

算了算,現在農莊生意雖然有點起色,可靠的還是田亮這些大客戶,這可不是長久之計,至少要保證農莊本身能產生效益。

李棟心裏感慨不已,要不是靠着自己從78年帶回來的山貨,老酒,自己這農莊能不能經營下去還兩說呢。

“還要多弄點好東西啊,打響農莊品牌。

現在因爲今日池城,農莊小有點名氣,可來的都是一些年輕小情侶,追熱點,這些客人不穩定,消費能力不大。

“先把牌子給掛上了。”

山貨牌子,李棟找人定製雕刻着蘑菇,木耳等山貨的竹牌,竹牌上的字是李棟自己寫,畢竟當了這麼多年語文老師,字還是練過的。

“衛山叔。”

李棟把牌子掛好找來韓衛山,詢問了一下今天情況,來的遊客還有一些,釣魚的有五人,更多是來看天鵝,丹頂鶴,體驗一下山野趣味,感受一些水車,獨輪車,磨,石碾,舂等農家樂趣。

一天下來,人不少,可真正消費沒幾個,一共收入不過六百來塊錢。

“還算不錯。”沒啥成本,基本都是體驗水車,獨輪車之類賺的,釣魚幾人一共買了十來斤鯽魚。

十二塊一斤,一百二十塊錢,李棟點了點錢收起來。“衛山叔,辛苦你了,這是一點月餅,還有點螃蟹。”

“這咋好意思?”

第一天上班,老闆就送東西,韓衛山有點不知所措。

“衛山叔,你別客氣了,算節日福利。“

李棟笑說道。“這邊沒什麼事了,你下班吧。”

“那老闆,我就先回去了。”

李棟收好錢,轉了一圈,院子四周都收拾的乾乾淨淨,漁具啥的都整理過,獨輪車,水車,磨盤,舂都清掃過歸位的整齊,甚至還給小花割了草,果然是一老實能幹的。

不得不說,韓衛國介紹的衛山叔,真挺不錯,自己輕鬆不少,菜園的草都拔了。

“唉,這讓我想勞動都沒機會。”李棟無奈嘆了口氣,回到院子裏躺在躺椅上晃悠了一會。

晚上沒啥好東西,蒸了點螃蟹,煮了一壺黃酒,隨便抄了兩小菜湊合了一頓,月餅就算了,太膩歪,根本吃不了。

“靜怡的樂高,要不要我也來一套玩玩。”

算了,挺貴的,養個閨女也不容易啊,閨女不聰明擔心被別人騙,太聰明擔心自己被騙,你說說當爸的容易嘛。

“唉。”

“爸。”

手機響了,是李靜怡打來的。

“爸,你給爺爺奶奶打電話了嗎?”

“剛打了,你一會也打一個。”

“嘻嘻,我已經打了啊。”

李靜怡笑嘻嘻說道。“奶奶還讓我十一回去呢,不過我已經答應去爸爸你的農莊玩了,去不了。”

“爸,你可別讓我失望哦。”

“放心吧,爸給你準備了很多好玩,有意義活動。”

“那太好了,我要多拍些照片,幫爸爸你宣傳宣傳。”

李棟心說,這個就算了,我怕宣傳之後,你那些同學一個都不會再來了。 面對炎魔黑龍王這不啻於彗星撞地球的恐怖威壓,陳天雖然說心靈受到了極大地震撼,但是身為「指南針」探險隊隊長的他並沒有選擇放棄和消極抵抗,而是猶如暴風雨之中的一顆倔強的小草,執拗地選擇迎風而上!

要知道,在決定生死存亡的瞬間,就是考驗一個人意志的關鍵時候!

實際上在這些年來浴血奮戰、生死相搏的特種兵生涯之中,歸為特種兵王的陳天也經歷過無數在槍林彈雨之中出生入死的驚險時刻,甚至很多個時候,陳天都能夠清晰地感受到死亡的威脅,嗅探到死神的味道!

但是在幾乎是接近喪命的瀕臨死亡的時刻,多少次都是靠陳天超凡入聖的身手和極為幸運的造化化險為夷,但是有一點是最為重要,就是陳天那一顆永不低頭的勇者之心!

沒有抱怨和介面,沒有沮喪和氣餒,沒有退縮和畏懼,只有咬著牙迎難而上的錚錚傲骨,陳天只要有一把武器在手,只要自己還能夠呼吸,只要自己還擁有心跳,哪怕你是天皇老子,魔界之王,都敢將你拉下馬來!

「賜我力量吧,屠龍!」陳天爆喝一句,將自己渾身的聖武境聖者高手的金黃色氣焰完全迸射開來,緊緊握住手裡的伏藏刀,毫不猶豫地選擇迎著炎魔黑龍王的九昧真火,暴起對抗炎魔黑龍王!

炎魔黑龍王原本以為陳天面對它這種聲勢無比浩大的攻擊,必定會選擇狼狽地逃脫,或者直接傻了眼不知所措,沒想到陳天居然眼睛都不眨一下地拿著手裡的那一把金光四射的大刀就一躍而上,朝自己揮刀而來!

好你個陳天啊,想死是不是?

老子好歹是來自十八層地獄最底層的魔物王者,還怕你這麼一個肉體凡胎的人兒?

喂喂喂,開什麼玩笑喲,你當我九昧真火是假的,是嚇唬人的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