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

夏妍卿答應,她眼眸含淚,眼中殺機卻如炎陽般熾烈。

「很好,於秋寒小兒,任你天賦異稟,任你覺醒血脈之意,蘇醒記憶傳承,你今日,也必死無疑!敢讓老祖吃如此大的虧,小雜種你死也榮幸了!」

夏凝虛恨聲怒罵著,卻因為恨意太熾烈,氣血涌動厲害,忍不住『噗』的一聲,再次噴出一大口鮮血。

「婆婆——」

「我們走!我翔空而行,不給他喘息的機會!」

夏凝虛依然強勢。

她的氣勢雄渾而可怕,哪怕是瀕死狀態,依然恐怖之極!

……

「《浮雲訣》這種功法,便在於雲卷與雲舒的一份心境,這是很契合你們體內的傳承天命血脈。其核心奧義在於……」

陳悟真花費了不到半個時辰的時間,將《浮雲訣》的奧義講述了出來。

經過他的隨意修改後,這份天級二星的功法,成功達到了天級七星的層次。

「父親,你將《浮雲訣》都傳給他了?還聽他滿口胡言亂語?你們都被蠱惑了,這於秋寒,修鍊過《大陰陽混洞真經》,乃是最具蠱惑能力的邪門功法,你們不要相信!」

被夏妍卿蠱惑后,又不再被自己的父親阻止,南宮雨薇急急忙忙趕了過來。

隨後,她開始刻意『打擾』、『阻止』於秋寒修鍊恢復,為夏妍卿爭取『時間』。

到現在,她依然相信,夏妍卿會來幫她。

「混賬!你怎敢對寒少不敬?!」

南宮逸雲頓時生氣了。

「胡鬧,快給寒少道歉!寒少這麼損耗本命精血和靈魂底蘊來幫我們,給予了我們巨大的恩惠,恩同再造,你怎可如此無禮?!」

南宮傅正處於頓悟狀態,被女兒呵斥中斷就不說了,聽到女兒如此嬌蠻無禮的話語,他頓時氣血上涌,臉色漲紅,一股怒意甚至於有些無法控制!

這於秋寒何其厲害何其逆天!女兒如此冒犯,這簡直是腦袋被驢踢了!

難道你父親之前的傳訊,雨薇你都不信?當成是父親替寒少吹噓的不成?

難道你父親愚蠢到這個地步,能隨隨便便被人欺騙?

難道父親在你心中,就無能到了那種地步?

在憤怒的同時,南宮傅也為女兒的嬌蠻和愚蠢而有些失望,有些痛心。

女兒的行為,不僅是對於秋寒的不敬,也更是對於他極大的不信任!

「父親,你竟是這樣幫外人?以這樣的態度對我?他是你親兒子不成?!」

南宮雨薇性子急躁,倔強,直接怒聲叱道。

「你你你——住嘴!看來平時我是太慣著你了!」

南宮傅氣得發狂,同時又有些惶恐不安,立刻無比謙卑的朝著陳悟真躬身行禮道歉:「寒少,小女太過於嬌慣,出言冒犯了您,傅給您賠罪了。」

「無妨。」

陳悟真擺擺手。

「你——於秋寒,你去死吧!你敢讓我父親對你如此卑躬屈膝?你算什麼東西?!騙我南宮家的九竅奇石,騙我家族天級功法,如今還蠱惑了我父親給你當奴僕,你,你簡直是狼子野心!其罪當誅!

父親,你醒醒,你糊塗了嗎?不要被這個狠辣的卑賤小人算計了!」

南宮雨薇驚叫,同時雙眼極為仇恨的盯著陳悟真。

「啪——」

南宮傅氣得發抖,忍不住,一個耳光狠狠抽在了南宮雨薇的臉上。 「你——你敢打我?!你竟然打我!你從來都沒有打過我,今天你為了於家的一個婢女所出的賤種而打我!

好,很好,你自己愚不可及,被人騙了還不自知,以後,我們的父女關係,便就此——」

「你閉嘴!在你眼中,你父親我就這麼老糊塗?這麼無能,這麼愚蠢?你父親我辛辛苦苦守護你十六年,還比不過那夏妍卿幾句話來得管用,值得你信任?

打你一耳光怎麼了?你還不知道清醒,恩將仇報!你是要你父親我現在就死了,你才安心是不是?那樣,你就開心了?!」

南宮傅氣得臉都白了,手指著南宮雨薇的時候,還兀自顫抖不已。

這個女兒,簡直是愚蠢,愚蠢之極!

連是非善惡都分不清,這,這樣即便是天賦再好,將來如此執拗,也一定會吃大虧!

南宮傅忍不住老淚縱橫,又覺得愧對於秋寒的付出,又覺得女兒的今後更讓他憂心了。

「相比較被人利用還蒙在鼓中,我寧願你去死!」

憤怒之下,南宮雨薇衝動之極,說出了非常無情的話。

她的心很痛,世界也很灰暗,彷彿天塌了一般。

而這一切的罪魁禍首,都是眼前這個該死的男人——於秋寒!

「我恨你!」

南宮雨薇再次出言,聲音冰冷而充滿怒意。

「好,好,好。既然女兒都嫌棄我該死,那我活著的意義又何在?寒少,傅無德無能,讓您受辱了,傅對不起您的栽培,以死謝罪。」

南宮傅說話之間,忽然下手,狠狠一掌朝著他自己的腦袋劈了過去。

他性格在某些方面極為暴烈,這一點,南宮雨薇也明顯得到了極致的遺傳。

而那一掌拍下的時候,南宮雨薇嚇得近乎於魂飛魄散,整個人面色都極致的蒼白了起來。

「不要——」

她尖叫著,聲音格外凄厲。

「愚蠢!」

南宮逸雲反應過來,想要救援,卻已經來不及。

虛丹境九重接近半步真丹境的實力,全力爆發,這一掌又是抱了必死的決心,的確是非常兇狠。

這一刻,南宮逸雲和南宮雨薇都徹底的絕望了。

「嗡——」

陳悟真出手了。

「紅塵啊。」

他輕嘆了一聲,又喃喃道:「萬年太久,只爭朝夕。你們這群人根本就不懂,在身邊陪著,其實才是最大的幸福。憤怒下的衝動,違心的狠話,能傷害的,往往只有那些最在乎你們的人。」

「我也知道,你以你自己的死,想換你女兒的安全,讓我不計較她言辭對於我的侮辱,但我既然讓你這麼做了,自是不會計較的。」

陳悟真輕聲嘆息的同時,匯聚神血之力,輕輕一掌拍出,卻直接運轉出了《鯤鵬吞天術》的力量。

即便如此,即便顯化出如黑洞般的吞噬虛空手段,那虛丹境九重甚至於接近半步真丹境的戰力,依然讓陳悟真渾身『咔咔咔』再次爆響。

血水如一層雲霧,猛然從陳悟真身上噴了出來,濺了現場三人一身。

南宮雨薇渾身潔白的紗裙,也像是印上了無比紅艷的梅花一般,是那麼的鮮艷灼目。

那一刻,陳悟真也忍不住,一口血水噴了出來,身上甚至於有血肉掉落。

於秋寒的身體,本已經到了極限,再如此一番,可謂傷勢直接加重了。

到這一刻,南宮雨薇死死的盯著於秋寒,嬌軀巨顫,整個人都哆嗦了起來。

那一刻,一種劫後餘生的慶幸、以及一種源自於靈魂里的震撼,自她心中生出。

哪怕於秋寒有一萬一億個不好,他拚死救下她的父親的這天大的恩情,都無法遮掩,無法否認。

「父親,你,你怎麼這麼衝動,女兒不好,女兒說的是氣話,父親你知道的,你知道女兒最愛你了。嗚嗚。」

南宮雨薇心神一震,心痛得近乎於窒息,隨即立刻跑到了南宮傅身邊,將南宮傅緊緊抱在懷中。

南宮傅卻冷靜了下來,熱血上頭,以死明志的目的,卻被於秋寒看了出來,他很難過,又很愧疚。

「寒少,傅真是罪該萬死,死不足惜。」

南宮傅一把推開了南宮雨薇,無視了她,在陳悟真面前再次低頭。

這時候的他,真的蒼老了很多。

彷彿一份奮鬥的熱血,已經徹底澆滅,心也徹底冰冷。

奮鬥?

若女兒如此輕易就被騙,還寧可相信外人也不信他這個父親,那他再守護,女兒將來也必定會吃天大的虧。

一想到以後會發生的事情,南宮傅有種恨不得女兒立刻長大、懂事的煩躁感,以及一種心死如灰的悲哀。

「小事罷了。終究,我與她有些因果,以後,若有難處,你找我吧。短時間,她不會有事的,你放心。」

陳悟真輕嘆了一聲,說道。

同時,他深深的看了南宮雨薇一眼——若非她這樣執著,前世死死纏著他追殺,又何至於被他侮辱三十七次?

這女人,也是撞破南牆不回頭的倔強性子,前世如此,今生亦然。

可,若非如此,她又怎會覺醒血脈之力,又怎會有後來的成就?

而若非如此,她將來又怎會死於古遺迹之中?

「寒少,您的傷勢……」

南宮傅聲音有些哽咽。

南宮雨薇咬著嘴唇,眼眸含淚,卻不讓淚水滾落,冷冷的看著自己心中高大的父親的形象,在此時一點點的崩塌。

而原本對於於秋寒的那一份感恩之心,又立刻被仇恨和憤怒蒙蔽了雙眼。

「不必擔憂,區區肉身罷了。也不必感謝,好好參悟那份機緣。對於你這般重情重義之人,我還是比較欣賞的。嗯,閑話少說,繼續說《浮雲訣》的奧義,南宮雨薇,你也聽聽。」

「聽你的,被你蠱惑,利用,成為你的傀儡嗎?!」

南宮雨薇冷笑,眼神輕蔑而諷刺。

「你覺得,以我的實力,要你們這群螻蟻當傀儡,有用嗎?」

陳悟真抬手,手心湧現一縷魂火。

他輕輕一吹,魂火逸散而出,遠方,蘊含神性的骨法祭壇,『噗』的一聲,瞬間寂滅,連劫灰都沒存留。

而那一刻,南宮雨薇渾身巨震,眼中顯出了深深的駭然之色。

「嗡——」

這時候,璇璣石的震動,讓南宮雨薇從震驚狀態清醒了過來。

這是大夏皇女的傳訊。

「雨薇妹妹,我和天虛婆婆一起來了,這便幫你鎮壓那卑賤的狗賊,幫你討還公道!」

南宮雨薇見狀,立刻安心了起來,同時眼神輕蔑並帶著嘲諷的冷笑:「任你萬般手段,各種裝模作樣,於秋寒,你居心叵測,此次,必死無疑!」 南宮傅聞言,再次要發怒,這女兒,瘋了嗎?

雖然以前的時候,女兒南宮雨薇也非常的任性,也非常的自以為是,但卻從來沒有這樣糊塗過!

「雨薇,之前若非是寒少出手,你父親我已經死了。因此,寒少已經受傷很嚴重了!你什麼都別想,就想這件事,那句狠毒的話,你還說得出來嗎?不誅心嗎?我南宮傅的女兒,竟如此愚蠢,如此無情?!

我便是死,死後也無顏去見你母親啊!」

南宮傅無比痛苦,聲音都有些沙啞了起來。

南宮雨薇銀牙緊咬,眼淚忍不住簌簌掉落,卻硬生生承受著南宮傅的失望,也沒有還嘴。

她害怕刺激到父親,讓父親又想不開!

而這一切,卻都怪那居心叵測的於秋寒!

若非他覬覦南宮家族的九竅奇石,豈會弄出這一系列的事情?

豈會讓她與父親的關係破裂?

「夏妍卿來了吧,你讓她稍等片刻,待我將修改後的《浮雲訣》傳給你父親和南宮族長后,我們之間的因果算是徹底斬斷了。」

陳悟真原本之前答應了以後會處理一些因果的。

但既然南宮雨薇如此執迷不悟,他這句話,便就此收回。

斬斷因果,今生,便徹底無緣。

至於於秋寒這個身份,這次,他本就打算借夏家之手,完成其最後的利用價值。

九竅奇石到手,這分身已經無大用。

「唉。」

南宮傅明白了於秋寒的話語中的意思,長嘆了一聲,眼神更顯落寞。

但他知道,女兒說出如此狠毒的話,於秋寒沒有辣手摧花,真的已經是萬幸了。

若於秋寒真是蘇醒了血脈傳承記憶的存在,那就是『天命神子』級的天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