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我等你們的消息,小心……」

說罷,顧涼就帶著嚴碧洲返回營地那邊。

他倒是有把握安全離開這原始叢林,因為沿途都有一些歐陽默做的標記,只要按照標記走,也不會出現什麼意外。

何況,顧涼這傢伙一直以來都跟在顧天全的身邊,很少有人知道他有什麼本事。

顧涼自己卻是很清楚,就算是遇到了什麼東西,他也有把握幹掉對方。

畢竟,顧涼不僅僅是顧天全的跟班,還是一名蠱師。

就這樣,顧涼和嚴碧洲先一步離開了原始叢林。

兩人離開之後,佛爺也是跟著鬆了一口氣。

他看著營地的方向,自嘲道:「還是顧醫生想的周到啊,我倒是忘了顧涼也不簡單啊,這樣一來我們就不用擔心嚴碧洲的傷勢了。」

誰知,顧天全一翻白眼,看著眾人冷笑道:「得了吧,在這裡的人,有一個是省油的燈嗎?」

柳豐源頓時拍著胸膛,信誓旦旦的說道:「我啊,全隊我最弱啊!」

此言一出,眾人都是笑而不語。

要知道,柳豐源這小子可是讓莫無敵重傷了一次,以一己之力幹掉那麼多的蠱蟲,這本事可不是什麼人都有的。

整個小分隊的氣氛終於好轉了一些,眾人繼續前進。

佛爺走在隊伍的後方,他打量著眼前的這些人,心中也是萬分感慨。

王陽身邊的人越來越多,有能力的傢伙也越來越多了,可是佛爺卻是清楚的知道,單是靠著這些人還遠遠不夠。

在華夏,那可是還有很多敵人等著他們的。

佛爺搖了搖頭,苦笑著自言自語道:「回到華夏,只怕也少不了腥風血雨啊。」

小分隊行進了不久,王陽蘇醒過來。

王陽一醒過來就開始胡言亂語,雖然他雙目緊閉,可是身體卻不聽使喚的想要掙脫開。

雲貢山和顧天全兩個人都守在一旁,柳豐源推著王陽,更是一點都不敢鬆懈。

眼看著王陽忍受著蠱毒的折磨,在場每個人心中都不好受。

柳泉生則是一直都在沉睡之中,只是天蠱屍的情況有所改變,原本百毒不侵的天蠱屍,一條胳膊上都有些紅色的斑點了。

要不是有天蠱屍護體,柳泉生怕是早就死了好幾次了。

很快,眾人就離開了荒原,進入了另外一片茂盛的叢林。

歐陽默看著地圖,停下腳步開口說道:「我們已經進入了這片區域,從附近的地理情況來看,這裡會有很多生物。」

「生物多還不好,要是餓了,那起碼還有吃的啊。」柳豐源不假思索的說道。

柳泉生被撂倒了,柳豐源現在是接替了他老子做的事情,負責整個小分隊的後勤。

每個人剩下的食物都不多了,在這麼下去,還沒等找到巨蟒,他們就先被活活餓死了。

歐陽默聞言,單手推了推金絲眼鏡,嗤笑道:「賬可不是這麼算的,在這種地方你想要餓死,我都不會給你這個機會的。不過這生物多了,危險也就多了,進去以後一定要格外留神。」

「知道了,反正你是領隊,你說什麼我們就做什麼,你說什麼不能做,我們就不做唄。」柳豐源很是機智的說道。

佛爺讓眾人重新休整了片刻,等到恢復了一些體力,才正式進入了這片新的叢林。

眾人一進到林子裡面,就是愣住了。

這林子裡面的氣溫和外面很不一樣,整個林子裡面無比悶熱,到處都是水汽。

歐陽默一邊走一邊觀察著周圍的情況,最終他開口說道:「這地方應該會有沼澤地,或者是一些湖泊的出現,一般這樣的地方都會聚集各種各樣的生物,一定要小心啊。」

柳豐源咽了咽口水,這林子裡面雖然都是水汽,可人進入不久之後,不會覺得有多麼濕潤,反而是無比的乾渴。

不知道什麼原因,讓這林子裡面的氣溫很高,處於這種環境之下,人身上的水分反倒會被奪取出去。

柳豐源拿出一瓶水,咕嚕咕嚕幾口就喝光了。

歐陽默見狀,急忙提醒道:「水可不能這麼消耗,你忍一忍,後面的路還不知道有多遠呢。」

「還有,這東西可不能亂丟,不然會出事的。」

歐陽默說著話,就是走到一旁,將柳豐源丟掉的礦泉水瓶給撿起來了。

雖然說在這種濕潤的叢林之中,礦泉水瓶很難起火,不過這東西要是留著,後面或許會有大用處。

柳豐源看著歐陽默的舉動,豎起大拇指笑道:「道德楷模啊,嘿嘿,我明白了,不扔就是了哈。」

與此同時,雲貢山和顧天全倒是忙得不可開交。

別人的登山包的東西都是越來越少,而他們的卻是越來越多了。

在這林子裡面有很多野生的藥材,兩人挑選了一些取葯。

雲貢山更是無比高興,因為這些藥材裡面,竟然有他需要用到的幾味。

「靈寧草,這東西可不常見了啊。」

一棵參天大樹下面,長著一些菌類,雲貢山偏偏管著東西叫草。

柳豐源扯了扯嘴角,也不敢多問一些什麼。

誰知,就在這個時候,隼突然吼道:「蛇,讓開!」

雲貢山楞了一下,突然,就在雲貢山的正前方,這大樹的樹榦上一塊樹皮竟然扭動起來。

一條和樹皮一模一樣的蛇,沖著雲貢山閃電一般的伸出了腦袋! 這蛇暴起而出,眾人一臉驚慌,就連隼都是無計可施了,因為他們距離雲貢山太遠了,而且即便是開槍的話,這速度可沒有那蛇快!

千鈞一髮之際,雲貢山伸出兩根手指,嗖的一下夾住了這蛇。

咔嚓一聲。

雲貢山兩根手指就像是鉗子一般,瞬間將這蛇的腦袋給扭斷了。

死蛇被扔在地上,雲貢山抬腳對著蛇頭狠狠踩了幾下,直到他將蛇頭徹底踩爛了,才算是停手。

柳豐源看得目瞪口呆,頓時驚呼道:「我去,師父,你這也太殘忍了點吧?都已經被你弄死了,還要踩成肉泥啊。」

雲貢山聞言一瞪眼睛,怒道:「跟你小子說了多少次,蛇頭即便是被切斷了,都會跳起來咬人的。你小子以後給我記住了,可別因為這事情丟了小命。」

一旁,顧天全蹲下身子,仔細的看著這蛇。

這蛇死了以後,很快就發生了變化,原本像是樹皮一樣的蛇皮,變成了奶白色,上面還有一些黑色的板塊。

「我保證,這種蛇在外面沒有記載。」顧天全用一根樹枝扒拉著蛇的屍體,很快,就十分肯定的說道。

柳豐源本來還想嘴賤的反駁一下,不過他倒是想到了一件事情。

據王陽所說,顧天全在東華市可是有一個秘密基地的,那基地裡面養的都是蛇,五花八門什麼樣的都有。

顧天全是為了蛇蛻的提取物,自然也對蛇很是了解了,再加上顧天全本身的見識,既然他說這東西外面沒有記錄,估計多半是真的沒有被世人知道了。

歐陽默盯著這條蛇,隨即說道:「這不奇怪,阿姆山脈深處荒無人煙,就連一些研究團隊都沒有辦法進來,再加上墨國這邊的人也不會理會這些東西,不為人知也是正常的情況。」

「嗯,這東西會變色隱藏自己,就像是變色龍一樣,而且看情況攻擊力還十分強悍,都遠離樹木吧。」顧天全跟著補充道。

柳豐源頓時往中間的方向湊了湊,他很是驚恐的說道:「那要是這東西突然竄出來,這可怎麼辦啊?」

顧天全嘶了一聲,笑道:「這倒是不會,一般毒蛇的毒液形成都需要很長的時間,剛才要不是雲前輩侵入了這東西的領地,恐怕它也不會犧牲珍貴的毒液,那可是毒蛇用來獵殺食物保命的毒液啊。」

柳豐源表示明白,看這意思,只要不招惹這些毒蛇,那也就沒有什麼意外了?

經過這件事情之後,眾人的行進速度緩慢了不少,除了雲貢山還敢到處查看情況,其餘人都是中規中矩的行走,尤其是靠近樹木的地方,更是全都避開了。

一路上,眾人又看到了不少那種會變色的蛇。

不過情況還真是像顧天全說的那樣,只要他們不主動靠近蛇,這些東西倒是不會主動進攻的。

走了一會之後,歐陽默盯著林子的某個方向,突然開口說道:「走這邊。」

「為什麼?」柳豐源忍不住反問道。

要知道,這林子裡面哪裡都是一樣的,歐陽默突然要改變方向,這又是什麼情況啊?

歐陽默指著地上的一些痕迹,開口說道:「這裡有搏鬥過的痕迹,你看周圍的樹木都被打斷了一些樹杈。」

柳豐源掃了一眼,這一看也被嚇了一跳。

周圍那些蒼天大樹的下方,還有一些小樹,說是小樹,可是這些樹木要比人的大腿還粗壯許多。

這些小樹有的歪著,有的則是徹底被什麼東西給打斷了。

顧天全眼前一亮,面露喜色:「這應該是蟒蛇留下的痕迹,看來我們找對了地方啊。」

歐陽默蹲在地上,他用手作為參考,衡量了一下地上的一些痕迹,隨即搖了搖頭說道:「是蟒蛇沒有錯,不過肯定不是要找的那種。這東西最多就是一條剛剛成年的蟒蛇,絕對不可能是存活了百年的那種啊。」

柳豐源聞言頓時笑道:「做人一定要有夢想,既然已經找到了蟒蛇的痕迹,那距離大蟒蛇也就不遠了。」

對此,歐陽默無奈的搖了搖頭。

因為據他所知,一般蟒蛇也不會全都聚在一起,都是有各自的獵食區域。

不過也不排除兩條蟒蛇在一起,當然,這是要一公一母才行。

這也正是歐陽默突然改變路線的緣故,他打算確定一下,這邊的蟒蛇到底什麼情況。

根據蟒蛇的具體情況,說不定能夠推斷出來,他們要找的蟒蛇是不是真的存在。

一大片的區域搜索起來十分困難,可要是經過一些排除法之後,這範圍縮小了,對於眾人來說絕對是好事情了。

歐陽默心中也是苦逼的很,雖然他對原始叢林十分了解,不過卻不像是嚴碧洲那樣,對一些痕迹都有很精準的判斷。

就連對於這蟒蛇印記的推斷,歐陽默也是現學現賣,這些東西都是他之前從嚴碧洲那邊聽過來的。

想到這裡,歐陽默看著佛爺問道:「要是有什麼發現,能不能聯繫一下嚴碧洲?」

佛爺沒有吭聲,顧天全卻是回答道:「聯繫上也沒用,金針還在嚴碧洲的身上,他處於假死狀態,你能指望他開口說話嗎?」

聽到顧天全的這番話,歐陽默頓時就像是一隻泄了氣的皮球,看來這尋找蟒蛇的事情,只能靠他的那些知識面了。

眾人已經行進了一段時間,逐漸遠離了這林子的邊緣。

很快,周圍的環境也跟著發生了變化。

除了那些時不時出現的毒蛇以外,地面上變成了最為致命的地方。

周圍一些野生動物的影子時不時閃過,而地面上,還有一種褐紅色的螞蟻到處爬行。

這些螞蟻的個頭很大,和普通螞蟻比起來,差不多要大上五倍不止,比起它們的同類,簡直就是巨無霸了。

雲貢山看著不遠處,地面上有一塊東西,時不時的還會動一下。

等他們靠近了以後,每個人都是頭皮發麻。

這是一頭鹿的屍體,整個屍體上面布滿了螞蟻。

僅僅幾分鐘的功夫,這頭成年的公鹿,就只剩下了一堆骨架。

螞蟻們解決掉這公鹿之後,逐漸撤離了。

雲貢山低聲說道:「留心一點,千萬別踩死這東西,這種螞蟻我雖然沒有見過,不過習性都是差不多的。踩死一隻,其餘的螞蟻都會順著體液攻擊。」

柳豐源正在走路,一聽到雲貢山這話,立馬低下頭,一跳一跳的避開地上的螞蟻。

不過這小子還推著車,車輪卻是差一點壓到螞蟻。

雲貢山眼疾手快,一把攔住了柳豐源:「你小子別毛毛躁躁的!」 柳豐源這邊推著車子,繼續前進的話,這螞蟻就成了最大的問題。

最終,隼和柳豐源抬起王陽這邊的推車,將推車變成了擔架。

柳泉生則是被捆在了天蠱屍上,雲貢山勉強還能操縱著天蠱屍,讓天蠱屍跟在隊伍後面行走。

隊伍更加艱難的行走著。

誰知,過了十幾分鐘,王陽突然睜開了雙眼,整個人的情況也好轉了很多。

「奇怪,老大,你這是什麼情況啊?」

柳豐源第一個發現了異常,他很是驚訝的呼喊道。

雲貢山和顧天全都急忙過來查看情況,確實,王陽雙眼十分有神,就像是根本沒有中招一般。

王陽瞪著眼睛,瞳孔劇烈收縮。

「滾開,滾開!」

「都是幻覺,瑪德,別想對老子下手!」

突然,王陽面目猙獰的咆哮起來。

眾人面面相覷,這才明白,合著王陽不是有所好轉,看這情況,應該是更加嚴重了吧?

雲貢山見狀面色陰沉狠狠說道:「得快點了!」

就在此時,歐陽默又發現了一些新的痕迹,而這痕迹,是一條更加巨大的蟒蛇留下來的。

地面上有一些蛇行的痕迹,不像是打鬥造成的,更像是一條巨大的蟒蛇從這邊經過,這才留下來的痕迹。

「如何?」佛爺看著歐陽默,若有所指的問道。

歐陽默楞了一下,打量著地面上的痕迹,嘆息道:「不夠,這大小遠遠不夠。不過一路走來我已經發現了不少這樣的痕迹,而且這痕迹越來越大了,說不定你們要找的百年蟒蛇,真的存在於這邊呢?」

「嗯,有希望總比絕望來得好啊。」

這時候,雲貢山突然扭過頭,看向了林子的某個方向。

「雲前輩,你發現什麼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