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嘞,早說嘛,等的都要長毛了。」

說罷鋼骨將加特林機槍從肩頭卸下,單手將槍提起,順著扶手爬到井蓋邊。出乎意料的是,鋼骨竟一拳將井蓋打飛,然後大模大樣的爬出井口,井下的隊友都被他這一舉動,驚的目瞪口呆了。

鋼骨從井口鑽出后,瞪著牛眼認真觀察了下四周,見四下無人,便咧開大嘴喊道:

「趕緊上來啊!這邊沒人。」

下面的壁虎頓時把臉一捂,心想這傻b是怎麼當上雇傭兵的,還活了這麼長時間。毒蛇也恨的牙直痒痒,但在現在這樣的情況下並不好立即翻臉,只能強壓怒火,低聲說到:

「我們快上去吧。」

隊員們得到了命令后,一個接一個的爬出了下水道。展開了作戰隊形,毒蛇最後一個從井下面爬上來。可他腳跟還沒站穩,他的胸口就挨了一槍,毒蛇被子彈擊倒在地。鮮血瞬間殷紅了戰鬥服。眾人大吃一驚,還沒等大家回過神來。兩顆*從房頂的夾層中扔了出來。在毫無防備的情況下多數隊員被瞬間致盲。緊接著屋頂槍聲四起,盥洗室里血光四濺,10名左右隊員還沒來得及逃跑便倒在彈雨之下。

眾人這時才明白,原來盥洗室里早有敵軍埋伏。可後知後覺,為時已晚。視野受到*的限制,眼前一片花白,一時間難辨方向,只能一邊胡亂的朝頭頂射擊。一邊抓住身邊隊友的衣服,向著有光感的地方逃跑。

鋼骨和蠍子相對其他人的日子要好過不少,由於他倆早早的從井裡爬出來,跑到門口把風,僥倖的躲過了*,看著隊友深陷險境,二人立即舉槍還擊。

鋼骨手中的加特林重型機槍如發狂的獅子,發出憤怒的嘶吼。子彈瞬間如驟風暴雨般向屋頂夾層傾泄而出。子彈所到之處,宛如拆牆重鎚,把天花板轟得體無完膚。10秒鐘不到,4具被機槍轟的殘缺不全的屍體,從房頂掉下來,鋼骨停止了射擊。

這時眾人也摸索著來到了走廊。大約過了3分鐘。人們的視力漸漸恢復。

蜈蚣剛恢復視力就拔出手槍,照著鋼骨的右腿就是一槍。鋼骨單膝跪地,蜈蚣隨後用槍頂在鋼骨的頭上。

「媽的,叛徒!說,為什麼要出賣我們!」

蠍子忙上去拉住蜈蚣的胳膊:

「蜈蚣!這裡面肯定有誤會!別衝動!」

蜈蚣怒目圓翻:

「兔崽子差點把你忘了!兄弟們把他武器繳械了!」

壁虎不由分說,用*照著蠍子後腦砸去。 強制霸愛:冷情boss,請放手 蠍子瞬間感覺一陣眩暈。其隊員一擁而上,立刻將蠍子身上所有的武器解除,連一把匕首都沒有留下。

蠍子和鋼骨拼排跪在地上。雙手被扎帶捆在身後。

蜈蚣擦了一下額頭上流下的鮮血,用調侃的語氣說道:

「計劃不錯啊!連老狐狸毒蛇都讓你倆陰死了!m的,你們還有什麼計劃!我給你10秒鐘的時間解釋,不說的話,我立刻殺了你倆!」說罷蜈蚣給手槍上了膛。

蠍子咽了一口口水,無奈的向蜈蚣說道:

「蜈蚣你醒醒!用腦子好好想想。如果我們是叛徒,剛才為什麼還要救你們。你是被槍打傻了?還是良心讓狼吃了?」

蜈蚣反手一個嘴巴抽在蠍子臉上,蠍子嘴角滲出鮮血。

蠍子怒吼道:

「你個豬腦袋,怎麼到現在還不明白?就是有人想看到我們相互猜忌,互相殘殺!」

蜈蚣哈哈大笑,讚歎的說道:

「人人都說蠍子演技逼真,沒想到還真tm的是,我現在還真分不出真假!」

蜈蚣把眼一立,一腳將蠍子踹了了個趔趄。冷酷的說道:

「我tm最後給你3秒鐘,你要是再不說出實情。我就斃了你!1、2…………。」

沒等蜈蚣數到3 蜈蚣撇了蠍子一眼,冷聲說到:

「你tmd還叫了救兵?」

蠍子聽了,氣的差點笑出來,心想這tmd都哪來的想象力,簡直天馬行空!我這雙手被綁著呢怎麼叫援兵?難道我能靈魂出竅?真是欲加之罪,何患無辭。這種智商不如插秧!

眼看敵軍壓境,形勢極端危機,蜈蚣立刻對身後的隊友喊到:

「兄弟們,先把眼前的這群兔崽子撂倒,回頭再收拾這倆個叛徒。」

走廊里,仇人見面,分外眼紅,瞬間爆發了極為激烈的巷戰,沒有什麼比這更加殘酷,在避無可避的情況下,雙方只能用子彈來宣洩心中的怒火,播撒著死亡的宣告。你只能眼睜睜地看著,平日里朝夕相處的隊友,一個接一個地倒下去。但你沒有時間悲傷,也許下一秒,你就會追隨死去同伴共赴黃泉。很快樓道內塞滿了,歪歪斜斜的屍體,不同的屍體,流出同一種顏色的體液,體液彼此交融連成一片,將通道染紅。牆壁被密密麻麻的彈孔摧殘的搖搖欲墜。雙方損失相當慘重。

可敵軍的援軍如洪水般,源源不斷的投入戰鬥,火力異常兇猛,漸漸佔到上風,隨著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孤軍奮戰的蜈蚣小隊,漸漸呈現疲勢,身邊越來越多的兄弟倒在血泊之中,眼看的30多人的隊伍就剩下6個還能喘氣的。蜈蚣頓時心灰意冷了,心想:看來今天是要栽這兒了,回不去了。真想不到,我久經沙場,竟會死在這區區十來米長的走廊里。真是可笑,也罷,醉卧沙場不就是每個傭兵最終的歸宿么?

想到這裡,蜈蚣雙眼一閉,把槍一扔,準備成仁。

正在這時,令人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了!正當蜈蚣準備赴死的時候。

兩顆*從室外的窗子飛了進來,走廊里瞬間濃煙四起。混沌之中,一雙大手將蜈蚣拽到窗外,將他營救出去。敵軍一見*,更加瘋狂的向煙霧內掃射。沒來得及逃脫的三名蜈蚣的隊員,被亂槍打成了篩子,魂歸天際。

鋼骨和蠍子早早便看出見形勢不好,一直趴在地上,藏在屍體後面躲著子彈。別說這招還真挺管用。眼看隊友都死絕了他倆還活著。

煙霧散去敵軍開始地毯式的清掃,遇到苟延殘喘的敵人就照頭補上一槍。眼看來到鋼骨身邊。甚至其中一個雇傭兵已經將槍對準了鋼骨的腦袋。

這時只見毒蛇從盥洗室里,慢悠悠的走出來,一邊嘖嘖的咋舌趟過地上的屍體。一邊向敵軍擺擺手,示意對方把槍口放下。慢條斯理的說道:

「他倆現在還不能死。我留他們還有點其他用途。」士兵順從的將槍口從鋼骨頭上移開。

鋼骨和蠍子大吃一驚。

鋼骨怒吼道:

「毒蛇,原來是你出賣我們!」

毒蛇翹起食指放在嘴上,做了一個噓的動作,輕聲說道:

「你小點聲!就你嗓門大。誰說我出賣你們!你不是還好好的活著嗎?」

「哎呦,你的腿怎麼中槍了?太不小心,太不小心了!」

毒蛇看了一眼敵軍中,軍銜最高的黃髮歐洲人微笑著說道:

「羅姆中士,請您把我的朋友治療一下。」

「願意為您效勞先生!」

羅姆中士對後面的醫務兵使了一個眼色,醫務兵立刻跑到鋼骨身邊為其治療。

這時毒蛇從腰間拔出匕首,一邊晃動著匕首,一邊笑吟吟的看著蠍子說道:

「別人沒看出來我詐死也就算了!你怎麼也跟著犯渾?我一直對你滿懷期待,以為你能看穿呢!」

蠍子似乎根本沒聽到毒蛇剛才說的話,眼裡含著熱淚說道:

「你怎麼能這樣,他們都是你的兄弟,你怎麼忍心?」

毒蛇一臉無奈:

「我說你個大老爺們,怎麼長個玻璃心?哭什麼,來我幫你擦擦。我這輩子最見不得別人哭,因為看見別人哭的時候我就想笑。哈哈哈哈哈。」

笑聲過後毒蛇的臉上突然面露凶光,用手捏著蠍子的臉,指著地下的屍體:

「你說他們是我兄弟?他們早就商量好,要在行動結束后幹掉我。你以為我不知道他們的小算盤?如果我像你和你兄弟這麼傻,死100次也不夠啊!」

「早在行動準備階段,我就用1000萬美金買通了羅姆中士和他的所有手下。刀尖舔血,無非為了錢!我出的錢是特洛伊·辛迪加的10倍。他們當然會為我效命。死神的計劃固然十分的當。只不過我的計劃更高明而已。死神少算了人心!沒算到人心,怎麼會贏?我想那些由城牆攻入的小夥伴應該已經全軍覆滅了。因為水鬼很早便說他完成了任務。」

蠍子憤恨交加:

「毒蛇你太過分了!非要趕盡殺絕,才能打到你的目的嗎?」

毒蛇拿匕首剃著指甲,走到蠍子身後:

「我說你這個人怎麼不開竅呢?老思想要改一改了!那麼現在………………」

蠍子閉上了眼睛,心想死在這個孫子手裡真是不甘心!死神你要小心!

「現在就給你鬆綁吧。」說著毒蛇割開了蠍子綁手的扎帶。

「唉!瞧把你嚇得,我是濫殺無辜的人么?咱們是聯盟狀態你忘了?」

「我怎麼會殺自己人!你個傻蛋。」說罷用手給蠍子一記摸頭殺。

隨後毒蛇又走到鋼骨身後,用匕首幫鋼骨也鬆了綁。

這時毒蛇轉身對羅姆中士使了個眼色,羅姆中士心領神會。派出兩名手下用槍頂在鋼骨和蠍子的腰間。

毒蛇笑呵呵的說:

「走吧計劃還在進行中,讓我們把上校弄死,他現在活著也是多餘的。」

羅姆中士拿出3隻黑色頭套,分別套在鋼骨、毒蛇、蠍子的頭上。之後羅姆中士帶領手下12名傭兵,偽裝成押運敵軍,快速的向作戰指揮室走去,羅姆中士利用這招先騙取友軍的信任,再用手中的機槍送友軍上路,沒有留下一個活口。

很快眾人來到了作戰指揮室的門外,在推開門的瞬間,只見卡洛斯上校拿著一把手槍對準羅姆中士憤恨的說道:

「我早料到,我們中間會出現叛徒,但我萬萬沒想到,是你這個雜種,做這樣事會下地獄的,你問過自己的良心嗎?」

羅姆中士不屑的笑了笑,向地下吐了一口痰:

「良心值幾個錢?你老了!不中用了。我跟了你這麼多年,為你出生入死。你什麼時候提拔過我?你從來都想著你自己,你有哪怕一次為我考慮過么?」

上校苦笑著搖了搖頭:

真是狼心狗肺!我待你一向不薄,把你當做親兒子對待,這些年來,賞金從來都是你拿的最多。戰利品從來都是讓你先選。有肥差從來都是讓你先去。可我看到你今天的樣子,忽然感覺自己養了一隻吃裡扒外,專吃人不吐骨頭的畜生。你去死吧!上校舉起手槍剛要扣動扳機。

羅姆中士身旁的毒蛇,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舉起金紅雙蛇,扣動了扳機,只見金紅雙蛇如暴虐的機槍瞬間射出10多發子彈。打的卡洛斯上校身體如觸電般的劇烈的顫抖,甚至連眼睛都沒合上就栽倒在地。

羅姆中士被剛才卡洛斯上校的死相驚得目瞪口呆。

毒蛇陰笑著拍拍羅姆中士的肩膀: 毒蛇將手中的金紅雙蛇從新上彈后,別在腰間的槍套中。

隨後他拉了一把椅子坐下,把腳悠閑的搭在桌子上,放鬆的抻了抻懶腰。

「羅姆中士,請您現在認真確認一下。特洛伊·辛迪加的雇傭兵還剩下多少!」

羅姆中士不敢怠慢,立刻開始分析戰況。

星宇世界傳奇公會 可以確定的是,原來剛好100名的雇傭兵,在搶救運輸車時損失了40名,在基地內被咆哮鬼的手lei炸死18名,在盥洗室的突襲中死傷25名,加上沿途殺死的3名雇傭兵是28名。拋去羅姆中士自己和11名手下。特洛伊·辛迪加的身邊應該還有4名雇傭兵保鏢。

毒蛇聽了哈哈大笑,對著蠍子和鋼骨豎起大拇指:

「不愧是我親手tiao教出來的孩子。面對40名訓練有素的雇傭兵,在敵方正面強攻下,竟然守得住!厲害,厲害!

說到這裡毒蛇突然拍了一下自己的腦門,然後故作懊悔狀的說道:

哎呀呀,剛才的話有點說過頭了!我先道個歉。當然取得這樣的成績,也少不了死神和千羽,還有其他盟友的幫助。」

此時毒蛇將目標光投向蠍子,蠍子完全沒有理會毒蛇,還朝著地上吐了口口水。

毒蛇看到蠍子的態度也沒生氣,繼續微笑著說:

「別發這麼大的脾氣,我們現在站在領獎台上,應該高興才對!」

蠍子這時冷冷的回復道:

「毒蛇你這表達可有失水準,只有你站在了領獎台上。不是我們!」

毒蛇聽了拍手大笑,用眼睛掃視著圍在身邊的人,最後用手指著蠍子:

「我經常跟人講,蠍子是組織中最識大體的人。每一句話都能說到人的心坎里,精彩、精彩!」

「好啦,閑聊時間結束了!」

毒蛇隨手拿起桌子上的水杯,喝了一口,潤了潤嗓子繼續說道:

「羅姆中士,鑒於你出色的表現,我決定在你原有的酬金里多加200萬美金,在場的其他兄弟我會每人多給10萬美金。我現在就給你們的瑞士銀行轉賬。」

毒蛇站起身來,徑直走到作戰指揮室內的電腦旁,用腳踹開卧在電腦椅子上的屍體。自己坐了上去。之後麻利的登錄了自己瑞士銀行的賬號,將現金轉給了羅姆等人。

羅姆中士喜出望外,在場的雇傭兵連聲道謝。

毒蛇卻淡淡的說道:

「只要好好跟我合作,我是絕對不會虧待你們的!」

「現在,你們要認真完成我布置的任務。」

雇傭兵們認真的點著頭。

毒蛇一邊踱著步,一邊說道:

「你們現在要想盡一切辦法找到特洛伊·辛迪加,並向他報告,你們在盥洗室的戰鬥中大獲全勝,成功阻擊了敵兵,殺死所有入侵者。但不幸的是卡洛斯上校在戰鬥中彈負傷身亡。」

「你們要告知特洛伊·辛迪加,你們會誓死效忠於他,並偷偷的轉告他,他身邊的4個保鏢是為敵軍通風報信的叛徒。」

「雖然4名保鏢的下場有些凄慘,但是他們卻用死亡,見證了你們的成功!正所謂一將功成萬骨枯,他們作為失敗者只能成為成功者的墊腳石。」

「接下來,如果我預測的不錯!當你們成功后,會有一夥敵軍前來搶人和鑽石。帶頭的應該是個胖子。你們的任務,就是幹掉這個胖子。不過你們要小心,畢竟那個胖子還是有點斤兩的!但如果不能儘快幹掉的話,倒霉的可能是自己。」

「怎麼樣?是不是很簡單的任務?」

眾人哈哈大笑齊齊點頭,隨後羅姆中士朝著雇傭兵們,揮了揮手把傭兵召集到身前說道:

兄弟們,隨我去完成最後的任務,找到特洛伊·辛迪加,陽光、沙灘、美女、就在眼前了!

傭兵們興奮的舉起槍,朝著天花板上掃射著!

羅姆中士享受著喧囂的槍聲。彷彿沉溺在一場交響樂中,他化身成為一名優雅的指揮家,張開雙臂指揮著樂團,在曲終時他用強有力的臂膀在半空中劃上了休止符。槍聲戛然而止。

「出發!」羅姆中士一聲令下,雇傭兵們如離弦之箭,飛快的跑出指揮室。

羅姆中士從一名死亡的門衛身上搜出了,內線聯繫設備,在重新連通后他對著設備說道:老闆,敵人以全部消滅,重複!敵人以全部消滅。我們在哪匯合,收到請回答…………。

被炮火轟鳴聲,嚇得屁滾尿流的特洛伊·辛迪加,帶著價值連城的粉鑽和4名保鏢,戰戰兢兢的躲藏在地下的安全屋內。依靠著幾台沒被損壞的監控,觀察屋外的戰局。

當特洛伊·辛迪加看到羅姆中士帶著自己的部隊與入侵者在盥洗室展開殊死槍戰時,他著實為自己的隊員捏了一把汗,隨著時間的推移,他眼看著自己的傭兵漸漸處於上風時。他高興在監控設備前手舞足蹈,握著拳頭怒吼著:

「對!乾死這幫兔崽子!哈哈!殺他個片甲不留!」

辛迪加心裡美滋滋,想看來百萬美金花的物有所值,關鍵時刻真拚命啊!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