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我答應!」她從來都不是一個容易妥協的人!

更可況,這個條件對她很有利不是嗎?

「不過,你要答應我,不能公開我的身份!」要是別人知道安梓七的條件,肯定認為她瘋了……學生會啊,那可是全體學生夢寐以求的天堂!

秦洛歌推了推眼鏡,鏡片下,眸光沒有絲毫的波瀾,他早就已經習慣了安梓七的不按常理出牌……

至於為什麼……安梓七的心中早就有打算了

安妍吶,要是以後你知道我是學生會的副會長,那表情恐怕會很有趣吧

「我可以答應你的要求,但是,我必須要幫這個消息通知給學生會的內部」

說完,看了一眼安梓七,看她輕蹙著眉有些不滿意的樣子,淡淡的說:「放心,學生會裡的向來不是多嘴的人。」

一句話打消了安梓七心中的顧忌。

安梓七舒了一口氣,嘴角綻放出一抹美麗的微笑,一時間,以淡定著稱的秦洛歌看著女生唇邊自信的微笑,有些眩暈

只是他不明白,微笑的背後還掩埋著深深的恨意。

「既然沒事的話,那我就先走了!」

她伸出手,看了看手腕上價值不菲的手錶。

要是再不走的話,就要上課了!

秦洛歌修長的手指彎曲敲了敲桌面,眸光深邃的像夜空,漆黑又看不見盡頭。

「安梓七,雖然我沒有對外宣布你是副會長的身份,但是從今天開始,你要履行你副會長的職責。」說著,指頭指了指面前一大坨的文件和檔案。

安梓七嘴角一抽。

「可是我要上課!」

「我可以幫你請假」

安梓七話剛說完,秦洛歌就不緊不慢的說道。

「我能說我不想處理這些文件嗎?」一想到,等會兒要面對這一大堆的文件,她就有一種想要撞牆的衝動!

「不行!」秦洛歌態度很堅決,但是唇角卻有意無意的向上揚起,然後以極快的速度恢復成剛開始的淡然,快的連安梓七都沒有察覺到。


安梓七當副會長,貌似也不錯。

至少在以後,他不用自己一個人面對著這偌大的房間,還有令人窒息的安靜。

秦洛歌的眸底閃過一絲不易察覺的苦澀。

那種感覺……

真的很孤獨吶。

其實秦大少也是個很孤獨的角色……默默望天

**********************溫七七*************************

***********************推薦**************************

***********************收藏**************************


***********************評論************************** 看著桌子上一坨的文件,在看看自己才批閱了其中的一點點,安梓七趴在了桌子上,索性連看都不看一眼。

她現在對秦洛歌真的是打心裡的佩服,這麼多文件都不知道他是怎麼批過了的。

秦洛歌坐在沙發上,修長的雙腿疊在一起,他端著一杯茶,放在唇邊輕輕的抿上了一口,語氣淡然:「這麼快就堅持不住了?」

「大少爺,我可沒你的耐心!」安梓七斜睨了一眼秦洛歌,沒好氣的道。

面對這一疊又一疊的文件,就算是脾氣再好的人也會被氣個半死。

當然,秦洛歌這種非人類例外……

「噠」

秦洛歌將茶杯放在桌面上,鏡片下,漆黑的望不見底的眸子有的只有一片冷清,再無任何的溫和:「安梓七,如果你連這些東西都做不了,那你還當什麼副會長」

安梓七被秦洛歌這麼一說,眸光染上了幾分怒意。

「我就這樣,秦大少不爽的話隨時可以幫我撤了!」安梓七皮笑肉不笑。

「安梓七…我要得副會長是冷靜沉穩的!行,如果你不想當,你可以從這房間走出去,當然我答應你的事還是會做的!」第一次,秦洛歌說了這麼多話,他推了推眼鏡,眸光冷清的看著安梓七。

安梓七一愣,從秦洛歌不帶絲毫感情的眸子看著,她竟然看到了失望!

秦洛歌是在對她失望嗎?

不知道為什麼,她的心好像被一隻手給很狠的抓住,說不出的疼痛。

她不喜歡這種眼光!

安梓七有些恍惚,以前每次她被別人欺負的時候,躲在角落瑟瑟發抖,安遠風就是用這種眼神看著她,帶著失望和恨鐵不成鋼。

前世,就是因為她的懦弱,才導致她的爸爸一次又一次的失望,最後才讓林麗和安妍乘虛而入,和顧言一起害死她!

秦洛歌說的沒錯,如果連這種小事都堅持不下去,那還怎麼復仇!讓林麗他們付出代價!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


安梓七默不作聲的重新坐下,低著頭批改著文件還有新生的檔案。


裡面很多都是有權有勢的千金少爺,還有幾個,她記得很清楚,以前和安妍一起欺負她的。

一個叫林可,還有一個叫蘇青青。

想都沒想,安梓七就幫她們兩安排到了最爛的一個班,她沒有那麼傻,讓林可和蘇青青在來a班和蘇妍狼狽為奸!

偌大的房間安靜的沒有一點聲音,秦洛歌輕抿著茶,茶杯里的霧氣圍繞著他的臉,看起來朦朦朧朧。

茶很苦,淡淡的苦澀味揮之不去但他卻面不改色的喝了進去。

有些人只喝了一口,就因為茶的苦而否定了茶的甜,又怎麼會知道苦澀的背後是淡淡的香甜。

很好,安梓七沒讓他失望。

秦洛歌不知道為什麼,自從酒吧那次,他的心底對安梓七有著期盼。

期盼這個從前只會弱懦躲在牆角,抱著膝蓋抽泣的女生會一鳴驚人。

精彩看點:女二號來襲,是敵是友?梓七是否招架得住! 三十分鐘過去,面前堆積的文件也漸漸變少。

「呼,總算到頭了!」安梓七舒了口氣,身子往後傾斜。

在她的努力下,終於幫數百份的檔案給解決到只剩下十幾份左右。

安梓七她自己都要佩服自己了!

「全都好了?」秦洛歌挑眉,將目光從筆記本的屏幕上挪到了安梓七的身上。

「廢話!」安梓七一記白眼掃過,沒好氣的說道。

她丫的又不是神!哪有那麼快的速度搞定這麼多份檔案,當然,秦洛歌這個非人類已經被她自動忽略了。

看著安梓七沒好氣的表情,秦洛歌不知道為什麼心情一下子好了很多,薄唇從剛開始的親抿,愉悅的上揚。

很好,他喜歡安梓七的反映。

秦洛歌站起來,邁開修長的腿走到了辦公桌旁,桌子上只剩下寥寥幾分的文件了,安梓七趴在桌子上,墨色的秀髮如海藻般披散在兩側,漆黑的眸子染上了絲絲倦意。

「哈欠。」安梓七伸出手捂住了自己的半邊臉,打了個哈欠。

她真的很困啊,好想睡覺……

秦洛歌修長的手指彎曲,敲了敲桌面,一下子幫安梓七從倦意中拉了回來。

「這些東西還沒完成就不給睡!」秦洛歌唇角輕揚,勾起了一抹柔和的弧度,溫潤如玉像是滿塘的白蓮,百看不厭。

明明笑容是那麼的溫柔優雅,但說出的話卻不亞於讓安梓七的心墮=入深淵。

要是在其他女生看來,肯定尖叫的暈過去。但在安梓七看來,卻是魔鬼的微笑,比魔鬼還魔鬼!

「這日子……」安梓七伸出手指揉了揉太陽穴,繼續投入了和文件的戰爭中。

就在這時,她的目光突然被一個名字吸引住了。


沐暖暖……

十七歲……

很美好的一個名字,暖暖,暖人心,旁邊附上的照片,女生明媚的臉上滿是笑意,大大的眸子眯成了一條縫,白皙的皮膚,小巧玲瓏的鼻子,花瓣般的嘴唇輕輕揚起。

說不上美麗,但是卻是那種令人百看不厭的類型,可愛的鄰家小姑娘。

繼續往下看,就算安梓七在冷靜也吃了一驚。

就是這個可愛的女生竟然是世界上無人不知無人不曉的歌手rose。

那個樂壇里百年難得一見的音樂才女,十五歲出道,以一首自己創作的鳳凰棲桐震驚了整個音樂界。

在接下來的時間,又創作了許許多多的古風歌,歌曲的類型一向是清麗溫婉,甜甜卻又不失溫婉的嗓音更是引來了一大堆的粉絲。

除此之外,她更是蟬聯了多屆最受歡迎古風歌手。

但是儘管如此,她的行蹤卻是飄忽不定,有時候連她的經紀人都不能保證她在什麼地方。

但是安梓七不理解的是,這樣一個音樂才女為什麼還要來卡斯學院上學!

想都沒想,安梓七就幫她安排到了a班。

她有預感,在接下來的復仇路上,肯定是非常精彩的……

精彩看點:沐暖暖,樂壇才女驚艷登場,噓……又是一個渾身充滿迷的女孩 與此同時,高一班主任的辦公室里。

辦公室很寬敞,窗帘被捲起,零零碎碎的陽光灑落在地上,增添了幾抹柔和,現在辦公室里除了顧佟和被叫來的墨殷瑾在沒有第三個人。

顧佟端坐在椅子上,清麗的臉上滿是喜悅。

「阿瑾,我以為你再也不會來見我了……」顧佟的聲音有些哭腔。

「你知不知道,這幾年我多想你」

「為了你,我忤逆了我爸爸的話,來卡斯學院任教,差點被我爸爸打死!」

柔柔的聲音帶著揮之不去的哀傷,很容易讓男人產生保護的欲=望。

只見墨殷瑾蹙眉,狹長的眸子里諷刺稍瞬即逝:「顧佟,你還是那麼會裝!」

「阿瑾!」顧佟有些尖銳的打斷了墨殷瑾的話。

為什麼!為什麼,她為他做了這麼多,在他心裡就是裝的!

「我知道你是在恨我和林辰在一起,但這是我爸爸的主意我又能做些什麼?」說著,只見顧佟清秀的臉上逐漸變得有些扭曲,看起來陰森可怕。

「阿瑾!我是愛你的,你要相信我!」

「那又怎麼樣?」墨殷瑾挑了挑眉,心中無喜無悲,原以為在顧佟柔弱的外表下,自己會原諒她,沒想到這麼多年的欺騙,早就讓他從剛開始的熱烈逐漸淡忘。

以前,他喜歡溫婉憐人的大家閨秀,但是人都會變!

不知道為什麼,他的腦海里突然浮現出了安梓七的面頰,明明怎麼看都是一個清秀的女生,但眉間不服輸的倔強卻令人怎麼樣也忘不了。

不知不覺,墨殷瑾精緻的臉上現出了一抹柔和的笑意。

「阿瑾……」顧佟看著墨殷瑾莫名其妙的笑容,心裡出現了恐懼。

她後悔了……不過沒關係,她有自信能將墨殷瑾重新追回來!

「顧佟,以前我喜歡你的清麗溫婉,在我最灰暗的時候是你安慰我。」墨殷瑾陷入了以往的回憶。

以前,他是墨家最不受寵的少爺,他的母親是墨家的一個僕人,陰差陽錯的和他的爸爸發生一次關係才有了他。

但儘管如此,他的爸爸對他一向不好。

他很努力的學習,練武,直到讓自己成為一個能獨當一面的男生,但在他爸爸眼裡卻還抵不過他的哥哥,墨家長子的一個呼喚。

好幾次,他都險些失去活下去的希望,就在這個時候,是顧佟安慰了他,在他最灰暗的一段時光里盡自己所能對他好。

在他發燒的時候,是顧佟冒雨買退燒藥去他家,照顧他。

在他被爸爸批評的時候,是顧佟在一邊用懷抱溫暖他。

可以說,顧佟是這些年來唯一一個走進他心中的女生。

儘管,顧佟大了他三歲……

原以為,自己當上了墨氏集團的總裁,就可以風風光光的迎娶她,讓她享受一輩子的榮華富貴。

但,上天總該開玩笑,在他快要成功的時候,顧佟和林辰在一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