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在忙的話,也儘快讓你的替身先代替你,你來聖杯世界第307號星球,帶上早園琉佳,你吩咐她一個人過來這裡,別用系統。」淑懿想著他們來還要些時候,自己最拿手的不單是武力,還有製作毒藥,無論是針對吸血鬼,還是其他種族,對於毒淑懿可以說自己完全使用的出神入化。

「好的。發生什麼事情了嗎?」聽著淑懿不似平常的語氣,馬庫斯不由的皺了皺眉頭,倒讓原本有些放肆的塞巴斯蒂安收斂了一些。

「我這裡發現了德里亞斯星系統,還在店后的後山發現了相似的能量,但又好似有些不同,給我的感覺很危險。」淑懿微微一頓,還是實話實說。

「你受傷很重!」馬庫斯無法壓制自己的怒氣,受傷了居然還往外面跑!不然,怎麼會覺得變異能量危險?!幸虧還知道通知他一起,一定要好好收拾她!

「今天的會議就到這裡。」馬庫斯沒管其他人的態度開口,對著身後的秘書摩雲染吩咐:「將今天會議播放給愛西絲秘書長,讓赫拉、普羅米修斯與薩拉查等人繼續。」

「這樣很好,就交給他們。」玖蘭樞第一次在會議上開口說話。

「對,交給秘書處和人事處,他們能合理的分配資源。」一直旁聽沒開口的盧修斯,看著塞巴斯蒂安與忍足侑士上串下跳,聽見馬庫斯的說法自然而然的同意。

玖蘭悠看著馬庫斯半響,心裡明白,平時不開口的馬庫斯,會突然開口,必然是和淑懿有關。點頭開口道:「附議。」

其他人陸續表示了同意,馬庫斯對所有人點頭,起身立刻離開會議室。利用系統許可權查探到了早園琉佳在吸血鬼騎士世界推廣錦瑟黃昏,不由心中贊同,看來這早圓是值得培養的,為淑懿培養了不少忠心的下屬。

德里亞斯星的系統在被脫離前,大量的積分換取物品使得大家的私人倉庫豐滿異常,早園琉佳帶著愛知關美不斷在吸血鬼騎士世界裡面為淑懿大人培養死士與忠心的下屬,除了自己用積分換兌的,大多都是淑懿大人私下給的,看著自己隨身帶著的盒子不大,但是裡面除了二十個是自己的儲物戒指,其他八十多個都是淑懿大人的。

愛知關美身邊同樣有不少,但她的做法與早園琉佳不同,愛知關美是在普通人的地方發展勢力,尋找優秀的各國人才。隨著她的發展,大量HUA國與OU洲各國各地的人才通過篩選,不停的秘密送往愛西絲的手中。

巴洛克風格的室內,兩位優秀美貌並存的女子,正在為了手上各自準備的計劃書探討。前不久,不少吃貨把自己的感悟放到菜肴中,不少人樂的品嘗美食的同時提高自己的實力,自然這兩位也同樣如此。

乳白色帶著金邊的桌子上放著花神出品的百花茶、風神出品的清風系列三果醬、四季女神一起出品的四季糕點,單單百花茶就需要底層系統持有者幸苦三年不停的做活動,對嫡系向來大方的淑懿自然打折卡、優惠卡一拿到就發了出去。自然功績出眾的早圓琉佳與愛知關美是最早拿到的,偶爾她們還會有別的渠道得到她們所追隨的君主賜予的小禮物。

馬庫斯投影到的時候,兩個正在品嘗茶點,馬庫斯看著桌上的東西,心裡抹把汗——真有財力!這些東西,就他也要小半月的任務量呢!

「馬庫斯大人?」早圓帶著一些驚訝看著從其他渠道來到這世界的沃爾圖裡大人。

「她?」馬庫斯看了愛知關美一眼,問著早圓琉佳。

兩人很快的從椅子上站了起來,對著投影行禮,作為嫡系,她們可是知道馬庫斯大人與她們的君主是什麼關係。

「關美可以相信。」早園琉佳想也沒想就答道。

愛知關美在邊上笑了笑,即便她身體經意健康,可靈魂過於脆弱的她總是通過輪迴轉世來增加靈魂強度,自然實力方面比起早圓部長要差很多。


「你留下□在這裡,悄悄去聖杯世界307號星球,關於德里亞斯星系統的線索出現在那邊。其他的你去了就知道,帶一些戰鬥型的部下過去,讓她配合好你。」說道最後,馬庫斯看了愛知關美一眼。

早園琉佳行禮,看著消失投影的地方,思考片刻。

「關美,怕是要留下你一個人應付他們,我把一號□呼喚過來配合你。他們若是過分了,你就聯繫莉磨過來,她一定能幫你扛下部分壓力。」早園琉佳看著愛知關美,輕聲的將事情說了一說。

末世護斗隊 難道……,我明白。你放心過去,愛西絲大人的副手就在附近,到時候不怕他們鬧。」愛知關美想到前幾日來做任務的副手,心中踏實了不少。

「這些文件你來看下,今天交接完,晚上我就過去。」早圓將文件都攤開來,喝了一口茶,仔細的將後續的安排一一細說給愛知關美。

本就在一方領域有所成就的關美,在早園琉佳的細說下,很快舉一反三將大多事情都掌握。時間流逝的快,早圓此刻已經通過特殊的方式前往聖杯世界,其中路過不少地方,套用了幾個馬甲。

馬庫斯比早圓直接些許,冒充了□接了變異聖杯的系統任務,套著假裝轉世的馬甲直接到了307號星球。

於是,等淑懿稍微摸透山中那被變異能量滋養過的植物,就看到一個小肉球滴溜溜的滾到身邊,愣叫一個目瞪口呆。 兩人隔著千軍萬馬遙遙相望,不知過了多久,城牆上人影攢動。

天斬回頭望去,淡淡的聲音還是帶著些消息,「師兄,和師弟去東雀如何?」

攢動的人影停了下來,一道明黃的身影出現。

天斬笑意加大,「或者,師弟下令……」望向蕭逸凡,「我們平分天下。」

咔嚓!

城牆上的磚瓦裂了一道縫,蕭庭軒冷冷的看著。

那含笑的聲音就在耳邊回蕩,就像是在所有人的面前狠狠的扇了他一巴掌。

蕭逸凡斂下眸子,雙手置於胸前,對著蕭庭軒慢慢的彎下腰。

恭恭敬敬的一個君臣禮后,蕭逸凡看向天斬,「東雀陛下,您到底……所求什麼?」

「所求……」天斬蹙眉,「哈,朕的心思,如今怕是連任意國家的販夫走卒都知道的清楚了,怎麼到了王爺這裡,卻還要明知故問?」

蕭逸凡搖了搖頭,望向晴朗的天空,「師父呢?」

天斬也看向眼前的悠悠天空,隨手扔了一枚果子張嘴吞下。

蕭逸凡一聲輕嘆,「他,求什麼……路么?」

天斬一頓,慵懶的身子慢慢的坐了起來,彎曲著一隻腿看著蕭逸凡,「師兄都知道些什麼?」

「什麼也不知。」

「呵……」低低的一聲諷笑,天斬又躺到了軟榻上,「不知啊……」

談話沉默下去,東雀的士兵望著蕭逸凡他們,蕭逸凡這邊的將士也看著東雀。

城門突然打開。

蕭庭軒一身鎧甲帶兵走出,身邊跟著的除了南宮嘯天外,竟然還有蕭庭宇。

軍少體力好:老公,放開我 ,天玄城的南北門打開,數萬軍隊走出城門。

「東雀帝,你膽子真夠大的,就這麼些人就敢踏上朕的土地,真當朕這南玄就那麼點實力!」蕭庭軒拔出佩劍,目光鋒利。

天斬依舊笑的懶散,「你是……逍遙王吧。」

沒有去理會蕭庭軒,甚至連看都沒有看上一眼,天斬直接將目光放在了蕭庭宇的身上。

蕭庭軒的臉色頓時鐵青一片,本就灰敗蒼老的樣子又添上了一層死氣一般。

天斬伸出手,一支純黑色的箭羽被身旁伺候的人放入了天斬的手中。

天斬半眯著眼睛把玩著箭羽,「聽說,師兄幾次差點死在你手上呢,呵呵……」

箭矢飛出,直奔蕭庭宇的眉心。

「師兄,師弟幫你解決了可好。」

唰!

長槍劃過,兩相碰撞下可以看見一絲絲火花。

南宮嘯天面無表情的收回長槍,背負在身後的手微微發顫。

東雀帝,很強。

蕭庭宇重重的吐出一口氣,剛從死亡中逃脫出來,蕭庭軒喘著粗氣。

同一時間,天斬縱身躍起,落地之時,軟榻被一枚銅錢擊穿,又射進地底。

「師兄這是何意?」

蕭逸凡沒有開口。

蕭庭宇紅了眼眶,低低的輕喚著蕭逸凡,「凡兒……」

「哦。」天斬雙手一拍,恍然大悟,「師兄是認為直接殺了他太便宜了,那好,那師……」

「東雀帝。」蕭逸凡走下馬,看著天斬,一步一步的向著東雀的方向走去。

南宮嫣然迅速跟上,蕭逸凡蹙了下眉,到底沒有阻止。

「樓……」

「等著。」

「王爺!」

抬手制止。

兩人走到了東雀的大軍面前。

數把刀劍刺來。

「凡兒!」蕭庭宇瞳孔一縮,揚起馬鞭就要衝過去。

蕭庭軒一個眼神,蕭庭宇被南宮嘯天攔住。

「放開我,南宮嘯天,那也有你的女兒啊!你放開!」

南宮嘯天沉默不語,挺拔的身軀卻直直的擋在蕭庭宇的面前。

天斬皺眉,「讓開。」

一句話,一個命令。

要出手的東雀兵瞬間收回利刃,恭敬的讓開身子。

兩人不緊不慢的走進。

天斬笑道:「南玄帝還說朕膽子大,師兄,看來和你比,朕還差的遠呢。」

「停。」

南宮嫣然被攔下,黑袍加身完全蓋住了容貌,氣息淺淡若隱若現。

風吹過來,這攔著她的幾人身上的血腥味卻很是濃郁。

「血煞樓?」

一人走出,沙啞的聲音像是地獄升起的鬼火,陰森森的透著冷意,「血煞樓樓主血煞,見過血雀樓樓主,幸會,幸會。」

南宮嫣然眉頭一挑,「逸凡,沒事,你進去吧,小心點。」

蕭逸凡看了眼血煞,點頭。

蕭逸凡離開,這裡除了血煞樓的十幾個殺手就只剩下南宮嫣然一人。

南宮嫣然晃了晃脖子,又動了動手腕,「聽說幾十年前血煞樓的一個一級追殺令讓你們損失慘重,嗯……對了,聽說是叛徒,怎麼,恢復了?」

周身的氣息變冷。

南宮嫣然笑得更為燦爛,「本樓主還聽說血煞樓有三個特級,那叛徒好像是一個,樓主是一個,只是您……」

南宮嫣然上前。

血煞不經意的後退一小步。

南宮嫣然彎著眉眼,「太弱。」

唰!

南宮嫣然劍尖一挑,沖向血煞,「你,新的吧?這是為何……」


轟!砰砰!

……

……

這邊打的洶湧,蕭逸凡這邊卻安靜的厲害。

蕭逸凡走到天斬面前,兩人就這麼對視著,誰都沒有開口。


直到南宮嫣然那邊的聲音越來越響時,蕭逸凡才有了些反應。

蕭逸凡從懷中拿出一物扔給天斬。

兩枚玉佩從荷包中掉落,天斬看了一眼,撿了起來,「這是什麼?」

一黑一白兩枚玉佩,看著也就是街邊的地攤貨。

蕭逸凡蹙眉,「你不認識?」

天斬微微眯起眼睛,摩挲著玉佩沒再開口。

「命運的齒輪,命運,何為命運?東雀帝,您就那麼不喜……」看著天斬,「這方世界。」

「你到底知道些什麼!」天斬神色一冷,一股龐大的威壓襲來,守在天斬身邊的十幾人倒飛出去。

蕭逸凡退後一步,搖頭,「本王不知。」

「呵。」天斬嗤笑,「那你管朕做甚!」

蕭逸凡輕嘆口氣,轉身離開,「請東雀陛下讓您的人住手可好。」

啪啪!

打的正歡的幾人停了下來。

南宮嫣然劍尖一拍,刺向血煞面頰的長劍劃破了血煞的斗篷。


血煞抬頭。

南宮嫣然瞳孔一縮,「天、天絕……」 看著眼前就三四歲的馬庫斯,那圓圓的身子和四肢、小臉,就連眼睛和小嘴都是圓圓的,不由的笑出了聲。

馬庫斯帶著一些無奈的笑意看著笑的花枝亂顫的心上人,同時心裡的擔憂也更上了一層,他沒想到淑懿的傷勢會這麼重還一個人跑出來,看來她知道的很清楚內部他們幾人暗藏鋒機。沒能讓淑懿感到安全還讓她有了危機感,馬庫斯感到了心疼又對上串下跳的那幾人多了厭惡,現在大家的地位都是淑懿給的,偏偏還在那邊鬧的厲害,地下的人也不約束什麼話都敢說。

笑完還有些喘氣的淑懿,帶著馬庫斯來到那邊的山洞附近,看著他專業的採取樣本傳送到了他心腹的手中準備進行調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