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爺爺,你也不想自己的孫子,成為單親家庭的孩子吧?」

顧明珠眉尾一挑,嘴角含笑。

容老爺子手指收在一起,沒有發話。

過了許久——

容老爺子艱難的開口,「明珠,不是我不喜歡你這個孩子,而是子澈……他是不撞南牆不回頭的性子,認定了一個人,這輩子都不會回頭。如意跟唐南適的事情……子澈說,他們只是朋友,子澈還是想跟如意在一起……所以,真是對不住了……除了你跟子澈的事情,我都可以答應你……」

顧明珠聞言,嘴角的笑意微變。

騙婚豪門之總覺得老公要黑化 緩緩地站起來,走到擺放容子澈那些勳章的地方。

顧明珠拿起一枚金質的獎章,在手裡把玩:「容爺爺,子澈走到現在不容易,容家也只有他這麼一個能堪當大任的孫子,若是容家失去了他,還能撐幾年呢?容爺爺,你可要想好了,如果我不勸著家裡的人,他們會做出什麼事情,我們都清楚……」

刻意停頓了下,顧明珠放下獎章。

回頭望著容老爺子說:「我愛子澈,所以,我不想看到他,前途盡毀。容爺爺疼惜子澈,想必跟我是一樣的心情。」

這話里暗藏了威脅。

容老爺子怎會聽不出來?

可哪怕聽出來顧明珠在逼婚,容老爺子也沒辦法責怪顧明珠,畢竟這事情是子澈有錯在先。

顧明珠無論做什麼事,都是被逼的。

容老爺子眉頭皺在了一起,沉聲道:「明珠,你說的我都考慮過來。但是,還是對不住了,我已經決定,跟子澈斷絕關係了。他接下來,無論做什麼事情,都跟容家無關了。你以後想怎樣對待他,我都不會插手。」

顧明珠聽到這,嘴角的笑意終於消失。

趕出容家?

讓容子澈跟容家斷絕關係?

看來,老爺子已經作出了決定,讓容子澈跟溫如意在一起了。

顧明珠站在原地,定定的望著窗外。

容老爺子起身,彎腰九十度,再次鄭重的道歉。

「對不住了,明珠。」

顧明珠錯開身子,避開了容老爺子的鞠躬。

「容爺爺,你不用跟我說對不起,無論發生任何事,都和你沒有關係。」

錯的是容子澈,而非容老爺子。

美人謀:庶妃爲後 這一點她分的清楚。

「既然容爺爺決定了,那我就告辭了。」

顧明珠話說罷,轉身往外走。

看著顧明珠的身影消失在門口,容老爺子長長的嘆了聲氣,而後轉身往後院走去。

看明珠的態度,她大概已經恨上子澈了。

今天他拒絕了明珠,明珠會很快有動作。

原本想著,過幾天再把子澈趕出容家。

但現在……

他只能提前了。

從前院走到後院,到了容子澈的房間前面,容老爺子讓警衛打開了門。

容母端著晚飯過來,想勸容子澈吃晚餐的。

看到容老爺子來了,停下了腳步。

容老爺子回頭看了她一眼說,「一起進來吧。」

「是,爸。」

容母後腳跟了進去。

進入卧室,看到容子澈傷痕纍纍的趴在床上,容老爺子的眉頭再次蹙在一起,輕咳嗽了一聲,對著床上一動不動的人,沉聲說:「子澈,我現在可以放你出去,去找溫如意。不過,你邁出容家的這道門,就再也不是容家的子孫了。無論你以後發生了什麼事情,我們容家都不會再插手你的事情,而我容岩就當沒你這個孫子。」

「當然,你若是還顧念家裡的人,就跟溫如意斷絕關係,去顧家好好的道歉,以後照顧明珠她們母子,那你還是我們容家的人。」

容老爺子話說完,目光沉靜的望著容子澈。

容母把餐盤放在桌子上,聽老爺子要跟子澈斷清關係,開口叫了聲:「爸……」

「不用叫我,我給了路,讓子澈自己做出選擇,其他人都別干涉。」

容母聽老爺子說的話,頓時住了嘴,只是眼睛變得通紅,子澈是她唯一的兒子,老爺子要是跟子澈斷絕了關係,那順帶的也把她跟子澈的關係斷了。

容子澈聽到老爺子的話,從床上站起來,抬眸和老爺子的眼睛對上。

唇瓣動了動,像是要說話,但話到了嘴邊,又咽了回去。

當初他把事情鬧大,的確想過要和家裡斷絕關係。

可真的走到這一步……

他又無法割捨了。

爺爺,父親,母親……

都是陪著他走過二十多年的人,尤其是爺爺,是他這輩子最親近的人。

現在他要拋下他,拋下容家的責任。

把所有的爛攤子,都留給老爺子一個人。

容子澈覺得,自己愧為容家的子孫。

容母在一旁看的著急,眼淚啪啪的往下掉:「子澈,你別沉默啊,你跟你爺爺說,你要留在季艾莉,其他的事情,我們還有解決的餘地……」

容子澈看了眼旁邊的容母,緩緩地搖了搖頭,然後彎下膝蓋,跪在容老爺子跟容母跟前。

「嘭——」

「嘭——」

「嘭——」

鄭重的三個響頭在房間里響起。

容子澈聲音沙啞的說:「爺爺,媽,對不起,我不是一個孝順的人,我想和如意在一起。」

生生世世。

他都不想放棄溫如意,哪怕為了她眾叛親離,與全世界為敵。

他亦不能放手。

容子澈腦袋抵在地板上,淚從眼角落下。

容母捂著嘴巴,瞬間淚崩。

容老爺子身體趔趄了下,指著門口說:「好,路是你選得,我不會為難你,你現在去找她吧,以後都別再回來……」

話到最後,容老爺子的聲音里,帶著一絲哽咽。

容子澈爬著從地上站起來,不敢看容老爺子和容母一眼,大步的往外走。

他身上的傷還沒有處理,只穿了一件單薄的襯衫。

可他沒拿任何東西。

容母望著他單薄的身影,追上去叫:「阿澈!你真的要捨棄媽媽嗎?」

那是她十月懷胎生下的兒子。

現在他要為了溫如意一個人,捨棄所有人嗎?

容母心痛如刀絞。

容子澈腳步停頓了下,卻是沒有回頭。

「阿音,讓他去吧,就算留下他,他也不會開心。」

容老爺子深深的嘆息了一聲,抓住了容母的手,不讓她繼續追。

孩子長大了終有一天會離開巢穴。

容家留不住子澈,哪怕強留下,子澈也不過是一句行屍走肉。

神話天庭在異界 他不想讓子澈,成為那樣的人。

出了容家,容子澈直接打了一輛的士車,往監獄里駛去。

手緊緊地攥在一起,容子澈雙眸通紅,可再也沒落下一滴淚。

他不會後捨棄容家的一切。

但心還是難免的痛……

他這輩子,對不起爺爺,對不起父母……

他們的恩情,只怕讓這一生再也還不上了……

現在,他想見到如意。

告訴她,以後他再也不會顧及任何事情。

他只要跟她在一起。

只要見到如意,心臟就沒那麼痛了。

監獄——

溫如意翻看著手裡的資料,卻是一點也沒有看下去。

這些資料是唐南適給她拿來的,說是害怕她在監獄里無聊,所以送她一些法語資料,讓她有事沒事的翻譯,當消遣時間。

前面的已經翻譯了差不多了。

可打從簡汐跟洛琛來之後……

她再也翻譯不出幾句話。

腦子裡不停地想著,簡汐說的那些話。

容子澈要毀了自己,跟她在一起嗎?

那容爺爺,容阿姨,容叔怎麼辦……

還有她……

她怎麼辦……

她根本沒辦法接受容子澈,再跟他在一起,不過是繼續讓兩個人痛苦罷了。

溫如意害怕容子澈,再繼續為自己犧牲更多。

因為她根本,無法為他付出更多。

她甚至不知道,該怎麼面對子澈,又該怎麼說服他。

不要為了她,再繼續傷害自己。

她不值得……

真的,不值得……

倚靠在冰冷的牆壁上,溫如意怔怔的出神。

門口響起嘩啦嘩啦的開門聲。

溫如意以為是唐南適來了,因為唐南適臨走之前,說今晚會給她帶來一些新資料。

溫如意從床上下來,穿上鞋子,看向門口的剎那。

門恰好打開——

目光不期然撞入容子澈深深的眼眸里,溫如意頓時化成了一座石像。

「如意。」

容子澈看到溫如意的剎那,漆黑的眼眸里,充斥了熱氣。

「我來看你了。」

他很想見到她,很想很想……

想到身體的每一個都細胞都疼了。

容子澈在原地站了很久,無法抑制的走上前,想要靠近溫如意。 第891章許你天長地久,陪你到白頭

但在他上前的那一刻,溫如意出聲,「別過來,容子澈,求求你別過來……」

她怕他一旦靠近,自己就再也沒有辦法,把他推開。

溫如意緊緊地攥著手心,面上帶著疏冷,心裡卻痛的無法呼吸。

容子澈的身體剎那僵硬在原地,忍了一路的眼淚,涌到眼前,模糊了她的身影,用力的眨了眨眼睛,把所有的霧氣都逼回去,沙啞著聲音開口:「如意,我來這裡是想跟你說清楚一件事,我跟顧明珠沒有任何關係了。家裡他們要留下顧明珠的孩子,可我不會要,我已經跟家裡人說了,以後跟家裡斷絕往來,無論我做什麼事,都和容家再無瓜葛。」

「顧家那邊,我也已經撕破臉皮,他們不會再想著,把顧明珠嫁給我了。如意,我現在孑然一身,你可不可以,再考慮一下。我可以帶你離開A市,遠離現在的一切……跟我在一起好不好?哪怕你不能接受我,我只要你陪在我身邊,平平靜靜的度過這一輩子,就心滿意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