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鵬鳥已經死了。可惜了屍體被毀,毫無利用價值。不然也能賣些許靈石,安慰一下你的心靈。」

月千歡十分懂南宮無。這麼一說,南宮無立馬跟損失了好多靈石一樣。哭喪著臉,委屈巴巴跟著月千歡。

他說:「千公子你說,大鵬鳥屍體怎麼就被毀了?他不是好好的逃走了嗎?」

「被人截胡了。」

「誰?誰敢截本少的東西!氣死本少了,我絕對不會放過她的!」

月千歡嘴角微勾。似笑非笑看著南宮無,她說:「是月秀靈。」

「什麼?」

「千公子你們撞見月秀靈了?」就連妖妖也忍不住走過來。

她是知道月秀靈跟月千歡有恩怨的。要不然月千歡也不會專門畫了畫像來找她。妖妖忍不住盯著月千歡一番打量。

急忙道:「千公子你們交手了?有沒有受傷。」

「有我在,有誰能傷歡歡?」墨九卿霸道抱住月千歡,鳳眸陰森冷戾略過妖妖。「你擋路了,滾開。」

「你!」

「若不是歡歡留你一命。你能活到此刻?滾。」

妖妖身體抖了抖。她下意識看向月千歡,卻撞進了一雙冷的沒有絲毫情緒的眸子里。那一刻,妖妖恍若被凍僵。 程松此時有些走神,連我走到他身邊也沒有察覺。我先看了一下遠處的孤山,而後才開著玩笑說了一句,「程大哥,像你這樣的高手,可不能隨意走神呢!不然的話,我要殺你,你可能連反抗的機會都沒有!」

我一出聲,程松才反應了過來,笑了笑,說:「初九,除了苗王山那次,我們一輩子都不會成為敵人!」

「程大哥說的是!」我配合著點了點頭,道:「程大哥和其他人不一樣,你雖然之前在特殊部門,但你還保持著修道之人的初心。只要一心向道,我們絕對不會成為敵人!」

程松笑著點了點頭,也沒有說其他的,回頭看了一眼身後的情況,大多數都已經睡著了,還能聽到此起彼伏的呼嚕聲。

接著,程松才壓低了聲音,小聲道:「初九,有一點你可以放心。如果真是093的人,他們不會殺你。除非你失敗了,讓陰陽道把龍脈的秘密帶出去!只要你贏,他們就不會動你!」

我還沒開始試探他,他就把我心裡的疑惑給說了出來。但不管他怎麼說,我始終信不過官方組織。比起之前遇到的周八字、葉伯等人,官方組織遠遠比他們還要心狠手辣。沒有了利用價值,他們便不會讓我們繼續存活在道門。

正如之前的龍虎門,也是沒有了利用價值,這才毀在了特殊部門的事情。

對於這種事情,我也不想刻意去求證一個不確定的答案!畢竟,程松不是093組織的核心人員。

我換了一個話題,說:「程大哥,我記得你說過,你此番來背負著093組織的任務,不光要助我殺敵,還要找到之前093那些高人的骸骨!」

「嗯!」程松點頭嗯了一聲,說:「當年093的人來崑崙,並不是為了地獄之門。他們更希望地獄之門永遠存在,這樣就可以讓地獄之門來守住進入崑崙的入口!但這是093的秘密,我也不清楚,他們當年派出了無數的高手,肯定是有不可告人的目的!之前我也猜想過,卻始終找不出任何的頭緒!如今看到了幽冥鍾還有天河弱水,我倒是有一個大膽的想法,他們當時派高手來,極有可能是因為這天河弱水的邪氣。除此之外,我實在是想不出其他的動機!」

程松說話時,我也在心裡暗自思索著。093是為國家服務的,肩負著陰陽平衡的使命,自然不希望華夏出邪事。而如果魔王出世,自然是三界浩劫。

程松這個說法,倒也說得過去。暗自沉思了片刻,我才看向了他,直視著他的雙目,道:「程大哥,其實我心裡一直惦記著一個事情?」

我沒有直接說穿,只說了一半。而程松立馬就知道了我話里的意思,立馬避開了我的眼神,再次把視線看向了遠處的孤山。

「唉!」半晌過後,程松才嘆息了一聲,道:「初九,我之前已經告訴了你!如果我的猜測是正確的,我肯定會第一時間告訴你!但我寧願我的猜測是錯誤的,只有這樣,道門才能永遠太平!」

程松說話時,一臉的憂心忡忡。但他越是這樣,我就越是好奇。看到他沒有瞞著我,我知道繼續試探他也沒有任何的意義。

我咬了咬,選擇直接開門見山的說了出來,「程大哥,你應該了解我,早把自己的一切奉獻給了道門。道門有難,我李初九肯定第一個站出來!我知道你也是心懷道門之人,你大可以放心的告訴我。真的有什麼事,我可以幫你一起承擔!」

我這話一出口,程松就長長的鬆了一口氣。臉上的神情,竟然有些無助。見我一直在看著他,程松才無奈的搖了搖頭,道:「初九,我很感激你能信任我!但這事兒我現在不敢說,在沒有得到求證之前!我如果說出來,會有性命之危!」

程松後面說話的聲音壓的很低,幾乎只有我們兩人才能聽清楚。而他這句話卻是嚇了我一跳,我沒想到,程松求證的事情,竟然關係到他的性命安危。

我正詫異之時,林霄就微微側過頭,眼神快速的掃了一眼身後那些睡著的麻衣道士。我當下就明白了他的意思,他是想說他帶來的人中……有叛徒!

得知這個消息,我心中再次猛然一驚,正要問他是誰?程松就搖了搖頭,說:「初九,我程某人也不是貪生怕死之輩。但我想死得其所,為道門、為國家而死,我程松絕對有半句怨言!而我求證的事情,關係著道門的存亡,甚至是三界的安穩。所以,我必須小心謹慎,在沒有得到確鑿的答案時,我不敢冒險!」

程松話已經說到了這個份上,我也不好意思繼續追問下去。但我相信他,他現在不敢說,自然是有他的打算。但我心裡也有自己的打算,看來是要密切注意那群麻衣道士當中的叛徒了!

「初九,去休息吧!你得保存好體力,到時候和陰陽道一戰,你可不能倒下!」見我沒說話,程鬆開口道。

我見他想一個人靜靜,笑著點了點頭,說:「程大哥,你也好好休息。不光是我不能倒下,是所有人都不能倒下!」

「嗯。」程松嗯了一聲后,不再言語。

我則是走到了依依睡覺的房間,這小妮子已經睡著了,我鑽進了被窩裡,抱著她睡了過去。

…………

…………

「初九,有情況!」也不知道睡了多久,我突然聽到林霄在外面敲門叫我。

聽到林霄的喊聲,我連忙從床上翻了起來。穿上衣服一開門,就看到林霄和孟嬴站在房間門口。這時天已經完全亮了,外面陽光正好,溫度也回升了不少!比起昨晚的寒冷,無疑暖和了不少。

我還沒來得及問出口,孟嬴就先說了起來,「初九,天河有情況!」

「哦?」我看他兩人的表情都很慎重,連忙追問道:「孟大哥,到底怎麼回事?」

「還是邊走邊說吧,其他人都已經過去了!」孟嬴說完就帶頭往樓下走,等我們走出古剎后,我才發現今天的太陽很好,甚至有些刺眼!

抬頭一看,天空沒有一片雲層,完全是一片湛藍,和那天河的顏色一模一樣!但因為我們所在的位置海拔很高,就感覺天空就在我們的頭頂,觸手可及!

「上半夜是我負責站崗放哨,後半夜其他弟子就來換我。可剛一天亮,巡邏的兩個弟子就匆匆忙忙的跑來叫我,說天河出現了變故!」林霄一邊走一邊給我解釋,我們的速度很快!

林霄話音一落,我們就已經到了古剎背後的天河。此時天河邊上全圍著人,個個都是一臉的震驚詫異,好像看到了極其壯觀的東西。

等我從人群中走過去時,也是被眼前的一幕給震驚了!

只見一束陽光從孤山的位置斜射了過來,剛好照在了天河的湖面上。天河的河水原本是湛藍色的,陽光這麼一反射,正好就反射到了左右兩側的山丘石壁上。

天河的上空,沒有任何的雲層。但在那孤山半山腰以上的部分,仍舊是被灰濛濛的雲層遮擋著。此時是早上,也就是太陽升起的時辰。

太陽從孤山的方向照射過來,這意味著孤山是東面。而那斜射過來的光束,剛好通過天河的湖面反射向了兩側。

我們不是被這奇觀給震撼,也不是被此時的美景所震撼。被震撼的原因,是因為那光束通過湖面反射到左右兩側的山丘后,石壁上竟然出現了四句發著金光的繁體字。

先看左側石壁上的兩句話,寫的是弱水出瑤池,水底聚陰邪!再一看右側石壁上的兩句話,寫的又是冥鍾鎮心魔,無魔方可渡!

這兩面石壁上反射出來的話,每一筆每一劃都閃爍著淡淡的金光,如同有法力加持一樣!而這神奇的現象,卻是讓所有人疑惑不解,紛紛在心裡猜測這四句話的意思。

「這光是從孤山的方向照射過來的,會不會是神的預兆?」這時,其中一個麻衣道士開口道!

「沒錯!如此奇觀,必定是天降異象。或許,這幾句話有可能是橫渡天河弱水的預言!」如今在這神話發源地的昆崙山,大家不免開始相信這「神的預兆」說法。

而就在這麻衣道士話音剛落的下一秒,那雲層中投射下來的光束突然消失!就是這麼一瞬間的功夫,伴隨著那光束的消失,石壁上面的四句話也跟著同時消失!

「哐……哐……」幾乎是同時,在這奇觀消失的剎那,古剎方向忽然傳來了幽冥鐘被敲響的鐘聲! 「妖妖我是女人。」

「我不信!」妖妖拚命搖頭。

往日風情萬種,撩過無數男兒臣服在裙下的妖女。此刻倔強的紅著眼睛,就是不肯相信自己早就確定過的消息。

妖妖直勾勾盯著月千歡。「千公子,我從未見過你這般的男子。你俘虜了我的心!」

「你可以不喜歡我,拒絕我。但是你可不可以不要管我?我不會打擾你的生活的!」

「妖妖。」月千歡皺了皺眉

起初這個妖女纏上來,若不是因為妖妖母親和明芊芊之間的關係。月千歡早已殺了她。

哪怕現在,他們之間也並不熟識。唯一月千歡或許有愧疚的,只有自己曾抱著撩倒妖妖,以達到自己藉此靠近明芊芊的目的。所以,她才忍讓妖妖到現在。

冷漠看著妖妖,月千歡開口:「你我陌路最好。你還是你的朱雀妖女,與我無關。倘若你不聽教訓,明日或許就是你的死期。」

「我不怕!我妖妖敢作敢當,我就是喜歡你了!我喜歡你,這是我私人的決定。你也不能干涉阻止。」

「……」月千歡嘴角抽搐。

換了別的人,月千歡早一刀斃命。但妖妖,讓月千歡有些複雜難言。

看了看妖妖,月千歡冷漠擦肩而過。她的嗓音冷冷傳到妖妖耳邊。「不想給合歡宗帶來麻煩,就放棄你不切實際的幻想。」

走出樹林。不用看都知道那赤裸裸滾燙的目光是誰的。

「看來並沒有解決。歡歡要是怕麻煩,我可以幫你殺了她。」

「算了。終究還是我先撩她,我的鍋。」

聞言一聽,墨九卿頓時吃味。開口語氣酸酸的,「歡歡都沒有撩過我,我卻一顆心都給你了。這不公平!」

「哦。」月千歡一臉冷漠,「我只撩妹子。」

墨九卿眸光閃了閃。他勾唇邪笑,朝月千歡耳朵哈了口氣。戲謔瞧著耳朵後面,連著脖子冒出來的疙瘩。嘴角笑意深了幾分。

墨九卿說:「那我著女裝。歡歡來撩我可好?」

「不好!」

「為什麼?歡歡不是只撩妹子嗎?我著女裝,歡歡就把我當女人這天底下,難道除了歡歡,還有別的女人能超過我?」

「……是是是,你最美了!」

看著月千歡無奈,敷衍承認的模樣。墨九卿低笑著,忽然低頭朝著月千歡耳垂咬了一口。

身體一僵,月千歡瞪著墨九卿。「你幹什麼!這裡這麼多人,別****。」

「那我們回玉佩空間,就沒有人看著我們了。或者,我把他們都殺了。這裡就只剩下我和歡歡。」

墨九卿的語氣不似玩笑。甚至躍躍欲試,或者他早就忍耐不住想要這麼做了。

月千歡幽幽盯著某個其實是吃醋了的傢伙。無奈聳肩,「好好。我答應你,以後不撩了。連妹子也不撩了。」

「不行!」

墨九卿眯著鳳眸,霸道看著月千歡:「歡歡你得撩我。除了我,其他人都不行!」

「……」男人都是小孩子脾氣有木有?必要的時候,吃醋了還得靠哄的。

月千歡:「行行行,依你都依你。」 這一切發生的實在是太過突然,完全就是在電光火石之間!最初那光束消失時,大部分人都沒有反應過來。是聽到那突然響起來的幽冥鍾鐘聲,這才反應了過來!

「九哥,幽冥鍾!」王其鵬率先喊了一句,我點了點頭,立馬看向了林霄和孟嬴,「林大哥,孟大哥,你們兩人留下來守著天河。其他人,馬上跟我回古剎!我倒是想看看,是誰敲響了這幽冥鍾!」

話音一落,我便率先往古剎的方向跑,一半的弟子跟在我身後,還有一半的弟子,和林霄他們一起守著天河。天河到古剎的距離很短,只是隔著一個後院而已。

等我出現在後院時,正好就看到了守門弟子慌慌張張的跑了過來,只差和我撞了一個滿懷!這弟子剎不住腳,是我用雙手撐住了他的腳,這才讓他穩穩的停了下來。

「九哥,幽冥鐘被人敲響了!」這弟子咽了口唾沫,緊張的說道。

「我知道!你先別急,慢慢說,是誰敲響了幽冥鍾?」我點了點頭,示意他不要慌張。這弟子嗯了一聲,可卻是哭喪著一張臉,很是難看,咬牙道:「九哥,我們也不知道是誰敲的幽冥鍾!我同三個師兄弟負責守護古剎的大門,也沒有發現有人進來,幽冥鍾突然就被人敲響了!可等我們回頭查探時,卻是一個人影兒也沒有,好像是鬼敲響的一樣!都怪我們,都怪我們沒有隨時注意幽冥鐘的情況!」

這弟子在闡述之時,我就看向了幽冥鐘的方向。幽冥鐘的鐘聲在逐漸減弱消失,但那幽冥鍾還在微微擺動著。也就是說,敲響幽冥鐘的人,肯定就在附近!

我看這弟子很是自責,立馬安慰道:「這不關你們的事,你們做的很好。出現了這樣的情況,肯定是有人在裝鬼!你先回去繼續放哨,有什麼事隨時通知我!」

「好的,九哥!」這弟子嗯了一聲,轉身回了他的崗位。隨著他一走,我才連忙上了古剎的三樓!

我伸手撫摸了一下幽冥鍾,還在微微震動著。隨著我用手固定住幽冥鍾以後,那種「嗡嗡」的震動聲才逐漸消失了。

阿狗仔細的檢查著幽冥鐘的情況,尤其是那撞鐘和鍾捶碰撞的位置,他檢查的特別仔細。先是用手觸摸了一下,而後才用鼻子去聞。

我看到他的鼻子嗅了幾下后,眉頭立馬一皺,好像發現了啥線索!還沒來得及問,阿狗就皺著眉頭看向了我,輕輕的從嘴唇里吐出了一個字,「人!」

阿狗的聲音很輕,二樓的人肯定聽不到他的聲音。而阿狗在說話的同時,眼神無意間就掃了一下那古剎入口處的幾個守衛。

我和他的想法是不謀而合,加上昨晚程松給我說過,說他的人裡面有叛徒!要是我猜的沒錯,一定是有人暗中敲響了幽冥鍾,目的恐怕是要吸引我們的注意力。

如此一想,難道這暗中敲響幽冥鐘的人,是為了天河出現的奇觀?

見我沒說話,楊老三才壓低著聲音問了一句,「九哥,你說誰有這樣的本事?竟然能夠避開守衛的視線敲響幽冥鍾,而且還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安全逃離?」

我笑了笑,說:「老三,能有機會敲響幽冥鐘的人,肯定是我們身邊的人!」

我這麼一說,楊老三立馬明白了過來,臉色一驚,小聲的問我:「九哥,那怎麼辦?」

我沒有立即回答楊老三,頓了幾秒鐘才笑道:「老三,別著急!等到了晚上,我會給他們好好唱一齣戲,我要讓他們主動站出來!」

我沒把具體的計劃說出來,他們也沒多問。他們都是跟著我出生入死的兄弟,自然知道我的性格。我不說的事情,他們絕對不會打聽,只會在暗中默默配合!

檢查了古剎第三層的情況后,我就假裝讓阿狗他們帶人去附近搜查,但不要離古剎太遠!其實我知道他們啥也找不到,只是想把他們支開而已。

支開了所有弟子后,我又返回了天河。孟嬴和林霄還帶著其餘弟子在守著天河,我讓孟嬴把其他弟子帶出去搜查,故意留下了林霄一人!

林霄這人心裡明白,一看到我只留下了他一人,連忙問我:「初九,是不是有啥發現?」

「現在我也不能確定!」我搖了搖頭,說:「剛才有人敲響幽冥鍾,肯定是要故意把我們引開。也就是說,有人害怕我們知道這天降奇觀的秘密!」

林霄聽完我的話,眉頭一皺,好奇的問了我一句:「初九,你怎麼看待那石壁上出現的四句話?我總覺得那四句話有玄機,好像就是關於這天河弱水的!」

那石壁上的四句話我記得很清楚,孟嬴一提到這一點,我立馬就重新複述了一遍那四句話,「弱水出瑤池,水底聚陰邪!冥鍾鎮心魔,無魔方可渡!」

複述完了之後,我又接著說道:「林大哥,這四句話好像說的就是這天河弱水。你看第一句,弱水出瑤池,正好之前程松說過,昆崙山有瑤池。而這天河弱水,就應該是出自於瑤池。至於水底聚陰邪這句,程松也說過,這天河河底關著至陰至邪的東西,應該說的就是那容易誕生魔王的惡念!至於第三句冥鍾鎮心魔,我估摸著說的應該是幽冥鍾鎮壓河底的邪物。但最後一句無魔方可渡,我卻是不敢妄下斷言!」

其實第一四句話字面上的意思很好理解,無魔方可渡,就可以理解成只要心中無魔,便能橫渡天河弱水!可仔細一想,又會覺得這種解釋未免有些太過簡單,所以我才不敢妄下斷言!

林霄聽了我的分析,贊同的點了點頭,而後才把他自己的想法說了出來,「初九,其實前面三句話的確很容易理解。可最後一句,我卻是無法確定。畢竟咱倆對天河了解的不多,這事兒還得找程松!不行的話,咱們現在就去找他!」

林霄不是急性子,但卻是一個說干就乾的人。話一說完就要去找程松,我見狀立馬攔住了他,笑道:「林大哥,先別急著找他!我現在心裡有一個計劃,就是需要利用這件事把咱們隊伍里的內鬼找出來!」

我這麼一說,林霄這才打消了去找程松的念頭,接著才問我:「初九,那我們要怎麼配合你?」

我笑了笑,說:「林大哥,我的確有任務要給你!呆會兒入夜後,你就把所有的人集中在古剎的二樓,重點告訴他們,咱們要破解天降異象的謎題!今晚咱不守夜,只抓內鬼!不管是守夜的,還是巡邏的,全都叫回來,一個也不能落下!」

你別說,好像誰遇到了這種事情都會很激動,沉穩的林霄也是如此,點頭嗯了一聲后,就表現出一副摩拳擦掌的樣子,看起來是一臉的期待和緊張!

商量好了以後,我們現在就只能等著入夜的來臨!

林霄去通知了每一個弟子,剛一入夜,林霄就把所有人帶到了古剎的二樓!

我先打起了圓場,率先開口說道:「早上咱們都看到了天河出現的奇觀,尤其是那四句話,極有可能是神的預言!換句話說,可能裡面藏著橫渡天河的辦法!在座的各位都看到了那四句話,我希望大家踴躍發言,把心裡的想法說出來,大家一起破解了這個謎題!」