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的。」李暖微笑答應,「對了時間不早了,我先下去了。」她起身離開,走到門口時,「晚上我回家吃飯。」調皮的對著老爸飛吻,她推門離開辦公室。

「啦啦啦……啦啦啦……」李暖一路心情愉悅。

前台,一名秘書看著李暖走進電梯,「阿科,怎麼沒見過。」她在科盛任職不久,對於出入老闆辦公室的美女,充滿八卦好奇。

叫阿科的秘書,身為前輩此時她有必要提醒某人,「記住不該問的永遠不要提起,還有,身為一個秘書,永遠不要私下八卦你的老闆,否則你的前任就是最好的下場。」

「哦。」阿櫻知錯的低下頭,保持沉默。

「記住剛才那張臉。」阿科低聲提醒著。

阿櫻抬頭一臉好奇,阿科湊近,「我們未來的老闆,BOSS的獨生女。」

「啊……」她捂嘴一臉吃驚望著某人,某人一臉淡定,點了點頭,示意她聽的沒錯,那就是真的。

滴滴答答的小雨還在繼續,李暖則開始全新的挑戰,她坐上這個位置,第一件事自然是提拔王凱成為二科四組的正組,王凱能力她有目共睹,在說了這個位置她也是橫插一腳,如今把位置還給某人自然是這個道理。

所謂快刀斬亂麻,一個下午,李暖這個科長就發出來十幾道命令,除了認命通知,內部組別工作輪調,最主要還是新官上任三把火的威嚴,她這是在給銷售二科所有人樹立一個偉大的形象。

新官上任三把火,銷售二科所有管理層也都明白,只是這火點的確實有些太旺,僅僅一個下午,下面人是叫苦連連。

底層銷售員還好,雖然要求嚴厲一些,畢竟他們是靠業績說話的,他們不是管理層,也自然不會有人來找他們的麻煩。

晚間,李暖卡著家裡飯點回到老宅,她不想和母親大人過多爭吵,也正是這樣,晚餐結束,書房簡單和老父親談了談工作,她便沒有過多停留,離開老宅回往自己住宅。

回去的路上,繞城路高架大堵車,W市的交通只要是下雨就必定有車禍發生。高架橋,距離李暖到家還有五公里,一走一停,持續了半個多小時,距離到家還有三公里的時候,車輛一不動的徹底堵死。顯得無聊她打開交通廣播,最後得知,十四連撞,所幸的是只有輕微受傷者,不過撞車造成多輛汽車癱瘓,目前前方正在加速處理。

李暖無望的等待著,外面還下著小雨,加上堵車,這會她心情格外煩躁。

偏偏那個不知死活的人打來了電話……

李暖拿起一旁手機,陌生號碼?不過是本地號碼,遲疑少許,「喂,你好。」話雖然說的十分禮貌,但是語氣跟誰欠她八百萬似的,有點招人打。

電話那頭沒有立即開口,但微弱的喘息聲中,對方似乎在嘆氣,又或者對方太緊張,只是在輸氣。

「喂,你好……」李暖再次開口,這次她意識到了,語氣格外溫和許多。

「是暖暖小姐嗎?」電話中,對方開口。

是個女人,聽聲音應該是個年輕漂亮的女孩!李暖猜到,「你好,你是那位。」聽聲音她腦海未曾想起,似乎一瞬間她就判定,自己不認識她,而她卻認識自己。

「暖暖小姐……」話未完,突然混亂吵雜聲,李暖快速將手機從耳邊拿開,盯著還未掛斷電話,「什麼鬼……」她不爽的自言自語。

持續未掛斷的對話,李暖稍後拿起再次放到耳邊,又是持續的嘈雜聲,她立即放下電話掛斷,扔到一旁副駕駛座位上。

惡作劇?誰的,又不像,盯著前方的擁堵車間,李暖琢磨著。

少許,電話果然再次響起,她不假思索拿起電話,「有完沒完……」

「暖暖……」電話那頭嚇了一跳,「是誰惹留連街第一仙女發發這麼大火。」

「夢潔姐?」她放下電話,赫然也咋了一大跳,陌生號碼,不過和剛才那個騷擾不同號,「抱歉夢潔姐,剛才來了個騷擾電話。」她苦笑著解釋。

沈夢潔,W市圈裡里,李暖為數不多的真朋友,李青算一個,沈夢潔算一個,只不過沈夢潔大她們七八歲,平日在圈子裡不怎麼活躍,她喜歡旅遊,長年出沒世界各地的旅遊勝地。

「嗯嗯,我說呢?哦,對了,剛換的電話號碼,特意打電話告訴你一聲。」沈夢潔說道。

「夢潔姐,你回國了嗎?」李暖開心問起,剛好某人談了戀愛,她正愁沒人玩。

「嗯嗯,是的,回國一個多月了,跑了十幾年突然發現,國內都沒怎麼待過,身為中國人我實在感覺慚愧。」沈夢潔電話里格外感嘆。

「回來這麼久了,怎麼也沒聽說啊!還有這次回國是長待嗎!」李暖問起重點。

「是的。」沈夢潔笑著,「祖國大好河山,還等著我呢!」

長待?李暖著急問道,「那什麼,這段時間還出去旅遊嗎!」

「嗯嗯,正有打算。」沈夢潔確實有打算,呆了一個多月,按計劃她後天就要飛往汴京。

「啊!」李暖失望,「本來還指望你能陪陪我呢!」

「呵呵。」沈夢潔意外,「怎麼了寶貝兒,聽你聲音怎麼有些失落,李穆那傢伙有惹你生氣了。」

沈夢潔自然不知,她三月份出國時,兩人剛確定關係,雖然微信經常聯繫,不過李暖和李青也都沒有提起過,回國一個月時間裡她基本也是待在家裡,消息著實有些落後。

「我和李穆早就分手了。」李暖絲毫不受影響,可愛的語氣提示著某人。

「分手了?」沈夢潔驚訝,「抱歉寶貝兒。」

「沒什麼夢潔姐,分手不是很正常,你之前不也說過,李穆根本不適合我。」李暖打著圓場,她不想對方尷尬。

「唉……」沈夢潔嘆氣,「我也只不過說說,有時候感情的事,旁觀人哪裡真說的清楚。」

李暖沉默,旁觀人說不清楚,但所謂當局者迷旁觀者清,這話總會說的沒毛病。 「好了,不提不開心的事情了,對了這段時間你和青青在忙什麼。」沈夢潔轉移話題。

「我啊,這不自己家公司上班那?至於李青青,她談戀愛了,想必這會正和她的小情郎約會呢。」李暖猜到。

「上班,還是行政的工作嗎?」沈夢潔問起,「李青青談戀愛了。」她不可思議的驚呼,「不是吧,我出國這才半年竟然發生了這麼多我不知道的事,怎麼聊天也沒聽你們提起過。」她小小抱怨。

李暖頭笑著調侃,「你老人家日理萬機的,哪裡會有空關注我們這些八卦瑣事。」

「好啊,李暖暖,你竟然敢說姐姐我老。」沈夢潔狐假虎威。

「嘿嘿,不老不老,我們夢潔姐姐可是留連街三千年第一美女……」李暖不假思索的怕著馬屁。

「行了,行了,少恭維我,我這裡有場子要不要來。」聊了這麼一會,沈夢潔提起真正目的。

其實今天宴會,沈夢潔本想拒絕的,但奈何對方面子太大,TT集團獨女,馬欣然,她和她本就交集不多,而且兩人不同屬一個圈子,像她們這種圈子充其量家產最多也就幾百億,自然不能和對方動輒上千億身家人相比!

事情怪就怪在馬欣然通過自己的堂哥邀請了自己,她大致猜到應該是家族生意場上事情,不過身為家中老幺,她向來是閑雲野鶴,也從來不插手家族生意場上事情。

沈夢潔實在覺得這樣宴會無聊,這場宴會她不想獨自一人去,所以,她只好拉上某姐妹,她第一個打給的李暖,電話里得知李青在約會她只好放棄在給某人去電。

「好啊,正好閑的無聊,地址在哪裡,你發給我。」李暖爽快的答應。

「嗯,你先來我家吧,等會我們一同前往S市。」沈夢潔說道。

「S市?」李暖一臉生無可戀,「可是我現在正在繞城高架堵車呢姐姐?」

沈夢潔自然不肯放棄,「宴會八點才開始,而且驅車S市半個小時就到了,等會下了高架,轉濱湖隧道,我在家裡等你。」說完她便率先掛了電話,根本不給李暖拒絕的機會。

「夢潔姐……夢潔姐……嘟嘟……」李暖一臉生無可戀的放下電話。

堵了半個小時,伴隨著前方車輛的漸漸移動,走走停停的持續了五六分鐘,李暖終於下了高架。

下了高架轉濱湖隧道,一路順利通行到達沈夢潔家小區門口時,剛好八點鐘。

「小區門口。」電話撥通后,李暖簡單的兩個字。

少許,小區門口,靚麗身影,一身紅衣長裙,搭配著黑色高跟鞋,手裡拿著愛馬仕最新款包包,婀娜多姿的步伐,朝著停靠一旁保時捷718走來的正是沈夢潔。

「夢潔姐,你可算下來了。」望著走進某人,李暖等著急的小小抱怨。

沈夢潔微笑打開車門坐上車系好安全帶,「等急了吧,寶貝兒。」她急忙安慰著某人。

李暖一臉不情願,「什麼重要的宴會,非得去嗎?」

「馬欣然知道嗎!」沈夢潔說道,她自然知道李暖認識,也正是認識她必然不會拒絕。

「馬欣然,TT集團的馬欣然。」李暖覺得不可思議,「沒想到夢潔姐圈子挺大,中京圈的人都認識。」

沈夢潔一臉無奈,「走,開車,路上再告訴你。」

一路平安駕駛,到達S市某會所時,這一路李暖也知道了大概,既來之則安之,李暖徹底放棄抵抗,畢竟這樣的場合都是非富即貴,多認識些朋友,對她來說只有好處沒有壞處!

會所門口,在沈夢潔堂兄沈夢辰帶領下,兩人順利進入會所。自然是先見一下今天宴會的正主,在沈夢辰一路帶領下,穿過一樓熱鬧洽談的人群,兩人最終來到清凈的二樓會客廳。

二樓會客廳的人不多,五六個男女正坐在沙發有說有笑洽談。

看到沈夢潔到來,為首馬欣然立即起身,隨後一眾男女也同時起身,馬依然率先迎了上來,「夢潔姐,好久不見。」她熱情走上來擁抱。

簡單禮節完,馬欣賞看到一旁同行的李暖,「你好,漂亮的姐姐。」她熱情的伸出手,十分禮貌的注意細節,周到的考慮到了一切。

「你好,李暖暖……」

「馬欣然……」她露出清澈微笑,「夢潔姐,這麼漂亮的姐姐,何不給大家介紹一下。」她溫文爾雅,談吐間透露出高貴的氣質。

「哦,李暖暖,科盛醫療集團獨女,未來的接班人。」沈夢潔禮貌向眾人介紹著。

「哦,W市科盛集團?」一旁男子驚訝,急忙走上前來,「你好,吳深。」

非法成婚 馬欣然被逗笑,平日里一股子高冷從不沾染女色吳深哥哥,她也是第一次看到,不過想到吳家也是從事醫療產業,她大致也就明白,這貨絕對不是沖著美女而去的。

「好了各位,都是自己人。吳深哥哥,人家剛到,何不請兩位美女姐姐坐下再聊。」

吳深意識到自己的唐突,急忙微笑著招呼,「你看,一聽到科盛,這一著急,快,二位這邊請坐。」

一旁眾人被逗樂,這吳深今日風格確實令人啼笑皆非,一旁人不免調侃嘲諷,邊說邊笑,眾人落座。

李暖也甚是覺得這吳深有點意思,滑稽的開場白,聽到科盛集團眼神發光激動緊張的表情,她自然不會覺得這吳深沖著他背景來的,當然也不會沖著她人來的,畢竟能和馬欣然這種人物成為朋友,家裡沒個千億也得有個百億,而且富二代會缺漂亮女朋友嗎,自然是不會缺!

話題自然接著吳深調侃了少許,吳深也是一臉尷尬,好在最後馬欣然制止,眾人這才將話題引開。

眾人一番深聊,聊著聊著話題引到了沈夢潔身上,周圍人似乎商量好的,「那什麼各位,樓下今天來了不少中京圈子裡的朋友,你我躲在這裡似乎不合情意,走我們下去跟老朋友新朋友打打招呼,也好儘儘這地主之誼。」

眾人起身,李暖也瞬間明白了,跟隨起身,一旁,吳深走過來,「暖暖小姐,一起下去認識認識新的朋友。」他發出邀請。

李暖微笑答應,跟隨著吳深,前往一樓。

「」 一樓好不熱鬧,有了吳深的引薦,李暖結識了不少中京圈中朋友。朋友自然談不上,大多一面之交,客套長上的說辭,不過所謂有了第一次就會有第二次,次數多了今後總能有那麼一兩個用的上。

李暖在現實不過了,不過像他們這種圈子裡的人最為現實,有錢人嗎,大多為了各自利益,否則他們的家族也不會有各自的成就。

一圈下來,李暖有點累,跟隨著吳深,兩人來到一樓客廳,找了位置坐下,兩人閑談起來。

「我很好奇……」李暖開口問道心中的疑惑。

「哦。」吳深淺笑,「可能暖暖小姐不知道,其實您的父親是我的老師。」

「老師?這話怎麼說?」李暖更加好奇這其中的緣分。

「想必暖暖小姐已經猜道,我的家族正是S

市的爾索葯業,而且我們兩家公司一直有生意上的往來。我父親和家父也是生意場上的朋友,前幾年,我大學畢業后,從國外回到國內,當時父親為了鍛煉我,特意托師父將我安排在了科盛營銷部,所以說起來到了我們這一代,如今我們算的上世交。」

「沒想到這其中還有這層緣故,不過話說回來,我現在應該稱呼你一聲前輩。」李暖說道。

前輩!吳深疑惑,「我現在也在科盛營銷部。」

「哦,原來如此。」吳深感嘆。

樓下兩人聊得正室開心時,二樓的氣氛圍格外詭異冷清。申從炫,沈夢潔大學時代同學,兩人同系而且當時也同是一個社團的管理幹部,不過她與他交集不多,她一向討厭申從炫這種為人高調做事張揚的富二代,當年他追她,死纏爛打,最後無奈她只好退學去了國外,只是沒想到過了這麼多年,如今繞了這麼一大圈彎子,這人還真是陰魂不散!

「夢潔姐,從炫哥這是知道,如果他出面你自然是不肯來,這才出此下策。」馬欣然充當著水客,其實她也是看在申家妹妹的面子上,倘若不是她和申彩泥是好姐妹,這牽線拉媒的破事她豈有會插手。

申從炫苦澀的望著沈夢潔,他不知道該如何開口,喜歡一個人有時候就是一種痛苦,而這種痛苦折磨了申從炫十幾年,也正是這十幾年,他最終窒息的無法承受。

「我們有十三年沒見了吧!」詭異的安靜突然被沈夢潔打破。

「我……」申從炫欲言又止。

馬欣然自然不會繼續留下來當電燈泡,既然她已經完成了任務,這時自然是該閃就閃。

「既然是十三年未見,那麼我就不打擾二位敘舊。」馬欣然微笑的說著起身,「樓下今天來了許多朋友,你們聊著,我去招待其他朋友。」

簡單打過招呼,馬欣然這算鬆了一口氣,心裡想著某人這次要怎麼感謝她,走到樓下大廳時,她猛然的看到了帥氣的師哥男神,「遠風哥哥。」她急忙走上去一把勾住某人胳膊。

韓遠風驚訝的回頭,一旁眾人也好奇的看去「呦,欣然妹妹,這宴會開始一個多小時了,終於見到正主了。」韓佳佳微笑調侃著。

「佳佳姐。」馬欣然小臉一紅,急忙禮貌的向著未來大姑姐姐打著招呼。

咳咳……某人貌似還沒追求成功!

禮貌的打完招呼,馬欣然突然意識到,這一圈五六個男女,「輕語老師,安蘇學長,雅斕姐,飛白哥哥。」她一一施禮。

「呦,我還以為小欣然沒看到我們呢?」穆雅斕接著繼續調侃,這一說眾人皆笑。

馬欣然小臉更紅了,羞澀她低著頭,在這群老師學長面前,一向調皮搗蛋的她,乖的絕對讓人出奇。

「行了雅斕,再說下去,某人就要可就要找個地縫鑽進去了。」商飛白看似為馬欣然解圍,實則有是一番調侃。

眾人鬨笑,這樣場景自然引起一旁沙發上李暖的注意,「安蘇,於氏金科的安蘇?」她不免好奇望去。

吳深順著李暖視線看了一眼,看著回過頭李暖,他說道,「中京圈裡的好友,中間正是於氏金科的安蘇,左邊是韓氏集團的姐弟,右邊兩位,一位是穆氏木業的次女,另外一位是大商地產的長子。」

「要不,我們去打個招呼。」吳深詢問李暖,這群人他可都是熟人,身為後輩他不好視作不見。

「嗯。」李暖點頭同意,起身跟隨吳深,他們走向人群。

「飛白哥……」吳深客套一一打著招呼。

「呦……」商飛白驚喜,眾人也紛紛驚喜看著吳深這位後輩。

有是一番寒暄,眾人落座閑聊起來……

比起李暖充實的交際宴會,李青的第一次約會可就顯得尬味十足。

第一次約會,李青自然是放心交給了這位新進男友先生。

河馬先生約在了晚上六點,按照他的計劃,說是計劃,不如說是一大堆瑪麗蘇言情電視劇上拼湊而來的,他那裡有戀愛經驗,雖然他有過初戀,可如果當時他會談戀愛,最後也不至於被別人甩了!

河馬先生一切都是現學現用,也正是現學現用他搞出了不少滑稽事。

來不及說我愛你 為了完美的約會,河馬難得動用了他塵封已久的汽車,根據電視劇的演示,在接到李青青時,他自然是主動紳士的為對方打開車門,可不幸的是,或許是緊張還是著急,在快速關門的那一瞬間,李青的長裙擺尾被狠狠的夾在車門縫中。

李青當時就感覺一陣強烈的拖拽,撕拉的聲響中她就知道了,門還沒出,某人就弄壞了她一條長裙。

車上李青是欲哭無淚,可某人似乎沒有發現,坐上車時,他紳士的側身為她系好安全帶。

「坐好了,我們要出發了。」河馬一臉含情脈脈。

那認真的表情,李青苦笑的撕心裂肺,「河馬、先生……你難道沒有發現,就沒有發現……」

河馬先生一臉疑惑不解,為何青青小姐笑的如此狼狽,他自認為可能是對方太過開心,放棄多餘想法認真的打火發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