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殺的滅魔宗,我與你們勢不兩立!」

不少人一邊戰鬥一邊沖著飛天戰艋大呼小叫,可只能是發泄一下心中的怨氣而已,沒有任何的作用。

陳青也在冷眼看著那些飛天戰艋,他可不是只會大呼小叫的主兒,已經有三分之二身軀的四惡鬼從地底冒出,怪叫著就沖一艘飛天戰艋飛了過去。 「是丹魔的使鬼,找到他殺了!」

在一艘華麗的飛天戰艋甲板上,一個錦袍男子見到四惡鬼后臉色很差,吩咐了一聲后,幾位魂帝騰空而起,沖向下方土牆。這男子與陳青有過一面之緣,是滅魔宗杜洛,這支艦隊的指揮官。

隱藏在人群中的陳青哪裡那麼好找,幾位魂帝分別尋找可疑之人都沒收穫。

「救命啊……」

慘叫聲從天空響起,數個人影從天而落,直接就掉進屍潮中,掙扎著想要爬起衝上土牆,轉眼間就被淹沒。


慘叫只是開始,那艘被四惡鬼襲擊的飛天戰艋開始傾斜,接著就墜落而下,狠狠的砸在地上,數不清的殭屍被砸成肉泥,不少殭屍被碎片壓住,在那掙扎著想要爬出來。

墜落的飛天戰艋斷成兩截,裡面倖存人員發出尖叫,可無力阻止無數殭屍蜂擁而入,尖叫聲很快就轉變成骨肉被撕扯啃咬的聲音。

「混蛋,先打散那幾隻使鬼,再將下方千米內所有人擊殺。」

杜洛憤怒的吼聲從天空傳出,艦隊內所有魂帝騰空而起,有的沖向四惡鬼,更多的衝到下方就要展開屠殺。

「滅魔宗,你們不是人!兄弟們,逃命啊!」

滅魔宗不殺殭屍反殺人,殺的還都是正道中人,使得下方土牆上的人們悲憤欲絕,人們不想冤死在這裡,咒罵著跳下土牆,向著煉獄城狂奔而去。

天空中的艦隊這時候也開了火,目標同樣是那些奔逃的人類。

陳青揮刀砍斷一隻殭屍的頭顱,眼中露出凶光,仰頭冷冷的看著天上的艦隊一眼,縱身也從土牆上跳了下來。

「別回煉獄城,回去也是死……」

大吼聲從陳青的口中發出,人們聽話的向著煉獄城右側跑去,想要繞過煉獄城進入內陸。而在他們身後,沒了人們的阻擋,屍潮從千米多的缺口蜂擁而入,一下也引起土牆上其他地方的潰敗。

狙仙弩的數量和滅魔宗的人數畢竟有限,當土牆上起了連鎖反應全都潰逃,杜洛的臉色變得更差。

「要命了,屍潮這下要提前攻城了!」


杜洛也知道壞了事,他可擔不起這個責任,趕緊命令艦隊先不要去管那些逃跑的人,優先擊殺殭屍,可面對無邊無際的屍潮,滅魔宗又能殺多少!

「杜洛這頭蠢豬!」

煉獄城頭上的滅魔宗主大聲的咆哮,大滴的冷汗從額頭低落,他不怕屍潮攻城,就怕屍潮繞過煉獄城進入內陸,那簡直是一場災難。

「打開城門,將城裡的部隊放出去擊殺殭屍,務必將屍潮消滅。」


滅魔宗主咬牙發出命令,可手下人剛要去轉達,卻被身穿金甲的戰族統領擺手制止。

「不必派部隊出城,留著對付魔道的正規部隊吧。我看這樣挺好,能夠加快血祭大陸的速度。命令艦隊也停止攻擊。」

戰族統領的話讓在場所有的普通人都流出一身冷汗,屍潮如果進入內陸,那將是生靈塗炭,億萬普通人將葬身屍口,滅魔宗將被世人唾棄,淪落連魔道都不如的存在。

「大……大人,我們是有能力殺光這些殭屍的,它們都是些炮灰而已。」

「放肆,你還想讓我說第二遍?」

還有人性的滅魔宗主想要請戰,卻被戰族統領無情的制止,整個人都攤到在地,用手扶了下胸口就噴出一口鮮血。滅魔宗數千年來都在維護正道領袖的形象,這次一朝喪盡,已經不是用心痛能夠形容的。

「杜洛長老,戰族命令我們停止攻擊。」

旗艦上的杜洛得到了戰族的命令,這讓他一愣,接著臉色變得極其猙獰。

「停止攻擊?讓世人唾罵我們放屍潮進入內陸,讓魔道都恥笑滅魔宗?這不可能!別聽戰族的,繼續攻擊,一直到殺光殭屍為止。」

杜洛在大聲的咆哮,可一個怪聲怪調的聲音從甲板上響了起來。

「姓杜的,不遵號令,我可是能隨時罷免你哦。」

說話的人一身戰族重甲,可是沒有戴頭盔,披散著長發任由冷風吹散,看向杜洛時伸出舌頭舔了下嘴角。

「立刻,馬上,現在就命令艦隊停止攻擊,若不然我就……殺光你們,對此我一直很期待。」

這時的杜洛頭髮都炸了起來,手指對方爆吼出聲,「你早晚不得好死。」

對方對他的詛咒毫不在意,仍是保持著微笑,可手已經慢慢的摸向了腰間兩把短刀。

「命令艦隊停止攻擊……」

不甘心的吼聲從杜洛口中發出,不戴頭盔的戰族人露出失望的表情,鬆開了握住刀柄的手。

杜洛看了他一眼,露出個輕蔑的笑容,「如果正魔大戰就是這樣,我寧可用墜魔道。」

說完之後,杜洛伸手抓住自己綁起的長發一劍割斷,斷髮迎風飄散,杜洛舉劍高呼。

「為了滅魔宗的榮耀,為了我們誓死守衛的信仰,殺啊……」

隨著話語傳遍四野,杜洛從甲板上縱身就跳了下去,而下方已經是密密麻麻的殭屍,正舉著雙臂張著大嘴等著他落下。

「為了滅魔宗的榮耀,為了我們誓死守衛的信仰……」

縱身從戰艋上跳下的不光杜洛,在他的帶領下,艦隊所有人員一個個高喊著跳了下來,就連最怕死的一個,也捂著眼睛不願當懦夫。落地后的滅魔宗弟子結成圓陣在廝殺,有十餘位魂帝的他們能夠艱難抵抗,就像一塊礁石一樣頂住屍潮的攻擊,天上只剩下空無一人,或是說只剩一戰族人的艦隊。

看著下方的滅魔宗弟子,不戴頭盔的戰族人撓撓頭,這些傢伙確實聽從了命令,讓艦隊停下了攻擊,讓他無話可說。

滅魔宗終於做出了表率,逃跑中的正道中人們也有人明白,一味逃跑會演變成什麼災難性的後果,咬牙停止逃竄,轉身迎戰。

「拼啦……」

誰也承擔不起放屍潮入境的罵名,再有人帶動下,更多的人也加入到清剿殭屍的行列。

陳青也在反身殺殭屍的行列中,他的身影極速前竄,所過之處一個個殭屍撲倒在地變成無頭死屍。

「哈哈哈,痛快啊。那個屍魔兵交給你了。」

不遠處與陳青相識的大漢放聲大笑,手指前方一個高大的身影向陳青大喊,陳青嘴角牽動露出個笑容,加速向那屍魔兵衝去,揮刀就要將其斬殺。

「撲通!」

突然一股強大無比的威壓傳來,措不及防的陳青直接被壓癱在地。

「咚……咚咚……」

仙之心在陳青胸膛跳動,提供了蠻橫的力量,一刀捅穿屍魔兵咬來的大嘴,手一拄地就要站起,斜眼卻看到所有跟自己一樣反衝殺殭屍的人全都倒了地,正在被殭屍圍住啃食,不甘心的怒吼和慘叫不絕於耳。

「再敢阻擋屍潮入境者死!」

一道毫無感情的話語傳入所有人耳中,用無數人的生命證實了這警告的真實性。

「戰族……該死……」

陳青的身上突然冒出滔天魔焰,他緩緩的站起了身,身披水晶骨骼的邪神若隱若現,空洞的話語從口中發出,又緩緩的揚起了頭,看向天空。

天空中有人虛空站立,狂暴的威壓就是從他身上發出,這是一位身穿戰族長袍的魂聖,這魂聖竟然是滅魂老祖,他竟然要送屍潮入境!

「堂堂滅魂宗的老祖宗,徹底成了戰族的走狗,還真是世事無常夠諷刺的。」

陳青的口中發出低咒,再也忍不住將邪神放了出來,包裹在水晶骨骼中的邪神突然間威臨天下,震驚了所有人,胸膛中跳動的仙之心更是隱隱若現,人們都似乎能聽到它跳動的聲音。

「壞了!」

陳青只來得及發出一聲感嘆,意識已經從本體轉移到邪神身軀之內,再往下一看本體已經栽倒在地,四惡鬼正在拚命大洞要將其掩埋,還好的是身上帶著避屍珠,本體附近也沒有可以判斷敵我的屍魔兵,若不然絕對會屍骨無存。

有四惡鬼保護本體,陳青稍微安心了些,驅動著邪神瞬間來到滅魂老祖對面。

「桀桀桀,正魔大戰,不許聖境強者出手,這是你們定下的規矩,你既然違背了。那麼……你就去死吧!」

陳青每吐出一個字,仙之心都在劇烈的跳動,隨著話音一落,整個邪神瞬間變成一把燃燒著魂焰的利刃,以肉眼不看見的速度向著滅魂老祖刺去。

滅魂老祖習慣性的要取出誅魔劍,卻拿了個空,這才想到誅魔劍他以經送給了斬忘情。就在這一瞬間,爆發了超出尋常魂聖實力的邪神透體而過。邪神穿過了滅魔老祖,立刻崩塌成一堆骨架,以更快的速度消失不見。

滅魂老祖從未想過這鬼物般的東西會有如此威力,更未想過自己會被擊中。獃獃的矗立在空中,低頭看了眼自己的胸膛,整個身軀突然一矮變成一堆,一陣冷風吹過,化成了灰燼迎風飄散。執掌正道數千年的滅魔老祖隕落!

看到這一幕的所有人,包括那些戰族成員,都齊齊的感覺到一股刺骨的寒意從腳底板直刺腦門。魂聖在人們心中都是高不可攀只能膜拜的存在,就這麼輕易的隕落,讓人們無法相信。


陳青也沒想到自己會殺了滅魂老祖,而這時的他也沒發多想。邪神之軀發出致命一擊后,全部水晶骨骼已經變得暗淡無光,而且上面布滿蛛網般的裂紋,仙之心也許久才會跳動一下,彷彿隨時都會停止跳動。 這些還不是要命的,更要命的是隨著屍潮不斷前進,有神智的高等殭屍開始不斷出現,更是出現了很多的屍獸,隱藏在地下的陳青已經被發現,一群殭屍正打算把他挖出來。

這時的陳青只能拚命的挖洞,以期望獲得一線生機。

陳青再想辦法逃命,煉獄城裡也亂了套,滅魔老祖身死的消息很快傳遍,開始人們還放聲大哭,可當聽說死亡原因后,又開始破口大罵。無數人試圖衝出城門,將屍潮消滅掉,可卻都被戰族人擋了回來。

內陸可有自己的家人和朋友,被擋回來的人們不死心,糾結更多的人準備再次發功攻擊,甚至有人提議,乾脆殺光罪魁禍首的戰族人。

事態逐漸失控,戰族人終於暴露出了隱藏的底牌,這一暴露,讓所有蠢蠢欲動的人全都偃旗息鼓,再也不敢輕舉妄動。他們算知道為何大陸上的聖境強者們,為什麼會任由戰族肆意妄為,整整五十位聖境強者,足以掃平大陸,這還只是暴露的,沒有暴露的不知道還有多少。

城頭之上,戰族統領單膝跪在一個鬍子都到膝蓋的老者面前,老者正語氣平淡的進行訓斥。

「我對你說過,你可以用一切方法血祭大陸,可決不能再正魔大戰時讓聖境出手,那將引來無數意外。就是因為你的疏忽,我戰族不但隕落一位聖境,還引出了邪神,你知道會有什麼樣的後果嗎?如果戰族再次被封印,身為統領,你付得起這個責任嗎?」

一連幾問,戰族統領的額頭落下大滴冷汗,邪神的出現也大出他所料。

「我……知罪!」

話音一落,戰族統領揮刀斬向自己手腕,要以斷腕贖罪,可揚起的刀沒有落下,被老者伸手抓住了刀鋒。

「留著你的有用之軀備戰今後的戰鬥吧,我去屍族一趟,還要解釋下今天的所作所為。但願再次提前引發正魔大戰會得到他們的諒解,更主要的是得到邪神大人的諒解。記住我一句話,別再去碰觸邪神大人的底線,就算是邪神大人還未完全復甦也一樣,這是我族最後一次逃脫牢籠的機會。」

老者說完,帶領一眾聖境強者消失不見,戰族統領仍是單膝跪地,沒人看到他已經變得猙獰的臉。

「邪神從來就沒資格被稱呼為大人。」

這句話是他心底發出,沒人能夠聽到,戰族統領緩緩將頭盔帶好,猛地站起身揮刀斜直天空。

「吹號角,開啟正魔大戰,血祭大陸……」

嘶吼聲響徹天空,接著就是凄涼急促的號角聲,似乎是呼應戰族號角,五百裡外的屍城也傳出了號角聲,之後就是屍族佔領的丹城和對應的恨仙宮同時也將號角吹響。

正魔兩道在沒有得到任何通知的情況下,將死人無數的正魔大戰提前開啟,號角聲過後城門大開,不管城裡人願不願意,就把他們放了出去。

屍潮已經沿著煉獄城兩側進入內陸,那些實力高強又有神智的殭屍更是瘋狂加速狂奔,它們知道跑的慢了必死無疑,只有沖入內陸,或許有一線生機。

正道中人也想殺死那些跑得快的傢伙,可惜無能為力,屍潮早就將煉獄城層層包圍,想殺出去談何容易。很多人自發的組織到一起,拚命砍殺殭屍,爭取最快速度衝出重圍,好去剿滅那些進入內陸的傢伙。

人們不知道的是,魔道中人以逸待勞,早就集結在了一起,當號角聲一響起,立刻整裝出發,結成戰陣向煉獄城沖了過來。

「艦隊,魔道的艦隊……。」

一艘偵察飛艋搖搖晃晃的飛向煉獄城城牆,上面的人嘶吼出聲,接著就從飛艋上跳了下來,偵察飛艋向著城內墜落,直接砸塌了一棟建築。

滅魔宗的艦隊早就無人管理,杜洛帶著艦隊成員擊殺殭屍,現在是死是活都不知道。在一些人的帶領下,人們乘坐小型飛艋或是飛行坐騎到達天空,重新掌握了艦隊,要與魔道艦隊決一死戰。

更加殘酷的戰鬥即將到來,可慢慢的人們發現,本該起到主導作用的戰族人卻消失了個一乾二淨,他們竟然不知所蹤!

戰族人擺明了點燃正魔大戰的導火索后就不再管了,險惡的用心讓人們抓狂。戰族人能退,可正道中人不能退,戰敗的代價他們無法承受。

有人要誓死一戰,可很多人不這麼想,天性涼薄只求活命之下,只想趕緊離開煉獄城離開戰場,不斷有人加入到逃兵的行列中,使得局勢越發的混亂。

「此戰正道必敗!」

「是啊,沒有統一的指揮,就是一盤散沙,不敗才是奇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