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啊,道個歉就完事了?一報還一報,讓我也來去了你們的半條命。」說著,多爾奇就抬起了手,憑空瞬間多出一根滿是荒古氣息的魔杖,直指天空。 整個雲台上空的雲突然全都凝聚了起來,從中有著響徹的悶雷聲,所有的陽光都被遮住,整個天際陰陰沉沉的,看上去十分的恐怖。

「師傅……我沒事,快救黛茜。」瀾霖硬撐著站起來,一邊咳嗽一邊抖的走向黛茜,伸手用儘力氣掰開那藤蔓,讓她靠在自己肩膀上。

黛茜抬起頭,看見他那令人安心的微笑,輕輕的嗓音在耳邊響起。「別怕。」

多爾奇一臉複雜地看著這兩個少年,慢慢地垂下了手中的魔杖,眼眸之中閃過一絲追憶與悲傷。看著眼前這個被他收養的沒有血緣關係的孫子,想起了當年那個小小的精靈族少年。也是在他面前不顧一切的去救自己喜歡的女孩。

天空本來凝聚得就快要落下萬千閃雷,由於多爾奇的放手,漸漸地散開,一束束的陽光也從縫隙中穿透過來。

所有人均是驚魂未定的感覺,學生們全都連口大氣都不敢出,直覺告訴他們只要這樣乖乖的看著戲就行了。


而台上的安德魯院長與長老們全都重重的呼出了一口氣,那一刻他們還真的以為自己要被去了半條命。

「對了,黛茜這個小丫頭怎麼會被你們弄成這樣的?難道你們忘了當初是我把這兩個孩子推薦到你們學院的嗎?不把我當回事沒關係,幹嘛要這樣折磨他們?」多爾奇還是一臉止不住的怒火。

「多爾奇長老,請聽我們說啊。這件事的原委,我們本來就真的不知情……」說著,其中一個長老就把事情原委全都告訴給了多爾奇聽。

那三個長老因為不怎麼過問學院里的事,所以自然不知道瀾霖與黛茜這兩個孩子當初正是因為多爾奇長老的推薦函進來的。

心裡全都怪起安德魯來……怪安德魯不早點告訴他們……

本來還以為多爾奇聽到黛茜是血族人之後會大發雷霆,然後親自處死她來著,畢竟精靈族可是最仇外來族的。

可是誰知道多爾奇只是挑了挑眉。「哦?說到底不就是你們沒有能力找到那個會用黑魔法的人嗎?於是把氣全在撒在了我的這兩個孩子身上對吧。」

「不不……絕對不是這樣的,只是……只是……只是這個女孩子經過魔鏡證實確實是血族人。」冷麵長老已經不知道該怎麼回答他了。

「有證據嗎?」

「那面證據魔鏡就是被您的孫子……瀾霖打碎了。」長老看著那碎成一地的鏡子,眼中的心疼一閃即逝。

「沒證據那不就得了。」多爾奇翻了個白眼,一臉的毫不在意。

「可是她真的是血族人,為了安危著想,於情於理我們都該處置她。」其中一個一直都不說話的女長老一臉嚴肅地說著,從多爾奇到來開始她就一直抑制住內心的緊張,是唯一一個看起來最平靜的長老。

「你們一定要給結果是吧?」多爾奇似乎想明白了什麼似的,一臉的淡定。

他們猶豫地點了點頭。

多爾奇嘴角微微一提,從自己袋中拿出一個充滿香氣的盒子,打開之後看見裡面躺著一個鑲著鑽石的十字架。「這是當年第二代精靈之皇伊薩·瑟爾萊斯贈與我的一件禮物,可以鑒定一些事,其中就有你們想要的結果。」 「這是條不容許邪惡族人存在的聖光項鏈,如果黛茜這小娃娃是血族人,當場就會被這項鏈里蘊藏的力量燒成灰燼。如果她不是,那就什麼事都不會發生。你們這樣可滿意?」多爾奇看也沒看他們一眼。

長老們先是猶豫了一會兒,接著便明確的點了點頭。

看著多爾奇拿著那項鏈向自己走來,黛茜的心裡很是複雜,緊閉著眼將那項鏈戴了進去,是死是活只看現在了。

一秒。

兩秒。

三秒。

黛茜只感覺自己體內有兩股東西在亂竄,緊接著便突然煙消雲散。

睜開眼,看了看自己的身體,沒有什麼問題,她沒有死去。

看到這一結果,多爾奇向那些長老扔了一個輕蔑的目光。「怎麼樣?這下結果你們滿意了吧?」

三個長老不可置信的看著眼前毫髮無損的黛茜,心裡全都風起雲湧。到底是怎麼回事?!魔鏡上說黛茜確實是血族中人不錯啊!可是為什麼……哦!明白了!!

其中一個長老不死心,皺了皺眉,說道:「一定是你這項鏈有問題。」

多爾奇白了他一眼,緊接著,從自己的魔寵袋中放出來一隻極其大的蝙蝠,那黑絨毛看得令人發毛,而且那綠色的眼眸,一瞬間把底下的人都嚇住了……

「這是我之前抓的一個無用的寵物,這就給你看看我這項鏈是不是有問題。」緊接著,多爾奇伸手摘下黛茜頸部的項鏈,將它放在了那隻蝙蝠眼前。

剛一接觸到項鏈的光芒,蝙蝠突然就痛苦的叫了起來。但是它又逃不了,只得在原地打滾,直至自己的毛被燒得差不多了,身軀極其的痛苦。

看它已經奄奄一息的樣子,多爾奇才將其收回。「你們還要說我這項鏈是有問題的嗎?」

「不敢!」長老們全都極不情願的垂下了目光。

「那現在,你們是該給我一個說法了吧,我這兩個孩子被你們弄成這樣。」多爾奇恢復了之前威逼的樣子,如鷹眼般銳利的目光緊緊盯著他們,彷彿已經將他們看透。

「這……」那個冷麵長老不知道該怎麼回答了。

就在這時候,突然從遠處祭壇的方向傳來一陣慘叫聲。

長老們眼眉一皺,面色陰沉的直奔過去。導師們也全都面色一怔,緊接著便全都奔了過去。

「大家都過來。」一個高級魔法導師說了一聲。

這一聲令下,底下的同學全都是雲里霧裡的跟了過去。


就這樣,雲台之上只剩下了三人。

黛茜與瀾霖均是重重的出了一口氣,緊繃著的神經終於放輕鬆起來,正想要站起來的時候,多爾奇手輕輕放在了他們肩上,說道:「你們不用過去。」

「為什麼?」

「我能看到那邊的情況。」多爾奇銳利的目光直視遠方,似乎是看到了什麼,嘴角輕蔑的一提。「他們現在正在捉拿一個人。」

瀾霖眉頭一皺。「什麼人?怎麼剛好挑在這種時候。」

「就是今天的主角,那個差點害了你們的元兇——會黑魔法的魔法師。」多爾奇一臉神秘的說著。 「說道今天的事……師傅你是什麼時候來咱們學院的?」瀾霖有點猶豫地看著他。

多爾奇笑了笑,也只有在這兩個孩子面前才能將表情放鬆下來。

「如果你們仔細去查看身體里異樣的話,就會發現我從一開始就給你們下了魔法,出了事的時候我會立馬趕到。我不會安排手下來救援,因為我這個人從來都是只相信跟自己親近的人,別人我不放心,所以這才親自過來,幸好時間來得及,剛剛好救下你們。」

突然想起來之前剛見到多爾奇的時候,他似乎抓住過瀾霖的衣領,或許就是那個時候下的魔法吧,也有可能是將推薦信送過來的時候在信上附加的魔法。

總之,黛茜對這個老人的心目中多了一分敬重,即使他不上很看好她,一直都以為她是拖累瀾霖的女孩。

「那師傅,從剛剛開始我就已經有疑問了,那條項鏈到底是這麼回事?它不是測試黛茜體內的血統嗎?黛茜她……怎麼會一點反應都沒有?是你動了手腳嗎?」瀾霖一臉的欣喜。

「等等,讓我看看。」就在這時候,黛茜感覺自己的手臂被多爾奇提了起來,他的手十分有力,她一點都動彈不得,那是在觀察黛茜體內的血統。

過了一會兒,他若有所思地點了點頭。「果然不出我所料,你是半人類半吸血鬼。」

黛茜垂著眼瞼,無奈地點了點頭。


「其實呢,那條項鏈是真的,而且我也沒動手腳。只是當時我在跟上天賭一把,賭黛茜體內人類血統大還是血族血統大。」多爾奇一臉的凝重。

瀾霖的臉刷的一下就白了,他似乎明白了什麼。「所以說……黛茜體內人類的血統大於血族的血統,所以兩股力量相互斗。人類的那部分血統比較大,壓制住了血族的血統,所以她才會什麼反應都沒有。」

多爾奇點了點頭。「是的。如果她血族血統大與人類血統,她早就抑制不住自己而到處吸食人血了,嗜血無比。」

黛茜仍然感覺自己的心跳還在極速地跳動著,也就是說,如果她體內血族血統大的話……剛剛那一刻她就已經化成灰燼了。

實在是好險。

「那邊的好戲開始了。」多爾奇忽地笑了起來,似乎有點幸災樂禍的感覺。忽地,他的臉色就又陰沉下來了,緊接著便一臉認真地看向黛茜。

黛茜被他那銳利如鷹眼的眼神看得有些難受,不好意思的低下了頭。

「小黛茜。」他淡淡地說著。

黛茜沒有抬頭,輕聲應著。「嗯?」

「你難道已經見過你的族人了?」多爾奇的聲音中滿是疑惑。

抬頭看他一眼,發現多爾奇的臉色已經變得有些難看,看上去要發生了什麼事一般。黛茜如實的搖了搖頭。「沒有啊,我從來就沒有見過血族的人……哦對了,只有我哥哥跟我父親。」

多爾奇若有所思地點了點頭。「你們在這等著,我過去一趟就回來。」說著,他正要離開。

「發生什麼事了?師傅。」瀾霖滿是疑惑。

「那個元兇、也就是會黑魔法的那個魔法師,是血族人。」他轉過頭看了黛茜一眼,臉上滿是凝重。 這下兩個人就都懵了。

會黑魔法的是血族人?!怎麼回事?!學院里不是只有黛茜一個是擁有半個血族血統的人嗎?

瀾霖與黛茜都按捺不住自己的好奇心,不顧多爾奇的勸告,連忙跟上去看看。

只見許多人都圍在一塊兒,所有人都盯著被圍著的那個地方驚訝,似乎看見了什麼不得了的東西,可是當瀾霖問他們到底發生了什麼事的時候,一個個卻都啞口不言。


好不容易擠到了最中間,當看清楚被圍著的人的時候,黛茜與瀾霖的表情立馬就變得跟周圍人一樣了。

因為被圍著的那個人,那個會黑魔法的人,就是之前在瀾霖房間見到的那個被下了黑魔法的木系魔法師,也就是這場事件一開始的傳播者。

只見他的身材比之前挺拔高大了少許,臉上掃去了之前那木訥的表情,瞳眸是嗜血的紅色,嘴角有著一絲不快和輕蔑。

長老們站在一邊,全都一臉敵意的看著他。

他伸出一隻手掏了掏耳朵,昂起頭一臉的不羈。「怎麼,這麼多人把我圍起來,是想捉拿我?別忘了我們血族人想逃跑可是誰也攔不住的。」

「說,你這樣做有什麼目的?到底為什麼要打碎我們的祭台,還打傷我們的神官。」其中一個長老已經怒髮衝冠,指著一旁滿是狼藉的祭台和滿身是傷的神官。

祭台可是很神聖的地方,不論是一個學院的祭台被打碎,這意味著學院要發生很重大的災難。

而那個神官,正是之前救了黛茜的人。他是個很嚴肅的人,人品又很好,經常救治學院里收拾的同學,而且還未迷茫的學生指引方向。現在看他被打得失去了知覺,所有受過恩惠的同學心中都有怒火與心疼。

「哈哈,你說的是這事啊。我能有什麼目的啊,只是因為我走錯路了,聽人說我們血族的一個始祖被關押在你們學院的祭壇底下,所以就偽裝成你們學院的學生進來看看。」那人一臉的輕鬆,似乎在他眼前的全是一群小孩子。

「你……」那個唯一的女長老已經氣得不能再氣了,因為平常祭台的事都是她管的。

「這有什麼好生氣的,一群老古董。」那年輕人雙手抱拳,彷彿眼前的禍不是他闖的一般。

「且不談論這個,你偽裝成我們學院的學生來詆毀我們學校是怎麼回事?我們與你們血族的人可是無怨無仇。還有,你居然會黑魔法,像你這種危險的怪物就不應該存活在世上。」其餘一個從一開始就沒說過話的長老一臉淡然的說著。

「哈?!你們還好意思提起這個啊。都說了我只是走錯路了,我以為始祖被你們關起來在這個學院里嘛。而且我會用黑魔法管你們什麼事?我的黑魔法是用在自己身上的用來瞞天過海。你們學院的管理層本來就很無能就不允許別人說了嗎?而且我指的血族人就是我自己啊!誰知道幾天了你們都沒發現學院中多出我這麼一個學生來。我就不說你們了,本來找不到始祖就想離開來著,誰知道你們那神官擋在了我面前就不讓我離開,我能不打他嗎?」那血族人眼中也跳竄著絲絲怒火。 血族的人都這樣?

都這麼任性?

黛茜還是第一次看見除了父親哥哥以外的血族人,一時間看得呆了。

這下,謎題全都解開了。

原來這個傢伙給自己下了黑魔法,把自己弄得跟真的魔法學院的學生一樣,怪不得所有人都被瞞住了。而且這傢伙讓自己無意識的念著那套詆毀學院的口訣,口中所說的血族人說的就是他自己啊,看樣子他自己也沒想到學院里還有另一個除了他以外的血族人……

就這樣硬生生是這樣把管理層罵了一遍,所以長老們才親自出動尋找這個所謂的血族人,這樣好讓所有人都聚集過去,把注意力都在長老身上。所以當時這個傢伙不在場,因為他目的達成,已經在默默地接近祭台了。剛好黛茜這個半血族人在場,陰差陽錯……長老就用魔鏡找到的血族人是黛茜。

想到這兒,黛茜已經不知道該怎麼看待這個血族魔法師了。

怎麼會有這麼陰差陽錯的事?今天的她可是受盡了精神折磨,而這個傢伙居然這麼輕鬆的簡介利用她來達到目的……

「哼,只是區區一個血族小輩。」多爾奇淡淡地看著他,絲毫不把他放在眼裡。

那吸血鬼冷冷地瞥了他一眼,很是不爽地就打算離開。

突然,他皺了皺眉頭,朝空氣中嗅了嗅。心裡想道:這裡怎麼會有我們血族人的味道……?難道除了我以外還有另一個族人。

可是當他用目光找尋了許久,就是找不到那個人。

「別看了,你今天打碎了我們的祭台,無論如何都休想再出去。」說著,那個女長老已經要動起手來,她還以為這個吸血鬼是要逃跑。

「我來幫你們一把。」多爾奇似笑非笑地看了她一眼,伸手扔出一根繩子,立馬就纏上了那個吸血鬼。

他大吃一驚,因為沒咋注意,光顧著去尋找那個血族人了,沒想到這一會兒兩個老傢伙居然聯合起來要捉他。

突然,半空中多出幾根尖銳的木刺,那女長老已經迫不及待的口念魔咒想要捉拿眼前這個狂妄的年輕吸血鬼。

他微微歪了一下頭,一根木刺擦過他的臉頰,臉上的假麵皮被劃了一個口子。但他始終還是逃不過,即使是很努力的想要閃躲,其中一個木刺還是插在了他肩上。一瞬間鮮血噴涌而出,他那嗜血的瞳眸之中跳動著絲絲怒火。

所有學生都看得心驚膽戰。

「好,要全部都上了?」說著,他嘴角帶著一絲鬼魅的笑,緊接著便整個人變成了幻影,突然爆開幻化成血色霧氣與蝙蝠,那本來捆著他的繩子沒了力量掉落在了地上。

他就這樣消失在了所有人面前。

緊接著,人群中突然傳來慘叫聲,只見一個男生突然毫無預兆地倒下了,臉上沒了血色,脖子上有著細小的牙印。

所有人恐慌了起來,都紛紛退後。

「給我冷靜。」冷麵長老皺了皺眉頭。

本來黛茜被周圍的人擠得有些受不了,誰知道就在這個時候,她感覺自己腰部一緊,緊接著整個人一輕,感受到自己被帶離著飛跳出了人群。


心驚膽戰間,她轉過頭,便看見擄著她的正是那個吸血鬼。 他臉上的假麵皮已經在高速移動下裂開了一個角,露出了蒼白無血色的肌膚與一隻右眼。

那到底是怎麼樣的一個眼睛?沒有什麼修飾,那眼角的弧度勾勒著十分邪魅的感覺,眸中彷彿有著一個吸食人的漩渦,讓人看了有種要深陷的感覺,讓人無法直視。

只見他正輕輕的聞著黛茜身上的味道,低沉地說著。「就是你了,身上跟我有同樣的味道。」

「放開她!」就在這時候,身後響起瀾霖的聲音。

他本來是離黛茜最近的,看到黛茜突然不見了就立馬尋找,誰知道是這個吸血鬼把目標放在了她身上。看到瀾霖過來,黛茜一個慌忙間釋放出炙身魔法,伸手重重的推開他,整個人差點摔在花壇的尖角處。

那個吸血鬼好像特別喜歡用嗅覺來判斷一個人,只見他朝瀾霖的方向嗅了嗅,臉上的表情立馬變得震驚。緊接著便又是一臉的陰沉,彷彿看到了什麼不得了的事。「你……你居然……!」

還沒等他把話說完,緊接著便一道閃雷下降,讓他一個站不穩向後倒去,緊接著多爾奇便從一旁突然憑空出現。「行了,你可以閉嘴了,想死就繼續在這裡待下去,要滾就快滾。」

那吸血鬼本來是還想說些什麼的,但是看到多爾奇那威逼的目光,立馬就輕笑著閉了嘴。微眯雙眸,口念魔咒,身子變得透明起來。「你們慕皇魔法學院、還有精靈族,我們血族算是記下了。」

緊接著,他便回頭再看了瀾霖與黛茜一眼,眸中的神情十分認真,似乎要把這兩人的面容狠狠記在心裡一般。

與此同時,突然響起一個陌生的聲音。

「我說今天學院里的人都去哪了呢,原來都在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