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思思,你來公正,看看誰能贏」鄧宇航說到。

「我才不怕你,月欣一定是我的,走著瞧」賀一轉身就走了。

鄧宇航也走了,整個假山只留下了在風中凌亂的兩個人了。

~~~~~~~~~~~~~~~~~~~~~~~~~~~~~~~~~~~~~~~~~~~

作者:明天兩位美男就要開始狂追月欣了,作者在這裡只能是羨慕嫉妒恨了。 章月欣依舊在哪裡悠閑的等著他們幾個。

「要不要在吃一點」鄧宇航問到

章月欣點了點頭,吃的再次送到了她的嘴邊,龍絮和沙翔無語了,我們還在旁邊呢,賀惲淩已經看不下去了,他衝到章月欣旁邊一把將他拽起。

「放開我,放開我,你放開我」章月欣在哪掙扎著,可是賀惲淩根本就不理會,依舊抓著她的手腕。

「跟我走」賀惲淩拽著他走了出去,而章月欣在後面就不停地叫喊著,好吧,根本沒用。

「你也不去看看」龍絮在哪裡幸災樂禍,其實,他知道鄧宇航一定會去,可礙於面子,他要給鄧宇航一個理由。龍絮真是太了解他了,說的很對,他已經悄悄的跟了上去。

~~~~~~~校園後面的假山~~~~~~~~


「你幹什麼呀,你放開我,賀惲淩,我讓你放開我」章月欣一臉的不悅,皺著眉頭,滿臉生氣的樣子。

「幹什麼,章月欣,你竟然背著我勾搭男人。」賀惲淩也生氣了,小妖精,自己那麼迷人竟然還到處和男人勾三搭四。

「什麼叫勾引男人,咱們才多大呀,而且就是勾引,也跟你沒有半毛錢關係」章月欣憤怒的把他的手甩下來,身子轉過去,不在看他。其,我…………

賀惲淩看著她生氣了,一臉的舍。「乖,不生氣了,奧,我錯了,我問你怎麼沒關係了?」

「怎麼有關係了?」

他抱著她的身子,一下子就吻上可她,他奮力的撕~咬著她的嘴唇,這幾年來,我為你拒絕了多少人了,我的唇也一直為你保留著,你竟然,竟然說沒關係,她奮力的咬,好長時間過後他終於鬆開了嘴,「現在說有沒有關係,我母親可是讓你做她的兒媳的」他摟著章月欣,生怕她跑了似的。

章月欣奮力的掙扎著,突然一用力把身子抽了出來,一巴掌扇了過去,「是呀,她確實是說過,不過想讓我答應你,用這來換」章月欣用手拍了拍胸脯,如果不用這來換,我寧願不要,即使再好。

章月欣跑著回到了寢室,賀惲淩的身子抽空了,怎麼會這樣!

鄧宇航從暗處跑了出來,「賀惲淩,哦不,惲淩隊長,我告訴你,不要以為有學校給你撐腰,我就怕你,我鄧世除了sh國際,還沒有怕過誰,所以我不允許你欺負月欣,即使是sh國際,欺負了月欣,我也大不了來一個魚死網破。」

「鄧宇航,你他媽的算那根蔥呀,我和月欣的事,還輪不到你來管」賀惲淩朝他擺了擺手,把身子動了動,彷彿是要離他遠一點。

「為什麼沒有關係,我告訴你,我鄧宇航,我喜歡月欣,你要是欺負她,我和你拚命,g大不就是sh贊助的么,可是哪位總裁可是一次都沒有來過吧,看誰給你撐腰」

「好呀,鄧宇航你好樣的」他一拳揮舞到了鄧宇航的臉上,鄧宇航也不甘示弱,兩人迅速打的不可開交,這是假山,根本就是很少有人來的。

「你們別打了」一個聲音傳來,只見一個高挑豐~滿的女生站在那裡。「齊煜你去拉開他」

「好的,思思」他一下子就衝到了他倆中間,分開了他們,他可是跆拳道社隊長呀,就他倆,簡直就是soeasy!

「你們不要打了,你們的話我老遠就聽到了,你們要不就公平競爭,看看誰能得到章月欣」歐陽思思都無辜死了,本來是要和齊煜約會的……居然………居然碰到了他們。

「好,思思,你來公正,看看誰能贏」鄧宇航說到。

「我才不怕你,月欣一定是我的,走著瞧」賀一轉身就走了。

鄧宇航也走了,整個假山只留下了在風中凌亂的兩個人了。

~~~~~~~~~~~~~~~~~~~~~~~~~~~~~~~~~~~~~~~~~~~

作者:明天兩位美男就要開始狂追月欣了,作者在這裡只能是羨慕嫉妒恨了。 早上。

「你好,你是新來的么?我叫雲夢來,我們可以做朋友么?」章月欣順著聲音望去,一個短頭髮的女生,站在那裡,短短的頭髮,蓬蓬的劉海,大大的眼睛,圓圓的小臉。

「夢來,我可以這樣叫你吧,我叫章月欣,我想你在班裡的人緣好吧!」

「你怎麼會這麼說呢?不過你失算了,我在班級里有一個朋友,試著和他們交朋友可是都縷縷碰壁,不過我看見你但是分外的投緣?」雲夢來說著順勢坐下,拍了拍章月欣肩膀,把她摟了過去。

「好呀!那我們這個朋友算是交上了,我可是就賴上你了」

「好呀好呀」雲夢來樂壞了,她是愛死她這種性格了。

「夢來,聊的這麼開心」

「思思,這是月欣,你們認識一下。」雲夢來介紹到

「你就是章月欣」歐陽思思詫異的看著她。

「怎麼????」章月欣很疑惑,他們不是第007章月欣,希望她能嘗嘗。

可是章月欣卻皺了皺「不好意,宇航,我家窮,我還吃不慣你這些西餐」她把西餐推了推還給了鄧宇航,章月欣有一大選擇就是,我不喜歡的再好也不要。


「小欣欣~~~」賀惲淩從屋外走了進來,這聲音真是讓人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小欣欣,這是給你的,你知道的,我家庭也不算太富裕,這是我親手做,不知道好不好吃」

「是么?那我嘗嘗」章月欣打開一看,韭菜雞蛋和土豆片,都很愛吃,「不錯么,你第007章月欣起身準備出去。

「月欣,你去幹什麼呀?」雲夢來問到。

「我想找一處g大最美的地方,要不,夢來,你陪我一起去吧」

「好呀,好呀」兩人走出去,賀惲淩和鄧宇航就悄悄的跟著,歐陽思思只能自己在教室里凌亂了,這才早上呀,還沒有上課呢,算了,我幫他們請假吧,也是的,老師今天怎麼這麼晚呢?!

~~~~~~~~~~~~~~~~~~~~~~~~~~~~~~~~~~~~~~~~~~~~~~

「月欣,你看這裡沒么?」

「實在是太美了。」

章月欣看著這美麗的景色,清脆的竹林,人工河流,河上有些一塊塊的石頭,可以到達對面,鳥叫的聲音在耳邊回蕩,實在是視覺的震撼,她穿過小河來到了對面,竟然還有朵朵的鮮花,她摘下了一朵,聞了一聞,好香,這種花好好像在哪看見過,對了,提本書上說這是奇花,本國很罕見的,這裡竟然有十多顆,真不愧是g大,真不愧是sh國際贊助的。

後面的兩人看著她這麼喜歡花,心中早已有了自己的算盤。

章月欣緩緩的移動著身體,開始舞動起來,輕盈的轉身,跳躍,旋轉,引來了很多蝴蝶與她共舞,她好似是這裡的仙女,墜落到凡間的天使。

鄧宇航讚歎了,她居然會跳舞,真是不簡單那,看來跟著心走,果然沒錯,她實在是太完美了;賀惲淩看著她充滿驚訝,這還是那個文文靜靜的小姑娘了么?她真是越來越有意思了。

一舞過後,她停下來,在小河邊戲魚。

「沒想到,你還會跳舞」

「哦」她只是淡淡的回應了一句,是呀,這世間有太多太多的沒想到了,沒想到我會跳舞,沒想到他會變得那樣帥氣。

「我們回去吧」章月欣站起了身子,說到。

「嗯」兩人走回了班級上課,後面的兩人也回去了。 早上。

「你好,你是新來的么?我叫雲夢來,我們可以做朋友么?」章月欣順著聲音望去,一個短頭髮的女生,站在那裡,短短的頭髮,蓬蓬的劉海,大大的眼睛,圓圓的小臉。

「夢來,我可以這樣叫你吧,我叫章月欣,我想你在班裡的人緣好吧!」

「你怎麼會這麼說呢?不過你失算了,我在班級里有一個朋友,試著和他們交朋友可是都縷縷碰壁,不過我看見你但是分外的投緣?」雲夢來說著順勢坐下,拍了拍章月欣肩膀,把她摟了過去。

「好呀!那我們這個朋友算是交上了,我可是就賴上你了」

「好呀好呀」雲夢來樂壞了,她是愛死她這種性格了。

「夢來,聊的這麼開心」

「思思,這是月欣,你們認識一下。」雲夢來介紹到

「你就是章月欣」歐陽思思詫異的看著她。

「怎麼????」章月欣很疑惑,他們不是第007章月欣,希望她能嘗嘗。

可是章月欣卻皺了皺「不好意,宇航,我家窮,我還吃不慣你這些西餐」她把西餐推了推還給了鄧宇航,章月欣有一大選擇就是,我不喜歡的再好也不要。

「小欣欣~~~」賀惲淩從屋外走了進來,這聲音真是讓人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小欣欣,這是給你的,你知道的,我家庭也不算太富裕,這是我親手做,不知道好不好吃」

「是么?那我嘗嘗」章月欣打開一看,韭菜雞蛋和土豆片,都很愛吃,「不錯么,你第007章月欣起身準備出去。

「月欣,你去幹什麼呀?」雲夢來問到。

「我想找一處g大最美的地方,要不,夢來,你陪我一起去吧」

「好呀,好呀」兩人走出去,賀惲淩和鄧宇航就悄悄的跟著,歐陽思思只能自己在教室里凌亂了,這才早上呀,還沒有上課呢,算了,我幫他們請假吧,也是的,老師今天怎麼這麼晚呢?!

~~~~~~~~~~~~~~~~~~~~~~~~~~~~~~~~~~~~~~~~~~~~~~

「月欣,你看這裡沒么?」

「實在是太美了。」

章月欣看著這美麗的景色,清脆的竹林,人工河流,河上有些一塊塊的石頭,可以到達對面,鳥叫的聲音在耳邊回蕩,實在是視覺的震撼,她穿過小河來到了對面,竟然還有朵朵的鮮花,她摘下了一朵,聞了一聞,好香,這種花好好像在哪看見過,對了,提本書上說這是奇花,本國很罕見的,這裡竟然有十多顆,真不愧是g大,真不愧是sh國際贊助的。

後面的兩人看著她這麼喜歡花,心中早已有了自己的算盤。

章月欣緩緩的移動著身體,開始舞動起來,輕盈的轉身,跳躍,旋轉,引來了很多蝴蝶與她共舞,她好似是這裡的仙女,墜落到凡間的天使。

鄧宇航讚歎了,她居然會跳舞,真是不簡單那,看來跟著心走,果然沒錯,她實在是太完美了;賀惲淩看著她充滿驚訝,這還是那個文文靜靜的小姑娘了么?她真是越來越有意思了。

一舞過後,她停下來,在小河邊戲魚。

「沒想到,你還會跳舞」

「哦」她只是淡淡的回應了一句,是呀,這世間有太多太多的沒想到了,沒想到我會跳舞,沒想到他會變得那樣帥氣。

「我們回去吧」章月欣站起了身子,說到。

「嗯」兩人走回了班級上課,後面的兩人也回去了。 「月欣,我告訴你個事唄」雲夢來戰戰兢兢的說,因為她怕章月欣笑話她,說她自不量力,不過既然她是朋友,她就有權告訴她,畢竟真正的朋友只有她章月欣和歐陽思思兩個人而已,歐陽思思,她都沒有告訴,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要告訴章月欣,而且心裡認為她一定會來什麼好事似的。

「你說吧,如果是什麼秘密,我是不會告訴別人的,我向來是守口如瓶的」章月欣保證到,朋友說的話,不能告訴別人。

「我一直都喜歡一個人,那個人是……是………」她突然猶豫了。

「是誰哇?!要不要我幫你撮合撮合?」章月欣對他認真的說到。

「是鄧宇航,你不許笑哦,我知道鄧家的qcw是與歐陽家的yx並列第008章月欣輕鬆的說到,可是她並不知道,他鄧宇航的心裡始終都是有她的

~~~~~~~~~~~~~~~~~~~~~~~~~~~~~~~~~~~

「月欣,這是送給你的」鄧宇航拿著9999朵玫瑰給了章月欣,老師很識趣的說了一聲自習,同學們一副羨慕的眼光,9999朵玫瑰,那是永恆的愛呀,好羨慕呀,要是有人送我,我都願意以身相許了,這可是花痴女的目標可是並不是她章月欣的目標。

「切,不就是9999朵玫瑰么?我要是想要,一卡車都有」宋寤寐不懈的說到,她宋家的yck也是數一數二的,本來她是與sh國際的兒子有婚約的,可是人家沒要孩子。

「怎麼?不打算收下么?」鄧宇航問到,鄧宇航的話像一根刺一樣刺進了雲夢來的心裡,原來他喜歡的人是章月欣,不過不得不承認,章月欣長的也是清純美麗的。不過只要他們還沒有在一起她就有機會,要是他們在一個了,我也哭只能祝福他們了,畢竟章月欣是自己的朋友呀。


「不好意思,阿嚏,阿嚏,我對玫瑰花過敏,阿嚏」

「不好意思,月欣,我沒有注意」他急忙將玫瑰花扔了出去,「好受一點了么?」

「好受,阿嚏,多了」章月欣還是覺得鼻子痒痒的。

「真是沒有享福的命呀」宋寤寐白了她一眼說到。

班級里剛剛的羨慕嫉妒恨,也隨著她的過敏而平息了。

「小欣欣。你看這是什麼!」賀惲淩從屋外走了進來,手裡拿著一大束紫色的花。

「是薰衣草,惲淩還是你了解我」章月欣開心的說到,薰衣草可是她最喜歡的花了,那個紫色也是她最喜歡的顏色了,她愛撫的摸著花「你是在哪裡買的?」

「這不是買的」賀惲淩說到,「這是…………」他在她的耳邊說了幾句。

「真的么,你能帶我去么?!,不對,下一節是數學,我雖然學的是經濟經融學,可我喜歡的卻是理科的東西,一周才一節,我要好好把握」

「那你想去了就叫我,我隨時恭候」

「那我去上課了」 「月欣,我告訴你個事唄」雲夢來戰戰兢兢的說,因為她怕章月欣笑話她,說她自不量力,不過既然她是朋友,她就有權告訴她,畢竟真正的朋友只有她章月欣和歐陽思思兩個人而已,歐陽思思,她都沒有告訴,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要告訴章月欣,而且心裡認為她一定會來什麼好事似的。

「你說吧,如果是什麼秘密,我是不會告訴別人的,我向來是守口如瓶的」章月欣保證到,朋友說的話,不能告訴別人。

「我一直都喜歡一個人,那個人是……是………」她突然猶豫了。

「是誰哇?!要不要我幫你撮合撮合?」章月欣對他認真的說到。


「是鄧宇航,你不許笑哦,我知道鄧家的qcw是與歐陽家的yx並列第008章月欣輕鬆的說到,可是她並不知道,他鄧宇航的心裡始終都是有她的

~~~~~~~~~~~~~~~~~~~~~~~~~~~~~~~~~~~

「月欣,這是送給你的」鄧宇航拿著9999朵玫瑰給了章月欣,老師很識趣的說了一聲自習,同學們一副羨慕的眼光,9999朵玫瑰,那是永恆的愛呀,好羨慕呀,要是有人送我,我都願意以身相許了,這可是花痴女的目標可是並不是她章月欣的目標。

「切,不就是9999朵玫瑰么?我要是想要,一卡車都有」宋寤寐不懈的說到,她宋家的yck也是數一數二的,本來她是與sh國際的兒子有婚約的,可是人家沒要孩子。

「怎麼?不打算收下么?」鄧宇航問到,鄧宇航的話像一根刺一樣刺進了雲夢來的心裡,原來他喜歡的人是章月欣,不過不得不承認,章月欣長的也是清純美麗的。不過只要他們還沒有在一起她就有機會,要是他們在一個了,我也哭只能祝福他們了,畢竟章月欣是自己的朋友呀。

「不好意思,阿嚏,阿嚏,我對玫瑰花過敏,阿嚏」

「不好意思,月欣,我沒有注意」他急忙將玫瑰花扔了出去,「好受一點了么?」

「好受,阿嚏,多了」章月欣還是覺得鼻子痒痒的。

「真是沒有享福的命呀」宋寤寐白了她一眼說到。

班級里剛剛的羨慕嫉妒恨,也隨著她的過敏而平息了。

「小欣欣。你看這是什麼!」賀惲淩從屋外走了進來,手裡拿著一大束紫色的花。

「是薰衣草,惲淩還是你了解我」章月欣開心的說到,薰衣草可是她最喜歡的花了,那個紫色也是她最喜歡的顏色了,她愛撫的摸著花「你是在哪裡買的?」

「這不是買的」賀惲淩說到,「這是…………」他在她的耳邊說了幾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