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我們是來幫你們的,我帶來了100萬精銳的獸人戰士,我們現在是不是可以上戰場了去討伐神族那群混蛋!」

「你們先不急!等晚上天黑了在行動!現在讓我們人族的戰士上!對了!奧拉夫你們的國王沒來嗎?」

晚霞公主看見了奧拉夫上去握手道!

「我們的國王要死守浮雲之巔,所以委任我當大將軍來幫助公主。」

「那太好了!」

就在這個時刻不斷有前線的傷員被抬了下來。

「讓我繼續上去!我還能打,不就是只瞎了一隻眼睛嗎?」

人族戰士小風此刻右眼被砸了出來滿臉是血的在擔架上叫囂著。

「小風!你怎麼了?」

看著昔日牢房裡面的獄友,三虎和奧拉夫都關切的問道!

「沒什麼就是被神族的魔法擦了一下眼睛,公主殿下我求你了!讓我繼續上戰場吧!我還能打!我就算看不見,我用牙齒咬也要咬點神族士兵的耳朵。」

「行了!小風!快下去養傷吧!留在青山在不怕沒柴燒!」

晚霞公主立馬命令人抬下去。

「山羊鬍?這是山羊鬍嗎?」

看著全是是血的山羊鬍,鐵牛第一個認了出來。

「他死了嗎?」

鐵牛傷心的問道!

而抬擔架的人則道!

「好像還有一口氣!」

而又一個壯漢路過,這人真是大山,被炸斷了一隻腳流血過多昏迷了過去。

「他的那隻殘腳呢!找到沒有?」

晚霞公主立馬急切的詢問道!

「在這裡!」

一個人族戰士道!

「快抬進病房一會兒我用醫術把他接回去,2個小時內應該沒有問題」

「公主殿下!我覺得我們獸人現在應該必須得上戰場幫助你們。」

看到這一切三眼獅國王完全於心不忍道!

「聽我的晚上在行動,你們旅途勞累先好好休息一下,我先去病房!」

而下一刻天空中出現了密密麻麻的黃色小鳥,他會在戰場上拾取戰死之人所留下的遺物,來帶給他的親屬在天下大陸俗稱報喪鳥,但是人們也稱呼他為義鳥。很快一群群義鳥從天空中俯衝下來開始拋灑東西。

「這!這是葉秋國老國王的勳章,看來葉秋國也從此再也無國王了」 「這是寧靜國大將軍的鋼筆,曾經和蒼天雷大元帥的結拜兄弟,又一位大將軍離開我們了」

沒收到一件器物便代表著一個人的離去。

「兒啊!我的兒啊!你不是答應過娘一定活著回來嗎?你真的丟下你娘一個人就不管了嗎?」

看著被燒得烏黑的手環,那個老年婦女哭的那叫一個老淚縱橫,廣場上上百個老年人開始白髮人哭黑髮人。

「媽媽!爸爸還會回來嗎?」

那個小孩兒天真的看著這一切對自己的媽媽詢問道!

「會回來的! 閃婚,總裁一婚到底 你爸爸一定會回來的,畢竟他是大英雄對不對?」

那中年婦女一邊摸著小孩兒的頭,一邊不停的偷偷流淚,而手中那枚燒黑的戒指還殘留著丈夫生前的溫度。

「援兵!在來援兵!必須拖住神族的那群傢伙,拖到晚上前線已經沒什麼人了!」

瑞雯提著鐮月彎刀,渾身是血的騎著高頭大馬吼道!

「對了!這是比丘國的帝王劍,比丘國還有沒有男的,有男的站出來,你拿著這把你們比丘國國王的帝王之劍就可以替你們比丘國幾百萬亡魂報仇雪恨了」

瑞雯加大嗓門兒繼續喊道!

「現在只要是個人都可以出來!」

良久之後,一位20來歲的柔弱女子從人群中走了出來微微落落的道!

「哥哥是比丘國最後一個男人,哥哥戰死了我將代替我哥哥,代替比丘國接過帝王劍為比丘國死去的先烈而戰」

「好!誰說女子不如男,接劍!一會兒你就當我的護法和我一起上戰場,為你哥哥和死去的比丘國先烈們報仇!快!在給我調集30萬部隊沖」

瑞雯發號司令道!

很快人族大軍開始各個方陣有不同的人出來。

「弟弟!你快回去!哥哥先去!等哥哥不在了!你在接過哥哥的劍!」

「爹!你一把老骨頭了,你就別逞強了!」

一個年輕的兒子拉住了白髮蒼蒼的爹哭到!

「放手!但使龍城飛將在,不教胡馬度陰山」

很快三十萬簡易的部隊又湊齊了,有的甚至連像樣的武器都沒有,先接過別人的武器,等戰死了因為身上沒有隨身物品,當帶會這件武器就表示已經在戰場上犧牲了。

而這三十萬大軍繼續出征,現場又響起了無數婦女和老人的期盼和呼喊流淚聲,因為這一仗將又會有人不在了,他可能是某某的兒子,某某的丈夫,某某的父親。

看到這裡三眼獅王,連這麼霸氣冷血的獸人國王都不免留下了淚水,這真的是遭受神罰的種族嗎?為何天神會懲罰這麼剛強勇氣的種族。

很快夜晚終於將領了,而在白天的騷擾戰,人族也差不多死了了將近40萬的戰士,而退回前線換下來的大魔法師個個也是一肚子窩火。

「這群人族的混蛋!簡直就跟瘋了是的,害老子們一直在哪裡念魔法,嘴巴都給我念痛了真的是?」

一個男魔法師隊長特別不屑到。

「呵呵!你難道不覺得人族痛苦的掙扎和尖叫聲聽上去無比的好玩嗎?」

一個漂亮的女魔法師無比俏皮的說道!

「好玩個雞毛!我本來在諸神之都休假的,結果得一個命令就把我接到這裡來了!」

這魔法師隊長看來很是不爽。

「那這裡風景優美,金色壯闊不依舊相當於休假嗎?」

女魔法師笑道!

「這景色在壯美好看,但是也是虛偽構造出來的,我還是喜歡諸神的故鄉,那純天然的自然美景,再說了那裡可有我的心上人,我本來還說的陪她一個完美的假期的,結果得!現在假期全泡湯了,讓我在這裡來殺老鼠玩兒,結果嘴皮子還給我弄痛了!」

「呵呵!如果寂寞的話!我可以陪你啊!」

「那得等把這群討厭的老鼠趕盡殺絕再說!」

說著這男魔法師隊長摟住了這個魔法師的腰。

晚上人族大軍在白天潰敗之後,神族大軍以為今天晚上可以睡一個好覺了,到時候等這裡徹底修建完成,便可以幾班倒不用那麼累了。

「敵襲!敵襲!」

突然站崗的哨兵又發起了敵人進攻的信號。

厄加特氣得直接把酒瓶子一摔,本來今天還想和自己的秘密情人一個女魔法師好好溫存一下呢!結果這群討厭的老鼠又出動了。

「這群傢伙今天白天差不多損失了40萬的兵力,而我神族大軍只死亡了50個,傷了100個這麼鮮明的對比打鬥還看不出來嗎?我倒要看看,這群傢伙有多少人跟我打,所有魔法師上城樓,開始防禦。」

嬌妻難寵,BOSS欠調教 而人族這邊,晚霞公主作為總指揮,開始商量作戰前的計劃。

「我們這一次依舊還是派遣我們人族的騎兵沖最前方,然後吸引所有的魔法師對我們使用所有的魔法,而你們只需要派出10萬狼騎,去衝擊他們的補兵方陣便可以了,人不要太多,人太多目標大,而在派5萬山羊騎兵矮人族的去側面支援狼騎,狼騎速度快,加上狼奔跑起來不會有那麼大的馬蹄聲應該能夠在敵人神不知鬼不覺的盡量接近他們。」

「好的!就按公主殿下所說的做,不過你把人族按在最前方,那可又是最危險的地方,要不換我的狼騎去正前方吧!」

「不行!這是我們人族的磨難我們應該沖在最前面,而且現在神族還並不了解你們的實力和戰況,你們就去打他們一個措手不及。」

「好的!公主殿下!我將帶頭衝鋒!」

三虎已經騎著一頭巨大的雙頭狼身上,手裡的銀月彎刀在夜光下無比閃閃發光。

很快隨著號角再次吹,人族又發起了衝鋒在瑞雯的帶領下。

「這群不怕死的混蛋!速度用魔法給我轟!往死里轟!」

很快500名魔法師開始死亡吟唱,在這安靜的蠻荒森林的夜色里,卻感覺比野獸號角都還要恐怖。

很快所有的魔法能量在人族的隊伍里炸開,那出現了不知道多少次的悲慘畫面再度重演。

聽著人族的哀嚎聲和尖叫聲。

三虎手裡的刀捏的緊緊的,看了看那邊的情況對著身後的弟兄們一揮手勢。

「很快十萬訓練有素的鐵狼騎在夜色的掩護下朝著神族大軍陣地沖了過去。 很快無數的狼騎便發出了猛烈的衝鋒,而此刻看著戰場上人族抱頭鼠竄的模樣,讓厄加特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

「你看看這群該死的老鼠,現在知道疼了,要不我們發出反衝鋒,讓我的龍騎士直接一鼓作氣殺到老鼠窩去,一口氣把他們的老窩一起給端了。」

厄加特很是膨脹的說道!

「且慢!千萬不要意氣用事,現在我們主要是防禦,然後快速的修建我們的基地,好為後面在傳送過來的神族士兵提供一個安居樂業的環境,而且在加上現在天已經黑了,搞不好對面可能有埋伏呢!」

金克斯的肯定要穩重一點立馬阻止了厄加特的這荒唐的行為。

而這個時候只見北邊一片黑壓壓的人人人綠色人頭沖了過來。

「我天!那是什麼?」

金克斯率先激動道!

厄加特立馬拿出望遠鏡一看。

「不好!這!這是什麼東西?」

此刻厄加特立馬驚呼道!但是現在他還根本分不清這是友軍還是敵軍,而且此刻這群狼騎的速度無比的快,加上狼跑著沒有聲音很快便衝到了神族騎兵的面前。

看著雙頭餓狼上面坐著的綠色怪物,這群神族士兵頓時便慌了,而已經按捺許久的獸人早已經拔出腰間的長刀,直接刀起頭落,砍掉了一排神族士兵的腦袋,要知道獸人族的力氣是有多大,雖然有牧師加成,人族的士兵攻擊和刀劍不一定能夠看得穿神族的鎧甲,但是獸族從小就訓練的是力氣,而這些士兵各個都是大力士一樣,而且手中的銀月彎刀無比鋒利,頓時砍得這群神族的士兵呱呱叫,四散逃開。

看到這狀況厄加特直接愣住了,而金克斯立馬發號施令吼道!

「不要慌!龍騎士頂上去,銀武士往回拉!」

很快全身黑色鎧甲騎著獨角獸的龍騎士沖了上去,和獸族的狼騎對抗了起來,這龍騎則是更加強大和堅硬的鐵騎。

獨角獸也英勇善戰,靠著自己頭上的獨角衝上去便刺穿了雙頭狼的胸部,但是雙頭狼也絕非浪得虛名,直接一口咬著馬頭,一口咬著神族的龍騎將他拖下了馬。

此刻雙方打得那叫一個不可開交,看到這裡三眼獅立馬信誓旦旦的對晚霞公主道!

「怎麼樣!我神族的狼鐵騎和綠斗篷武士可不是浪得虛名吧!」

「很厲害!」

晚霞公主眼裡充滿著希望之光道!

而退回去的銀武士剛想進城門,便直接被一大群衝過來的鐵頭山羊給衝撞在地。

這些山羊雖然比不過雙頭狼那麼高大威猛,但是卻無比結實有力氣,而且全身上下都包裹著矮人族打造的鋼甲,尤其是尖尖的兩個角,甚至可以衝上去頂穿銀武士的肚皮。

而在山羊背上的矮人族戰士,手持一百多斤的大黑斧,直接將這些銀武士給批成了兩截。

「哈哈!我們矮人族戰士也不是吃素的!」

奧拉夫看了眼三眼獅王也顯擺著自己的種族道!

「太好了!第一次看見了勝利的希望。」

其他人族將領看到這裡也激動的握緊了拳頭。

看著戰場上情況很是不樂觀,金克斯再次嚎叫了起來。

「牧師全部上啊!給所有的戰士們增加力量傷害和防禦,別被這群醜八怪給嚇到了!」

這些牧師都是魔法師學院出來的俊男靚女,看著這些醜陋的獸人的確有些嚇著了,但是在金克斯這麼一指揮下,也紛紛開始準備吟唱咒語。

「看好了!晚霞公主,看看我們矮人族新研發魔法長槍!」

奧拉夫對身旁的晚霞公主說道!

而眾人聽到魔法長槍以後全都皆是一愣。尤其是三眼獅王開口道!

「怎麼!你們矮人族不會已經研究出了魔法了吧!我們獸人研究了這麼多年也還沒研究出來呢!」

「哼!是不是魔法你看著就好了!」

說著一排矮人族長槍隊,直接對準那邊準備吟唱的牧師和魔法師,還有神族士兵直接朝著天空中一放。

寵婚纏綿:溺寵甜妻吻不夠 一瞬間一排排墨綠色的光亮直接照亮了夜空,將整個戰場都照成了綠色。

「等等!那是什麼東西?」

看著飛在空中的綠色光芒,厄加特有些疑惑道!

「等等!這東西怎麼這麼熟悉!不好是魔法!」

金克斯頓時大叫道!剛想喊戰場上的神族士兵都躲開的時候,下一秒慘況卻發生了。

只見那無數條魔法光芒直接射穿了一排排牧師,這光芒如同激光一樣,直接將這群俊男靚女的身體直接給射穿了很大一個窟窿,而且所謂的神族龍騎在魔法槍的威力下,鎧甲也粉碎了一地,倒在了地上。

「這!這真的是魔法!」

晚霞公主和人族以及獸族的高管難以置通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